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雪中悍刀行》相关粉丝资讯

日记NO.611 | 2018.12.19

2018-12-20 14:49:05

12.19晚上

打算收100份在校大学生的问卷,再收一些老师和已毕业的。为了平衡性别,在校的打算男女各收50份。昨天在自习室收了一圈,女生差不多有45份。中午在图书馆再收了10份左右,避免一些无效的。

有个填了问卷的女生突然过来,试图翻找问卷,还以为她填的有什么需要调整的。她看到最上面的一份填得很简单,就说不用(找)了。接着就反馈起我问卷这样设置的一些问题,我觉得她说得蛮有道理。

会因此而有些焦虑,因为接下来还要找老师填,可以的话会找我们专业的老师,比如老沐、老赵他们。他们测量那么厉害,会不会看完觉得我做得很差,然后开题的时候说你那个怎么怎么样。这又是另一种顾虑过多,考虑是必要的,但得有个限度。

反思了一下自己的问卷,确实可以弄得更好些,也一直在调整。但大体上目的是能够实现的,目前的时间很重要。有些人会觉得关于贫穷感身体反应的提法很难提取答案,因而判断这个问卷不太好,因为让人答不了。我也觉得不好回答,但因为只是一个补充,并没有很期待能收到什么答案。预料之中,别人的评价似乎就没有那么重要。有些行为确实不大恰当,但在某种范围内,可能是需要那样的。每个人的出发点不太一样,评价就会有差异。

这个女生的热心肠让我感觉很温暖,我们是否会冒着这种陌生和不被接纳去跟别人提建议。我想很多人是很难做到的,前几天宏森跟我建议,可以不要给自己那么大压力。听到我感觉很舒服,在氛围抱持的前提下,一些建议和反馈是非常重要的。不能一味地给人正面反馈,认为不太好就需要提出建议,或温和地反馈这种不足,让别人自己去选择。

她也让我意识到编问卷是一件很讲究的事情,涉及到很多我完全不懂的细节。一开始只是看师姐的编问卷的论文,以及老师关于编制流程的说明。后面听师姐说她是跟核心期刊的论文学的,我也去下来看。流程一般都差不多,细节略有差异。我就照着这个流程在推进,状态好的时候就想按那个标准高一点的,状态不好的时候就想随便能混过去就好。

基础没打好,执行起来,细节上的问题就特别多。光前面这个开放式问卷的编制就有好几个人跟我反馈,丹丽跟我讨论了好一会那些题目不好回答,苏雯也说,还有少堂、宏森、佳佳、云鹏及学妹的反馈。其实我不太愿意改动,我想大多数人都会希望不要太麻烦。但走着走着有些东西就是要改,也就去改了。大家的反馈让我觉得很温暖,也想自己能够给别人有意义的反馈。别人改不改,什么时候改,受许多方面的因素的影响,最好不要有过高的期待。让别人为自己的人生做主,但反馈是要有的。

前两天的日记试图以一种更加建设性的态度来写,好像写了,自己就会立马变得比较建设性,或者不那么焦虑一样。各方面因素影响,确实没那么焦虑了。但今天偶尔也会有焦虑,甚至还产生过这样的疑问,为什么自己会这么焦虑,有点嫌弃和不接纳的感觉。

中午去图书馆,本意是在沙发区发一下就好。因为想先收几个女生,补足50份就好。可是看到沙发区的桌子很矮,我就会想,那样写字很不舒服。别人肯定不乐意,哪怕答应写了,也会不舒服,至少身体不太舒服。期间犹豫了好几次,差点就放弃,直接回宿舍了。最后要走的时候,就要求自己不管怎样去隔壁的电子书库发一下。

也会有一些人拒绝,甚至拿了问卷看到是简答题退还给我。但基本都是友好的态度,在整个发问卷的过程中偶尔有不抬头持冷处理的人。我很能理解,因为大家在做自己的事情,被中断,那么麻烦地去填一份问卷。凭什么!除了他人的善意和礼貌,我觉得别人并没有义务来帮我,他们只是在实现他们心中的美德而已。所以,拒绝本来就是我预期的范围,老觉得会打扰到他们。

当别人拒绝我的时候,我反而会觉得很舒服,甚至比帮我填还舒服。当然,基于目的,我还是更希望能帮我填。似乎这种拒绝更能反映人的自主性,而不是迫于什么压力来填这个问卷。我讨厌一切被迫,但生活中很多这种时候,这也是我经常有顾虑的点,不想给人添麻烦,不想让人为难。

下午在宿舍待了很久,还在阳台晒了好一会太阳。很久没有这样什么都不做,呆呆的状态。没做什么,但会想问卷是不是要改,不然怎么找其他老师填。想来想去,梳理了一下,还是决定不管了。

快五点出门,出门前就给自己鼓劲,再去发一下,收一些男生的数据。可是,路上又开始犹豫,这又是一个接近吃饭的点,考研的时间更近了,这样打扰会不会更不好。想到昨晚写的建设性,就会鼓励自己,不管怎样,行动起来。

可能不同阶段需要不同的营养,现阶段的我非常需要坚定地推进。坚定可能还很有难度,只能先从行动下手。行动的时候反而比较轻松,比如我在发问卷时,基本没有焦虑这种情绪,相反还会有一些觉得自己做得还可以的成就感。一点一点的强化,信心也许也就一点一点建立起来了。

发问卷的时候碰到一个文学院的学长,最近老碰到他。他看到我要发问卷很热情,问我需不需要他帮忙带回宿舍帮我发一下。平常老一个人待着,怕麻烦。别人找我帮忙,下意识地就会想拒绝,不得已才做。除非关系特别好的,才有义不容辞的心态。

最近发问卷,每一个填问卷的人,我都觉得他们在给予我帮助和善意。这个时候就会觉得待人得更友善些,能帮尽量帮。这样的转变,无疑是从自私出发的。会想如果平时帮人很多,再找人帮忙就会理直气壮一点。不会觉得每一句求助都像在赊账一样,很不好。同时,也让我感受到与他人之间的联系,人还是互相需要的,没法自己一个人一直走。

学长在写毕业论文,同时也准备考博。发了一圈问卷,我就跑去和他一起坐。在他身边,心似乎就会静一些,愿意慢一点去推进自己的开题。有些部分越急越慢,就是要一点一点去啃。

一起去吃饭,走路去的,吃饭也是慢慢吃。这在我原先的节奏中是不被允许的,总希望更快一些,利用更多时间。但今天我会有一种,他这样才是一个可以长久的状态。我说要沾沾他考博的气,规律的那些。其实说规律我也蛮规律,沾的也许是他的学习时就用心学习,放松时就尽量全身心放松的生活态度。不急不躁,稳稳前进。

晚上例会,结束时老师提到论文打算做哪个。我把问卷拿给他看,他觉得可以。越来越觉得,很多事情可以有很多解决方法。我们无法满足所有人的需求和期待,需要取舍,想要的能够满足就好了。

困难还是重重,但一切似乎已经进入轨道。经过那天的对话,开始思考作为自己,得更加主动地去取舍生活。挣扎一番,似乎有所收获。以前就觉得我只要进入轨道,一般都会自动走一段。但这个认识并没有推广到生活的更多方面,也没有很重视。下午要去图书馆发问卷时,再想起这个认识,就觉得这真的是一个很有用的点。让自己在轨道上,在过程中去犯错,去被拒绝,然后去承受和调整。

12.19周三

1.毕业论文250分钟  183

2.箱庭例会√

3.一百个俯卧撑√

4.一个咨询及记录√

5.《人类的故事》33-35√

6.《雪中悍刀行7》5418-5500  5423

7.写19号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