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雪中悍刀行》相关粉丝资讯

【征文】花雕

2018-12-26 10:42:15

那是一袭紫衣,傲立风雪之中,却没有一片雪花近得了身。只见她黑发如瀑,腕如铅白,滑若凝脂,细长十指紧扣着一坛女儿红,诱人的馥郁芳香逸散于这大雪坪之上。

徽山。时至半夜,我于冷冽中惊醒,呼啸的寒风裹挟着冰晶,吞噬掉了这方寸天地间最后的一丝温暖。我哆哆嗦嗦地穿上棉袄,划燃一根火柴,点亮煤灯,缓缓走到窗前,冲着双掌呵了一口热气,便关上了窗户。此刻已无睡意,于是走出房门,登山去。

拾阶而上,路旁枯树已然被压坏几棵,不知这纷纷大雪下了几个时辰。于这深邃幽夜中,我渐行渐远,唯留下一行隐约可见的足迹。

来到山顶,这是一片开阔之地,被山门弟子唤作大雪坪。说来好笑,徽山掌门是一女子。我踏步向前,一轮新月孤挂高空,光影清寂,适作思乡念家之感。蓦地,我停下了脚步,望向前方:那是一袭紫衣,傲立风雪之中,却没有一片雪花近得了身。只见她黑发如瀑,腕如铅白,滑若凝脂,细长十指紧扣着一坛女儿红,诱人的馥郁芳香逸散于这大雪坪之上。她把酒坛送入朱唇之间,青葱细手在这一刻却爆发出山洪猛兽般震慑天际的气势,秀口微张,随即吐出一片紫金雾气。作为借居徽山的宿客,我欲上前与此地主人打声招呼。可当我迈出半步时,她却玉臂一横,我便无论如何不敢再上前半步了,无奈之下,只好收回步子。却又见她放下酒坛,而后十分笨拙地在裙裾上系了一个死结。

我的脑海里浮现出了《胭脂评》里对这位徽山紫衣姑娘的评价——纵美人三千,无人似我。她是一朵华贵,孤傲的花朵,于这幽寂,枯寒的山顶,在我眼中绽开耀眼的光华,这一抹浓艳的紫,不屑于诉说,不屑于尘俗。寒风扑打得更加凶狠了,而这大雪坪上,也再无我的立锥之地,我只好黯然抱拳离去,而她,依旧只是对着那轮新月,默默饮酒。

翌日天明,我离开了徽山,继续我的游学之旅,一路山山水水,神庙淫祀,狐仙鬼魅,好不稀奇。某日,我来到一座小城镇的酒馆之中,听得旁桌江湖侠客说道:那武功天下第一的王老怪,离了坐镇甲子的武帝城,说是要杀什么人。前日却被徽山那个紫衣女子拦了北上航线的去路,说起这女子,可真真是丧心病狂,一如她的武学之道。王老怪怜惜英才,让她离去,她却不肯,一人拦于江面,使得三千江水倒流,两人打了个翻天覆地……“

“后来呢?“我急切地问道。

“王老怪是谁?世上强无敌啊,这疯女人有心寻死,自然是死了,只是可惜了那副姣好容貌,你这小生,莫不是, 哈哈哈……“邻桌哄堂大笑起来。

“死了呢……“我喃喃道。

*人物源自《雪中悍刀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