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雪中悍刀行》相关粉丝资讯

读诗茶会.立冬 | 秋撷红叶,冬藏霜色,读尽这一整年的诗篇

2018-11-08 23:22:33

早久何当雨

秋深渐入冬

黄花独带露

红叶已随风

——立冬.陆文圭

昨日立冬,上午倒是出了会儿太阳,然而抬头望去,稀疏的黄叶尽管勉力抱住了枝头,却也抵不过打着旋儿的寒风,飘摇在空中,瑟瑟发抖。冬日的阳光也不甚热情,许是病了,懒散而倦怠,挂着一副惨淡的形容,在半推半就下,被撵到了乌青泛白的云层后头。

冬,是真的来了啊!

身处于城市之中,关于节气变化,关于四时风物,我们的感知好像都滞后了许多,即便提醒自己抬头看看天,这天空也被高大重叠的建筑,划成了支离破碎的小格。

好在,内心栖居着诗意的人总不会忘记观察生活,也不会把我们的【二十四节气读诗茶会】轻易错过。

一周目·二十四节气读诗茶会第二期——立冬,于昨夜如约而至,时有舒茜、罗丹琪、曾昱程、谢婷婷、阿冉、牟宇、王娜、李清忆等八人共同参与。

以茶为媒,以诗会友,红叶载表,飞雁传书。

每一张红叶都带着各自生活的痕迹,每一段文字都是源自内心祝福的话语,也许往后我们会散落在天南海北,但是此刻我们因诗而聚便倍感珍惜。

扯一段金霞铺成席,洒几片红叶点做花。

一壶清泉烹拂尘,几盏小调话桑麻。

11月7日晚7点

二十四节气读诗茶会·立冬,从诗经的第二首《葛覃》开始......

——编辑/阿冉

阿冉、牟宇、李清忆、曾昱程

罗丹琪、舒茜、谢婷婷、王娜

《一字至七字诗·茶》

——作者:唐·元稹

分享人:谢婷婷

甲拉书院高级茶艺师及讲师

香叶,嫩芽

慕诗客,爱僧家

碾雕白玉,罗织红纱

铫煎黄蕊色,碗转曲尘花

夜后邀陪明月,晨前命对朝霞

洗尽古今人不倦,将知醉后岂堪夸

谢婷婷:第一次见到此诗是被它宝塔一样的构成吸引,细读之后发现其中的珍贵之处。以“茶”字点题,依次写了茶之性、茶之爱、茶之制作、茶之烹煮、茶之饮用、茶之历史、茶之功效等,不啻是一部陆羽《茶经》的简化与诗化…

《失眠》节选

——作者:伊丽莎白·毕肖普

分享人:阿冉

一周目的那个“周”

那个倒转的世界

那里左总是右

那里影子是实实在在的身体

那里我们整晚醒着

那里天国是如此肤浅而大海如此深邃

而你爱我

阿冉:第一次读这首诗是在大学时期,刚好加入到豆瓣的【经典短篇阅读】小组,在诗人营造的层层递进的幻梦里抵达最后一句“而你爱我”,当时给我的震撼和共鸣是无与伦比的。后来机缘巧合,又数次读到毕肖普的诗歌,这个在中国“学生时代”不那么容易接触到的诗人,却对我有种致命的吸引力。

毕肖普在1911年生于美国马萨诸塞州,有着坎坷的童年经历,(笑)上一期我分享的葡萄牙诗人佩索阿,命运也不大好。说回毕肖普,1946年,她因发表诗集《北与南》,一举成名。生前就被誉为“诗人中的诗人”。发表的诗作不多,但几乎囊括了美国所有重量级的奖项,包括普利策奖、美国国家图书奖、古根海姆奖、美国国家书评奖等,被认为是狄金森后最伟大的美国女诗人。

嗯,这也是个超级低调的“隐形”诗人。

《大路之歌》

——作者:惠特曼

分享人:罗丹琪

自娱自乐满级选手

我轻松愉快走上大路

我健康自由,世界在我面前

长长褐色的大路在我面前,指向我想去的任何地方

从此我不再希求好运气,我自己就是好运气

从此我不再抱怨,不再迟疑,什么也不需要

消除了闷在屋里的晦气,放下了书本,摆脱了苛刻的责难

我强壮满足,迈步走上大路

大地,有它就足够了

我不要星星离我更近

我知道它们正好各居其所

我知道它们满足了属于它们的人

罗丹琪:惠特曼的《草叶集》是我童年一个有趣的印记,在父母的旧书箱中寻宝,使我第一次邂逅这个外形不羁胡子拉碴的流浪汉般的诗人,书中如此热辣直白的诗句,甚至年幼的我怀疑这能否被称为诗句,但又被其流露出的明朗氛围所吸引。他赞颂自由,宣扬平等,歌唱土地,热爱自然。他的诗歌充满丰饶浪漫的意向,也不乏细腻与深情,他为万事万物发声,愿世人从一切偏见歧视与束缚中解脱。他描写粗鄙的世俗的甚至情欲,也不惧剖白真实的丑陋的自我。正如同这位诗人一生中唯一的诗集之名,你我如同草叶般朴实茁壮自由生长,我从中汲取到蓬勃的生命力,并祈望将这些许能量传递给他人。

《六两三》

——作者:烽火戏诸侯

分享人:曾昱程

爱茶之人

送君千里直至峻岭变平川

惜别伤离临请饮酒六两三

一两愿你江南多雨带油伞

二两愿你酷暑可以轻摇扇

三两愿你入冬莫忘添衣衫

四两愿你年年多聚无离散

五两愿你无病无忧心常宽

六两愿你无风无雨长相欢

我在西北,一关接一关

与你相隔,一山又一山

最后只愿我,知道你平安。

选自《雪中悍刀行》

曾昱程:相逢是缘,相聚也是缘,虽然这是摘抄自小说的一首离别歌,但却是最真切的祝愿。

《沉默的大多数·序》节选

——作者:王小波

分享人:牟宇

一周目的那个“目”

年轻时读萧伯纳的剧本《巴巴拉少校》,有场戏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工业巨头安德谢夫老爷子见到了多年不见的儿子斯泰芬,问他对做什么有兴趣。这个年轻人在科学、文艺、法律等一切方面一无所长,但他说自己有一项长处:会明辨是非。老爷子把自己的儿子暴损了一通,说这件事难倒了一切科学家、政治家、哲学家,怎么你什么都不会,就会一个明辨是非?我看到这段文章时只有二十来岁,登时痛下决心,说这辈子我干什么都可以,就是不能做一个一无所能,就能明辨是非的人。因为这个原故,我成了沉默的大多数的一员。我年轻时所见的人,只掌握了一些粗浅(且不说是荒谬)的原则,就以为无所不知,对世界妄加判断,结果整个世界都深受其害。直到我年登不惑,才明白萧翁的见解原有偏颇之处;但这是后话——无论如何,萧翁的这些议论,对那些浅薄之辈、狂妄之辈,总是一种解毒剂。

萧翁说明辨是非难,是因为这些是非都在伦理的领域之内。俗话说得好,此人之肉,彼人之毒;一件对此人有利的事,难免会伤害另一个人。真正的君子知道,自己的见解受所处环境左右,未必是公平的;所以他觉得明辨是非是难的。倘若某人以为自己是社会的精英,以为自己的见解一定对,虽然有狂妄之嫌,但他会觉得明辨是非很容易。明了萧翁这重意思以后,我很以做明辨是非的专家为耻——但这已经是二十年前的事了。当时我是年轻人,觉得能洁身自好,不去害别人就可以了。现在我是中年人——一个社会里,中年人要负很重的责任:要对社会负责,要对年轻人负责,不能只顾自己。因为这个原故,我开始写杂文。现在奉献给读者的这本杂文集,篇篇都在明辨是非,而且都在打我自己的嘴。

伦理问题虽难,但却不是不能讨论。罗素先生云,真正的伦理原则把人人同等看待。考虑伦理问题时,想替每个人都想一遍是不可能的事,但你可以说,这是我的一得之见,然后说出自己的意见,把是非交付公论。讨论伦理问题时也可以保持良心的清白——这是我最近的体会;但不是我打破沉默的动机。假设有一个领域,谦虚的人、明理的人以为它太困难、太暧昧,不肯说话,那么开口说话的就必然是浅薄之徒、狂妄之辈。这导致一种负筛选:越是傻子越敢叫唤——马上我就要说到,这些傻子也不见得是真的傻,但喊出来的都是傻话。久而久之,对中国人的名声也有很大的损害。前些时见到个外国人,他说:听说你们中国人都在说“不”?这简直是把我们都当傻子看待。我很不客气地答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你认识的中国人都说“不”,但我不认识这样的人。这倒不是唬外国人,我认识很多明理的人,但他们都在沉默中,因为他们都珍视自己的清白。但我以为,伦理问题太过重要,已经不容我顾及自身的清白。

牟宇:王小波的写作时代是一个特殊年代,就像他认为自己是“一头特立独行的猪”一样,通过戏谑直白的文字来表达自己抗争。《沉默的大多数》里的大多数是被动的,是一种到如今可能还被大家熟知的处事之道。有人不说是为了发大财,有人不说是为了清白,有人不说是因为不能说。我印象最深刻的一句便是“我这辈子做什么都可以,就是不做一无所成,却能辩是非的人”。这是我多年前刚读到最震撼我的一句,也影响了我自己的行为准则。

《秋日赴阙题潼关驿楼》

——作者:许浑

分享人:舒茜

软萌惜命阳光少女

红叶晚萧萧,长亭酒一瓢

残云归太华,疏雨过中条

树色随山迥,河声入海瑶

帝乡明日到,犹自梦渔樵

舒茜:非常谢谢丹琪邀请我一起参加今天的茶会。除了小学会有的读书分享会,这是我第一次参加成人之间的读书交流。这首诗不是我最喜欢的也不是我最钟爱的风格,但是他给了我一种启迪。

我们每个人都是人生的旅客,在不同的风景中不断奔波,在奔波中迷失自我,不知归程,没有去处。而许浑的想法却大有不同,即便明天已有“确切的前程”,却更坚定渔樵之梦,更加笃定此心安处即吾乡。

今天的读书会是我的渔樵梦,给了我一个驻留的空间,认识一群恬淡的人。

《辛夷坞》

——作者:王维

分享人:李清忆

电商伪IT

木末芙蓉花

山中发红萼

涧户寂无人

纷纷开且落

李清忆:辛夷是一种花,坞是指中间低四周高的山谷。这山谷如何?人烟罕至,空谷绝音。一朵红萼在如此辽阔的天地中自开自落,淡然缥缈的画卷骤然陡添生机。王维受安史之乱牵连,后定居辋川,终日穿游于山林石泉之中,留下许多意境悠远且富含哲学意义的诗句。比如这红萼,开落不论境地,不为谄媚,只为这一世幸运且偶然得来的生命而绽放。小小红萼,若实在不能自主命运,那便一定让自己开得热烈而灿烂。

《暗香》

——作者:姜夔

分享人:王娜

新媒体编辑

辛亥之冬,余载雪诣石湖。止既月,授简索句,且征新声,作此两曲,石湖把玩不已,使二妓肆习之,音节谐婉,乃名之曰《暗香》、《疏影》。

旧时月色,算几番照我,梅边吹笛?唤起玉人,不管清寒与攀摘。何逊而今渐老,都忘却春风词笔。但怪得竹外疏花,香冷入瑶席。

江国,正寂寂,叹寄与路遥,夜雪初积。翠尊易泣,红萼无言耿相忆。长记曾携手处,千树压、西湖寒碧。又片片、吹尽也,几时见得?

王娜:选择姜夔这首词的原因是到了立冬这个节气,不免觉得气候变冷,而姜夔又是一个给人以“很冷”的印象的词人。为什么会觉得姜夔“冷”呢?我寻找了一下线索,发现原因在于:高中语文课本上收录的唯一一首姜夔的词《扬州慢》中就有“二十四桥仍在,波心荡、冷月无声”之语,而王国维先生的《人间词话》中也评价过姜夔词中唯一能看的一句就是“淮南皓月冷千山,冥冥归去无人管”。两句中都提及“冷月”的意象,怪不得让人一冷就想到他。

这位词人也是一个很惨的文士,对古代文人来说唯一的出路就是做官,他却五次科举都不中,只好布衣终生,做做幕僚清客,以欣赏他才情的达官显贵的资助为生。这首词与另一首《疏影》是同时而作,都是他自创的词牌,因为姜夔在诗词有才名以外也十分擅长音律。题记中有提及,这两首词是受石湖居士范成大之邀前去做客所作,而范成大官至副相,正是资助姜夔生活的“金主”之一。在这两首词博得满堂彩后,范成大还将唱曲的妓女也送给了姜夔,姜夔也曾作诗一首表达这种骄傲之情。但在他心里,其实是有一个爱慕终生、直到晚年都无法忘却的旧情人的,而这首看似咏梅的词其实也正是在追忆这位曾经的恋人。

姜夔流传下来的词有八十多首,其中四分之一都描写了他在合肥遇到的这段恋情,而因为他反复的提及,研究诗词的专家甚至在今天的合肥去寻找了诗词中提到的地名赤阑桥。可见,虽然给人以冷感,但其实姜夔也是是一个内心十分炽热的人。他的一生虽然听起来又穷又惨,可他的诗词却闪耀着文学的光芒。毕竟,考不上科举也不是他的错嘛。

牟宇  谢婷婷

罗丹琪  阿冉

记大学趣事,茶园数虫!

常记空山雨落,茶园虫多自若,三人隔夜作伴,四更人心不安,归否?归否?应是数目自现。

喝茶这件事儿,成都人有自己的玩儿法(节选)

——阿冉

于成都人而言,喝茶就像吃饭,平常而不简单。

所谓“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在成都人的生活里,有着最直观的体现。

成都人对于饮食有一种天然的热爱,街头巷尾、高楼路边,餐厅和茶馆随处可见。然而老派成都人家里是没有功夫茶具的,所以很多人都误以为成都人不懂茶,却不知,成都人的茶在一壶保温杯里,手里拿着,车里载着,出门遛弯儿都要带着。

再往前追溯,哪户成都人家,又能少了一套青花茶盅呢?成都人的茶,不在手里捧着,就在茶馆泡着,最喜人间烟火气,和着穿巷市井声。到如今,树下、河边、街道旁,处处皆茶;盖碗、杯泡、功夫茶,无一不饮。

成都,不仅拥抱着来自山川湖海的寂寥身影,也接纳着天南海北的饮茶方式。从“武阳买茶”到而今茶楼林立,这座最早和茶发生联系的城市,虽从不大肆说茶,却一直茶香四溢。

《匆匆》

——牟宇

初次到师父家里的情形是一个盛夏的黄昏。我站在学校賁江桥头,不一会儿师父坐着一辆灰色面包车嗖的出现在面前,司机露出一口烟牙,冲我憨笑。

上了车,去到了司机的厂房,司机大哥杨姓,在自流地上盖了茶叶初制厂,灰色水泥地,蓝色玻钢瓦,工人光着膀子熟练操作着,机器轰轰地运转着。彼时学校组织参观过各种空无一人的高大上现代化厂房,眼前这种景象一半疑虑一半新奇。

民间的茶叶初制是持续的重体力活,烟叶可以缓解疲劳,工人总是烟不离口。我很担心,问起杨大哥:“他们嘴里叼着烟,不怕烟味混进茶叶里吗?”杨大哥爽朗地看着我说:”不怕的,整茶温度这么高,往外散气都来不及,怎么会吸味道,吸味的都是干茶嘛!你们都是茶学高材生,应该都比我们懂嘛。”

“哦哦!似乎真的是这样。”即便这样,心里依然不是滋味。

师父在一旁仔细地观察情况,把握合适的时机。我就像小老鼠掉进米缸,这看看,那瞅瞅,跟屁虫一样随着师父,问题象天上的星星那么多。杨大哥见状,不停地摇头憨笑,一个劲儿地给我递烟,不一会儿包里便塞满了。

差不多晚饭时间,上饭桌杨大哥先拿了好几个带把的玻璃杯,选了几个他家的红茶要让我尝尝。得意地说:“梅占这个品种做的茶香气很高,江苏客户特别喜欢。”然后便和师父盘算着生产的计划和工艺要点。我喝不出个所以然,对品种也是一知半解,觉得好像上课老师有提过;只觉得不苦、甜、有香气、多喝几杯脑子就浆糊一样了。

俗话说:会做茶的一定会喝,会喝的不一定会做茶。我不停地问杨大哥,他挠挠头,冲我笑:“茶嘛,你要多喝多做,我也跟你讲不清楚,反正好喝好闻就对了!”

杨大哥和师父喝了酒,我犟不过酒桌上的歪理,硬着头皮喝了几口,看他们得意的表情似乎觉得能喝酒才能做茶。我酒量很差,很快满脸通红,只得猛喝先前的红茶,杨大哥还是一个劲儿的递烟,很好客。

饭毕,杨大哥执意要送我们回师父家,我很担心。路上他的话我似懂非懂,一是喝了酒,二是毕竟除了小吃街阿姨那几句简单的方言,名山话对我还是有难度。小路很窄,弯道很多,我被甩地七零八落,印象中那天车开了好久,师父家怎么那么远。

如今去师父家早已轻车熟路,不知不觉已是第四个年头。刚毕业那会儿,卯足了劲儿要下狠心,三天五头往雅安跑,觉得和师父在一起就很安心踏实,能学到很多。我从来不觉得师父空有技术,在他身上我看到为人师表的苦心,看到受人尊敬的和善,看到了老一辈的初心和奋斗。

师父不仅教我做茶,更给我很多人生启蒙,都是爱茶之人,师父那么朴实却又光彩熠熠。

如今有了自己的工作室一周目,开业那天师父风尘仆仆地赶到成都祝贺,后来才知晓那天其实家里有事。师父不停地鼓舞我:还要加油干啊!遇到困难时心里也明媚了许多。

师父家门前的小撮竹林最能衬托四季,乡间小道仿佛找到了孩童时的味道,今日雅安小雨,冷的厉害,与师父见面也是匆匆。不过看到这一切我就有劲儿,似乎雅安的天空比成都更加晴朗,甚至连屋子也温暖了起来。

一周目·二十四节气读诗茶会,我们不止读诗,还读诗意的生活。

一首诗,一段话,一篇文章。

一盏茶,一束光,一曲清歌。

每个节气,我们都在一周目等你。

围炉夜话,聊一聊生活里栖息的诗意。

编辑/摄影/读诗茶会发起人:阿冉

·茶与诗·

营业时间:9:00~18:00     (16:00以后不接受预约)

地址:成都市高新区火车南站.城市春天8号楼A座1620

城市春天8号楼

将传统技艺用当下

语境进行翻译

是我们于

茶之一事上的坚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