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雪中悍刀行》相关粉丝资讯

日记NO.572 | 2018.11.10

2018-11-11 10:33:16

11.10晚上

周四晚上青珊临时通知曾老师调课,确认了一下周五没事,就跑去厦门。早上要算综测分,早早就坐车回来。慢慢居然有点习惯这样来回,而且越来越会掐时间点。

平常都是周一早上才回学校,刚刚有种已经周一的感觉。突然想到才周六,好像赚到一样。不过也没什么自己的时间,明天早上要去长泰文明办做咨询,中午吃完休息一下就要给长泰一中的老师带团辅。回到学校肯定得傍晚,这一周突发情况多,好像没多少自己的时间。

早上算分,除了勇亮,还有石雷、文诚和翠翠。本来以为很简单的核对,没想到核对起来还挺麻烦。要先核对每科的成绩和学分,再对各科最高分,对到眼花。对完还要再算,看看跟同学们原来自己算的有没有出入。十一点多开始核对,除了中间吃盒饭的时间,三个人直弄到快三点。

出来看他们算加分的部分,本来以为只有奖状的可以加分,没想到带朋辈和院系活动居然也可以。一开始不太在意,因为一定能拿到奖学金。后来发现佳佳的一大叠材料,并没有加很多分,还是不少,只是没有我想的那么多。他的成绩分只比我多一点点,这会让我想算一下能不能比他高。

昨天我跟雪娟讲,搞不好自己会是班里第一名。可能有了这个预设,就想去实现它。也想到本科时成绩多是倒数,爸妈问起都不太好意思回答。现在难得有可能排第一,蛮想拿个第一跟爸妈分享。

只是在那样的场合,做这样的事,自己感觉很不君子。勇亮也说到,好像是利用职务之便,看到差距去再找加分点。我算了一下,如果加上总分会比佳佳多0.002。犹豫不定,心里过不太去。因为活动需要佳佳盖章才算,我觉得这更不好,让他盖章来比他多一点点。犹豫了一会,受到支持才出去打印。

打印好,在打印店门口,打电话给雪娟。跟她说了这个情况,她觉得加分是真的有的加,又不是乱加,对我的想法表示支持。我后面告诉自己,如果加上真的比佳佳多,我就直接跟他讲这个结果,让他看看还能不能找到加分的。就像古代一些君子射箭,他会说看箭,提醒对方有箭来,而不是暗箭伤人。

打印完回创业楼时,勇亮更新了一份新的,看了一下发现佳佳多加了一个,总分比我多一些。这下我就追不上他了,这时居然是心安理得的感觉。这大概就是超我太强,认为这不够符合道义,不义而得名于心不安。我跟雪娟说没有佳佳多,她后面跟我提到公平竞争的事,如果我比较多反而会不好意思。惊讶地发现,她现在居然这么了解我!

算到最后,勇亮发现自己居然是第14名,大家起哄着请吃饭。当时没太留意,发现少堂好像没能获奖。旁边不知道谁说到,要不要跟少堂说一下,青珊加分好像加了不少,同师门会不会也有。

没意识到是没意识到,意识到了我就不能不说,义不容辞的事。虽然不是很清楚,但感觉会影响勇亮的排名。拿不定主意要不要马上说,其实公示出来少堂一定会看到,但我觉得我是该说的。我就问勇亮,少堂会不会有哪些分没加,要提醒他一下吗?

不知怎么发现到少堂校运会的加分加少了一分,这真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勇亮从第14名掉到了第15名,他的心情可想而知。当然,客观情况就是这样,但也为他感到惋惜。实际上,当关系到身边这些亲近的人时,会很希望每个人都能获奖,但名额就是这样有限。少堂很重要,勇亮也很重要。

在这次评奖学金的事情里,我敢说没有一个人会比勇亮更关心班级利益了。前前后后,考虑的都是班级。在最后算自己的时候,竟遇到这样戏剧性的转折。没有就没有,也许更好。没想到算错了,体验了一下幸福的高峰,然后又快速坠落。

本来想请他们吃饭,都没请成。文方和翠翠楼梯还没下完就不见了,勇亮心情沉重,没胃口,跑去健身了。我和文诚回达理吃,路上他说他自行车的脚踏板不太好,可能快掉了,吱吱叫。这句话说完,骑不到几米,踏板真的掉了。今天的故事可真多!

平常很少待一起,偶尔会想去他们宿舍串串,聊聊天。又感觉没有那么迫切的需求,每天任务很紧,就自己待着了。他偶尔来我们宿舍,撞见几次我和雪娟视频,可能也会有不打扰我的想法。本来就少来,就更少来了。

一起吃饭聊聊天,回到宿舍,聊了蛮多。八点要去办公室开会,我定了七点四十的闹钟,怕聊过头了。他讲了他的一些想法和故事,平常我听得多,这次刚好碰上奖学金的事也讲了起来。虽然自以为消化过去了,但能够在这种被支持和理解的氛围里表达出来,真的感觉好很多。几次抹眼角,真是眼眶湿热,直呼砂眼。

昨天早上写日记,更多是自白内心,希望被理解。昨晚文诚问了一点综测的事,我当时就觉得他是在以这样的方式委婉地表达亲近。那一刻也是眼眶湿热,非常感动。我一个人情感冷淡的人,没想到最近一直被感动。

这一周恍恍惚惚,在很短的时间内发生了很多事情,但想一想又好像没发生什么。时间太短,又好像太长。回头看,觉得还蛮有趣的,这也许就是亚隆说的参与吧。

晚上要去办公室时,看到明峰在男生群里说快去班群领红包。原来今天是男生节,班里还有女生惦记到我们。有些事情慢慢会淡去,但偶尔这样的小活跃就能够唤醒过去美好的回忆。并不聚焦在某个人身上,而是这一整个班级,想起来,美好的感受总是比较多。

和文诚聊的时候,也有讲到这个。我心里蛮珍惜现在研究生的同学情谊,前几天还偶尔会想起去年刚开学的状态。多数人其实都有些陌生,并不亲近。慢慢的,会跟部分同学亲近起来,有过不少较深入的对话。我一直觉得这是很珍贵的部分,人和人产生联结的地方。被惦记,是一种美好的体验。

11.10周六

1.《曾文正公嘉言钞》270-302√

2.《卡夫卡中短篇小说集》43-61  53

3.算综测分√

4.周日团辅前会议√

5.《雪中悍刀行7》5405-6214

6.写10号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