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雪中悍刀行》相关粉丝资讯

夏伟田 : 纣王征鬼方的故事

2018-11-28 12:24:56

纣王征鬼方的故事

作者/夏伟田

纣王的黎国大阅兵显示了大商王国强大的军队实力,各诸侯国、方国、部落受到了极大威慑,暂时巩固了王国的统一,国势日增,走上了复兴之路。纣王在此基础上开始了反击西北异族入侵、巩固边防的战争。

公元前1070年秋,纣王召集群臣商议军国大事。纣王说道:“我们大商王国从建国至今,敌对势力曾迫使我国数次迁都。现在粮库充实,兵马强壮,已经具备了反击的条件,大家商议一下,反击战争怎么打?”

勇干答道:“当前对我大商王国构成直接威胁的敌对势力主要有四股,就是北部的鬼方、西北及西部的羌、南方的九苗和东方的夷人等。这四股强敌中,鬼方疆域辽阔,其民众以游牧为生,全民皆兵,以骑射为主,粗犷凶悍,擅长奔袭,经常南下抢掠,应列为第一个征伐目标。”

比干说道:“鬼方长期盘踞在我国北方(今陕西东北部、山西北部和内蒙古南部地区),侵扰我大商王国500多年,是困扰我历代国王的重大难题。先帝武丁曾举倾国兵力2万3千人,发动大规模的讨伐鬼方的战争。鬼方在遭受重创之下,少部分暂时臣服我大商王国,但更多的鬼方族群凭借地域辽阔和游牧特性两大优势,在首领的带领下向更北的方向(今内蒙)迁徙,鬼方势力没有受到致命打击。武丁帝之后,王室内乱,王国无暇北顾,鬼方趁机崛起,再次南迁,侵扰如故。我主张对鬼方反击,关键是你纣王有能力打赢这场战争吗?”

纣王被激,发誓道:“本王决定御驾亲征,不获全胜绝不回都。”

飞廉劝道:“大王即位以来,经过多年的恢复整顿,改革创新,军事实力大增,新型战车、青铜兵器、铠甲、盾牌、远程弓弩等新式武器大量装备部队,我们已成为超级大国,讨伐鬼方一事,何用大王亲征,派末将踏平鬼方就是了。”

纣王说:“我意已决,不要劝了。仲衍兄、飞廉、恶来、勇干分头准备吧,集合全国战车部队、步兵部队、战象部队,征调沿途方国部队跟我出征。”

飞廉说道:“末将年轻时曾参加过对鬼方的战争,对那里的地形、气候有所了解,对鬼方用兵之道也比较熟悉,讨伐鬼方应以计谋取胜,以奇袭取胜,不需要倾全国兵力,再者,一旦国内兵力空虚,敌对势力定会趁机作乱,不得不防。”

纣王说道:“好。本王出征在外期间,由我子禄父代理国王之职,请商容、比干、箕子、微子启、仲衍和大臣勇干、左彊、费仲共同辅佐禄父,处理军国大事。散朝。”

纣王回到后宫,看到面容憔悴,久病卧床的姜王后,心中一阵酸楚。姜王后强打精神坐起,说道:“你我夫妻相处多年,相濡以沫,臣妾有幸嫁给你,死而无憾。这些年不能在生活上照顾夫君,深感愧疚。今日夫君退朝,神色不定,必有疑难之事,能告诉臣妾吗?”

纣王对姜王后一往情深,无话不谈,把征伐鬼方的事告诉了姜王后。

姜王后紧紧握着纣王的手说道:“夫君放心的去吧,别误了军国大事,臣妾虽不企望像老奶奶妇好那样率军征战,但也不能拖累夫君,成为贻误军国大事的罪人。夫君做大事就不要眷恋儿女情长,我挺得住,会站在拱极门前,等待夫君凯旋而归。”

纣王派人唤来王子禄父,反复嘱咐母子二人道:“我率兵在外,由禄父代理朝政,禄父要改改犟劲任性的脾气,多听你母后的话,遇事考虑周全再做决断,难办的事情要与你母后商量,我虽命商容、微子等人辅佐你,但他们并不完全可靠,你们要想法与他们周旋,设法拉拢争取你二伯仲衍,危难之时依靠勇干、左彊、费仲。”

禄父一时感到重任在肩,不再与父亲犟嘴,而是向父亲承诺道:“请父王放心,我会用心去做,并会把战争物质源源不断送到前线,我虽不能代父出征,但这些事情还是能办好的。”

纣王说道:“子孙贤则家道昌盛,子孙不贤则家道消败。王子关系到接续宗庙祭祀,要力戒骄奢淫逸,朝勤夕惕,担当起留守重任。”

禄父答道:“谨记父王教诲。”

一家三人商议半宿方睡。

半月后,纣王在校场举行了声势浩大的誓师大会之后,便统帅本国部队1万人,战车千乘,战象500头,又征调来诸侯、方国军队5千人,北伐鬼方。

大军到达洹水(今安阳河)岸边的殷地(今安阳小屯村),纣王带领飞廉、恶来等众将领到宗庙里祭祀了列祖烈宗,祈求祖先神保佑旗开得胜,马到成功,铲平鬼方,凯旋而归。

祭祀完毕,纣王站在高台之上,看到洹水岸边,营寨相连,旌旗蔽日,场面壮观,非常兴奋,对飞廉、恶来说道:“明天统帅大军,沿洹水西行,穿越太行隘口,直插并州南部(今山西潞城一带)。”

飞廉说道:“大王,末将认为不能在并州南部开辟战场,原因有三:一是我大王王国对鬼方多次用兵,初始战场在并州南部,虽初战告捷,但鬼方撤退迅速,不能给其致命打击;二是西边的太行山脉,峡谷幽窄,战车部队难以通行;三是并州南部一带,丘陵起伏,沟壑纵横,地形复杂,不便我大军展开,特别是影响战车部队作战,取胜后也不便组织有效追击。末将认为,大军北渡洹水,沿大平原进入冀州中部(今河北石家庄藁城一带),修整部队,征集粮草军衣,待秋凉草枯鬼方集结南下时,我军向西急进并州中部大原(今山西太原一带),断其后路,攻其核心,一举而全歼鬼方。”

纣王高兴地说道:“好,真是上天赐予我的良将啊!”

大军到了古漳河流域(今河北广平、曲周一带),纣王看到这里平原开阔,牛羊成群,河流纵横,苇荡丛生,鱼肥荷美,顿感神清气爽,对飞廉说道:“这里天鹅唱歌,野鸭觅食,鱼鹰翻飞,水清草肥,景色宜人,粮草充足,传令下去,部队在此驻扎,休整半月。”

每日部队操练完毕后,纣王总爱在飞廉、恶来的伴随下,看鱼戏芦苇,听短笛横吹,抒发征服天下的豪迈情怀。当看到雾锁寒烟、暮鸦归巢之时,引起了他思念朝歌、惦忆亲人之情。飞廉、恶来父子二人在纣王身后如影相随,同喜同悲,时时处处表现出无限忠诚,让纣王感到欣慰,有一种无坚不摧的力量。

大军补给粮草后,移驻藁邑。这里家家养蚕种麻织布,户户养猪育牛驯马,是商族王室供应粮草、军衣、战马的大后方。

一日,圉(yǔ)国(今河北赵县一带)国君带来士兵千名、战车百乘以及辎重数十车,求见纣王,纣王热情地接见并款待了圉侯。当谈及九国(古国名,也称鬼侯,今河北省临漳县西南)时,引起纣王格外注意,圉侯说道:“大王册封九侯,是为了屏障大商王国的京畿之地,但那里戎族与商族杂居,通婚融合,其后代尚武好斗。九侯桀骜不驯,难以驾驭,请大王提防。”

宴毕,纣王赏圉国国君白玉禅一双。对圉侯说道:“蝉,曾伏黄土,蜕于浊秽,择高枝而附,不贪游尘,唯饮甘露,情操高洁。希望圉国臣民忠于大商,永无二心。”

圉国国君手捧玉蝉,谨表忠心,谢恩辞行。

露寒霜冷,野菊堆金,芦花飞雪,丹叶坠溪,大雁排空,促织夜鸣。纣王率大军通过井陉关隘,直趋大原盆地,突入鬼方核心地带。

并州中部为大商王国所属唐国封地,是农耕文明与草原文明交错、过渡地带,也是商族人与草原游牧民族交往和冲突的中心地带之一。

中午时分,纣王的大军与鬼方部队相遇。纣王命令部队摆好战斗队形。鬼方军队虽无队形可言,但兵民一体,人性劲悍,习于戎马,从南边成群的冲击过来。纣王改变战车战法,命战车倒摆,将战车变成防线,同时,也避免战马被伤。战车后边弓箭手挽强弓硬弩,待敌军靠近,万箭齐发,冲在前边的鬼方士兵纷纷坠马,受伤的马匹也惊慌逃散,冲撞后队。

鬼方数番攻击未能奏效,死伤无数,失去锐气,带着对这支突现在自己核心地带的大军的恐惧四处逃散。

纣王下令只追击向北逃跑的鬼方部队。战车部队千乘齐发,万马奔腾。战车上,纣王挥舞青铜钺,冲锋在前,众将士紧紧相随,一路砍杀,斩敌无数。

拥有500头战象的部队,由飞廉的次子季胜指挥,落在后边。这是当时世界上最强大的战象部队,战象身上披挂着用犀牛皮和硬木制成的护甲,背部战楼上一名驯象师,一名弓弩手,战象左右两侧和后面各有一名手持长戈的士兵,战象部队的战斗力和威慑力十分强大。

向南逃散的鬼方士兵在其酋长的召集下,又重新聚拢在一起,和从南部陆续赶来的鬼方部队并在一块,杀了回来,正好追上战象部队。季胜调整方向,布成扇面形象阵,严整以待。

鬼方部队靠近象阵之时,遭到了商军500名弓弩手的猛烈射击,但凶悍的鬼方士兵并不躲避,前边倒下,后边继续冲击,无奈兵悍马快的鬼方部队,刀短刃钝,靠近战象的士兵,不是丧命于商军锋利的长戈之下,就是被战象的长鼻抛向天空。

站在高岗之上的纣王,听到后方尘土飞扬处传来了厮杀之声,正在仔细观看,恶来前来报告说:“季胜率领的战象部队被鬼方部队包围,情况非常危急,请大王率师回援。”

纣王没有立即回答,而是登高南望,看见平川之上,鬼方部队越聚越多,渐渐汇成密密麻麻的一团。纣王大喜,认为决战的时机到来了,便立即命令飞廉、恶来各率一支大军,从左右两翼反包抄过去,自己留下一支,以逸待劳,防止鬼方部队北窜。

商军战车部队从两侧掩杀过来,中间的战象部队见援军到来,士气大振,奋勇反击。

再骄悍的鬼方部队也招架不住这样的阵势,日落时,剩下的鬼方部队向北撤退,准备远遁草原,哪知遇到纣王亲率大军拦住去路,陷入了四面包围之中。战至半夜,厮杀声渐渐停息。鬼方部队只剩数千人,借着熟悉地形和夜幕掩护,护着首领漏网。

纣王收兵,不再追击。

留在并州中南部的其他各支鬼方部族,也陆续绕道北撤。纣王一路追杀,连战连捷,鬼方主力基本被商军摧毁。

纣王命部队杀猪宰羊,犒劳三军。酒酣之时,有将领提出班师回朝歌的建议。纣王说道:“敌军虽遭重创,但其残余势力仍游窜在草原大漠。我军一撤,他们跟进,仍为祸患,我们要除恶务尽,不能重蹈覆辙。”

大军继续北进,把鬼方残余赶到了草枯雪厚的荒漠之地。

寒冬来临,纣王命季胜带领战象部队先回朝歌,自己坚持和众将士一起在并州北部渡过漫长的冬天,待来年春暖冰融之时继续北进。

第二年春夏之际,纣王大军在汾河两岸的箕(今山西太谷)、雀(今山西介休)、唐(今山西太原)、冀(今山西稷山)一带补充了军用物资后,西渡黄河,进入雍州东北部(今陕西北部),这里是一望无际的草原,天蓝云白,水草丰盛,牛羊成群。刚刚迁徙来的候鸟成千上万,或聚集在缓缓流淌的小溪里,或栖息在静静的湖泊岸边。白天鹅、鸬鹚、鱼鹰、野鸭、鸳鸯等偏偏起舞,和乐互唱。

纣王远离营帐,来到湖边泛绿的沙柳树下,坐在绵软的沙滩上,一会儿观赏湖中的鸬鹚捕鱼,一会儿仰望碧空中盘旋的信天游,一会儿瞭望草地上白云般的羊群。在这完美独特的奇异风景中,纣王忘记了仇恨,忘记了厮杀,仿佛成了一位多情善感的少女,吟咏道:“鹤浮白云,鱼跃柳荫,溪曲路弯,村孤营单,何日休战,各族相安。”

纣王正陶醉在这静谧的原野之中,忽见天地相接处,闪现出急速移动的人影。人影越来越近,有数百人之多。当纣王看清是鬼方骑兵时,起身急回营帐,没跑多远,像狼群一样凄厉长嚎的鬼方士兵已到身后,马刀向自己的脑袋砍来。纣王窜进沙柳林,左躲右闪,迂回逃跑,凶悍的鬼方士兵砍的树枝咔咔乱响,纣王处于危难之中。

不远处,恶来看到这突如其来的情况吓得冒出一身冷汗,挥着长戟冲了上来,对着鬼方士兵,直刺猛挑,横扫猛劈。在营帐中处理军务的飞廉,听到值班士兵的报告,只说了声“参加战斗”,便操起长戈,旋风般地向湖边冲去。

飞廉、恶来父子二人,一边拼命厮杀,一边保护着纣王撤退。

迅速集合起来的商国部队,既不敢开弓射箭,又一时无法组织战车部队攻击。没有展开战斗队形的步兵,手中的盾牌也失去了应有的作用。

此时,鬼方的士兵已杀进营区,双方短兵相接,混战一起。毕竟鬼方军队人少势孤,渐渐失去了锐气。在这短暂的战斗中,鬼方士兵全部战死,无一人退缩。

转眼间,溪畔湖边,枕尸藉骨,鲜红的热血淌进小溪,流进湖里,湖泊成了红色。后人称此湖为红碱淖(nào),此后数百年间,这里阴气森森,无人居住。

纣王回到营帐,看到站在左右的飞廉、恶来满身是血,遍体是伤,又看看自己,也沾满了冒着热气的鲜血,哈哈大笑道:“没想到我们都还活着,上帝神保佑啊!祖先保佑啊!今天上午的战斗,说明经过漫长严寒的鬼方部族急需要找到草和水,我们只要控制水草肥美的地方,就等于卡住了他们的命根子,他们就会飞蛾扑火般的主动来找我们拼命。我们要将大军分成5支,每支3000人左右,分别控制这里的草地和水源,以逸待劳,消灭敌军。”

两个月后,鬼方部队自杀试突袭行动停止了,其残余部族迁徙到更远的贫瘠地区。

一天,突然来了季胜等人。纣王惊问道:“朝歌发生了什么事情?”

季胜满脸悲戚地说道:“姜王后不幸去世了。”

纣王一听,痛彻心扉,泪流满面。觉得自己连年征战在外,不能很好的照顾重病中的妻子,让妻子独守空房,琴瑟不抚,粉妆不画,翠钗不挂,罗衣不更,心灵孤寂,享受不到丈夫的温馨相伴,得不到丈夫的尽心呵护,听不到丈夫的甜蜜话语,无处诉说心中的思念。自己没有尽到作为丈夫的责任和义务,感到深深地自责。想到从此以后与爱妻阴阳相隔,永难相见,纣王悲痛欲绝。

纣王把军中事务托付给忠心耿耿的飞廉,留下季胜做辅佐,自己带着恶来和伤残士兵数百人回朝歌。

纣王赶回朝歌时,姜王后已经安葬多日。禄父告诉父王:“母后垂危之际,告诉儿子说:她无法等到您凯旋而归了,也不让把她病危的情况告诉您,怕误了您讨伐鬼方的战争。母后还说她死后先埋在城东淇水岸边,那里是你们经常游玩的地方,右河左池,池中有洁白的荷花,堤上有青翠的竹子,那里还能听到你凯旋而归时的锣鼓声,母后带着对这个世界无限的眷恋、带着对您凯旋而归的期盼走了。我已将母后安葬在淇水西岸了(今河南省淇县西岗镇河口村北小冢地,原思德河与淇河汇合处)。遗憾的是随葬品不足千件,有青铜器、玉器,宝石器、象牙器、骨器、蚌器等。墓内殉人16个,其中4人在椁顶上部,2人在东壁龛中,1人在西壁龛中,1人在腰坑中,8人在椁内棺外。另外还殉狗6只,1只在腰坑中,其余均埋在椁顶上部。”

纣王哽咽着说:“入土为安,陪我到你母后坟上看看,添把土吧。”随后又断断续续地说:“民间传说恶兽魍魉(wǎng liǎng)会在夜间盗食尸体,而它们畏惧柏树,我们就在你母后墓旁种棵柏树吧。”

一天过去了,不知纣王绕着王后墓转了多少周,霞横树梢时,纣王站在墓前,泪流千行,无限凄凉,喃喃地说道:“暮霭沉沉,波涛卷霜,沙堤孤坟,隔断阴阳,妻若思家,梦回沬乡;遥想当年,淇水泛舟,看叟垂钓,逗童弄莲,饮酒对唱,醉卧烟霞,夫妻比翼,如燕双飞,昼娱花间,夜栖爱巢;而今我妻仙逝,独留断肠人,柳昏花瞑处,唯有涕泣声。”

此后数月,纣王一直沉浸在悲痛和追忆之中,无法自拔,群臣多次劝解,也无济于事,费仲等人劝他再选一位王后,他断然拒绝。

冬日来临,纣王惦记着北方的将士和他们所进行的战争,不顾群臣反对,带着军用物资,冒着白毛雪走向了遥远的冰雪世界。

当纣王赶到驻地时,众将士兴奋异常,欢呼声响彻云霄。将士们齐声唱到“红彤彤的太阳,光芒万丈,大王的洪恩啊,泽披四方,大商的洪福啊,源远流长,忠于大王啊,开拓边疆,大王的神威啊,震慑万邦,伟大的圣王啊,草原上不落的太阳。”纣王在这种激情澎湃的军营里,再次振作起来,命令将士打开从宫中带来的美酒,开怀畅饮。

纣王微醉,举杯吟唱:“风刀飕飕,飞石如斗,痛饮美酒,壮士纠纠,威慑鬼方,定擒敌酋。”

天越来越冷,枯草已被厚雪覆盖。鬼方部族上层统治集团内部是战是降争执不下,最终导致大规模流血政变,亲商势力上台,提着主战派的人头前来商军营帐中献首级投降。纣王热情地接待了他们,并救济他们粮草,投降的人非常感激,表示归顺大商王国。

纣王采取分割瓦解的策略,将原来相对完整的鬼方分为昆戎、洛泉、昆夷、绲(gǔn)夷、串夷等多个小部族,分别任命忠于大商王国的贵族为首领,令其定期到朝歌进贡。至此,威胁大商王国500多年的北方强敌鬼方从此退出了历史舞台。大部分鬼方人开始不断内迁至中原地区,逐步与中原民族融合到了一起。留居原地的鬼方人后来融入西戎。(春秋时期发展为林胡、东胡等北方少数民族,在战国时期最终发展成为一个强大的游牧民族——匈奴。)纣王将现在的山西中部和北部、陕西北部,内蒙古南部的辽阔区域正式纳入中国版图,构成了日后中原王朝北部领土的重要组成部分,纣王在中国发展壮大中做出了巨大贡献。

撤军时,纣王命令季胜带领一支1500人的部队驻扎在汾水流域的太原盆地,有效地管理这片新开拓的疆域。

纣王命令史官把战争中卜辞保存好,送到殷地宗庙。

听了解殷商历史的学者说,甲骨文五期卜辞中留下了商末对西北多次征伐的信息。我对此还有零星记忆:五期卜辞中,羌方与戲方、羞方、辔方联合作乱。

五期卜辞中,鄈方也有反叛,易国,地在今山西洪洞县一带,与文王结盟,商末叛商,

夏伟田,1963年9月出生,淇县石佛寺村人,中学教师,中共党员,政协淇县委员会第七届、第八届、第九届委员,第十届文史委员,淇县第十三届人大代表,中共淇县第十三届党代表。河南省中学历史教学研究会会员,河南省陶行知教育思想研究会会员,鹤壁市作家协会会员,淇县作家协会理事,朝歌古都学会会员,中国先秦文化研究协会淇县鬼谷子研究会会员,淇县国学研究会会员。爱读商代历史、人物传记一类书籍,初涉写作,在省市县级刊物上发表文章数篇,曾参与市、县《古城、古镇、古村落、古民居丛书》、《朝歌文化丛书》编写。

1、本平台纯公益性质,已经开通原创保护,留言和赞赏功能,所有来稿必须原创。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体裁不限:散文,小说,新旧体诗歌,时评,摄影等均可。

2、来稿请用文档或纯文本格式,并附上个人简历(100字以内)及照片一张。稿件请勿一稿多投,作品一旦选用,将择优刊发在大型文学纸刊《湖西作家》上。3、 稿酬由读者来定,超过十元赞赏按四六分,作者六,四作为平台运作,不愿打赏请注明,稿酬以红包形式七天后发放,没赞赏就没稿酬,敬请周知。4、投稿邮箱:,衔文字结巢,只因与你相遇,感恩有你!

太阳雨总第906期

顾问:于非鱼  秦闪云

总编:睇人

编辑: 旭日东升  鲁子

朗诵团队: 李栋 王玺 刘宗英 静好 坦然 李莉 王爱英 薛静 许修亚 于海洋 老牛 李锦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