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雪中悍刀行》相关粉丝资讯

文化圈

2018-11-23 01:09:13

导语:小时候的江湖很小,学校,家庭,几个朋友,等得到的下课铃,看的见得笑声与眼泪,但想见江湖的心却不小,看多了乔峰,张无忌的盖世神功,以为的江湖便是刀光剑影中开出的雪月风花。可长大后的江湖很大,一整个世界大过了曾经看过的,那些影视剧中的恩怨情仇,闯荡江湖的经历,大过了阿紫对乔峰的一腔痴怨,但是,心中想要的那个江湖,却变得很小很小,一栋小房间,白发苍苍的老人,笑颜如花的姑娘,骂骂咧咧的一群朋友。所以说,什么是江湖?仅是,稚语童言之时,白目黑瞳却映白云苍狗;或如,苍颜白发之际,两鬓如霜敢言千金换酒,唯一童心而已。欢迎来到今晚的文化圈《来来往往江湖客》。

眼中的剑光,心底的豪气,还是不抵最后的一段告别而已。我梦见过的可能都是假的,我守望过的可以的真的。站在告别童年的十字路口,我稍微一回头,看到盛大的送行嘉年华。我曾在那里,我可以义无反顾的往前走,是因为我知道有一个我会一直在那里。

熟悉的音乐响起,乔峰双手拍出一条金色的龙,咆哮着冲向一群虚伪小人,小时候的一场江湖梦也由此拉开帷幕,心里的思绪只留下那双金灿灿的手震撼的余味,固执而又执拗的相信了世界的摸个角落一定是有这样的一片天地的,开心了策马扬鞭,一身肝胆敢笑昆仑无好酒,愤怒了一双铁拳,撕碎自己最害怕恶心的黑暗。当然,还有许多,许多,张无忌的双手气浪翻滚,鸣人身上火红色的妖狐外衣看着实在是酷炫到了极点。上课下课,一群还不懂什么是特效和动漫的小孩子,坐在一起,用最虔诚,比讨论学业还认真的态度,讨论着所有人的战斗值如何,下一个终极黑手又是哪位大侠。所以,看着一个个的大侠飞来飞去,潇洒的像是这个世界仅存的哪一个英雄了,自己就觉得不甘心啊,抄起家中废旧的灯管刷上两套棍法,心中的自己无限贴近了心中的大侠模样,知道被老妈一顿肢体教育后,开始厌烦着自己的身躯太是孱弱不堪,也感叹自己的命途多舛,怎么就遇不到一个穿的破衣烂衫的隐士高人,会传授自己两手独步天下的武林绝学。毕竟我想要的江湖就是影视剧里的那样,武功,侠气,一声长啸便能引起江湖震动的能耐。

所以,到如今,我还记得一个午后,四个傻孩子,看着天上滚滚而来的云彩,晚霞把它们烧的火红,烧的千奇百怪,走在马路上的是身体,脑子早就在天上 偷学真真的武林秘籍去了。于是乎,有人双指并拢做剑士,有人起跳挥拳如猛虎,有人边跑边跳高声呐喊。只是这些记忆现在模糊到只依稀记得那些个画面,还有一种温暖又陌生的感觉,像是开心,又像是难过。我记得,后来我们脑袋充血的在路边磕头拜把子,回家被爸妈收拾的很惨;我记得,那天晚霞和风真的很有江湖的味道;我记得,那天天高云阔我想过仗剑天涯;我记得,此后一别我们的相见变的寥寥无几;我记得,那天午后双手做剑的大侠在工地上一身尘土止不住的咳嗽,而最讲究江湖义气的我却没敢上前寒暄半句;我记得,哪位双手做拳势如虎的豪杰,终于在公车上见面只能蓦然;我记得,哪位蹦蹦跳跳磕头拜把子最用力的狠人,终究没有练成绝世神功,拜倒在飞驰而过的车轮下,满地的一腔侠义血,比那晚的火烧云红的刺眼;我记得,我说过自己绝对要成为武林盟主,带着万千喽啰和他们重逢来着。只是,我忘了,我们一直没有去往那个刀光剑影的世界罢了。

童年的世界只有那么大一点,还没接触世界的眼睛,看见了色彩绚烂的特效,一句话便是一生知己的友谊的时候,那种纯粹总是最先触动着每个孩子的小宇宙。而我从不否认的一点是哪个时候的我很傻,很幼稚,但,但让我骄傲的一点是,那个时候的我真的整个世界都是武侠梦,其实也不能说好吧,单调的一塌糊涂会为了一个角色的离去哭到崩溃。但是总也不坏,至少我学会了认真的去对待自己的友情,哪怕那个时候觉得友情很简单,一句话,一个眼神,一段交情,或者一杯酒而已。即使后来的所有的事情都在打脸的路上不停循环,但是就像画画一样的,后来涂抹的颜色和落笔再漂亮,可没法否认的一点是,那张白纸给所有人的想象空间是最大的。儿时看过的那些武侠电影,偷偷攒钱买的玄幻小说,追过很久的热血动漫,其实都没法和自己的经历的年华相比,可是经历的越多越明白一件事儿,原来自己想要的江湖一直都没变,变得只有自己而已。其实真的不难理解:灯火辉煌的时候,光照耀的五颜六色的面庞,可惜流光易逝,又有几个人愿意耐着性子的陪着一个孩子去做不切实际的江湖梦呢?

所以,和童年的江湖梦告别真的很简单,当乔峰不在是英雄时候,当我们不在崇拜侠义而是带着偏见的目光的时候,知道哪个世界里的云,树,花,人都在挥手告别我们却视而不见的时候,心中的江湖梦都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如果说还能有死灰复燃的那一天,也必是在一个不太合适的时机,熟悉的歌曲再响起来的时候,会拒一把辛酸泪,悼念一下自己曾经的单纯而已。总得来说,还不错,做过梦很潇洒,只是没有一直做梦的权利罢了,太过奢侈,像红砖白瓦里的森严戒条,考验着每一个人的耐心和诚心。不过,这个世界茫茫大,谁都是那个说不出话的哑巴,一边哭着说自己的痛,一边笑着收着粪土的钱。谄媚,恶心,真实,遗憾。

然后,时光的轮盘开始拨动,豪气和侠气,变成了心中的匪气和戾气,崇拜的对象从一落千金,侠骨柔情的各路豪杰,摇身一变成了,叼着烟,手拿凶器的地痞流氓。其中的部分原因可能确实受到了某些影片的影响,而最大的可能还是青春期这个特殊的年阶段,那份不可盖棺定论的莽撞迷茫而已。所以,看管了千篇一律的绿林好汉们的豪爽,偶尔的匪气好像更多口味,看多了条条框框的武林公约,睚眦必报的快刀斩乱麻更适合一些。当看到马路上,那些个所谓的大哥,小弟,赤膊上阵混动着的拳头上满是荷尔蒙,吸引了无数美人竞折腰后。看到他们对老师,学校的规章制度置若罔闻的时候,心中对“爷们”这个不太陌生,但还很遥远的念头开始有了萌芽,似乎,这样的男生才配叫男人,也最讨女生喜欢。而这个江湖,似乎也开始变了味道。

好勇斗狠成了潇洒无畏的代名词,三两酒肉朋友的摇旗呐喊,酒桌上见真章成了友情的代名词,离经叛道是酷与帅的标配途径。而这样的江湖声色犬马,每天有开不尽的玩笑,和没完没了的哄闹嬉戏,更有不知那里来学来的哥们义气冲冠一怒为红颜的自我感觉良好。

其实如果仔细想来,这里的始作俑者必是当事儿人自己,一反面是青春期荷尔蒙的分泌,冲昏了每一个还不算灵光的脑袋,以为的大动作与潇洒能换来某个女生或者一群女生的关注点,更直白的来说,这是站在聚光灯下的一类途径,陈奕迅浮夸中的“那年十八校园舞会 站着如喽啰。”怕是在每个青色胡茬的小心脏中狠狠的敲击了一下,惊慌失措的小兽拼命的表现着自己,搞怪也好,叛逆也罢,总之我要做的是哪个被人追捧的对象,是哪个能被某个女孩笑一下的对象。可是,事实最终证明了这些只是幻想,用作贱了自己的时间换来的光辉时刻,最多像病重患者的回光返照,一段时间过后就要打回原形。

而另外一种原因,便是,逃。见过了蓝天的麻雀就算再小夜总会叽叽喳喳的叫嚷着要飞出去看一眼,何况是一群自认为见过大喜大悲,却又向往花花世界的年轻心脏,没有翻天已经算有所克制,但适当抵抗,陈词滥调的学校和父母,彰显一下自己的思想和愿望还是每个孩子应得的权利。只是这份本该属于青春期独特的气息又被热血搅混了头,看不清自己到底要去那条路了,其实自己心里也很迷茫,在马路上大声呼喊引人注目,收获同伴们的恭维和表扬,这些到底是好还是不好,偶尔一想起未来,堂而皇之的带入自己的生活,说着自己要怎样怎样,可真的有那样的资本吗?这个江湖从纯白的牛奶变成了摧残的琉璃,透明但不单调,只是,没了小时候那种一往无前的方向罢了,多的是总算学会了察言观色,开始试着试探人心的底线,揣度不必要的泛泛之交,乐此不疲,却又不堪胜扰。

可是,多年多去后,朋友知己再见面,对那时的青春荒唐都是一笑而过,那些曾经的大哥,小弟成家立业变成了丈夫,父亲,花的鲜艳的衬衫换成了最普通的白衬衫,每年冬天还要露脚踝的男人,却在如今早早的穿上了厚实的棉鞋。原来褪去了浮躁的外衣,重新审视灵魂下原来他们的也和大多数人一样的普通到甚至一无是处,突然开始怀疑起这是不是直接换了个人,忽然差别能大到天壤之别,可是看着眼角的鱼尾纹和推杯换盏时下意识的点头哈腰,还有几根有些扎眼的银发,忽然记起来一句话“我们不是忘不掉那个人,只是忘不掉那个时候的自己”。所以,如果删改一下是否可以说,“他们在自己的青春期做了一些事儿,像被命运恩泽的宠儿一般,潇洒的活过了那几年,开心着,悲伤着,壮烈着。然后,年轮走过,所有人被打回了原型,开始偿还像时光借贷的利息,变成了一无是处的庸人,当曾经唾手可得关注与焦点,成了做梦都没法想的奢望和曾经时,这个男孩就死在了当年那个自己为自己导演的江湖岁月里。”

他们不是英雄,甚至于狗熊都算不上,如果回首来看的话,其实很多人更觉得如同跳梁小丑一般的荒唐的行径中透着傻里傻气。可是,在哪个特定的年阶段,他们确实很像拿着剑的“堂吉柯德”和自己的心中的“风车”做着斗争不是吗?只是,事实的结果只能证明他们输了,而非他们错了,在一个一成不变的世界里做了一只特立独行的猪,开始的懵懂无知受人崇拜,如今长大,被生活压弯了头,没法活在理想世界的他们成了自己编织的那个美梦与现实世界碰撞的牺牲品。但是,时至今日,我仍然,也想要称呼他们大侠,并不是因为他们所谓沧桑的故事,和坎坷经历,单纯是因为他们在哪个年岁不知所谓的散发的光,以及他们和世界抗争的时候倔强的眼神。哪怕是错的,与自己的全世界作对,至少我为了它曾经那么努力过,骄傲过,所以,失败了就失败了,谁稀罕着走你们那条阳关大道,小木桥这边也是风景独好。故,若写悼词必是米盖尔·德·塞万提斯送给堂吉柯德的那句谶语“我知道鲁莽和怯懦都是过失;勇敢的美德是这两个极端的折中。不过宁可勇敢过头而鲁莽,不要勇敢不足而怯懦。挥霍比吝啬更近于慷慨的美德,鲁莽也比怯懦更近于真正的勇敢。”他们总于离我们而去,向着生活低头了,可,哪怕是最习惯用最深的恶意去评判一个人的我,也还记得那年夏天,阳光洒在一群满是汗水的稚嫩脸庞上,双眼目露着凶光,口中叫嚷着亲切问候别人的家人,一个个寸青色的毛碴子闲的很有匪气,推嗓叫喊,临界点爆发,一群人赤膊上阵,脸上狰狞到极尽疯狂的表情,是一种置之死地的觉悟,全然没有对青春将去,江湖易老的觉悟,我会的动下一次拳头,我的江湖就没有死完。

而后,见惯了阴伪诡计,经历了太多的不算告别的离别,大侠之剩孤身一人。终于学会与世界和平相处。

江湖到底是什么,讲多了反倒是没什么趣味了,因为江湖中出类拔萃,傲视群雄的大侠客们,也就那么了了数人而已,其余的都是过江之鲫,在河岸上蹦哒着相往大海游去。可是,江湖之所以精彩就是因为这份万鲤朝天的欢快景象而塑造的啊,像小说雪中悍刀行中的提木剑闯江湖的游侠儿温华,像火影忍者中不服老的李洛克,像无所个凛冬开花却心向朝霞的花朵。他们一腔热血,单枪匹马闯江湖,坚守心中的既定的道义良知,然后匆匆铩羽而归不知所踪,开花一霎那,死亡一霎那,最多存在于别人偶然提及的某个傻子中。但是,来的人多了,成千上万个一刹那汇聚成了江湖的永恒,一直花开,从未败过。

而现实生活中的我们,苦于生活压力,恼于旁人掣肘,感叹江湖易老,春难归,把自己曾经的壮语豪言和满腔热血变成手中的杯酒和偶然谈及的笑料趣闻。其实这也没有办法,我们活的不像电影做不到像《老炮儿》中的六爷那样用命来坚守自己的底线,最多的时候还是为了生活委曲求全,而个人的观点,我觉得大侠就应该是这样,原因就是,一个大侠的基本准则便是,有责任,有担当,我佩服六爷的固执和好强,但现实生活中不向金钱低头的只有出身便站在了金钱之上的人,他们有权为了自己的江湖梦拼一把,而芸芸众生的普通人,只有书本上的故事,和偶尔热血的冲动才能体会一把,这样的梦想太奢侈,也不切实际,如同小时候看的那些特效,你见过有人能用手拍出一条金色的龙吗?

其实,严格的来说,我们从出生就一直在江湖浪荡着,身边的人个个都是江湖人,遇到的困难个个都是大反派,嬉笑怒骂间渡过一生都已算在江湖匆匆来过了。只是没有小说描写的那么的惊心动魄,一切都平淡到甚至无奇,也正是这种弱不禁风的无奇,多刀子割肉抹平了每个人心中的棱角,变得圆滑起来。而且这是没法讲道理的一件事儿,就如同,你不喜欢一个青翠欲滴的大树一到冬天便会落叶,你去和树讨价还价叫嚷着不应该如此,可是,树能听你的吗?你去和生活讨价还价说,应该保持好我的童心未泯,那么多的江湖人生活会为你停步吗?那些个有的没的其实都可以不谈,肃整衣衫,泡一壶好茶,待到耄耋之年,和膝下儿孙谈及自己的过往时,能骄傲的说上一句,“想当年,我如何过五关斩六将,便是最好不过的了。”

为什么,想起写这样一片文章,翻翻那些不切实际的东西,敷衍的回答必是我如今怀恋曾经,怀念过往,而真实的回答,其实是真的感觉到了一阵的力不从心。从来没有过,就像从前追求一个喜欢的姑娘,也可日思夜想一个惊喜的想法那样,到如今没有办法的对身边的朋友说,我感觉自己好像再也找不到那股子冲动和干劲了。所有的事儿都是如此,不单限于感情和人际关系的处理上,冥思苦想过,到底是为什么,也给自己找过一个大道理,我经历的太多,认清了现实,可还是骗不了自己的,狠狠吐口唾沫,骂道“怂货。”

我们终归没有个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师傅能在失落和委屈的时候,大吼一声为我们扫清障碍,也没有一见倾心的仙子会对着我们委屈求全,哪怕我们一无是处也要非嫁不可,更没有腰缠万贯,声势显赫的家族背景来做强有力的后盾,更多的时候,你的事儿,自己惹出来的问题,还得自己解决,自己收拾,所以,怂成了一个主要的做人准则和计调,谁敢违背,千夫所指,一致对外排挤。

其实,自己心里都清楚,一切的借口和假装不在意都是怕面对曾经年少无畏的眼神而已,确实很无奈,但真的很伟大,前半生像浮云飘摇自在,后半收跌落云端摔成一捧黄泥踏实稳定,扛起了自己的责任和担当,虽然牺牲很大,总归是获得了一片溢美之词。

可是,谁又记得那张猥琐,懦弱的脸上,真的有过一往无前的拒绝呢?谁又能想到,那个三句离不开钱的市侩到极点的人 曾经真的重友情如千金呢?谁又能看的出,他好久都没做梦了,去哪个武侠的世界了。

十里娉婷芙蕖路,大侠英名已作古,

竹林侧畔风云起,稻花香里亦江湖。

《剑侠情缘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