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雪中悍刀行》相关粉丝资讯

本周评论丨时代记忆终将归于尘埃

2018-11-04 18:24:11

一个个熟悉的人离开,一个个时代记忆归于尘埃

“我们熟悉的人都在一个个离去,就像做好了交接仪式一样,他们带走一个时代的记忆,然后把世界递到我们手上。”

曾几何时,我们还是一个个童稚的孩子,守在电视前面看着《非常6+1》里面带微笑的李咏叔叔,看着个个多才多艺的小孩。每一次都在期待着下期节目的精彩,期待着那个一直微笑的叔叔和他的不变的手势。

然而,生命中的一些事总是出现的那么令人猝不及防,无意间刷新闻忽然刷到一则令人悲痛的新闻:著名主持人李咏因癌症在美国去世,哈文发文:永失我爱。

“永失我爱”四个字是一种永恒的离别,是发自内心深深的痛。当在百度百科里输入李咏时,整个页面倏尔变成黑色。这黑色让悲伤在心中沉淀,堆积成山。

他不卖惨,不叫苦,不解释,不搞重病消费,悄悄抗争,慢慢退去,渐渐被遗忘,一句话也没有。再来竟是去世,都不允许留给世界最后的姿态是挣扎。这挺酷的,也挺让人难受的。网友们自发以《非常6+1》的经典手势与咏哥告别。

青山垂泪,大地含悲。幽鸟倦林,难归故乡。只得在美国将此生放下,只得姑且终了一生。曾记否,李咏妻子在微博每天的早安,现在想想竟然是与心爱的的人一起倒计时;曾记否,2017年11月23日,李咏在感恩节感谢了妻女和所有人,如今却成了他通过微博最后的祝福与告别。再也没有那个一起砸金蛋的李咏叔叔,再也没有那个永远面到微笑的青年。但是像延参法师发悼文所称:“生命可以无常,精神却似阳光,传递力量与希望,一路走好!”一个人的精神力量可以感召他人,李咏乐观豁达的一生令人赞叹,虽然离开人世,但是他的精神长青。我们也要成为既能默默面对事情,又能奋力抵抗的人,乐观地过好这一生。

他代表的那个时代是我们的记忆啊!那个时代是我们欢喜的年少,那个时代是年长者的闲适时光,那个时代承载了太多不再前行的过往,承载了太多蒸蒸日上的未来。

我们这个时代的人啊,都像是一个个等待着的人,等待着这场不可避免的交接仪式,等待着如期而至的成长,等待着捉摸不透的未来,等待着明天的太阳在东边的晨曦出现,等待着出现时闪烁着的又一个新的希望。

“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是李白月下独酌的感叹。

在听到金庸去世新闻时我不禁感叹“我有一壶酒,足以慰风尘”。

那是哪一年啊?一个编报纸的年轻人,和朋友一起看了一场武术还是拳击比赛,不满意于如此武功的定义,于是一个年轻人的侠客梦,变成了一代人的江湖情怀。他在别人的剧本里讲自己的故事,在别人的故事里酿绘自己的深情:塞上的牛羊,风陵渡的夜酒,中神通的寒玉床,殷素素的油纸伞,还有喀丝丽唱的煨郎情歌。

他一支笔写武侠,开闯江湖;一支笔论时局,心怀天下。九十四载寄情于武侠,戏悟人生。金庸先生走了,仿佛带走了很多人的一种精神寄托似的,即便他的作品和精神都在,但人民总觉得那个为我们构建了一个江湖的创造者离去了,那片我们寄托过无数情怀和神思的精神桃源找寻不到入口了。精神世界的缺憾通过情怀弥补,“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这十六字的内涵也成为传奇。

有人问金庸,人生应如何度过?

“人生,就是大闹一场,然后悄然离去。”

于是他痛痛快快于人间活了一遭,他未曾悄然离去,他将在人们的缅怀和精神的慰藉中变成永恒。于是襄阳整座城为他点亮白烛,纪念这位生平从未来过襄阳,却爱用笔墨描绘襄阳的侠士文豪。

李咏逝世,意味着一代人年少时的记忆落下帷幕。金庸逝世,那一片快意恩仇的江湖任后人谁来续写都难以弥补空缺。邹文怀逝世,曾创造无数辉煌的香港电影泰斗也走完了他一生的路。

时代在哗啦啦翻书,但“金庸之后再无江湖。”我觉得这句话不对,倘若所有的铮铮侠骨潇洒风流都给前人说尽写完,那今人得有多悲哀,我相信武侠世界中的江湖今后依然绚丽多彩,就跟烽火戏诸侯写的《雪中悍刀行》里的李淳罡,希望人人都可以剑开天门。这一个江湖结束了,但是下一个江湖还在每个有情怀的作者的笔下。

时间的步伐从未停止,他在一直走,一直不停,新旧更迭。熔炉同时锻造出新的灵魂,人们独一无二的思想与灵魂,将会为这个时代铸就新的传奇。

编辑:宋辞 贺铭

排版:黄滟

图片: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