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雪中悍刀行》相关粉丝资讯

「归本溯源」聊聊什么是剑来里的“一” --转载纵横

2018-12-23 07:33:14

看书都有自己想法,尤其是总管没说太清楚的这个“一”。

最近翻书评看到大家意见比较杂,众说纷纭。 我写书评有一小段时间了,猜剧情常犯蠢,不过理解书里的道理和概念还勉强过关。我写下自己观点,如果不对请大家指正。

■老规矩,先立论。后阐述:

1.一不是具体某个人,是某些人身上代表的“可能”;

2.一不是各教的既有理念,不是[已有规矩]。恰恰相反,一是已成型理念之外的[变数];

3.三教没有互相算计,谋求是统一的:拒绝末法。

目前任何正在执行的三教理论都无法解决末法; 故, “一”为机会,为出路,为方法。

■以下是解释。

》任何好的小说必然都有一个大的推动核心剧情前进的框架设定。比如《权力的游戏》,开篇提纲挈领,“凛冬将至,异鬼即将来袭”;比如《雪中悍刀行》,“北莽终将侵入中原,北凉首当其冲,苦而不得退”。 大框架形成一种大的剧情张力,在大的张力下,每个小人物的目的行为才从框架内有了合理安放,众多小剧情发展因处于大剧情的紧张感中才显得丰富而合理。 剑来的写法稍有不同,总管的大框架开篇没有点明。而且由小见大,随着陈平安视角一点点推进,直到陈平安的层次够到了某个高度,才随着他的个人视角逐渐明白:哦,原来这个大设定是这样。 剑来的核心设定,是全书简介中、那句我本来以为好好废话、刷抖音时常能听到的话:天道崩塌,我陈平安唯有一剑。可摧城… 关键就在这句: 「天道崩塌」,「末法时代」即将来临。

》剑来的世界观设定是这样的。最初是“神道”宰执天下,这个神道实际上就是“天道”。 神人主宰这个世界的超凡规则,而天地万物有一个共同大敌,「光阴长河」。 光阴长河持续冲刷神明金身,时间愈久,金身会逐渐腐化。 于是神道把凡人作为圈养的气运香火牲畜,人族气运旺盛了、收割一轮,以人族多灾多难为代价,气运为粮,供养神道。又出面解救人族于水火,施以恩惠,收割信仰,供养自己金身。 人族气运,就相当于《西游记》里三千年一次的蟠桃大会,为所有神仙续命。

》直到有人族大佬创三教百家,人族得以修行。得龙族相助攻上天庭,天庭碎而为各洞天福地碎片。神道体系不再,三教登山。 而三教登山后突然发现面临更严重的难题,即「末法时代」。和神道不同,神道是自己金身被冲刷需香火续命。人族修行更可怕,是在窃取一地、一国、一洲的气运和灵气。

■为什么会有末法? 气运恒定。高境界的武夫不死,后来者就得不到气运分润,止步;武道登顶后要转神道,如今神道都没了,登顶变绝顶。于是武夫变断头路。 元气恒定。高境界练气士各个都是天地大贼,吞吃一地一国根骨才能更进一步。所以儒家浩然天下不让高境界大佬下山,如果下山必须报备。 然而不管怎样,三教练气士越来越多,天地灵气必然是在持续减少。终究某一天,光阴长河流转,天地灵气枯竭,末法时代来临。 没有了进身之阶的人族,必将大乱。

■“一”这个概念怎么来的? 是道祖说的。出自224章,以陆沉口吻转述道祖对神道的态度: 「老头子只笑着说了两句话。 “(神道)疏而不漏即是症结所在,奉行天道之法,已经不足以立身,故而崩塌。” “大道50,天衍49,人遁其1,1生万物。”」

天道崩塌之前,自成循环。某种意义上,神明拿凡人为代价,确实达成了完美平衡。除了人族过得很惨,没有致命危机。 天道崩塌之后,人族这种做法吞天地气运为食,末法必然来临。是一条比武道长个很多万年有限的断子绝孙路。

》于是三教圣人有了共同的目的:拖慢光阴长河,找寻不断头的出路,拒绝末法时代。 三教各有自己行径: 儒家圣贤四处寻找洞天福地碎片,融入浩然天下。减缓光阴长河流速给浩然天下上肥,用心良苦、但饮鸩止渴。同时,儒家内部各教派的理念倾轧,也不全是为了争权夺利:包括北方皑皑洲的人性国实验、三四之争,是儒家在假设末法时代已经来临、断了上升之阶之后的人族管理实验。试图从人心上杜绝末法来后的危机。 道祖把眼光放在天下各处,寻找这个一,找人性本恶中的一点闪光。所以才有了观道观,这是道家的实验场:一个时间流速与外界不同的福地,「福地出生的人各个是武夫天才,但丝毫不能修行。」这就是模拟末法已经来临,加速运转,寻找变局的可能性。 我猜最后道家这边会落在跟着平安的石柔心里那颗道种、或者代表平安心中净土又和道家渊源极深的莲花小人身上? 佛祖没提。但有说到有一个白衣僧人行走世间,助人为善。

■综上所述,“一”,就是末法来临后,人族修行或自处之法。 但不是某个具体的人; 也绝不是任何佛家儒家道家已经现有的“道理”。三教正是因为目前的所有道理都「1无法阻止末法时代来临、2无法提供不侵吞天地元气的修行法门、3无法保证末法到来、人族无法修行后,以人性劣根社会不会动乱。」 才四处找一。

■诸多实验。

》也正式由于这个原因,在人族神族已经如此深仇大恨以后,人族依然还能留着杨老头。因为杨老头提供了另一种可能的解决方法:已故神明魂魄转生成人,以人族之身,重修不侵吞天地元气的神道。 试着形成不伤人族气运的新神道模式。 秀秀,范俊茂,李柳,是旧神转人身,被老杨头认真看护;马兰花、顾韬等是顺手小棋子试点,人身转新神。李二、郑大风只是收下给神子们护道的临时武夫。所以老杨对他们都很不上心。

》马苦玄是兵家老祖转生,也在被道家观察保护;

》儒家的理想国实验,是在假设天地并无元气,且我保证你丰衣足食、只教道理不教修行的情况下,国家是否稳如磐石。失败,引发三四之争。

》齐静春三教合一,试图找到自己的糅合道理但被天道反噬;以及崔瀺妄图建立理想国,实现自己事功理想。 我个人觉得他俩只是寻找践行自己的立身道理,就像陈平安一样。 和“一”没太大关系,不建议强行扯上。 当然如果总管原文有句子明确表示齐静春保骊珠,崔瀺建理想国是为了求“一”,欢迎截图给我打我脸。我重新琢磨。

》陈平安目前还不算那个一,他继承了文圣的文脉不假,以后肯定会作为寻一的关键不假。但目前还不算是,只能如齐、崔一般算在寻求普世道理的阶段。 那上次紫阳府突然“天人感应”“合道”,并不是刷的机缘来了就顿悟了。而是他领悟了“慢”。 这是浩然天下所有圣贤一直在做的事,试图把光阴长河慢下来,多试多错,希望在末法来临之前找到平和之法。 在彼时彼刻,平安和浩然天下的大道“合”了。 但是,思路相合不代表马上有解决方法。如果平安那晚在领悟慢以后突然想到一个“方法”,估计会马上被天地奖励,一夜入道。 如王阳明夜啸军中。

■重复一遍,“一”,就是遥远的末法来临后,人族修行法或自处之法。 在此刻还没出现具体法门之前,它叫做“可能性”。 不是已有道理、规矩。 一者,易也。易字,上日下月,代表日升月落,阴阳更替,即,未发生的变化。 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