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雪中悍刀行》相关粉丝资讯

小惊喜

2018-12-07 09:54:45

今天在读雪中悍刀行这部将武侠玄幻言情相结合的小说,一看开头,我就知道这是个男作家。

这并不是在于陈政华(烽火戏诸侯)采用了大多男作家擅长写的这种武侠玄幻题材,而是从他的描述手法上,不自觉的就带着男性的天然属性。

男女作家本身没有文采高低的区别,只是侧重点会有些不同。今天讨论的也不是这两种写法的优劣,只是从生理层面来看,男女作家这种先天不同在文字上的表现。

拿同一题材来说,比如同样是歌颂爱情。女作家大多会写男女二人天赐良缘,从一而终。而男作家就更愿意写逍遥公子,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而且一般男作家很少写单纯的爱情故事,在他们的笔下,绝大多数女性都是在男主闯荡江湖,打拼事业的过程中,被男主的品质吸引,心甘情愿奉献一生,而且这种女性一定身份高贵,貌美如花。女性,在男作家的文中,大多是被当作男主事业成功的一部分。

而无论是在何种题材的小说中,这种区分法都成立。比如典型的金庸小说《倚天屠龙记》,男主张无忌直到武功盖世,都说不明白自己到底喜欢奔放的赵敏,还是温柔的芷若。尽管很多女性批评张无忌滥情,不专一,但很明显,这是男作家笔下的故事。比如马伯庸的成名作《古董局中局》,在探寻自己家族秘密,介绍古董专业知识的同时,个性冰冷的黄家千金要被男主才情感动,甚至心思深沉的日本美女也要为了男主的家国大义甘愿下嫁。我以为这有些为了爽而爽。但我仍然承认,这都是优秀的小说。

而我最欣赏的两部小说都是脱离这个大框架的。一部是海宴大大的《琅琊榜》,男主梅长苏肩负无数冤魂血泪,为洗雪家族冤屈,甘愿变成另一个人默默隐藏在兄弟和爱人身边,一步步铤而走险,最终完成大任。我曾以为这一部小说也会和其他一样,最终男女主完美大团圆,报了仇,从此过上幸福的生活。可我万万没想到,故事的最后,海宴让女主找到了其他的幸福,与男主无关。初看时我一度觉得不够圆满,不够大快人心,到后来细细品味,才发觉高明之处。男主的主要任务是为了洗雪冤屈,从开头他就放弃了成为普通人的可能,这一梦想,无关儿女情长,无关个人荣辱,夹杂一丝一点的自我幸福都会让这个主题不那么突出。虽说这样有些残忍,但比起其他,这样看似不完美的结局更让我回味无穷。

另一部我认为能和琅琊榜比肩的是马伯庸的《长安十二时辰》,整部长篇小说节奏紧凑,只描写了长安一天发生的故事。全篇也没有任何多余的笔墨渲染儿女情长,家国是家国,私情是私情。“为了这些微不足道的人过着习以为常的生活,我愿尽己所能”这是张小敬的理想。我试想过若是在这一过程中,像普通小说一样,出现多个女性仰慕倾心于他,看客作者可能都很爽,但整个主旨也会偏离。

男女作家的不同属性,决定了他们一般更擅长哪类写作,更喜欢写出哪些故事。读书的乐趣就在于我能不断感悟出一些只有自己知道的小惊喜。这很有趣。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