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雪中悍刀行》相关粉丝资讯

《我当道士那些年》,一本被名字耽误的灵异类经典小说!

2018-11-11 14:39:51

小时候听语文老师讲写作文三要素:虎头、猪肚、凤尾。

很显然,本书的作者仐(jin同金)三没有认真听讲。不知道从哪里看到这本小说的,但是从一开始,我是拒绝的。好歹我老人家也算看遍网文无数,经典渣滓一阅便知。特别是连名字都懒得想个好听点的,按照我以往的观点,绝对不会太好看。这名字也太敷衍了吧!

看看我们曾经追捧的经典:烽火的《雪中悍刀行》《剑来》冷酷霸气,猫腻的《将夜》《庆余年》内涵深远,酒徒的《隋乱》《开国功贼》大气凌然,更不用说我们后面会提到的《诛仙》《昆仑》等。这三叔的《我当道士那些年》真是太不够瞧了,就感觉是路边摊似的。

可是不记得当时是怎么回事,可能是书荒闹得太久,也有可能是三叔在天涯那一段话打动了我(三叔写这本书时,说自己写的不是小说,是真人真事、真情实感),我实在是饥不择食了,就耐着性子看了下来。谁知道,经验主义害死人!我差点就错过了一本堪称有史以来,我看过的灵异类小说中最为经典的一本书!

如果要找一本书来类比它在我心中的位置,蹦出我脑海的居然是那本大名鼎鼎的《聊斋志异》。

当然有人肯定马上要跳出来:《我当道士那些年》算是个什么东西,怎么能够对比《聊斋》这种恢弘巨制?

这句话初听貌似有理,实则毫无逻辑。伟大的牛顿早就说过:我们不过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看世界。经典是什么?经典是人类社会进步的一个节点,传承人类智慧,也等待后来者将之超越。当然,也有可能是我胆子小眼光窄,从小到大看过的灵异类小说只有那么几本,还把我吓得不行。

《聊斋》的经典地位无人能动,我也很喜欢看。郭沫诺老先生早就点评过《聊斋》:"写鬼写妖高人一等,刺贪刺虐入木三分",不过总是让人觉得太官方了。我还是比较喜欢老舍先生的点评:“鬼狐有性格,笑骂成文章”,很生活也很贴切。要说《聊斋》这么多年能够给人留下最深刻的印象,恐怕就是那群鬼狐有情有义的个性了。果然“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而《我当道士那些年》正是把情义二字,写的通透写的彻底!

我国风水五行山字脉传人、道童子转世陈承一,天生体弱多病,不得不从小离开家人修行。故事极其精彩可怖,人物描写值得砸味。无论是主线还是副本支线,都写的精彩万分。对于每一个人物的刻画,从来都点到即止,笔道非常隐忍。

书中坚持每一个好人都有过往,每一个坏人都有不得不原谅的地方。注意,这对于专门成天胡思乱想,写妖魔鬼怪的小说作者来说,特别难得!鬼怪之事,本就是剑走偏锋;若立身不正,极容易写歪。而最值得我们称道的是作者对于生活的态度,对于情义的坚持,对于大道的追求以及他想带给我们对于人生从善、从真的思考。

陈承一与姜立淳的师徒之情;陈承一与凌如雪的三世隐忍;老李一脉的互相守护,道法世界的相互成全,那一幕幕天地雷法下的身影,那万分危急中坚定的眼神。一幕幕,一旦想起,就能马上心潮澎湃、不能自已。

全书最感动人的不止一处,而是处处流淌着的深厚情谊。三叔笔下的每一个人物活的都不轻松。虽是外人眼中的大能,却也有不得外诉的隐痛;成为年青一代最厉害的高手,却不得不接受相忘于江湖的命中注定;老李一脉虽道法神奇,却无奈师门凋零、人丁单薄......每个人都有自己走不出的修罗场。

可是因为情谊二字,原来的仇敌可以帮你挡住致命一击;因为情谊二字,有人跋涉千山万水的来找你;因为情谊,可以放下天放下低;因为情谊,从此江湖两忘,心却紧紧连在一起。看罢全书,虽是精灵鬼怪,全感觉全身暖烘烘,热乎乎。

姜师傅对承一说:“所谓红尘炼心,追的是大道,弃的是小情。修心是炼,忍受各种割断与不甘的炼。但修心也是沉,沉淀下来那些繁复于内心的最深处,再慢慢炼化。就好比一杯浑浊之水经过沉淀,也就成了清水,已经和泥沙分离了。缓缓倒出来,泥沙就可以抛却了。”小子受教了!

世人都道神仙好,哪知情字忘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