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雪中悍刀行》相关粉丝资讯

17.雪漠吴钩尽染霜 枯藤老树簌银装

2018-12-21 18:09:11

入冬已久,终见漫天飘雪。

在曾经的某个夜晚,躺在床上听着网易每日推荐歌单的时候听到了一首《江上清风游》。那时候就想着,我要再看一次雪,再感受一下儿时那种丝毫不显悲伤的孤独感。

于是乎,带好耳机,穿好衣服踏出了房门。扑鼻而来的凛冽中夹杂着一股淡淡的烟味,意境全无。

如光影般消逝的童年中,有那么一个泛白的下午。漫天飘雪中我独自在屋外铲雪,拥起的雪堆成了一个雪堡。

目的很简单,想和玩伴一起打雪仗,这样我就有了一个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

抬头看天,无数的莹白扑面而来。茫茫然却不见一个人影。

那时候,时间还慢,我还没学会悲伤。还不懂为何念天地之悠悠,会独怆然而涕下。只知道冻久了会“流泗”(涕,眼泪;泗,鼻涕)

那个雪堆就是我的幽州台。

后来,雪堡搭成了,雪团捏好了,时间一快,它们就都化了。

前些天,一位发小发了个朋友圈,截图是《雪中悍刀行》的文字片段。原来那段荡气回肠中也飘起了小雪。

“刺骨大雪中,他最后对自己说了一句,

不练剑了。

温华有些困乏了,闭上眼睛,嘴角轻轻翘起。

因为在他睡去之前,想起那一年,一起哼过的歪腔小调。”

温不胜折了剑,断了腿,做了小二,有了妻儿。他选择了另一种幸福。只不过代价有些沉重,重得那京中凉王泣不成声。

我也听过一首歪腔小调,不知你还记得否。

稍后分享给你哈。

写到这里,雪势渐微,至此停笔罢。

明日诸位便要考研了,瑞雪今至,不早不迟。

奕铭在这里祝各位一切顺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