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雪中悍刀行》相关粉丝资讯

胡江川 | 孔明巧激老黄忠

2018-06-15 21:02:43

大道上一队人马,霍烈烈扬起一路烟尘而来,眼尖的哨兵远远看见:报——黄老将军回营。

果然,骑队中那身着金色细鳞甲胄白髯如雪者,不是西蜀的五虎将黄忠还是何人。

一阵烟尘卷进辕门,早有军士过来牵了缰绳。老将军衣不解甲,三步并两步进了刘备的中军帐。

老将军行罢君臣之礼,随后向刘备和军师诸葛亮汇报战况,大军如何势如破竹夺取雁荡山,如何将张郃如丧家犬一般一路追击至魏军大本营定军山。

当然,早有捷报传过,但由黄忠亲口道来还是更生动些。喜得刘备连声夸赞老将军劳苦功高。黄忠受了褒奖心里大大高兴,但表面上仍很谦虚,赶紧说:“一是我主洪福,二是军师妙算,黄忠何功之有。”

诸葛亮和刘备本来正在商量趁军威正盛一举夺取定军山。听完黄忠的战报,这俩君臣耍起了幺蛾子。

刘备问诸葛亮何人可为主将攻打定军山。诸葛亮看了黄忠一眼,神情有些犹豫,稍作沉吟道:“主公,想那夏侯渊随曹操南征北战过关斩将,破韩遂、灭宋建、收河西羌部,虎步关右,官拜征西将军,是何等骁悍一员猛将。如今坐镇汉中踞险而守,且兵多将广,要破定军山非二将军关云长莫属。”刘备也斜瞅了黄忠一眼,说军师之言有理,那你就下令点将吧。

一旁黄忠心想,好你个诸葛孔明,明明一员大将在你面前,你偏要去调关云长,不是藐视我是什么。黄忠腾地一下站起来,脸都急红了,一拱手喊一声:“军师且慢,主公要夺定军山,何必劳动二将军,只要让我统兵,十日之内必大破夏侯渊。”

但诸葛亮一时并没回答他,悠悠地摇着他的鹅毛扇,永远一副不紧不慢的样子。黄忠心中有气,想法自然不那么尊重,暗忖,一年四季啥时候看你都在摇那破扇子,夏天摇,冬天还摇,大家都这么熟了,装给谁看?

诸葛亮像是想了一会儿,才开口:“哦,我说黄老将军啊,那夏侯渊可非张郃所能比,此战关系重大。当然,我不是说你不行啦,不过嘛,嗯……这个……还是让云长去更好些啊。”黄忠气得胡子都比先前白了点,心说,娘的,巴掌都打到脸上来了,还说不是小看我。上回我请令攻打张郃,你一开始还不允,嫌我老迈了,如果不是我当你面拉开三百斤的硬弓,恐怕我这份儿功劳还抢不上呢。现在你又跟我玩这手,难不成还要我翻跟斗给你看吗?

谭鑫培《定军山》

气归气,心里话不能说出来。再一拱手,愤声道:“军师啊,想张郃也是中原有名上将,不一样被我杀得丢盔卸甲落荒而逃吗?夏侯渊不过一介莽夫,何惧之有?二将军固然神勇,可我黄忠也不差啊,你恁地小看于我?”

听黄忠这么说,诸葛亮脸上也有点挂不住了,绷着脸说:“好嘛,既然你执意要领兵,那我们打个赌,如果你胜了夏侯渊,我这军师让你来当。可要是败了怎么办?”这一军,将得老黄忠一脑门汗,也觉得刚才跟领导说话语气有点不当,可话赶话都说这份儿了,心一横:“罢了,我要是败了我把脑袋给你,好吧?”

诸葛亮听得眉毛一皱,扇子也不摇了,说:“好哇,来来来,与山人击掌为誓,出口的话就不能反悔了哦。”把个老黄忠逼得一点退路也没有,豁出去了,击掌就击掌。

黄忠刚把手举起来,刘备站起来唱红脸打圆场,连连摆手,劝道:“两位为孤江山,何必打赌呢?既然黄老将军这么有把握,这次还是让他领兵吧。”

刘备这人虽然生了一副趋利的油滑性情,但轻易不愿杀人,所有人都是他的财富,杀一个少一个,就像把家里银子往外花一样,不舍得。上回关羽在华容道放走曹操,诸葛亮要斩关羽,刘备哭着阻拦。当然,关羽是他兄弟,感情也有,更重要的是,像关羽这么一员顶级虎将,斩了,简直相当于花了家里一大箱银子。不划算。这也是刘备笼络人心的一种手段,坏人全叫诸葛亮做了。

潭门六代“老黄忠”

诸葛亮做坏人做得很彻底,华容道他有意放曹操一条生路。以他的绝世鸡贼,焉能不明白曹操一旦被杀,东吴势必要夺取天下,刘备拿什么跟孙权抗衡。他更算准曹操对关羽有恩,定会放曹操一马。假意斩关羽,还可以树立在军中的威信。略施小计,便是一箭双雕。

这回他觉得把黄忠逼得还不够,虽然黄忠领了刘备的军令,他还得再加把火。故意压低声音自言自语地说:“将倒是一员虎将,可惜他老了。”黄忠可还没老到耳背的程度,哪能听不到,气得血压飙升,抖着声儿对诸葛亮说:“当年长沙与二将军一战后之后归顺我主,屡建战功,忠心耿耿,全为报答主公知遇之恩。军师你也别拿话噎我了,刚不是打了赌吗?十日之内,我破了定军山擒了夏侯渊,军师,你的大印归我。如果我败了,头给给你。你把它高挂在营门之上示众。”说罢黄忠怒气冲冲撩帐而去,不给丫再气自己的机会。

诸葛亮和刘备这才对挤一眼,刘备挑挑眉,说,此仗能胜。诸葛亮又摇他的鹅毛扇,依旧慢悠悠地说,点将不如激将啊,有了这一激,黄老将军当知道自己万万败不得了。

这一激,激出黄忠一段铿锵如金石的唱来:“我主爷攻打葭门关,将士纷纷取东川。张郃被某吓破胆,弃甲丢盔走荒山。恼恨那军师见识浅,他道我胜不过那夏侯渊。坐在雕鞍将令传,大小三军听爷言:刀出鞘,弓上弦,紧紧铠甲扣连环。上前个个功劳显,退后的人头挂高竿。大喝一声催前趱!”

好漂亮的一段西皮快板,犹如急鼓频催,最后一个趱字,叫上海京剧院的李军唱出来,真可谓穿云裂石,听得人气血沸腾,即便从未听过京剧的人,听了大概也要叫一声好。

这出戏,如果是谭元寿老先生来唱,又是另外一翻味道了。

胡江川 / 文

图片来源于网络

(克拉玛依)

执点墨写诗,怀千字著文

无非红尘闲事,排遣成字

写小情小调

图自娱自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