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雪中悍刀行》相关粉丝资讯

温一壶月光下酒

2018-11-07 12:48:10

二,温一壶月光下酒  能有三两朋友一起围炉夜话,如果炉子上还有一壶酒,那自是人生快事。  林清玄说:“喝酒是有哲学的,准备许多下酒菜,喝得杯盘狼藉,是下乘的喝法,几粒花生一盘豆腐干,和三五好友天南地北是中乘喝法,一个人独斟自酌,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是上乘喝法。”我等凡人,多是下乘喝法,邀请一群朋友,于酒楼饭馆,喝上一顿,难求尽兴。有时候还怀着某种目的喝酒,更是落了下下乘,至于中乘喝法,如今也是可遇而不可求,偶然有三两朋友得空聚在一起,就着咸菜花生米,小酌几杯,也要山呼万幸了。如今正值大家忙事业的时候,想要一聚,实在困难。上乘的喝法,自斟自酌,难免寂寞,想要达到这样泰然的境界,想必要达到一定境界才行。

以前看《三国演义》,说到曹操与刘备“青梅煮酒”一节,最是喜欢那种境界,用青梅来佐酒,想想就够诗意,边喝着青梅酒,边畅谈天下大事,指点江山,激扬文字,人生何其快哉!

三,红袖添香  是夜,有酒,有青梅,如果还有一红袖添香,那整个读书的夜晚将是如何浪漫的一种意境?  女子身上淡淡的香味,自长发之中弥漫开来,纤细柔软的手指研磨,一张生宣可画江山,可画江湖,人生如此,夫复何求?

也有人说,有美女在旁,何来心思读书?其实,非不能读书,是定力不足也!女子若能解语,而男子定力足够,心无旁骛,则此时不是一种享受,是何?  围炉夜话,有酒,有温情解语女子,如果还能有诗词下酒,更是一桩乐事。而饮酒时读诗词,也有讲究,喝淡酒时,宜读李清照,喝甜酒时,宜读柳永;喝烈酒时,宜读苏东坡、辛弃疾,读李白陶渊明则浓淡皆宜。颇奈有酒时,无友共饮,有友有酒时,无诗词佐酒,有诗词萦绕脑海时,身边又无酒无友,实在缺憾。

前几日读《雪中悍刀行》时,读到北凉军那伙浑人喝一种叫作“绿蚁”的老酒,忽然想起两句诗: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忽然就想喝酒了,于是将半年前和同学聚会喝剩的半瓶红酒一饮而尽,真是痛快,只是,这痛快的时光实在太少了。

【配音:哟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