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雪中悍刀行》相关粉丝资讯

还记得年少的热血梦想吗——二狗和他的江湖

2018-12-11 21:24:20

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万籁俱寂,四下无声。

二狗确信父母已然睡稳,旋即偷摸下床,蹑手蹑脚地打开床头柜,偷偷取出在其中深藏已久的手机,翻身上床,拉起被子,将自己蒙了个严严实实。

正当二狗有所图谋之际,只听咔擦一声,房门大开,倏尔房中光明四起,二狗心知隐瞒不住,一把拉开被子,只见母亲不知何时已至床前,面色铁青。

但见此情此景,二狗面色煞白,嗫嚅许久只说出一句:“我我我再也不敢晚上看小说了……

曾几何时,二狗也曾是被网络小说荼毒的懵懂少年,说起被老师没收的网络小说,估计就像我高三的复习资料一样厚,作者呢,无非是那几年很火的唐家三少,番茄,土豆,辰东之类的高产(拖更)作家了。

但是说实话,看多了他们的书,渐渐的就摸出了套路,从世界观到故事线,不由的流露出一种熟悉的味道,细细想来,似乎上一本写的剧情和这个也是八九不离十?读着读着也便失了趣味。

二狗深知书荒之苦,所以今天为大家介绍一位网文作家:烽火戏诸侯

烽火戏诸侯,人称“大内总管“,马甲众多,轻则半年不更,重则毅然弃坑,只留下读者叫苦连天。

初识总管应是起于那本《陈二狗的妖孽人生》(这和我的名字没有关系!),讲述了一个农村青年陈浮生南下打拼的故事。

放到今天来看,这本书仍然褒贬不一,爱者将其奉为圭臬,认为它教人们怎么去奋斗,厌者则弃之如敝屣,认为这不过是一篇爽文。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作为一本烂尾小说,本书能拥有如此高的知名度是一件很奇怪,甚至是不可思议的事。本作的主角陈浮生,没有烂俗小说里面惯用的深厚背景,他是一个很真实的,甚至连凤凰男都算不上的泥腿子。

这可能也正是读者的切实感受:作为一个毫无背景,家境潦倒的穷二代,我应该怎样在这样一个社会中立足?这样一个问题被抛给了陈浮生,其实也是抛给了读者。

与烽火的其他作品不同的是,本书的描写很平淡,甚至平淡的让人有些压抑,陈浮生也像普通的泥腿子一样,会在社会上栽跟头,会受伤,也会吃亏,甚至有些憋屈的让人赶去了南京。

陈浮生的奋斗就像是一滴墨,这滴墨被滴入了一盆水中,这滴墨对于一盆水来说很微小,但究竟是这滴墨最终消散在水中,还是最终水被染成墨色,没有人知道,但是墨已经在水里了

他的人生或许很像他的名字:看过浮生过半,心情半佛半神仙。在事业终于渐渐步入正轨时,他的发妻曹蒹葭难产死了。这其中有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是总管与起点的谈判,使本书不得不尽快收尾,所以以曹蒹葭的死作为结局。

这个结局历来饱受诟病,但我却认为如此安排也算出彩,从名字上讲,蒹葭,蒹葭,即是微贱的水草,如此安排也可算是一道暗笔。至于那些未来得及揭开的伏笔,不如就当是留给读者想象的空间好了。

这本书就像陈浮生说的那句:抬头看烟花灿烂,心中如画江山。看客所见烟花皆一般,心中如何则要因人而异。

我是癞蛤蟆

再来说说之后的那本《我是癞蛤蟆》我一直觉得这本书应该是《陈二狗》的姊妹篇,他们拥有相同的时间线和世界观,在实体书中甚至安排了两人相见的番外章节,顺便交代了一下陈浮生的后续剧情,也算是对之前烂尾的一点弥补。

但是我认为这本书是要与《陈二狗》对比来看的,陈二狗的故事重点在于社会底层的芸芸众生如何打拼,赵甲第的故事则有更多的无可奈何与身不由己。

他做了很多事,不愿意接过父亲的基业,但是就是有那么一两件事情始终推着他,驱策着他一步步走向他不愿意去接过的,甚至是有些厌恶的东西。

这不免有些残酷,但是残酷的东西往往更真实,陈浮生有自己的身不由己,赵甲第更是如此,但是这些身不由己被深深的隐藏在了这本书爽文的外表下,看完结局,一派欢喜,读者可能觉得非常畅快淋漓,但是这是否是赵甲第所希望的生活呢?

他的坚持和倔强一次次被身上的责任所桎梏,最后他妥协了,似乎皆大欢喜,但是现在的他似乎不再是那个为了反抗可以高考英语交白卷的赵甲第了,是什么改变了他呢,似乎又不太重要了。

雪中悍刀行

然后来说说总管最负盛名的《雪中悍刀行》,雪中可能是总管最为人所知的一本书了,文笔写意自然,丰词褥藻,却又不显得太过卖弄。读来颇为上口

总管写书,最大的特点在于对次要人物的描写有血有肉,书中的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世界观,有属于自己的行动,而不是时时刻刻都在围着主角转

本书的主角叫徐凤年,他与赵甲第有一些相似,他们都出身高贵,也有那种相同的身不由己,但由于不同的世界观设定,徐凤年注定要承受更多。

这其中残酷之处在于,徐凤年有能力,也有理由一走了之,但是他选择去承担这份责任,也意味着他选择去承担即将到来的种种失去。

至于最后这本《剑来》,由于尚未完本,二狗在此不做评价。(真的是本好书!)

总管可以说是一个很矛盾的人,他乐于在书中讲自己的道理,却不强求每个人都要去看,去认同他的道理,抛开书中的道理来看,总管的作品依旧很优秀,但是我始终觉得,讲道理的部分,才是总管小说里的精华。

小说的存在对于我更多的像是一个开关,咔哒一声,开关被按下,我们又变回了那芸芸众生,变回了屠狗走卒,但总有一些东西是一直存在的,这可能是一种精神,一种勇气。

即便世事蹉跎,年华空老,也仍能有一颗赤子之心,纵然关山难约,前途渺渺,仍能说上一句:他年我若为青帝,报与桃花一处开。

这次的背景音乐本是想用陈泓宇的《一如年少模样》,奈何找不到伴奏,在写这次的文案时,我走马观花的把总管的小说都过了一遍,观感与之前大不相同。

就如这首歌的歌词:“多少凉薄世态可动荡,还有孤独要顽抗,多少遗憾自负存念想,唯有时间不可挡。”

我总有一种主人公般的念想,仿佛自己就是某本小说里的主人公一般,似乎自己努力过的事情一定可以成功,自己认定的目标一定会达成。

这或许是种盲目自信,又或者是感性驱使,毕竟生活中有那么多求而不得和得而复失。我有时忍不住想喊一句:我居然是个凡人??

我一直把这种情绪认作是自己的初生牛犊或者少不更事,觉得这是一种极度幼稚的体现,直到有一天,我发现原来我父亲——也会在深夜窝在被子里看古龙。

我突然感觉特别释然,在某种意义上,抛开身体机能的衰老,只要你还能热血沸腾,还能热泪盈眶,还能始终对事物充满激情,那你就不老。

在这件事上,古龙和金庸说的是一样的,江南和烽火写的也是一样的。有些东西越是姗姗来迟,也许越不会犹抱琵琶半遮面,金庸说: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我说:”遇事不决,可问春风。“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