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雪中悍刀行》相关粉丝资讯

持剑者心伤 朱炫 作

2018-12-06 01:09:39

没有魔教,就没有武林。

——题记

永远真心去爱,永远热泪盈眶。

两天我就读完了,上边这句话是我看完这本书的最终感受。许许多多的情节总是看得我内心滚烫,眼眶直红。在此之前我从来没完完整整的阅读完一整本武侠小说,只在网上看过小部分的《雪中悍刀行》。

《持剑者心伤》是朱炫三年磨一剑出的成品。讲的是大学生许卿被迫成为魔剑的主人,从此步入武林的故事。

朱炫曾在《年少荒唐》这本书的一则短篇里写到的屠龙少年,大概与《持剑者心伤》是有关的。但我说不出具体映射的人是谁,因为好像每一个都是那个屠龙的少年。

他在《年少》另一则短篇里写道,“魔王是不需要小骨头的。”但在这本书里,持剑的人们所受的心伤,均是因为爱的人。

剑是力量,持剑者就代表着拥有力量的人。

史封喉,项光明,林英雄,许卿。

拥有了这力量,最终还是没能保护住深爱的人,留不住欢愉的时光,守不住自己的信仰,最终落个心伤的结果。

史封喉 云裳

史封喉太穷了,在云裳与别人的婚礼上,他只是嗷了一嗓子“我反对”就落荒而逃。甚至多年后相遇,也没能把握住。只是在她要登机离开的时候,与林英雄打斗时分了心。

你喜欢他,喜欢的是他一剑劈开夜云请你看星星看月亮。

不是喜欢他握着你的手说我买不起房你去找个好人家吧。

那不是侠侣的感情。

云裳的另一半悄悄的捏了捏云裳的手,说如果你想追出去,我不会拦你。可是云裳只对大家说刚刚跑进来的那个人是个神经病,他好吃好喝。于是参加婚礼的人们笑笑也就过去了。

但是从那天开始,松江侠侣就真的都解散了。

爱情这种东西也会走掉的,长着两条腿,说我走啦,打一辆车去浦东机场然后飞往乌干达或者摩洛哥,永远不回来。

女生喜欢一个人,不是说他条件好就行,有时候是看感觉的,但是感觉又是最难把握的东西,所以有些人会喜欢一个浑蛋,不是因为浑蛋好,而是那时候感觉对了。

真的当感觉消失了,云裳选择听从家里的选择,跟一个有车有房有好工作的人结婚了。看吧,一个人想啊想啊,觉得这也不对,那也不行,结果一眨眼,爱情就走掉了。所以史封喉错过了,因为没钱,错过了成为武林爱情史上的佳话。

就像你追到了在云上的女人,你以为你表现出的一副大丈夫样子,从不为五斗米折腰的执着。实质随着时间的推移和两人关系的亲近,你总有一天会坦然跟她说,最近没钱,看不了电影。你看,人类就是这么俗。谁也没办法像侠侣一样,日日斩妖除魔,夜夜劈云看星星。

史封喉说世上哪有什么剑仙,只有一个懦夫。他穷极半生,在武林之中享盛名,实际上连心爱的女人打飞的走了,都没办法留住。

“我花了二十年的时间,对感情了如指掌,知道什么叫权衡,什么叫理智,什么叫进退自如。什么叫见好就收,我会没有勇气吗。我会不明白吗?”

他低下头,忽然苦笑,“可等那个女人真的要走了,我才发现他说得没错,不明白的是我。”

其实一个男人喜欢女人,哪有什么道理。

有一天你发现机会只剩下一次,你才知道这二十年懂的那些进退自如,见好就收,原本就毫无意义。

你的那些通透,也不过是怯懦。

项光明 仇脂

项光明很小时候就失去双眼,被菩提教的徐正道领养。一个魔教中人,给自己更名正道,给自己的瞎徒弟取名光明。也不知安的什么心。后来魔教被杨广贞灭门,仇脂的父亲救了项光明带回家。

他将女儿许配给心术不正的人,仇脂拒绝后却惨遭强奸。一个如花的少女,一丝不挂从村的这头走到那头。于是项光明杀光了所有欺负她的人,并带她远走高飞。

后来遇到背着魔剑的许卿,他打算抢剑。仇脂成了他最得力的助手,她唤他老板。

当他们与最大的“反派”林英雄决斗时,仇脂使用惯用伎俩将项光明从窗中扔了出去,而她自己却身陷囹圄。最后被林英雄利用,成为操控项光明的工具。

项光明对仇脂说,我一定带你走。

等到项光明真的杀了百个武林豪杰后,林英雄残忍的杀了仇脂。为的就是激发出项光明体内的恨意和未开发的功力来与他对抗。我不知道林英雄安的什么心,我只觉得他傻逼。

项光明最厉害的时候,是仇脂死后。他想要的人不在了,所以抓狂了。看吧,由此可得武林中人又不能有感情

配角之梅风渡

他是女神学姐鱼凡真的前男友,但他承担不起这样的美名。在一个除夕夜她和他说了分手。再到后面鱼凡真和许卿被龙傲天老人困住的时候,他说这个世界偌大的武林,只有拥有魔剑的许卿是男主角,鱼凡真是女主角,至于其他人都是配角。他跟龙傲天决斗,只是为了给他们的逃亡拖延时间。

“小配角,你的一分钟到了。”

老人的目光充满怜悯。

配角之林英雄

这是个我不懂的角色,十分傻逼。真的。

为了重振武林,要培养出一个妖魔。

首先从一开始就不停派人追杀许卿,然后又杀掉那些人给自己吸食增长功力。到最后杀光全武林人,吸收了所有武功,只为了方便传给后世。

已还俗的上机大师劝不了他,只冲着寒山寺的方位深施一礼。然后转身投入战斗。

“试问黑子与白子真的有那么大的仇恨吗?没有的吧。可这就是棋盘的规则,生而为棋,就要杀,杀,杀。”

老人长叹一声,眉目黯淡,“你我的人生何尝不是一枚棋子,而命运就是棋盘,所谓的正与邪,不过是游戏的规则,就算没有魔教,没有武林,我们也会找到别的借口将彼此赶尽杀绝,这才是真正的轮回不得解脱。”

林英雄就是觉得自从进入现代社会了,武林之风渐弱,于是非要搞出些什么,才酿了这出悲剧。此乃一无所有之苦。俗称吃饱了撑的。

但林英雄觉得,人生短短几十年,哪有那么多规矩?你有一柄神剑,为什么不用。

世界是海洋,渺小的你我甚至连沙子都算不上。既然有一个机会去变强。为什么不去做。他不明白这群少年,少年也不明白他。

最终决斗的时候,妖魔许卿打败了体力不支的龙傲天。

“勇者屠龙了啊。”玉面少年叹。

看过《年少》的大抵都知道,当你拿起剑的时候,就真的再也不能回头。

都是为了死去的人而战斗。即使他们知道,就算杀光天下人,也挽回不了心爱之人的性命。但他们就是要去做。于是跟皇帝的军队决斗,于是跟整个武林决斗。

他们都没有错,爱的人也没有错。错的是这个世界,错的是那条龙,非要追着他们跑。

于是史封喉拿起剑,项光明拿起剑,许卿拿起剑,因为人不能输给剑。

那个白衣提剑的人大哭起来,却被呜咽的雪风压过。

女人悲悯的眼神穿透了一切,许卿忽然觉得她是如此悲伤。

像是四海八荒再没有一个人明白你。

你想要的,终究会失去。

许卿 鱼凡真

男主人公许卿本来是个成绩不及格,高数还待补考的普通青年。却在偶然的情况下,被魔剑认了主,从此踏入了武林,走上了被追杀的道路。

杀剑主,得魔剑。

就是因为这句话,他的命途多舛,走一路,死一路的人。

也是因为这把魔剑,他才发现自己一直以来倾慕的学姐鱼凡真也是武林中人,他们同行,为了找到放下魔剑的办法。这一路上的相互扶持,彼此情意渐深。

鱼凡真就像是人群缝隙中的那个女孩,似雪中的玫瑰,很冷,也很漂亮。

你喜欢一个人,就带着她去旅游,你们站在山顶的瀑布前,光晕透着一道彩虹,你们就会相爱,因为两个人分享了最美好的时刻,就像是联手偷走了冰箱上的糖果,那是一种共谋的甜蜜。

史封喉用命换来的时间给许卿告白的时间,他好不容易说出“我爱你”,却被鱼凡真残忍拒绝。

这一切因鱼凡真从一开始就是在骗他。她不是为了他,她谎称去枫桥镇就能找到放下剑的方法,实际是为了找寻自己的师父方清浊,也就是当年偷走魔剑的人之一。

一路上许卿都不想伤害人,毕竟现代社会杀人是犯法的,但是林英雄步步紧逼,最后他杀了鱼凡真,许卿也终于成了妖魔。

他还以为魔王就不会心痛了,原来也是书里瞎编的。

当他看到鱼凡真倒在他面前的时候,他的世界轰然崩塌。一路上,鱼凡真总对他说,“别怕,我保护你。”她的的确确做到了,就连倒下去的前一刻,她都还在护着他。

那个小小的少年握住了剑,也握住了力量,种下了魔子的萌芽。

最终与林英雄一战,两败俱伤。

鱼凡真看着偌大的天空那黑黑的一团。

她说,你以后不要再叫我学姐了。我是骗你的。

许卿说,你保护了我这么久,这次到我保护你。

从此再也没有人会在刀光剑影里跑来救你,也没有人会带着你去看长颈鹿,更没有人会鼓起勇气去牵你的手,哆嗦着我喜欢你。

这一切,随着妖魔的轰然倒塌,结束了,死亡了。

那个白衣的握着剑哭泣的少年,还有那个站在雪里冷漠又孤高的女子。

我为我能在这个时间看到这本书而感到庆幸。它了结了我许多的心愿和填补了许多遗憾。

原来屠龙的少年背后真的有小骨头,只是小骨头死得早,没能看见他威风。

我想我就是这个小骨头,倒在漫天黄沙里,仰视着心爱的妖魔。

留存着一个“你以后不要再叫我学姐了”的心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