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雪中悍刀行》相关粉丝资讯

中国历史上的21个亡国之君(下)

2018-06-15 18:56:42

北宋徽宗在诗词书画上的成就,完全可以和南唐李后主比。但他们在生活、政治方面的荒淫贪婪、昏庸无能却也高度类似。有所不同的是,李后主面对国破家亡的局面,是直接做了赵匡胤的俘虏;而宋徽宗看到大势已去,传位给儿子宋钦宗,使国家亡在钦宗手中,父子双双被俘异邦,囚死敌城。而后妃被粗鲁的金人凌辱之不堪,则又甚于后蜀孟昶,难道这是对宋太祖霸占人家花蕊夫人的报应?

虽然北宋最后一个皇帝是宋钦宗,但实亡于其父宋徽宗手上。宋徽宗在朝政用人首先就出问题,他重用蔡京、童贯、李彦、梁师成、王黼、朱勔等“六贼”,这些佞臣狼狈为奸、无恶不作。他们将正直的司马光、文彦博等120人定为党人,还立了“党人碑”来羞辱司马光等。朱勔在徽宗支持下,利用苏杭织造局等机构,肆无忌惮地在全国搜刮奇异木石,并用大船运往京城,称为“花石纲”,不知耗费了多少人力、物力。无数人倾家荡产,只为搏徽宗一笑。他生活糜烂,大兴土木,建造“艮岳”,峰峦叠嶂、殿阁辉煌,奇花异石充塞于中。整日里观舞听乐、吟诗作画,常醉以待明,不能早朝,置国家大事于不顾。

他信奉道教,大修宫观,道士们都无功享禄,每座道观还广占良田,许多百姓失去土地,流离失所。国家赋税繁重,劳役不休,灾害频生,饿殍遍野,人民被逼上“梁山”。方腊、宋江等农民起义峰起云涌,动摇了北宋王朝的统治。在此情况下,北方的金兵入寇中原,宋军节节败退。宋徽宗手足无措,被迫将皇位禅让给儿子宋钦宗,将烂摊子丢掉,自己做太上皇去了。

当金兵势如破竹,攻到河北滑州时,徽宗丢下儿子和百官,率先出逃,还带走了不少护卫精兵。宋钦宗困守穷城,本来也想逃跑,但被李纲劝止。在李刚等主战派的坚持下,种师道等各路勤王军队先后到来,钦宗如果不在战和之间摇摆,采取坚守疲敌之策,是可以挽救大局的。但他首鼠两端,在形势稍微好转点,就罢李纲的职,重用张邦彦等庸臣。京师群情激愤,又不得不起用李纲。

战局刚有点起色,又不顾敌强我弱,冒然出击,遭致惨败。在大战之时,还不忘通款金营想屈辱求和,使将士信心严重受挫。在大势已去后,不听张叔夜等臣下劝告,徽宗和钦宗顺从金军的逼迫,亲自去金营“议和”,先后被扣为人质,后妃宫眷也被金兵所虏。繁华的汴京被劫掠一空,内廷的金银珠宝、冠服礼器、乐器供物、图书文册等珍贵物品,都被金人带往金国而去。张择端在《清明上河图》中描绘的百里富庶的汴梁城“不堪回首”了!

北宋曾繁荣富庶,它经济发达、文化昌明。之所以灭亡,很关键的原因在于“缺将”,这要怪宋太祖。赵匡胤以后周“殿前都检点”的禁卫军首脑身份,欺负后周君少母弱,以逼不得以“黄袍加身”的虚伪,夺取了后周天下。继位后,为保大宋江山永固,又用“杯酒罢兵权”的把戏,将石守信等勋臣宿将剥去兵权,并从此不信任武将,重用文臣来统军。长此以往,北宋如何能有能战之将?勇武之兵?

南宋王朝留给后人的,是一部苟且偷生的悲壮历史剧。东哥常在想,如果当时上层统治者能越如王勾践那样,卧薪尝胆、奋发图强,“壮志饥餐胡虏肉”,收复被金人蹂躏的国土并非不可能。但历史没有“如果”,抛开遗臭万年的秦桧不说,南宋自理宗开始,朝政相继被史弥远、郑清之、丁大全、贾似道等把持,他们结党营私、欺下媚上,残害忠良,把国家推上灭亡之途。有人说,北宋缺将,南宋缺相,是至理明言。

南宋最后个皇帝是少主赵昺,当时仅是个8岁的孩子。崖山最后时刻,民族英雄陆秀夫背着他跳海殉国,死得壮烈,还像个英雄。南宋之亡,实与其无关。南宋走下坡路,明显是从宋理宗开始。他放着忠直的大臣董槐不重用,却重用奸臣丁大全、贾似道为相,国事终不可收拾。

尤其这个贾似道,坏透了,仗着自己姐姐贾贵妃是宋理宗的宠妃,整日里胡作非为。他每日里在诸妓家鬼混,晚上宴友湖上买醉,理宗竟用这样的色中饿鬼、酒囊饭袋为相,把国家存亡之大事交于其手,能不亡国吗?他历理宗、度宗和恭帝三朝,坏事做绝。贾似道在大敌当前时,杀掉能战之将高达、曹世雄、向士壁等,原因是这些将领根本就看不起他。另一名将刘整一怒之下,举泸州15郡降了蒙古,并为向导带领元军南来,实是自断手足之举。

理宗在国家战略上最失败之处,是听信贾似道胡言,联合元军夹攻金国。金国虽有灭亡北宋、虏去二帝之恨,但蒙元兴起,只有联合金国共同抵御蒙元,方为正策。但宋理宗昏庸无能,做了“唇亡齿寒”的事,前门驱狼,后门引虎,而蒙元这虎是奔着亡灭南宋来的。贾似道瞒着皇帝和满朝文武,慌报、扣押和延误元军进攻的军情,并私自答应割让江北之地给忽必烈,以为忽必烈忙于回军争夺大汗位,就能瞒天过海。

在忽必烈争得汗位,派使来讨要江北之地时,又隐瞒拖延,终于彻底激怒蒙元,逐全力来攻。可怜南宋军民,虽很多英勇忠直的军民,如夏贵、边居谊、王达、刘成、文天祥、张士杰、陆秀夫等奋力抗击,相继殉国,奈何大势将去,都无力回天。

最后时刻,在崖山洋面上,张士杰苦战力竭,投海而去;陆秀夫为不使幼帝赵昺落入元军之手,背负着赵昺,跳入了波涛之中。杨太妃悲愤地说“我之所以苟活至今,是为了赵氏这条根,如今再无牵挂了!”言毕,投海殉国。诸大臣和众宫人见此情景,也都纷纷而跳入大海。东哥每读史到此,无不涕泣难禁。“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最后时刻,南宋君臣后妃,死得壮哉!

契丹是中国北方一个古老的游牧民族,在耶律阿保机手上完成统一,建国立业,国号辽,阿保机成了第一个皇帝,就是历史上的辽太祖。阿保机大量吸收汉文化,创制了文字,制定法律,学习汉族先进生产技术,引进各方面人才,并在内政和外交方面执行正确的政策,使国家很快强盛了起来,统治着中国北方大片领土,长期与北宋对峙,对中原王朝威胁很大。

本来,它能够比蒙元早百年统一中国,但不幸到了第九代皇帝天祚帝耶律延禧时,便危机四伏。原因是阿保机的子孙们只知淫乐奢靡,对外频繁用兵,不顾人民死活,而统治者之间又激烈内斗倾轧,能不亡国?在金灭辽后,契丹民族如同流星,在中国历史上再也没什么大作为了。

大辽的败亡肇使于契丹作为原先渔猎的民族,在逐步汉化文明的过程后,丧失掉了马背上飞驰的能力,退化成靠剥削其他游牧民族进贡的定居“食客”,悍勇剽猛的特性不再有了。中国东北另个游牧民族女真,就是当时被大辽残酷压榨剥削的,其中一部的首领完颜阿骨打早就对天祚帝的勒索恨恨于心。为了给天祚帝捕捉猎鹰“海东青”,不知多少女真人丧生;配戴银牌的辽使每天络绎于途,前往女真各部勒索财物,还不论是否已出嫁,强迫看上的女真美女陪宿,荒淫无耻。待阿骨打继承兄长之位,并统一女真各部后,他就开始对辽的全面战争,以雪前耻。

经过开始的几场大胜,阿骨打的军力大盛,兵强马壮,于公元1115年公开称帝,国号大金。天祚帝此时却想收降大金,多次派使臣往返大金,但都被阿骨打故意用傲慢不敬的言辞给顶了回去。阿骨打还趁天祚帝和战之策未定的间暇,亲自率兵攻占大辽旧都黄龙府,大辽震动。天祚帝逐决定御驾亲征,率举国之兵倾巢而来。

说实话,这时大辽实力还是比大金是要强不少的,如果不发生意外,阿骨打将陷入苦战,胜负还在未定之天。但正当天祚帝出兵半途时,辽将耶律章奴发动叛乱,并洗劫上京都城,抢掠金银珠宝,一时间天祚帝腹背受敌。迫不得已,天祚帝回兵全力平叛,经过苦战,虽把这次叛乱给镇压下去,可大辽的实力大受损伤,完颜阿骨打以逸待劳,做好了灭辽的最后准备工作。

这时,大金已和北宋商议好联合攻辽,事成灭辽后平分辽地。宋徽宗这个昏庸的君王,相信了蔡京、童贯等提出的这种自取灭亡的建议,派兵北进攻辽。他就不想想,比大辽还要凶狠的女真人,事成之后还会兑现约定吗?此时不争气的天祚帝,听信谗言,将声誉好、深得百姓爱戴的长子晋王错杀了,从此辽国军民士气土崩瓦解,很多能将如耶律余睹等都投降了大金国,这不能不说给了天祚帝最后一击。

其后,天祚帝在和大金的作战中基本上是属于战则败、败则逃,再战再败、再败再逃的奔波中。大辽在此天命将亡的时刻,又发生了分裂,一部份兵将军民立耶律淳为辽帝,号称“北辽”。不过,它也一样逃不过被灭亡的命运,比天祚帝亡的还快。最后时刻,大辽天祚帝众叛亲离,在逃到应州城时,被金将完颜娄室所擒,被送到长白山居住,受尽金人虐待,命终于天寒地冻的荒野之中。

很难想象,女真那么弱小的民族,生产力落后,人口有限,能那么快崛起,打下个大大的疆域,灭掉大辽和北宋。更难想象,入主中原后,它竟腐败堕落得那么快,使仅建立起109年的国家,很快宣告灭亡。

大金末帝哀宗完颜守绪,和宋、辽的末帝不同,虽然只是个20多岁的年轻人,面对风雨飘摇中的国家,他很想振作有为,不愿坐以待毙。说实话,当时大金国面临的局面很危险,北面是骠悍的蒙元铁骑,攻城掠地,几乎所向无敌。南边的南宋是世仇,虽然苟延残喘,但联蒙而攻金的决心不可动摇。在内政方面,他的祖、父辈的德不配位,早已使民怨鼎沸,危机四伏了。

为了使国家走出危机,金哀宗采取了很多补救措施。一登上皇位,他就大赦天下,宣布前几代皇帝颁布的法令中,凡有利国家的,都予以保留;官吏如以情破法者,全部严惩;百姓可以提出对国政弊端的意见,言者无罪。严惩贪官污吏,把专横拔扈、仗势欺凌百姓的大臣蒲察合住、泥庞古华山等,贬官处死。

对抗蒙元有功的将领,如赤盏合喜、完颜合达等,加以重用,封赏丰厚;为抗敌牺牲的将领建庙纪念,以鼓舞民心士气。他还允许在战况不利的情况下,被迫降蒙元的将领,重新归国服务,对他们既往不究。在外交上,通好西夏,并对南宋表示不再侵犯宋境,以图改变腹背受敌的困境。

大金末帝所采取的这些措施,说实话对增强军队战斗力、凝聚民心士气,都起到了一定作用,也因此在军事上小有斩获。如公元1227年,大金军攻占太原;公元1227年,金将完颜陈和尚以400骑大败蒙元8000人,解大昌原之围。纵然如此,这些小小胜利,不过是大厦将倾前的回光返照而已。大金国历多代的内部溃烂,国事早已到了不堪挽救的地步,而崛起于大漠荒原之中的蒙元,正如日之升,兴旺发达,再有南宋的配合,金哀宗再有能力,也是枉然。

其后的故事,多是蒙元对大金的围杀了,当时大金怎么对北宋的,蒙元也就怎么对它。蒙元窝阔台大汗亲率大军,分三路杀向金国而来,在占领房州后,兵锋直趋大金都城汴京。在邓州的完颜合达、移刺蒲阿与完颜陈和尚等金国将领率兵前来解围,但面对机动性、攻击性极强,能征惯战的蒙元铁骑,他们先惨败于三峰上,再败于钧州,完颜合达、完颜陈和尚等金国仅存的能将都被杀害,大势去矣。

金哀宗算得上是亡国君主中最英勇的一位,在都城第一次被围时,他亲冒箭雨,登上城楼激励士卒,并给予攻城的蒙元军以重大杀伤。迫使窝阔台大汗解围而去。但在城围解后,金哀中面对被困城中多时的200多万军民,错误地听信谗臣完颜久住的“城里征粮”的坏建议,并让残暴的完颜久住去征粮,导致原来君民一心的局面彻底破局,民怨顿起,所征到的粮却仅区区。

在内无粮草、外无救兵的情况下,金哀宗不愿困守穷城,终于做出分兵为二的错误决策,除留一部分兵将死守京城、保社稷宗庙外,自己带部份军队等去往河朔,从蒲城渡河而去。此是取败之道,因为皇帝都跑了,留守兵将还有何指望?哀宗所带走的军队,要保护哀宗这样根本连马都坐不好的深宫君王,哪能轻装而战?真要突围,就应当带所有精锐键卒而行,放弃汴京,但这样金哀宗又不忍心,因为金城有列祖宗庙陵寝,有两宫后妃。虽是妇人之仁,但也说明金哀宗不是个坏皇帝,失败只是天要亡金。

可想而知,汴京城在皇帝出奔的情况下,焉能久守?以崔立等投降派,很快就卖主求荣,把京城献给了蒙元大将速不台。本想换得全城平安,但蒙古铁骑入城后,以前次围城汴京军民抵抗使蒙军严重受损为由,大开杀戒,劫掠奸淫,连崔立的妻女家眷都无法幸免,崔立卖主求荣,也算是报应吧。

金哀宗在听到汴京失陷,肝胆俱裂,最后率军移驻淮河支流汝水河畔的蔡州,这是座无险可守的孤城。在蒙元、南宋联军的猛攻下,很快蔡州就完蛋了。城将破之时,金哀宗自杀吊死于幽兰轩。死前,他感慨地说“祖宗百年基业,于我手上而亡。自古以来,荒淫暴乱之君才导致国亡,朕没有大错,竟同这些亡国君主一样,朕死而遗恨!”

在中国北方蒙古草原上,12世纪时崛起了一个强健的马背上民族——蒙古族。它在铁木真的领导下,完成了对蒙古诸部的统一,其后骠悍的铁骑,如秋风扫落叶般击灭中华大地上各国,席卷中亚,威震欧洲大陆,将立起横跨欧亚大陆的庞大帝国。然而,从忽必烈统一中原大地算起,还不倒100年时间,这个冷兵器时代兵威空前强横、令世界震惊颤抖的大帝国就土崩瓦解了。成吉思汉的子孙们,又被赶回蒙古大草原去了,这叫“从何而来、回到何处!”究其原因,在于稀少的人口、落后的文化不足以驾驭广袤的国土,终被人口占绝对多数的当地先进文明给同化瓦解。

元朝最后个皇帝是元顺帝,名叫妥欢特穆尔。本来皇位未必轮到他,但阴差阳错,最后他成为元代末帝。元文宗死时,没有立自己的幼子雅克特古斯为帝,而是立自己哥哥明宗之子伊勒哲伯,原因是明宗是被文宗和权臣雅克特穆尔给害死的。文宗临终时,良心发现,下诏立哥哥之子。权臣雅克特穆尔所吓非小,他当心小皇帝长大后知道内情,为报杀父之仇而对自己不利,因此极力反对。但文宗皇后卜答失里很厚道,坚决遵照文宗遗嘱办。可惜这个新皇帝在位仅43天,就一命呜呼了。

这时,卜答失里太后仍坚持立明宗的另外一个儿子妥欢特穆尔为帝,在其之后再改立自己与文宗的儿子继位。权臣雅克特穆尔无论如何不同意,最后双方妥协暂将嗣皇软禁在宫中,名义上朝政都要禀报太后,但似权操之雅克特穆尔之手。自以为万事无忧的权臣雅克特穆尔,从此荒淫无度、醉生梦死。他可以大白天在宴席上当众与裸女交欢,也正因为此,不久就纵欲溺血而亡。临死前对弟弟和儿子倒说了句真话“炎炎者灭、隆隆者绝。”但他弟弟和儿子并没有听进去。

权臣雅克特穆尔死后,被闲置了三个多月的嗣皇终于登上了皇位,是为元顺帝,伯颜掌控了朝权。这使前权臣雅克特穆尔的儿子、位居左宰相之职的腾吉斯怨恨不已,彻底忘记了临终前父亲的告诫,和自己亲叔叔等密谋叛乱,但最后元顺帝在伯颜等帮助下,彻底消灭了叛乱势力。

叛乱平定后,因助皇上平叛有功,伯颜受到元顺帝的宠信,其地位、权势和荣誉等甚至凌驾于雅克特穆尔,从此忘乎所以,飞扬跋扈了起来。他没有经得起权利的诱惑,忘记了“功高震主”的古训,终落得血溅黄土、身首异处。不过,伯颜死在自己亲侄儿脱脱手上,肯定是他没有想到的,原因是脱脱看不惯他的蛮横、怕家族受累,逐大义灭亲,配合元顺帝擒拿了亲叔叔,伯颜死在被放逐的路上。

脱脱是个贤相,掌管大权后一改伯颜旧政,复科举、雪冤案,兴利除弊,很得人心。如果元朝能按此走下去,本不会那么快灭亡。但顺帝这时开始了“混蛋糊涂”时刻,他先借口文宗杀其生父明宗、卜答失里太后弄权干政、助纣雅克特穆尔的大逆不道等所谓“罪过”,将太后、太子雅克古斯特等贬逐而死。

元顺帝在此事上是理亏的,当时如不是卜达失里坚持立明宗子而不是自己儿子,元顺帝根本不可能上位。现在恩将仇报,大失仁厚信义于天下。说白了,顺帝这样做是为将权力拿到自己手上而独断乾纲,是很有点私心的。不久,为进一步巩固皇权,他又放逐脱脱父亲、忠信耿耿的满济勒噶台于西宁州,迫使孝顺的贤相脱脱自愿陪父前往,拔掉了威权的最后道嶂碍。

蒙元统治中原后,实行民族压迫政策,汉民族深受其害。所以在朱元璋扫灭群雄、建立明朝并派兵北伐后,华夏儿女早就盼望着王师“北定中原”,纷起响应,大明军队势如破竹,锐不可挡,直捣元京大都,元朝灭亡。元顺帝北奔和林,不久因病死去。

中国历史上各个封建王朝的末代君王,大多都昏庸无能、沉湎酒色,导致朝政紊乱而亡国,而明朝的末代皇帝崇祯是在“忧勤惕厉”中失去江山的,这确实是个例外。他18岁继位,接过神宗、熹宗怠政荒唐后留下的烂摊子,国运上大势已去,积习难挽。在此情况下,崇祯帝殚心治理,常批阅奏章到深夜。

尤为可贵的是他一点都不好色,加之大权从无旁落,始终紧紧地抓在手上。但就此说他一点没有毛病,明之亡完全是天意,也是荒谬之论。崇祯最大的毛病在于多疑善变、刻薄寡恩,如果他在和平时期为主,则无伤大雅。问题是他登机之时,大明朝已处在风雨飘摇之中,这些缺点就是无可救药的。

当时对大明最大的威胁,除了农民起义军外,就是关外的满清政权。自努尔哈赤建“清”已来,辽东局势不断恶化,只因名将袁崇焕的存在,使满清无能为力。崇祯帝中了清太宗皇太极的反间计,杀掉了袁崇焕,从而自毁了长城。袁崇焕对自己的死,其实也要负点责任。崇祯帝刚登基后,就起用在明熹宗时被魏忠贤陷害排挤的袁崇焕,让其主管关外军务,并赐尚方宝剑,厚加赏赉。

在首次君臣见面商议关外之事时,袁崇焕说了大话,以“五年可灭女真寇患”的雄心壮语,随口回答了崇祯帝的问询。事后他就后悔了,满清为祸久矣,在大明关内农民起义遍地烽火的情况下,五年灭清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崇祯帝听进去了,信以为真。“君前无戏言”,袁崇焕随口的大话最后要了他的命。

袁崇焕走马上任后,知道事态严重,就想用和谈之策先拖住清太宗皇太极,待做好彻底准备后再行动,这出乎崇祯帝之预料。皇太极利用袁崇焕的求和心急,佯装可归还辽东之地,但条件是袁要杀掉另外个抗清名将毛文龙。袁崇焕上了当,在崇祯已对其与清议和怀疑的情况下,擅杀大将,铸下大错。

满清在毛文龙被杀后,即绕过防守严密的袁崇焕防线阵地,突然杀向河北,连下马兰峪、汉儿庄、潘家口、洪山口等诸边城,攻陷遵化,直趋北京城。袁崇焕大惊失色,带领大军赶紧入关救驾。但皇太极不与其直接交锋,驻扎通州。这时京城之内,有关袁崇焕通敌的传闻甚嚣尘上,崇祯帝拒绝袁带军入卫北京城。皇太极不愧是反间方面的高手,他利用明朝两个被俘太监,故意让他们听到有关袁崇焕“私通”满清的所谓机密,然后又故意看押松懈而放走太监。多疑的崇祯帝听到逃回的太监之言,不由不下杀心。可怜一代名将,到此化作南柯梦。

在镇压起义军上,洪承畴、曹文诏、陈奇瑜、杨嗣昌、卢象升等几乎将起义军剿灭,但崇祯帝用人不专,以至责无成效,每次都功亏一篑。他多次将最能战的曹文诏在关键时刻或调离、或免职;而且在千里外直接干涉军事行动,常使行动最佳时机错失,说白了还是性格多疑。在用人问题上,他最大的毛病就是不能信用始终,而前线诸将有了袁崇焕之前车之鉴,不敢大胆冒险用兵,深怕在哪次战事中不小心受挫而丢掉脑袋。

崇祯帝在城破之时,先逼死了皇后妃嫔,让三个儿子自杀,又亲手杀掉最疼爱的两位公主,然后自己吊死煤山的大树。俗话“虎毒不食子”,连李自成进城后对此事都发出“上太过残忍”的感叹。不过,他誓死不降的慷慨就义,远比刘禅、李煜等苟且求生要强得多,倒也算为大明划上个悲壮的句号。

清朝是中国最后一个封建王朝,由关外东北地区的少数民族女真建立。从明后期开始,短短几十年时间里,从一个生产力非常落后的少数民族,摧枯拉朽式地吞掉大明王朝,次第消灭明末各地起义军,统一了全中国。它仅以10多万的八旗铁骑,能君临人口近亿的华夏大地,最主要的原因是当时中国封建社会已如落日残阳,腐朽不堪,根本挡不住这个充满活力、奋发向上的民族。

但令人想不到的是,仅仅两百年不到的时间,曾经英勇无敌的八旗劲旅,被没落中的封建文化腐蚀到不堪一战。“暖风熏得人儿醉”,让洪秀权的太平军给打得遍地找牙。如果不是曾国藩、左宗棠、李鸿章等地主武装奋战挽救,加之洪杨之间的内部纷争、自相残杀,大清恐早60年而灭亡,不必等“辛亥革命”的武昌枪声。更加令人痛惜的是,曾经是亚洲领土面最大的封建帝国,被经历了大航海时代、君主立宪,在完成了工业革命后的西方文明,侵略欺辱到无以复加,割地赔款、丧师辱国。

大清的末落,除了历史的大趋势外,乾隆皇帝要负很大责任。虽然在他执政的60余年时间内,大清还维持着表面的繁荣,但如同大病将发的重症患者,已危机四伏。实事求是地讲,乾隆帝不能算是个大昏君,虽然他宠信巨贪和珅。可他好大喜功、挥霍浪费,将祖父两代留下的丰厚家底给折腾到财政吃紧。更大的不对,是他面对西风东渐,没有任何的求新进步之念。如果他学学沙俄的彼得大帝,虚心向西方学习,改革大清的政治经济,操练新兵,则局势将大不一样,亚洲甚至世界的历史会就此改写。

到了嘉庆帝时期,社会矛盾总暴发,天理教、白莲教等农民起义此起彼伏,嘉庆皇帝四处应付,方才勉强过关。等道光帝继位,面对西方的鸦片倾销、军事进攻,举止失措,疲于应付,相继签定了不平等条约《中英南京条约》、《中美望厦条约》和《中法黄埔条约》,从此国门洞开,割地赔款。

道光后的咸丰皇帝,好色而体弱,国势不仅没好转,而且更加危急。太平军攻城略地,大清丢掉东南半壁;英法联军火烧园明园,赢得第二次鸦片战争的全面胜利。《天津条约》、《北京条约》签定,巨额赔款压得清王朝喘不气来。此后的同治、光绪都不过是西宫皇太后慈禧的傀儡,朝政控制在意个私欲极强、封建腐朽的女人手里,大清焉能不亡?

面对风雨飘摇的国事,华夏大地早已民怨鼎沸,不过宥于慈禧的阴毒宫心、手腕高超,不管是中法战争的虽胜犹败、中日甲午战争的屈辱求和或八国联军的攻占北京,大清这艘破船晃晃悠悠,却总没有沉没。在此期间,李鸿章、沈葆帧和张之洞等洋务派的“洋务运动”,曾给了社会点希望,缓解了迫在眉睫的灭亡危机。但随着甲午之战,号称全亚洲第一的北洋舰队覆灭,国人彻底失去对满清的幻想。革命党人开始了武装反清的运动,大清离灭亡不远了。而“戊戌变法”的失败,大清丢掉了最后根救命稻草。

1908年10月份前后两天的时间里,光绪皇帝和慈禧太后相继死去,4岁的小皇帝溥仪在太和殿登基,他是中国封建王朝的最后一个皇帝。这时的大清,早已病入膏肓、不可救药。实权人物、新军统领袁世凯再也不用害怕慈禧那刀一样的目光,虽被清廷剥夺了北洋兵权,但大清已没人可以控制驾驭危局了。

武昌新军看似偶然的枪声,全国14个省宣布独立,中华民国成立,孙中山出任大总统,大清统治几乎就轰然倒塌了。清廷迫不得已起用袁世凯,让他带兵镇压,但狡滑的袁世凯控制了清廷后,与革命党议和,再迫使清帝退位。可怜裕隆皇太后和小皇帝孤儿寡母,对袁世凯的逼宫无能为力,宣布逊位,大清在经历两个半世纪后,走进了历史。伴随着大清灭亡,中国的封建社会,也一同灰飞烟灭了。

二十一个亡国之君,贯穿着整个中国封建社会两千多年的历史长河,从秦二世胡亥到清末帝溥仪。悠悠岁月、涛涛流水,“总把新桃换旧符”,一个又一个曾经强大辉煌的王朝国家,在时光的流转中,此兴彼亡,演绎着让人荡气迴肠的悲喜剧。“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当后人打开这尘封的历史书卷,走进如烟的往事,如果能明白“逸豫可以亡身”的道理,东哥也就没有白耗功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