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雪中悍刀行》相关粉丝资讯

老部队在就读的大学附近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2018-12-19 18:39:17

分享士兵生活,凝聚大学力量

我们是大学生士兵,期待

你的加入

在我新兵下连前,就听战友们谈起我们要分到某舟桥旅,该旅有七个营区分别位于本省的三个市,而其中一个营区离我当时所读的大学只有四站公交的路程。虽然下连分兵的时候没有分到大学所在的营区,但退伍后却和这个营区有了一种奇妙的缘分,并将这种缘分一直延续至今。

去年七月底已经退伍一年的我在学校附近找了一个家教的兼职。我最铁的战友给我发来消息:“你还在学校吗?我们来你们这边排八一建军节的节目了。”看着手机屏幕前这短短的一句话,我立刻来神,回复了两个字:等着!

军旅如梦,我却投入了真情,以至于我决心只让这份记忆藏于心中,然后重新开始大学生活。但我发现凭我一己之力根本无法做到,在无数个夜晚,我还是会梦到那几个人,那几座山,那几座营房,那些个驾着冲锋舟乘风破浪的日子。我几乎是一路跑去公交车站,下站后飞奔到营门口,战友郭鹏飞正在营门口等着我。

负责节目的指导员知道我是本旅的退役大学生士兵后,对我表示欢迎。我望着这群穿着军装的战友们,居然发现了我不少的同年兵也来排节目,新兵团时我们还是一个排的战友。战友们认出我后十分热情,纷纷问我怎么来了,我那个时候却有些恍惚。入伍从我大学到部队,退伍我从部队到大学,现在又到部队,感觉自己就像穿越了一样,已经回到大学的我似乎忘记了自己学生的身份,我就是部队的一个兵,我本来就应该和战友们在一起。

看他们排练节目的时候,有个乐器合奏的节目让指导员很不满意,两天以后就要巡演了,有个妹子的古筝谈得很不熟练。我自告奋勇,对指导员说:“我可以试试吗?”指导员有些意外地看着我:“你一个男兵会弹古筝?”我说:“虽然我是男兵,但我是一个安静柔弱的男兵,没问题的!”指导员扑哧一笑:“那你试试吧!”

我弹了一首《沧海一生笑》和《爱江山更爱美人》,指导员有些意外地看着我说:“可以啊,看不出你还是个人才啊!”我谦虚一笑,心里却想:我颜值这么高,咋就看不出我是人才?但弹完我就后悔了,因为我这样做是在抢刚才弹古筝妹子的饭碗啊,我弹古筝了,她干啥去?于是我说:“指导员,熟练的曲子我也只会这么几首,我能不能给大家唱一首歌?”指导员同意后,我唱了一首《铁血丹心》,女生部分是我反串的,在歌唱节目里算是很不错的,指导员很满意,说道:“就你了!”

演出是在他们驻训的地方,我全身跟打鸡血一样,整个人一直处于兴奋状态,没想到退伍后的我会以这种方式回老部队,并和战友同台演出。战友郭鹏飞的小品人气很高,因为他是男扮女装演一个被日本人调戏的妇女,战友们笑得前仰后翻,赢得了满堂彩。我上台的时候穿着一个排长借我的衣服,没有丝毫的紧张,那一刻觉得自己就像在做梦。演唱的时候由于天气太热,汗流到了眼睛里,没有发挥到平时的水平,不过好在没失误。演出结束后,他们营区的教导员说我挺专业的,并加了我微信,希望以后常联系。

教导员是一个挺有意思的人,年近四十却有一颗童心,他的眼神清澈又不失坚定。我们都很喜欢武侠小说,《雪中悍刀行》是他最喜欢的作品,他也很喜欢温瑞安的《温柔一刀》,他的微信昵称就是里面的主角:王小石,教导员和王小石一样待人随和善良却又有着自己坚守的东西。在我后面上学的时间,我带着我们学校的足球队跟战友们踢了友谊赛。去年老兵的时候,我介绍大学的拥军志愿者服务队为老兵送行;怀念部队的时候我会在周末找教导员坐坐,聊会儿天。退伍的我仿佛找到了那份入伍前的感觉,在我决心做一个社会人的时候,我仍无法放下心中这个地方,我愿意不计一切个人得失为之付出!

一年又一年,风吹一阵,雨落几场,当年的新兵蛋子已经退伍两年,多了些许沧桑。现在,我回归到了正常大学生活,人来,人往。但当公交车驶过来,几站路后,我会暂时抛下所有大学中的事情。战友,迷彩,军装,一个个鲜活的面容让我的快乐无限延长,那是我永远年轻的地方。

★铁血军魂

荣耀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