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雪中悍刀行》相关粉丝资讯

我想处于江湖里

2018-10-23 04:24:37

很早一段时间,特别喜欢看一些武侠的书,从以前的天龙八部到书剑恩仇录,再到后面的网络新派武侠,又如雪中悍刀行或是千里雪,之后又迷上了列如轮回游戏模式的我在武侠世界里飘荡。其实心里有时候会在想,为什么看这类型的书,我能沉溺于其中,无法自拔。

应该是神往于书中里种门子弟的豪放不羁;寒门士子的不屈不饶;世家弟子的潇洒自如;又或是庙堂之下威武将军沙场之中的一往无前。

每次看完一本武侠范的书,我都彻夜不能眠,脑海里会一直浮现书中那些让人回味无穷的江湖对决。比如乔峰大战群雄,一手降龙十八掌无敌于世间。又好比紫禁之巅黑白对决,最后武破虚空留下一幅幅令后世回味无穷的趣味传闻。又好比李淳罡千里借剑邓太阿,只为我辈修建人大开天门,上天上的神仙也当一回凡人。

书中这些人的潇洒,学不来,也没办法学。也许这就是我愿意花自己的时间沉溺于其中的原因。

是否有很多大侠与我一样,年轻的时候总想着和这些书中人一样,年少风雅鲜衣怒马。穿一身白衣,腰间配着剑,骑着俊朗的马匹,留着风雅士子的小胡子,在那烟雨入画的秦淮长安地带帅气明骚的吸引那些高楼大家闺秀的注意。

可惜,活在于当下,做不了书中人,只能做翻书人。入不了那江湖,便只能傻傻的羡慕着。

山间野鹤,听那一声露珠落叶的晨声。暮云落日,看那一副美丽晚霞。羡慕不来杨过小龙女的神仙眷侣,也羡慕不来小和尚与青竹小娘子的平平淡淡,更羡慕不来徐凤年小姜泥的打打闹闹。

很想去看那一眼江湖,哪怕远远的在天边,只要一眼就行。可是这一眼,可能要到下一辈子去了。

我想,那种诗情画意,醉酒客家的感觉,也许一辈子都不会体会到了吧。武侠,以武为侠,武是责任,侠是境界。好像每一个作者笔下的江湖,他们的主角都会主动担起那份原本不属于自己的责任。郭靖如此,杨过如此,乔峰如此,徐凤年如此,叶孤城如此,好像都如此。

不是书中人,不明书中事。也许自己就只能老老实实当一个温华吧。突发想把唐伯虎那首桃花庵歌写于这里,我想应该刚好应景。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半醉半醒日复日,花落花开年复年。但愿老死花酒间,不愿鞠躬车马前。车尘马足富者事,酒盏花枝隐士缘,若将显者比隐士,一在平地一在天。若将花酒比车马,彼何碌碌我何闲。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

每当读到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一句时,总是想捧腹大笑。也许那座江湖里的人正是如此,笑着他们想出去,我们笑着想进来。

何愁世间不得一样我,且让大梦去笑那疯癫吧。

愿下一辈子,能鲜衣怒马游江湖,当一个遇不平之事,遇不爽之人,遇不忿之争,都一剑来之的小二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