提供《雪中悍刀行》相关粉丝资讯

2018 · 愿

2019-01-01 12:24:39

现在是2018年12月31日,一边听李荣浩,一边写下这一年的点点滴滴,不能算是总结,只愿是对这一年作一个记录

记忆常常赶不及遗忘,回忆中不觉已满是漏洞

但机器并不会

不知何时起,恋上光影,相册便是生活最佳记录者,翻至去年此时,便感那时历历在目

去年此时,大一尚不过半,在元旦假期来临之前,早早选好回家的车次,回到了一片雾霾的金陵。旧时有言:一下雪,南京便成了金陵。此言不假,但其实有了雾霾,亦有此感。

2017.12.31 早上八点 启程抵达老家

假期不过三日,匆匆踏上归程至淮。虽是一月,但期末安排不急不缓,在表演完青志的元旦“晚”会后,生活只剩下自得其乐与期末复习,常常是考试前抱佛脚,也会为早餐中壮烈牺牲的鸡蛋留遗照,也会花上一下午拼好学姐赠的雕塑,也会在图书馆翻到一本老书而惊喜,也会复习之余去小吃店寻些点心,也会考完后在清冷的食堂吃早饭赶上回家的最早一班车

于是,在那个清冷的早晨,大一第一学期终究是这样结束了

寒假更觉平淡,彼时沉迷抖音,一天有半日时光花费于此。年前的寒假,便只顾回了一次高中,与旧友共浪一日;年后不过几日,就回了学校。

新的一学期,最惨淡的消息竟是四级未过,分数极为惨烈,见者皆无言,闻者皆莫语。高数课换了一位方言极重的老师,难懂了许多,VB课更加艰难。莫名其妙的和大一最好的同学成了搭档,被赶上了架;莫名其妙的和舍友选了翔宇课,上着不知所语的机器课;莫名其妙的多了三个班的同学,亦添了许多新友

莫名其妙,亦有不言自明

依然抽空做着志愿活动,纪念馆于是常去,路途遥远,时常回校时睡着,醒来时天色沉沉

依然参加着学院里的活动,还借机给远方的好友寄了平生画功做好的明信片

清明时节雨纷纷,回乡祭祖,还顺带着给傻兄弟过了生日,很想默默吐槽一句,麻烦杰杰同学日后白一点,现在相册里吹蜡烛的照片里都看不见你的脸

回校后,苦苦地跟着学姐学长做了大创项目,虽然说我在其中起到了1%的作用,但也算是见到了冰山一角。还没等歇几旬,便面对我曾最担心的风采比赛,所幸,也算齐心协力,也被逼着在DDL之前交了手册,也历时半月,捧回了一个奖杯。还跟着老搭档魏魏学姐一起玩戏剧,上半年的时光,若无魏魏学姐,我定过的艰难。在瞎写了几张自己都看不下去的书法后,又到了期末,开始了只在期末泡图书馆的日子

暑假来的些许迟,开始的前一天完成了从枚乘路到竹巷街的宿舍大长征,自此,学院就扎根在萧湖。第二日,我就急不可耐的踏上了回乡路

暑假时驾照只考完了一半科目,某日路上丢了钱包,某日路上突遭大雨

暑假时还有闲心早起去异地浪荡一日

暑假时解疑答惑,拨云见日

暑假时尚乐

八月底转专业面试

于是只开学第一天在萧湖,往后相册主题又成了枚乘路,其中只见一学期学习之见证,于是匆匆忙忙恍恍惚惚就到了今日。好像下半年离现在更近,但值得记忆却不及上半年。第一次一人搬至竹五的劳累第二次拒绝他的请求第几次独自做实验后的如释重负,如今看起来倒不值一提,但那天夜色下实验后的咖喱鸡排饭真是美味

新宿舍加我一共四人,不过数日,便知己知彼,遂同乐至今

这一年,看完了半本《雪中悍刀行》

这一年,看完了两部《一起同过窗》

这一年,初春的种夏末已长至半手长

这一年,家旁边不远新开一家电影院

这一年,家旁边稍远又开一家电影院

这一年,余闲中为几场电影贡献票房

这一年,和同学抽空夜爬泰山观日出

这一年,彷佛一事无成

这一年,确实如此

这一年,苟活

亦不妨1999年至今仍然一事无成

前路漫漫

可愿上下而求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