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雪中悍刀行》相关粉丝资讯

重生之悍妻(441-445章)

2018-10-24 08:59:29

重生之悍妻

作者:梅果

从末世而来的兵团教官玉小小,穿成嫡长公主的第一天,就把自己嫁给了蒙冤入狱,身受酷刑,处于人生最低谷的少年将军顾星朗。

从此以后,一个只会吃饭睡觉打丧尸的末世彪悍女,一个忠君爱国,冷峻寡言的骁勇将军,宿命一般的走到了一起。

国家弱小,强敌在侧,朝堂之上有昏君奸妃佞臣,朝堂之下民不聊生,面对如此境地,顾将军希望有朝一日自己能重振朝纲,让这个天下国泰民安,可他的公主妻却说,你这个愿意太宏伟,不可能完成,我们去一统天下好了!

顾将军只能…… 如何成为一个名垂青史的好公主,玉小小坚定的认为,能宠爱自己驸马的公主,就是好公主!

441顾三少眼中的琼浆玉液

澄明国师没有看生生被气晕过去的艾敬忠,而是看着玉小小,顾星朗来劫这个法场,那能跟顾星朗并肩站在一起,还俨然就是这帮“贼人”首领的人,“玲珑公主?”澄明国师看着玉小小问道。

顾星朗的心头一紧。

玉小小语调很平淡地说了句:“谁?”

澄明国师冷笑道:“公主殿下,有些事你做了,就收不了场了。”

“男女都不分,你眼瞎吧?”玉小小一点也不含糊,瞅一眼澄明国师,一点也没有他们的澄观国师看着顺眼。

大当家这时小声道:“我们再把这个和尚也说晕过去?”

“说这和尚的姘头也是龙贵妃?”玉小小跟兄弟们讨论。

“她三个儿子,就说二儿子是这和尚的呗,”二当家说了一句。

玉小小说:“可是我刚才都说了那三个儿子都是这个奸相的了,再改口,可信度不就没有了吗?”

顾星朗抚额,不改口,这话也没啥可信度吧?

大当家这个时候一拍巴掌,说:“我想起来了,龙贵妃还有个女儿。”

“是吗?”玉小小问。

大当家开始到处找江卓君,这人他刚刚明明看见的,这会儿怎么看不见了?

顾星朗说:“龙贵妃是有一个女儿,是厉啸远最小的女儿,待字闺中。”

待字闺中这个玉小小明白,就是没嫁人的意思。

“那就这个了?”大当家问。

“小江呢?”玉小小也在找江卓君。

江卓君这会儿抱着厉洛半跪在众人的身后,整个人都傻了,亲眼旁观了全程,小江将军没能想明白,这事怎么会变成这样了?从玩命的血战一秒转变为耍猴戏,这转变让小江将军接受不能。

“放箭,”澄明国师在这时下令道。

在澄明国师下令的同时,玉小小一掌击向了雪地。

积雪大片地被掀起,比飞箭更为迅猛地扑向了弓箭手们。

弓箭手们没来及松开拉紧的弓弦,便被铺天盖地,兜头罩下来的雪给埋了。

“救人,”顾星朗一声令下。

众人一起挥刀往前冲杀。

只二当家带着几个兄弟,护在江卓君和厉洛的周围。

一队奉命前来增援的骑兵,在这时到了刑场之上。

这一队骑兵足有六百余人,纵马往前一冲,惊涛骇浪一般,瞬间就将顾星朗一帮人给淹没了。

澄明国师松了一口气。

一道闪电却在这时撕裂了人们头顶的夜空,将整个赤阳城照亮。

极至的光亮让战马惊惶起来,惊马拼命嘶鸣着,在刑场上乱跑乱撞起来。

“快走,”二当家几个人拉着江卓君就跑。

“弃马,快点弃马!”带队前来的将军高声喊叫着。

大当家一刀砍在了惊马的后腿上,将这将军连人带马砍倒在了雪地上。

小卫这时冲澄明国师放了一箭。

“国师大人小心!”有僧兵冲澄明国师大喊。

澄明国师挥手一道气劲,斩落了小卫射来的这支飞箭。

顾星朗趁着澄明国师分神对付小卫之时,松开了手中弓弩的按簧,短弩带着破空之声,直射澄明国师的咽喉。

澄明国师身形往下一附,将将避开这只短弩。

小卫却又在这时挥刀到了澄明国师的近前,几个僧兵上前,拦住了小卫。

澄明国师身形未起,顾星朗手中的长枪已经到了他的近前,穿过了一个僧兵的咽喉,剌向澄明国师的心口。

澄明国师合掌夹住了顾星朗的枪尖,再看顾星朗时,澄明国师面露了惊惶之色。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会儿刑场之上的血腥之气渐盛的缘故,顾星朗的双眼血红,看起来这双眼就能噬人一般。

“你……”澄明国师似是想起了什么,松开枪尖,整个人就往后急退。

顾星朗长枪一抖,枪前便是一阵血雾弥漫。

小卫看着头颈分家,倒地身亡的僧兵们,呆立在了雪地中,他家驸马一枪下去,就能要了快二十条人命?顾家枪法就这么厉害?

脚下尸体堆叠,将白雪染红,顾星朗却仍是枪势不收,挺枪直剌澄明国师。

“驸,主子?”小卫追在顾星朗身后喊。

沾血的枪尖扎进了澄明国师的左锁骨内,枪往上一挑,将澄明国师整个咽喉的皮肤撕裂,“你一定得死,”顾星朗看着澄明国师道。

澄明国师被顾星朗一枪挑起,重重地跌落在浸了血的雪地上。这个时候澄明国师人还清醒,连点了自己的几处要穴止血后,澄明国师抬手死死地按住了自己失去了皮肤保护的咽喉。

“主子!”小卫这时到了顾星朗的身后。

顾星朗听见身后有人喊,回身就是一枪。

小卫吓得忙往后跃起身形,再落在雪地上时,他的脚下滚落了一个僧头的头颅。

僧兵们看见澄明受伤,纷纷冲上来护卫澄明,命运却都一样,做了顾星朗枪下的亡魂。

双手被血染红,看着冰冷的血从指尖滴落,顾星朗莫明的兴奋,就好像这些血是琼浆玉液,世间美味莫不过如此一般。

还活着的僧兵们胆怯了,开始一步步地后退。

玉小小在这个时候落在了顾星朗的身后,看看脚下的这一堆尸体,跟顾星朗说:“怎么血战成这样了?”

小卫想喊玉小小小心驸马,可是又觉得自己喊这话,那他一定是疯了。

顾星朗站着没动,仍是看着后退中的僧兵们,他想这些人都死,他想杀人。

“小顾?”玉小小喊着顾星朗,抬手在顾星朗的后背上拍了拍。

顾星朗想着这个词,想着这个声音,手中的长枪缓缓地竖放下来,眼中的血色也开始慢慢褪去,呼吸间的血腥味让顾星朗皱了一下眉头。

玉小小弯腰把一个僧兵腰间带着的钱袋子拿了下来,扭头喊小卫:“帮忙啊。”

小卫……,他是真的服了他家公主了,这个时候还要讲究贼不走空这一套吗?小卫指顾星朗,问玉小小:“主子还好吧?”

玉小小说:“没受伤啊。”

顾星朗这个时候转过了身来,目光清澈,小声道:“江贵妃救下了?”

玉小小招头看看顾星朗,说:“小卫担心你,你还好吧?”

顾星朗抬眼看了看小卫,笑了一下,反问了一句:“我能有什么事?”

442景大皇子说,情爱伤人

玉小小看小卫,说:“卫啊,你担心小顾什么?”

小卫也说不上来方才那一下顾星朗给他的感觉是什么,想了一下,才说:“方才驸马杀人,把,把我吓到了。”

“什么?”

夫妻俩都看着小卫,表示自己很惊讶。

“我,”小卫被这二位看得,突然就感觉自己有些丢人了。

玉小小看看雪地上的尸体,这人死的是太多了点,于是公主殿下就说:“可能做侍卫跟上沙场还是有区别的,卫啊,没事哈,以后让小顾带你去沙场,多适应几回,你就不害怕了。”

小卫臊红了脸,这种安慰还不如什么也不说啊!

“走吧,”顾星朗把手中也不知道原主人是谁的长枪往地上一扔,拉起了玉小小的手,说道:“人救了,下面的事就与我们无关了。”

“行,”玉小小冲小卫说:“我们撤。”

握在手心里的手,肉乎乎的,很温暖,这让顾星朗躁动的心似乎是被什么安抚住了,一点一点地平静下来。

景陌这时坐在驿馆的一间上房里,抬眼看看自己的侍卫长,道:“怎么样了?”

侍卫长道:“属下们去查过了,二皇子和五皇子被龙贵妃召进宫去了。”

“躲进宫去了,”景陌冷笑了一声,道:“看来龙妃这个女人还是有点脑子的。”

侍卫长说:“现在刑场那里已经乱了套,属下甚至听人说,朱雀国君已经死了。”

景陌说:“那厉啸远死了吗?”

侍卫长摇头,小声回禀景陌的话道:“说什么的人都有,属下也不知道哪句是真哪句是假,还,还……”侍卫长犹豫着,也不知道下面的话,自己能不能说。

景陌说:“但说无妨。”

侍卫长这才道:“属下还听说,龙贵妃所生的三位皇子,都,都是她与相国艾敬忠所生。”

景陌听傻眼了,怀疑自己的耳朵出问题了,说:“你什么?你再说一遍。”

男人其实也爱八卦的,侍卫长这会儿的神情看起来就有点小兴奋,跟景陌说:“有不少人在传,说龙贵妃生的三位皇子,不是国君的儿子,而是龙贵妃与相国艾敬忠私通生子。”

景陌感觉哭笑不得,这话从何说起?

侍卫长说:“这种传言一出,龙贵妃和艾相爷要头疼了吧?”

“这女人害了厉渊,”景陌冷道:“别人不对付她,我也会对付她的。”

侍卫长这才收敛了神情,问景陌道:“主子,那下面?”

“盯住那两座王府,”景陌道:“我要让龙妃无子傍身。”

“是,”侍卫长领命道。

一个侍卫这时站在了门前,跟屋中的景陌禀道:“主子,玲珑公主的人都安顿好了。”

“知道了,”景陌应了一声。

这个侍卫又跑走了。

侍卫长说:“主子,去刑场的那帮人,会不会是玲珑公主和顾驸马他们?”

景陌抬眼看看自己的这个亲信,这还用说嘛?除了这帮人,还有哪帮人有这个胆子?想到这里,景陌突然就囧住了,他这会儿敢肯定,龙妃和艾敬忠私通生子这话,不可能是从哪个皇子后妃那里传出来的,这一定是玉小小那帮人喊出来的。

侍卫长看景陌突然就僵住不说话了,吓了一跳,说:“主子,您这是怎么了?”

景陌干咳了一声,说:“这事只能是他们做的。”

侍卫长说:“那他们不是骗了主子?”

景陌一笑,道:“他们去劫沙场,掺和厉氏皇族的夺嫡之事,这些事我不知道才能不被他们连累,公主和驸马是好意。”

侍卫长嘴角抽抽,那两位是不是给他家主子灌什么迷药了?怎么不管这两位做什么,他家主子都能把这两位往好了想呢?

“找厉浩的事要抓紧,”景陌又跟侍卫长道:“这事,你亲自去办。”

侍卫长领命,问景陌:“主子要杀了这个厉浩吗?”

景陌端起茶杯在手里转了一圈,却也没喝,小声道:“既然我与湘宁公主做不成夫妻,那龙方砚就不能当青龙的太子。”他不娶,也不能让他的哪个兄弟得了这便宜。

“主子的意思是?”

“龙妃与青龙国君是同胞姐弟,两个人感情不错,”景陌看着手中的青瓷茶杯道:“若是厉浩死在龙方砚的手里,我想青龙的皇子们会知道该怎么做的。”

侍卫长明白景陌的意思,杀了厉浩,最好是把龙妃的三子都杀了,嫁祸龙方砚。“属下明白了,”侍卫长跟景陌恭声道:“属下这就去安排。”

侍卫长退出去后,一个幕僚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跟景陌道:“主子,湘宁公主之事,您真的决定了?”

“决定了,”景陌片刻都没多想,说道。

幕僚道:“那王妃人选?”

景陌招手让幕僚坐,笑道:“我知道先生在担心什么,放心吧,能做我正妻的人,一定是可以助我夺天下的女人。”

幕僚小声道:“可就在下看来,如今湘宁公主是最好的人选。”

景陌仍是笑了一笑,诛日诸皇子内斗不断,他的父皇震怒的同时,也绝了让他们兄弟娶权臣之女的念头,皇室已乱,他父皇不可能再让朝中的权臣们因嫁女而掺和到夺嫡之争中。就现今而言,湘宁公主的确是一个最好的选择,青龙的公主,虽是庶出,但是身后站着龙方砚,与青龙太子交好,景陌知道,这对他有百利而无一害。

幕僚说:“主子,若只是因为玲珑公主与湘宁公主不睦,您就放弃湘宁公主,这未免有些得不偿失。”

景陌低声道:“这与玲珑公主何干?是我不喜欢这个女人。”

幕僚不出声地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他辅佐的这个主子有没有察觉到,玲珑公主的影响力是不是太大了一点?

景陌转着手中的茶杯,小声叹了一声:“情爱伤人。”

“主子?”幕僚忙就出声相问。

景陌看了看这幕僚,道:“看着厉洛,先生你有什么想法?”

幕僚被景陌问的一愣。

景陌自问自答道:“与其做鱼肉,不如先下手为强,先生,我若失败,厉洛的下场就是我的下场。”

窗外风声呼啸,落雪却是无声,幕僚觉得景陌的话语冷过这个冬夜的风雪,让他遍体生寒。

443江贵妃说

雷霆雨露皆是皇恩

玉小小推门走进房间的时候,景陌面前的桌上放着一碟用油炸至金黄香脆的糯米团,冒着热气,把景陌的眉眼都氤氲的模糊。

“这是什么点心?”玉小小走到了桌前,不出景陌所料的先就问点心。

“尝尝吧,”景陌笑着道。

玉小小拿起一个糯米团就塞嘴里了,然后腮帮子鼓鼓地跟顾星朗说:“小顾,这里面还有豆沙!”

顾星朗看看桌上的这碟点心,冲景陌一拱手,说:“大皇子。”

“坐吧,”景陌冲顾星朗抬了抬手。

顾星朗坐在了圆凳上,他对这碟香喷喷的糯米团子提不起兴趣来,只跟玉小小说:“坐下吃吧。”

玉小小一屁股坐在了顾星朗的身旁,直接塞了一个糯米团子进顾星朗的嘴里,说:“你尝尝,好吃。”

顾星朗嚼着嘴里甜得有些发腻的糯米团,顾三少是真不知道,在他媳妇那里,有什么东西是不好吃的。

景陌给顾星朗和玉小小倒茶,看看顾星朗,说:“一身的血气,你们这是见血去了?”

玉小小低头吃。

顾星朗道:“我们把四皇子厉洛和江贵妃救回来了。”

一听这帮人把江贵妃也弄回来了,景陌神情僵了一下,说:“我听说江贵妃被厉啸远带去了天牢,你们,你们这是把天牢也劫了?”

顾星朗摇了摇头。

玉小小这才抬头道:“哪儿啊,龙妃的那个姘头把江贵妃绑刑场去了,想我们缴枪不杀呢。”

景陌说:“缴枪不杀?”

“哦,”玉小小说:“就是让我们投降的意思。”

“那龙妃的姘头?”景陌又问。

玉小小说:“就是艾敬忠啊。”

景陌……,他说什么来着的?

顾星朗喝了一口热茶,把嘴里的甜味压了压,跟景陌道:“不知道大皇子这里方不方便?”

景陌笑道:“既然来了,就安心住下吧。汇贤居的房是不是还没有退掉?命人去退房,把订金要回来。”

顾星朗说:“我们住两日即可。”

景陌冲顾星朗摆摆手,道:“我这里不会有朱雀人来查,比汇贤居安全。再说,我与龙妃也有仇,我们正好一起对付她。”

玉小小马上就说:“景陌,你要帮四皇子?”

景陌说:“公主觉得厉洛能成皇?”

“我觉得能,”玉小小点头。

景陌问顾星朗:“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四皇子要成皇,好像只剩下一条路可走了吧?”

顾星朗没有说话。

玉小小问:“什么路?”

“他们父子已经彻底反目,”顾星朗说:“公主,四皇子要成皇,只有起兵争位这一条路可走了。”

玉小小有些迟疑地说:“造反?”

顾星朗和景陌都点头。

我勒个去啊!

玉小小震惊了,突然发现这事要闹大,这是要打仗的节奏了啊!

景陌这时问:“你们就没有想过七皇子吗?”

“你怎么也问七皇子?”玉小小说:“这事跟他有关系吗?”

“玉贵妃不是公主你的姑母吗?”景陌问。

玉小小说:“她是我姑姑,我就得帮她儿子当皇帝?”这是什么道理,公主殿下暂时还想不明白,说到底,何为亲缘,这在玉小小的脑子里还是没有一个准确的概念。

感觉这个问题在玉小小这儿说不通,景陌只能跟顾星朗道:“你们最好不要这么快就下决定,进宫见过玉贵妃后,你们再下决定也不迟。”

顾星朗说:“那大皇子你的意思是?”

“厉渊残了,”景陌很直接地就道:“只要不是龙妃生的那三个,谁当朱雀国君,对我而言,区别不大。”

“三个私生子,还想当皇帝?”玉小小抬头道。

景陌,顾星朗……,这事你是真信了还是怎么着?

“我跟你说,”玉小小跟景陌说:“这个姓艾的,一家子都不是东西。”

景陌说:“哦?他们怎么不是东西了?”

“我跟小顾在太常奴市遇见他的儿子,叫艾什么的,”玉小小说:“那家伙看见小江两眼发直,一心要把小江买回去。”

景陌说:“江卓君?”

顾星朗点了点头,江卓君也在驿馆里,没必要再瞒景陌了。

“啪”的一声,玉小小拍了一桌子,怒道:“辱他,就要把他带到家里去圈圈又叉叉了?!”

“圈,圈什么?”景陌问,这是什么他没听说过的刑罚吗?

顾星朗是知道圈圈又叉叉是什么意思的,于是顾三少塞了一个糯米团到玉小小的嘴里,又喂玉小小喝了几口水,小声道:“这事我们就不要说了吧,给江将军留条活路吧。”

玉小小听了顾星朗这话,看着景陌说:“算了,这也是小江的,我们还是不要说了吧。”

景陌除了说好,还能说什么?

有景陌的侍卫这时开始往房里上菜,饭菜的香味,顿时就飘散在了房中的空气里。

景陌给顾星朗倒了一杯酒,说:“这会儿没心情睡觉,你就陪我喝一杯吧。”

玉小小自打看见热气腾腾的饭菜后,头就没抬过了。

“厉洛还好吗?”景陌与顾星朗对饮一杯后,问道。

顾星朗咽下嘴里的烈酒,摇了摇头,说:“被冻的不轻,我让天星子去看他了。”

“那江贵妃呢?”景陌又问。

“她自然是守着四皇子,”顾星朗剥了只虾给玉小小。

“来人,”景陌冲门外喊。

一个侍卫应了一声。

“让大夫去公主他们那里看一看,”景陌命道:“若是有需要,从我这里拿药。”

位于偏僻角落的一间客房里,江卓君跪在江贵妃的面前。

江贵妃想扶江卓君起来,却双手使不上力气,只得摸一下江卓君的脸,小声道:“瘦了。”

“是卓君无能,”江卓君一个头磕在了头上。

“傻孩子,”江贵妃坐在了坐椅上,手放在江卓君的肩头上,道:“雷霆雨露皆是皇恩,你能有什么办法呢?”

“娘娘!”

“叫我姑母吧,”江贵妃叹道:“现在没有江妃娘娘这个人了。卓君,家中人,家中还有几人活着?”

江卓君轻轻摇一下头,低声道:“嫡脉都没有了。”

江贵妃一直强忍着的眼泪,在听到江卓君这句话后,瞬间夺眶而出。

444等媳妇长大

等得很心焦的顾三少

天星子这时从内室里走了出来,看看跪在地上的江卓君,跟江贵妃说:“四殿下身上的血活络过来了,娘娘可以去看看他了。”

江贵妃侧身拭了拭脸上的泪水。

老道看江卓君要起身,伸手扶了江卓君一把。

“多谢,”江卓君低声跟老道道谢。

老道小声道:“你照顾娘娘吧。”

就在这个时候,王嬷嬷领着景陌的随行大夫过来了,站在门外求见。

江卓君忙又应声道:“请进。”

赤阳城这个晚上一夜的风雪,很多人彻夜无眠,顾星朗却在跟景陌喝了几杯酒后,抱着玉小小在床上一觉睡到天明。

等到了第二天的清晨,风雪渐渐停歇,久违的阳光从层云的缝隙中射下,赤阳城迎来了一个好天气,可朱雀的朝野上下都是乌云罩顶,气氛紧张且阴沉。

顾星朗睁开双眼,扭头便看见靠在自己怀里睡着的玉小小,在玉小小的发间亲了一下。

玉小小闭着眼哼了一声:“小顾。”

“还睡吗?”顾星朗问。

玉小小脑袋在顾星朗的胸膛上蹭蹭,眼睛还是闭着。

顾星朗叹口气,然后发现自己的那一处挺着呢,顾三少也不说话,身子动一下,用那处撞了玉小小一下。

男人们的正常生理反应,玉小小有什么不明白的?哼哼了一声,玉小小说:“当我不存在,你自己解决吧。”

顾星朗要是没在玉小小这儿尝过甜头,那顾星朗就真自己解决了,可问题是顾三少尝过甜头了,小媳妇就在怀里抱着呢,再自己动手解决,顾三少就怀疑自己的智商是不是欠奉了。“帮我,”翻个身,把玉小小抱着压身下了,顾星朗贴着玉小小的耳朵小声说了一句。

自家小顾的呼吸抚个耳朵,麻痒麻痒的,这让玉小小不得不睁眼了。

“小小,”顾星朗小声喊。

玉小小面瘫着脸,在想自己这会儿得说些什么。

顾星朗身子蹭着玉小小,小声道:“小小,我难受。”

玉小小抽了抽嘴角,到底是谁教会这少年撒娇的?顾小哥现在功力越发见长了,想想自己这个到现在还是没见长的小身板,玉小小感觉这真是要了亲命了!

“小小,”顾三少喊。

玉小小说:“憋着。”

顾三少顿了一下,亲了亲媳妇的脸,小声道:“憋伤了怎么办?”

还她那个单纯又无知的小顾啊!

玉小小有点小忧伤,但还是伸手握住了一直不老实的小小顾。

顾星诺顿时就舒服地喟叹了一声。

“别太过分啊,”玉小小一边运动着自己的手,一边说:“再撒娇,我就真办了你了。”

顾星朗闷笑了起来,他还真想看看他媳妇要怎么办了他。

王嬷嬷在房门口站了一会儿,听见房里自家驸马爷声音很大的啊了一声,然后就又没了声响,王嬷嬷摇了摇头决定等一会儿再来,看来这二位还有一会儿才能起床呢。

小庄带着自己的两个熊儿子从走廊东头跑了过来,看见王嬷嬷忙停下来请安。

王嬷嬷说:“那人怎么样了?”

小庄凑到王嬷嬷的跟前,说:“喂他喝过水也吃过东西了,那家伙还摆皇子的架子要叫,被小卫敲晕了。”

王嬷嬷“唉”了一声,说:“老这么敲下去,这人会不会傻?”

小庄眨巴眼睛,厉浩傻不傻关他们什么事?

“算了,”王嬷嬷接着往前走,嘀咕了一句:“我还操心这个做什么?”她操心自家公主和驸马的事都操心不完,她还操心朱雀皇族们争皇位的事?王嬷嬷觉得这个真的超出自己的能力范围了。

“嬷嬷?”看王嬷嬷不搭理自己,又自言自语地往前走了,小庄不放心,跟在王嬷嬷身后又问了一声。

王嬷嬷停下脚步,看着小庄又叹了一口气,说:“庄啊。”

小庄说:“在,我在。”

“驸马做事,我这个奴婢不能管,”王嬷嬷跟小庄说:“我现在就在想,圣上要是知道朱雀这事儿,不知道会怎么样啊。”

圣上?小庄挠挠头没敢说话,圣上要是知道他们在赤阳城放火劫法场,揍了厉啸远,气晕了艾敬忠,把澄明伤得也不知道是死是活,哦对了,他们还闹了太常奴市,把菩提寺给弄没了,跟青龙的太子和公主也干过架了,绑了朱雀的大皇子,救了四皇子和江贵妃。不总结没感觉,这一总结小庄吓了一跳,圣上知道了这些,会想死吧?

“唉!”王嬷嬷叹着气往前走了。

“这也不是驸马一人干的事,”小庄想想,还是为顾星朗说话道,这些事一件件算下来,自家公主至少也是“帮凶”吧?(小庄你太善良了,你家公主何止是帮凶?==)

王嬷嬷没回头,陷在一种忧伤忡忡的情绪里,暂时出不来了。

顾星朗这时把擦身的巾帕随手扔在了床下,抱着玉小小问:“来月事了吗?”

玉小小无语中,两个人一张床上睡着,她来没来月事,这位会不知道吗?

顾星朗说:“皇后娘娘应该早点生你。”

玉小小想了半天才说:“对不起哈,这事你以后跟我爹讨论去吧。”

顾星朗抱着玉小小没说话,等媳妇长大,顾三少现在等得很心焦。

玉小小说:“我们先把夫妻生活放一边,等会儿想吧,小顾我问你,我们是不是得帮着小江他们打仗了?”

顾星朗扭头看玉小小,说:“打仗?为什么?”

玉小小说:“不是你和景陌说,四皇子要想当皇帝,只有造反这一条路可走吗?”

顾星朗说:“小小,这个我们说了不算,这要看四皇子的打算。”

玉小小说:“我觉得他爹不是东西。”

顾星朗嗯了一声,说:“我也觉得他不是东西。”

“你说四皇子会怎么计划他和小江的未来?”玉小小问。

顾星朗觉得这话听着好像有哪里不对。

玉小小说:“他当了皇帝,不会负了小江吧?小江对他多好啊。”

顾三少……,这真不是他的错觉,他媳妇一定又在想什么稀奇古怪的事了!“他们是兄弟,”顾星朗跟玉小小强调了一句。

玉小小“啧”了一声,好基友一辈子,这个她明白的。

445四皇子问,你是卓君?

小夫妻俩腻歪在床上说了半天的话,拖拖拉拉的起床后,推门晒晒冬日的暖阳,感觉心情很好。

顾星朗活动了一下身体,眯眼看着头顶天空的太阳,跟玉小小说:“一会儿我让人进宫去请旨,我们去见见玉贵妃娘娘。”

玉小小说:“我们要送她礼物吗?”

顾星朗摇头,说:“圣上没有吩咐。”

玉小小放心了,说:“那行,那我们去看看她好了。”

贤宗另有一份专为玉贵妃备下的礼,放在顾星朗这里,不过为了自家媳妇的心情着想,顾三少决定这礼他悄悄的送出去就完了,他媳妇这儿就什么也不要说了吧。

厉洛这会儿由江卓君伺候着喝了一碗汤药下去,张嘴想说话,却是一阵剧烈的咳嗽。

江卓君放下了药碗,替厉洛拍着背。

厉洛被关在天牢里就没过过好日子,昨天晚上再被吊在刑场上,硬生生吹了半天的风雪,原本因为习武很健康的身体,这会儿极度虚弱,连坐起来都需要人扶。

“先把身体养好了再说吧,”江卓君劝厉洛道。

厉洛冲江卓君摇了摇头,止住了咳,缓了一会儿后,哑声跟江卓君道:“玲珑公主和顾星朗为什么要救我们?”

江卓君一笑,道:“他们可怜我。”

“什么?”

江卓君扶着厉洛又躺下,小声道:“公主不会害我,殿下放心吧。”

厉洛看着江卓君,心中狐疑。

“贵妃娘娘去休息了,”江卓君说:“这里是景大皇子住着的驿馆,不会有人来搜查,你可以安心休养。”

厉洛说:“景陌?”

江卓君点头。

“景陌为何也愿救我?”厉洛问。

江卓君把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捡着能说的,跟厉洛一一说了。

厉洛看着江卓君发愣。

江卓君说完了自己跟着玉小小和顾星朗一路走来的这些日子,突然就自言自语地喊叹了一句:“原来发生了这么多事。”他就感觉跟着这二位一路干干架,吃吃喝喝来着的,没想到竟然发生了这么多事,还没一件是小事!

厉洛把江卓君的话在脑子里想了好几遍,才道:“所以,玲珑公主相信我会成皇,景陌救我也只是因为玲珑公主要救我?顾星朗只是跟着公主走,公主说我会成皇,他就信了?”

江卓君……,好像是这么一回事啊。

厉洛跟江卓君互望着,说:“你就不觉得这事不可思议?”

江卓君冲厉洛做了一个平日里很少做的动作,眨巴了一下眼睛。

厉洛等着江卓君说话。

江卓君说:“不可思议,这事也到了今天这个地步了。”

四皇子……,他这个心思缜密的表弟是在跟他说,这事儿已经这样了,爱咋咋地吗?

“哦,”江卓君这会儿又想起一个人来,跟厉洛说:“大皇子是我们绑的。”

之前受到的震撼太大,这会儿厉洛已经麻木了,只是问了句:“我们?”

“是我和顾星朗的几个手下。”

厉洛问:“这事你方才怎么不说?”

江卓君笑了笑,说:“方才忘了。”

厉洛已经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话了,面前这货真的是江卓君吧?怎么他感觉这人各种不对劲呢?

“发生的事太多,公主他们也说,龙妃娘娘生有三子,就是厉浩死了,也影响不到龙妃他们,”江卓君说:“所以厉浩这个人无关紧要了。”

厉洛眨了一下眼睛,厉浩好歹也是他朱雀的皇长子吧?这么不把厉浩当一回事,真的可以吗?

“饿不饿?”江卓君问厉洛:“我去给你拿吃的来?”

这都要天翻地覆,就差起兵造反了,这位竟然还有心情问他饿不饿?四皇子纠结了半天,问江卓君道:“你,你是卓君吧?”

江卓君愣了一下,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他不是江卓君还能是谁?“多少吃一点吧,公主那里一定还有吃的,我去给你拿一点来,”把不用回答的问题丢在了一边,江卓君这会儿还是关心厉洛的肚子。

四皇子要是这会儿能起来,一定跳起来按着江卓君的肩膀边摇边喊了,醒醒,你这到底是怎么了?!

这时有人站在门外敲门了,说:“四殿下醒了吗?在下景陌。”

“要见他吗?”江卓君忙就小声问厉洛道。

厉洛点了点头,道:“扶我坐起来。”

江卓君把厉洛又扶坐了起来,身后塞了一床被子抵着,走到门前开门,跟等在门外的景陌行礼道:“大皇子,请。”

景陌背着手站在了厉洛的床榻前,他跟这位朱雀的四皇子见过面,只是没有什么接触,今天仔细看了,景陌发现厉洛的长相还是随了江家人的长相,跟江卓君还挺像,都长着一双泛桃花的眼睛。

厉洛勉强抬手,冲景陌行了一礼,道:“大皇子。”

“叫我景陌吧,”景陌笑了起来,很随意地坐在了床榻前的圆凳上,道:“这大皇子,四皇子的,听得人头晕。”

厉洛听了景陌的话,也是笑了一笑,点一下头。

“卓君你也坐吧,”景陌跟江卓君道。

厉洛冲江卓君点了一下头。

江卓君这才坐在了另一张圆凳上。

景陌看着江卓君坐下了,就问:“卓君的字是什么?”

江卓君没说话。

厉洛神情有些尴尬道:“卓君没有字。”

“什么?”景陌很意外,江卓君到了今日竟然还没有取字?

“我是庶子,”江卓君跟景陌解释了一句,神情很坦然。

景陌一扬眉,道:“没想到江氏还有这样的规矩,庶子无字?”

江卓君说:“族规如此,我听从就是。”

景陌把头点了点,如今江氏嫡系俱亡,福祸相依,摆脱出身的难堪,从此以后江卓君可以海阔天空了。“这个字要尽快取一个了,”景陌笑道:“卓君啊,就让厉洛给你取一个。”

厉洛笑着点头,道:“这个自然。”

“你吃过了吗?”景陌又问厉洛。

四皇子……,这位也问他这个?

景陌和江卓君一起看着厉洛。

“不饿,”厉洛只得把头一摇。

“我派人去二王府和五王府看过了,”景陌这才又道:“这两位皇子还在宫里没有归府。”

江卓君说:“大皇子派人去盯二殿下和五殿下了?”

景陌直言道:“他们不死,你们如何成事?”

PS:写在后面,我很喜欢这个故事,只做分享,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