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雪中悍刀行》相关粉丝资讯

《雪中悍刀行》人物谱——天不生你李淳罡,再无剑来八千柄

2018-12-13 01:51:16

我叫木马牛,本来作为主征杀伐之器,却被背着我的这个年轻剑客取了个这样不伦不类的名字,他叫李淳罡,生的倒是风流倜傥,可四下无人的时候,又邋遢的像个乞丐。

每日习剑,他都会对我说,他的剑道要直追吕祖,他的剑意要无人能及。

方才入世,已是巅峰。这个执我在手的年轻人,初入江湖,已再无一道风浪可以拂我三尺青锋。江湖除他,再无风流。

“我叫李淳罡,剑意淳然的淳,步斗踏罡的罡!”呵,我叫木马牛,黄牛的牛。

他入世之后的江湖,无刀、无枪、无拳、无棍,唯有剑,天下名剑唯有我木马牛一柄,剑道魁首唯有我李淳罡一个。

魔道魁首?不及他两袖青蛇;天上谪仙?自有一剑仙人跪。剑气滚龙壁,江湖何人敌?

本来我以为我在天下名剑中的地位,会如同人间之高高在上的帝王,独享三秋盛世,不沾声色犬马,直到她遇到了他。

她自称为绿袍儿,她要让现在的江湖、未来的江湖都记得,世间女子千千万,着绿袍者独有她。可我为剑兵,我闻得到她的血脉,与当年李淳罡所斩妖魔如出一辙。故敌有女,可当千军万马;绿袍青衫,一厢情愿何为?

李淳罡的如日中天,让他看不到绿袍的芳心暗许,毕竟,他的剑本就是这座江湖的锋芒,蜂蝶入怀早已见怪不怪。有诗云“天不生我李淳罡,剑道万古长如夜!”当然,也有夸我的“三尺木马牛,可折天下兵。”这座江湖哦,尽是李淳罡。

再见绿袍儿,衣衫依旧,可名讳已改为酆都,酆都绿袍,死气沉沉、灵动不再。身为新的魔道魁首,她的境界不可同日而语,举手投足鬼气森然,一时间竟与李淳罡不相上下。

我为他的手中剑,自应荡尽天下魔,李淳罡亦放空心境,剑势一往无前,蓦然间,鬼气尽散,天开一线,一线外是旭日阳光,一线内是剑破胸膛。那袭插着腰称天下绿意独她一份的绿袍,那个俏皮灵动仿若春朝的女子,今日衣着已成鲜红。

“天不生你李淳罡,很无趣呢……”鲜血浸满我的剑身,一如当年她父亲般冰凉。只是这一次,李淳罡在没有洒然抖去剑上血,而是抱起那一抹决绝的红,昂首痛哭,原来,遇见她之前,为证剑道执首江湖,遇见她之后,剑刃所向绿意逢春。他对她的情,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剑道,其势在于一往无前、所向披靡,在于不执念于过去,不预卜于将来。李淳罡剑心摇摇欲坠。

李淳罡执伞背绿袍,直上龙虎山,“齐玄帧,你曾说天道可得长生,可敢为我救一人?”大仙人齐玄帧,可李淳罡再无一剑仙人跪的豪气干云。年轻的道人,看了看绿袍愈渐冰冷的身体,摇了摇头,“气息已断,恕贫道无力回天……”

李淳罡双目失神,天人感应应声而断,境界瞬间跌之指玄。后世人称齐玄帧论道大败李淳罡,剑道终究不敌天道,可又有谁知,李淳罡敌不过的不是天道,而是他自己。

时间文字八千个,唯有情字最伤人。

临走之时,齐玄帧将绿袍遗念交付于我,若有一日,李淳罡再见至情,则可重回剑道魁首之位。

下山之后,隋斜谷前来,李淳罡与之互换一臂。与武夫王仙芝一战,折了我这三尺身躯。

我叫木马牛,是李淳罡盛养数十载的剑意,剑身折断后,我不愿再入天道轮回,我在等着那一天,等这个剑道仅余邓太阿的凋零江湖,想起谁才是真正的剑道魁首。

她不起身,徐凤年便一直撑着伞。老剑神李淳罡望向这一幕,瞪大眼睛。随即眼中黯然落寞缅怀追忆皆有。那一年背负那女子上斩魔台,一样是大雨天气,一样是撑伞。世人不知这位剑神当年被齐玄帧所误,木马牛被折并不算什么,只剩独臂也不算什么,这都不是李淳罡境界大跌的根由,哪怕在听潮亭下被困二十年,李淳罡也不曾走出那个自己的画地为牢。原本与世已是无敌,与己又当如何?李淳罡想起她临终时的容颜,当时她已说不出一个字,可今日想来,不就是那不悔两字吗?!李淳罡走到大雪坪崖畔,身后是一如他与绿袍女子场景的撑伞男女。她被一剑洞穿心胸时,曾惨白笑言:“天不生你李淳罡,很无趣呢。”

李淳罡大声道:“剑来!”

徽山所有剑士的数百佩剑一齐出鞘,向大雪坪飞来。龙虎山道士各式千柄桃木剑一概出鞘,浩浩荡荡飞向牯牛大岗。两拨飞剑。遮天蔽日。这一日,剑神李淳罡再入陆地剑仙境界。

轩辕敬城,谢你儒生浩荡,让李淳罡沟通天地一气;轩辕青锋,谢你一念执着如绿袍,让李淳罡再返陆地剑仙;徐凤年,谢你赤诚以待,代我再伴李淳罡重入江湖。

李淳罡,再开天门时,勿忘木马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