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雪中悍刀行》相关粉丝资讯

2018: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

2018-10-31 14:36:38

题目的灵感来自于韩寒的《1988: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当然,我写不出那么犀利诙谐的文字,没有明晰完整的文章结构,却依然夸下海口,试图去追寻令人信服的价值。

在这个多事之秋,我想要感慨的事情很多,因为最近接二连三的消息震得人头皮发麻。前一秒还在感慨李咏的离世,重庆大巴坠江的惨况,后一秒就要告别令人敬佩的查良镛先生。鲜活的生命,和那些来不及告别的人,再也无法相见。

笑傲江湖成绝响,人间再无侠客行。这篇不成文章的文章,只为了纪念每一个倒在路上的生命,以及记录下此刻我自己渺小无力的期望。

>>>1.

从很大意义上来说,查良镛先生是我在成长之路上的文学启蒙老师。

第一次接触金庸的书,是在小学四年级,那时候,尽管我早已看过《射雕英雄传》与《倚天屠龙记》的电视剧版本,却依旧选择了《书剑恩仇录》作为第一部阅读的书。一是为了尊敬金庸先生的第一部出版作品,二是觉得这书名特别拉风。我记得当时家里的阳台上有一个塑料的靠椅,那是给老人们晒太阳用的。每天早晨醒来,我就往上一躺,从早上看到晚上,爱不释手,连平日最喜欢的吃饭环节也变得了无生趣。晚上睡觉的时候经常感觉未看过瘾,打着手电筒在被子里看,生怕被父母发现,并在推测接下来的剧情发展中沉沉睡去。

在那个朋友们还在玩着游戏王卡牌,耍着溜溜球,放学打弹珠的年代里,我看遍了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以及很多人忘记的那本短篇小说《越女剑》。因为少不更事的缘由,那时候多半看的只是故事的发展,剧情的走向,对金庸先生描写的庙堂与江湖的张力,浓厚的中国历史文化背景,和更深的情感,哲学思维并没有多大的感触,但却唯有一点是在小时候便打下的基础。愿意耐着性子,认认真真,怀着热切的心,花时间在阅读上,这便是金庸先生赐予我最好的礼物,它对我意义深远,从过去直至今日,甚至未来。

等我大了点,看了更多的书,想了更多的事,碰到了更多的人,再读金庸,读的却是一次次的沉思。何谓“侠”?何谓“侠者”?大了,经历了,才渐渐明白,世界上不是所有人都像书里描写的那样侠肝义胆,视友情视义气视本心为无价之宝,一诺千金,一言九鼎。

不是谁都有陈家洛的儒雅,李沅芷的痴情,文泰来的仗义,无尘的洒脱;

不是谁都会像胡斐那样行侠仗义,雪中悍刀一骑当先;不是谁都有程灵素的七窍玲珑心,看透爱情却也毫无保留;

不是谁都有令狐冲的魄力与胆识,任盈盈的勇气,爱的大度又宽容;

也不是谁都能有萧峰虚竹段誉的兄弟情义,谁都能跟石破天一样淳朴,实在,无心机;

更不是谁都能像郭靖那样,为国镇守襄阳城,真真正正的“为国为民,侠之大者”。

一切所谓的“侠”,只源于自己的本心的,一次次对得起自己,对得起别人的选择。不是什么喝酒论剑,不是什么打打杀杀,而是在每一个决定前,都对得起自己内心的正确的价值观。

这笔钱,我收还是不收?这把刀,我捅还是不捅?这豆腐渣工程,我做还是不做?这些有毒的食品,我卖还是不卖?这些明目张胆的恶人,我严厉谴责还是熟视无睹?

没有经验,没有任何人的建议,只有仅剩的正义感陪着自己做出一次次选择。

“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新凉”。很多时候人的一生,就如同一个绮丽的梦,梦醒了,最后一切都成了空。金庸先生走了,却留下了他的书,他的思想,他的精气神,以及大部分人苦苦追寻多年却不可得的“侠”之风骨。

>>>2.

佛经说,人生有七苦。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

哈文说,“永失我爱”。亦是“咏是我爱”。在重庆大巴上意外坠江的亡者,那一天他们也在坐在每天都会乘坐的公交车上,享受明媚的阳光,盘算着今天要完成的工作,要买的菜,要给孩子和老人带的食物。

在死亡来临的那一瞬间,除了恐惧,也许还有更多的遗憾,遗憾于那些未能好好表达的爱。佛说七苦,爱别离,求不得,然而更苦的不是爱而不得,而是明明拥有爱的权利,却失去了爱人的能力。我们总爱把世事无常挂在嘴边,可我们到底又拿了什么作为回应?

人这一生,想要的总是得不到,得到的偏偏不想要,不珍惜。

段誉并不想学武功,只想学一套凌波微步保命,却偏偏学会了六脉神剑;鸠摩智一心向武,不惜自降身份入少林寻绝世武学,最后却武功尽失,反而放下贪念成为一代高僧;虚竹只想安安静静当个小和尚,却无意间继承了无崖子百年功力,成为灵鹫宫宫主,迎娶西夏国公主走上人生巅峰,本应一帆风顺却一日之内父母双亡;萧峰英雄一生,却终究保护不住心爱的女人,又被迫成为亲情和家国斗争的牺牲品……这样深深的无奈,也是当今社会大多数人的悲剧。

金庸先生在《倚天屠龙记》的后记中写道:

【事实上,这部书情感的重点不在男女之间的爱情,而是男子与男子间的情义,武当七侠兄弟般的感情,张三丰对张翠山、谢逊对张无忌父子般的挚爱。然而,张三丰见到张翠山自刎时的悲痛,谢逊听到张无忌死讯时的伤心,书中写得太也肤浅了,真实人生中不是这样的。因为那时候我还不明白。】

金庸的长子在1976年因为感情不顺,自杀去世,世间最悲痛的事情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金庸在答记者问时说道,“当他找我想谈心事时,我却说要写稿,你出去吧。我拒绝了他,为此我每日都在后悔,没机会跟他多谈,他想谈论人生问题……”

天灾人祸,病痛衰老,在自然面前,人类是渺小的。唯有爱,才能让生命永恒。

珍惜眼前人。爱你的亲人们,他们对你不曾有丝毫保留;爱你的伴侣,尽管本文作者还单身着;爱你的朋友们,他们的陪伴是你不再孤独的理由。

趁还活着,请深爱。

>>>3.

“今番良晤,豪兴不浅,他日江湖相逢,再当杯酒言欢。咱们就此别过。”

所有还未来得及告别的生命,我们就此别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