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雪中悍刀行》相关粉丝资讯

暇·思|今天,我们与他们告别,不说再见

2018-11-17 09:39:19

最近的朋友圈是灰色的。

只是短短的一个月之间,已经有数位名人相继离开了我们。回顾整个2018,竟然有二十多位各领域的巨星陨落。

“南饶北季”成为了传奇;轮椅上少了一个仰望星空的身影;我们听不到了李先生的嬉笑怒骂;小郭襄再也等不到她的杨大哥;春十三娘只留下“靓绝五台山”的背影,漫威宇宙的时间就此停止。

2018,它的主题是告别。百度百科的词条里,一个又一个头像变成了黑白;那些熟悉的名字后面,多了生卒年。我们习惯了那些人的存在,所以在他们骤然离去时,我们是那般猝不及防。

他们走了,或许一个曾经辉煌的时代,真的就这样落幕了。

追过的球星退役了,看过的漫画完结了

喜欢的歌手隐退了,读过的作者去世了

崇拜的偶像消失了,童年的坐标没有了

90后已经开始失去了,一个时代正在过去。

——卢思浩

80后、90后感叹着自己的失去,细细想来,更年轻的95后、00后,又何尝不是在失去?

斯台普斯球馆里不会再有身穿24号球衣的身影

穿着23号的小皇帝也已是胡须掺白的三旬老詹

周董从如风少年变成了金牌奶爸

五月天不知不觉间已经成团21年

鞠萍姐姐已经成了鞠萍奶奶

电视里看不到了虹猫蓝兔和七把神剑

细究下来,我不由得感到触目惊心。这世上有什么可以抵挡时间的侵蚀呢?一切都在时间的流逝中渐渐风化,有的轰然崩塌了,有的则在无声无息之中湮灭。

在时间面前,人只是像蝼蚁一般弱小与脆弱。迄今为止,我仍是幸运与幸福的,父母长辈都还健在,未曾经历过什么死别,最大的生离就是来到了3000多公里外上大学。每当我为此窃喜过后,紧接着是忧虑与恐惧。

记忆中的奶奶还是那个磨坊里的大当家,可如今,严重的心脏病让她不止一次地在鬼门关徘徊;体检说父亲的肝脏不是很好,母亲的鬓角已经是花白。

我曾经害怕过家里给自己打电话,我害怕手机里传来的是我最不愿听到的噩耗。我曾经想象过那种令人窒息的绝望,那种让一个东北汉子在20多摄氏度的广东瑟瑟发抖的寒冷。

哪怕你为了命中注定的告别做过多少准备,等到那个未知的离别真正地猝不及防地出现时,那些构建起来的防线都会瞬间崩塌。这就是命运的必然,或者是一种生而为人的悲哀。

可是,我同样在想,尽管他们离开了,他们就真的消失了吗?当家人提起某个过世的亲戚时,只要认识总是或多或少的有些印象;《毒液》里看到那个遛狗的老头,还是心想,这个“客串狂魔”又来了;“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金庸的武侠世界又有谁会遗忘?

或许在这个宇宙里,那些逝去的真的不会再回来,但是我们闭上眼,透过黑暗,在思想的世界,在梦的次元,他们还是那样鲜活,笑靥依旧。或许他们还活着,只是换成了我们的记忆里。

《你的名字》里有这样一段歌词:

总有一天 你的一切

都为消散化为乌有

所以将你的一切深深印入脑海

已经不是我的权利

而是我的义务

金庸先生也说:“你瞧这白云聚了又聚,散了又散,人生离合,亦复如斯。”死亡是生命里唯一已知的、注定发生的事情。我们总是要道别的,也留下不了什么,哪怕它多么重要,多么珍贵。既然一切注定要离开我们的世界,那么请在离开之前让我们再记住多一点。或许,我们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些。

其实何止是人生,一个曾经辉煌的时代,曾经喧嚣过的时代,终究要归于沉寂,掩于岁月。就像歌里面唱的,平凡或许才是唯一的答案。

面对着已知的别离,我更喜欢《雪中悍刀行》里的一句话:“书上说,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不要怕,书上还说了,人生何处不相逢。” 只要不曾遗忘,那么在心里,那些过去的就还未曾离开。所以在今天,我们与他们道别,不说再见。

<<  左右滑动查看下一张图片  >>

文编:墨璃

责编:墨璃

图片来自:百度,腾讯视频,头条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