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雪中悍刀行》相关粉丝资讯

我迷上了两个老男人的对话

2018-12-21 02:15:52

我现在眼睛出了问题。

触屏时代的来临,导致眼睛只会看微博的段子、微信公众号和淘宝模特身上的衣服。

让我看半个小时的书,已经是极限。拜托,没有图片和表情包的文字哪里是文字?根本没有读下去的欲望好吗?

感谢在遂川单调的生活,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像一个老人一样,每天早上,听着喜马拉雅刷牙洗脸,没想到,这成了我最后获取信息的渠道。

虽然失去了眼睛,但是我还有耳朵啊。

刚开始是看小伙伴在听蒋勋读红楼梦,我有点兴趣,实在是太过细腻太催眠,弃了。

后来去听郭德纲单口相声,大学跟着同学一起听过,再次重温《白小平上坟》等经典,仍然笑得睡不着觉;后来听多了也腻了,郭德纲这个摩羯座,挺没意思的;

再后来迷上看美剧《权力的游戏》,想看原著,想想自己的德性,书是看不下去的,在喜马拉雅上搜了搜,居然有(现在好像没有了,知识产权保护),听到了《冰雨的风暴》,因为跟美剧出入太大,后来不认真听就会搞不清是谁的pov(角色个人视角写文),弃了;

因为《权游》一年之更一次,等待太漫长,我又盯上了《魔戒》,因为很多人都觉得《权游》构建的世界方式很像《魔戒》,刚好又是《霍比特人》火的时候,我就去听《魔戒》了,后来那个女主播老是读着读着咽口水,实在听不下去了,听到甘道夫治好了那个白内障国王还是萨鲁曼死了就没听了……

其实都是陆陆续续地在听,还听古言探案小说《簪中录》,搞笑剧《史上第一混乱》(这还是我相亲对象介绍我听的)、天下霸唱的《天坑鹰猎》、网文《雪中悍刀行》等等,有的听完了,有的没听完,但是基本上是我独处时间开着,就像我爸坐上沙发必须打开电视一样,渐渐成了习惯。

我慢慢也开始承认,自己的眼睛真的瓦特了,不进坏掉,而且眼睛还很费钱。看到这个想买,那个想买。

所以,耳朵成为我获得正经信息的方式,而且随着知识付费的普及,我渐渐开始去听一些喜马拉雅给我推荐书籍和栏目.

听完了乔治奥威尔的《1988》,我体会到极权主义的恐怖;

听完《小岛经济学》,我开始理解川普;

听《拉丁美洲五百年》、《大英帝国与美国的诞生》、《美国种族简史》等等,只要是外国人写的历史,我都会在刷淘宝的时候听一听。

国内也有很多做的不错的栏目,叶檀的《檀谈》(就是有点口音),讲点基础财经知识,《日谈公园》听点文艺青春的故事,《手机美术馆》说了很多名画,《嘉天:十分钟听懂古典音乐》可以带着你听钢琴的某一段有着怎样的变奏会让人赞叹……

总之吧,特别感谢喜马拉雅让我的耳朵发挥了作用,陪我度过了很多个夜晚。还让我在陪我6岁的堂妹睡觉时,可以给她听《听晓月阿姨讲故事》、在我弟弟不用复读机听单词的时候,我在喜马拉雅上找到了人教版单词list,让他非常痛苦。

我感谢喜马拉雅,也感谢自己强大的搜索能力和包容能力,把喜马拉雅白嫖的这么极致。

真正让我写这篇文章的动力是——《冬吴同学会》。

梁冬和吴伯凡,我到现在也没去查他们是怎么火的。我知道之前有个《冬吴相对论》,和《锵锵三人行》一样都是凤凰卫视做的节目。但是我因为不喜欢窦文涛,所以一直避免去听老男人的对话。这次实在是自己把喜马拉雅上想听的都听完了,才点开了《冬吴同学会》。

听完了一期,我想说:真香。

梁冬和吴伯凡真的是很好的搭档。梁冬很会提问,在恰当的时候提出恰当的问题,没有那种无病呻吟,不知所云的对话内容。而且他很会引入自己的例子,来提出一个问题。在吴伯凡这个超强辞海+中国知网(人文社会板块)+文学宝库面前,梁冬的大笑和调侃都恰到好处。

吴伯凡,随口念出普希金、萨特、海明威、孔孟之道的男人,在话题里,没有他不能触发的头脑风暴和开关,以至于每次听到《冬吴同学会》的“古今中外、信手拈来、旁征博引、独辟蹊径、妙趣横生”的时候,我都心服口服。

有一期讲意志力,我特意放给我弟弟听,里面讲意志力对成功的作用比智力的作用还重要;有一期讲到了今年高考作文题那个修飞机的故事,还有讲熊孩子的故事,说现在熊孩子很多有很大的原因是因为我们那一辈被压抑太久,希望补偿到孩子身上,但其实是太过于对孩子溺爱;还讲学国的孩子学到了礼义廉耻,却因此被欺负,反而对国学产生了极大的抵触;香港有个理发店开在商场,只要60港币,只剃男生头,不洗头反而非常跑火从而引发对商品细致化要求的强烈需要……

很多角度都是从很小的细节出发,引发对社会、经济、文化、教育的思考,零零碎碎,非常好听,能引发共鸣。

写《冬吴同学会》的评论实在是太难了。因为对话内容无法重复还原,我只能拼命安利,因为我真的觉得,又能满足速食知识需求,又有教育意义,还不要钱的节目,不安利我还是人吗?

《我的疯狂安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