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雪中悍刀行》相关粉丝资讯

梦里真,真语真幻;同一笑,到头万事俱空

2018-10-31 13:51:51

我最喜欢的影评人说过:人的文笔大抵在初中时候已经成型。如果这是真的,那想必对我行文影响最深远的人就是金庸了。

谁不曾幻想在这平凡的世界里握住寻求一份浪漫,快意恩仇,仗剑江湖,然后竹杖芒鞋轻胜马,一蓑烟雨任平生。武侠是一种做梦的方式,曾慰藉我波澜不惊的少年时光。当时的我太年轻,总以为生活会慢慢的精彩,没想到后来,对这份憋屈的平凡,会接受的如此之快,用一种看似倘然,实则无奈的心情。

这一刻终于来临了,大侠归去。像是曲终人散之后,故友永别。旧日的时光,像下班时签退的闹钟,一次次告诉我,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一起告别的,还有那些水榭听香,指点群豪戏;杏子林中,商略平生意的梦。梦醒时分,怅然若失,百感交集。都说男儿至死是少年,也曾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但是少年终究渐行渐远。随着大师一同驾鹤西去的是被武侠打上过烙印的热血。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我们还是不能“偏要勉强了”。

也许这一次我该拿起《鹿鼎记》了,这本一直没看完,因为不忍心。这本书是先生对自己往日作品的解构,陈近南的死,韦小宝的油滑,字里行间是大侠的无能为力,是我所不能接受的。这本书像是末世的车轮滚滚而过,烟尘四起、散落,喧嚣是暂时的,深渊也似的沉寂,才是历史的永恒。武侠已经落幕,也许心境已经可以接受,但想到这还没有读完的最后一本却有泛起丝丝的不舍。

武侠终究是没落了,年轻的读者们更愿意看雪中悍刀行,渴望飞天遁地,一眼万年。或者装逼打脸,扮猪吃老虎的网络小说。他们不缺少做梦的方式,这个时代本就是一个梦幻的时代,无论是游戏,电影,网络,获取的方式太容易,金光闪闪的各色美梦任君挑选,艺术家们打造的完美无瑕,只需要躺下享受。小说对于他们来说,只是运动后的一瓶可乐,只是一种休闲和释放,不再需要这个载体来承载他们的梦和情怀。

曾经的繁华小说题材,在金庸的时代达到了鼎盛,同时也引向了诸神的黄昏。如同侠客们一般,王霸雄图,血海深恨,尽归尘土。风流的才子,文弱的书生,却活成了大侠的模样。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告辞,珍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