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雪中悍刀行》相关粉丝资讯

【大战役系列】《权力的游戏》私生子之战:粉碎小直男对战争的所有幻想

2018-10-19 22:28:04

战争有许多故事。

关于鲜血、关于失去、关于疼痛与泪;关于勇气、关于牺牲、关于使命与爱;……架空从九月开始,推出“大战役”系列,回顾幻想作品里那些扣人心弦的经典会战。吹响进攻的号角吧。

在这场战役里,雪诺几乎犯下了一个主帅能犯的所有错误。但我们不在乎。

2011年,HBO出品了一部史诗奇幻题材电视剧:《权力的游戏》(Game of Thrones)(以下简称《权游》)。7年间,它被全球的狂热剧粉吹爆,更拿奖拿到手软。

在这部制作精良的巨作中,有一集在当时创下了许多记录:

拍摄规模巨大。团队共有600名剧组工作人员和500名群众演员,同时起用了大量特种设备和CG特效,共计花费了超过1500万美元的预算;

收视惊人。在美国本土,该集的首次播放便吸引了766万观众;

打分人数超多,评分超高。在IMDb上,它以单集超过8万打分人次打出的10分(满分)傲视群雄,这一成绩直到打分人数超过10万人次后,才回落并稳定在9.9分。即使这样,它仍然在当时以0.1分的优势超过《绝命毒师》S5E14的9.8分,成为电视史上评分最高的单集。而迄今为止,已经有超过15万人参与了这一集的打分——评分依然是雷打不动的9.9;

△在IMDb的全剧评分榜单上,《权游》共有四个9.9分集,但《艰难屯》《卡斯特梅的雨季》和《凛冬的寒风》由于打分人数少(均不超过7万)分列第2到第4位。

2016年的夏天,它为《权游》赢得了第68届艾美奖最佳剧集、剧情类剧集最佳导演(明格尔·萨普什尼克),以及剧情类剧集最佳编剧(大卫·贝尼奥夫& D·B·魏斯)三项重量级大奖;

△艾美奖最佳剧集是从IMDb至少2000人打分的所有美剧中进行评选,其中《权游》有3集跻身榜单前10。

它用一整集的篇幅,贡献了《权游》中最经典的一场战役。

在这场战役中,让年轻男孩们肾上腺素迸发的热血场面和燃点都很罕有。

它有的只是最真实而残酷的冷兵器战争场面,并且在尸山血海中,还展现了精妙的战术。

这场名为“私生子之战”(Battle of the Bastards)的战役,交战双方的主帅都是私生子。

故事就从这两个“私生子”开始讲起吧。

两个雪诺

△维斯特洛七大王国的九大地区,都有其特定的私生子姓氏,其中“雪诺”是北境的私生子姓氏。图为《冰与火之歌》骨灰粉林家闻制作的私生子姓氏地图。

在《权游》的原著《冰与火之歌》(以下简称《冰火》)中,“私生子”这一人群被作者马丁进行了着重描述。

这些在出生时父母没有婚姻关系的人,在《冰火》的世界里身份卑微,被外人视为笑柄。

这其中就包括主角琼恩·雪诺。

△琼恩·雪诺(Jon Snow),《冰火》主要POV人物之一,《权游》主角之一。他被认为是艾德·史塔克的私生子,从小与父亲的嫡子们一同长大,后选择加入了守夜人。

尽管当时的北境守护、临冬城公爵艾德·史塔克对年幼的琼恩·雪诺视如己出,雪诺在黑城堡还是因为私生子的身份受尽嘲讽,而他也一直试图抹去“雪诺”这个姓氏烙在他身上的刻印。

人们说,私生子的血脉出自欲望与欺骗,天生便是反复无常,背信弃义。琼恩曾想证明这是错的,证明给他父亲大人看,他也能像罗柏一样当个优秀正直的儿子。

——摘自《冰与火之歌》第七十三章 琼恩

而拉姆斯·波顿,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比他幸运得多。

拉姆斯·波顿原名拉姆斯·雪诺,是恐怖堡领主卢斯·波顿的私生子,而他的母亲则是一位惨遭卢斯·波顿强暴的磨坊主的老婆。

在拉姆斯利用“臭佬”席恩·葛雷乔伊夺回要塞卡林湾后,作为奖励,卢斯·波顿向托曼·拜拉席恩国王申请,用一纸王家法令合法化了拉姆斯的私生子身份。拉姆斯终于摘掉了“雪诺”的姓氏,成为一个波顿,并得到了继承权。

拉姆斯残酷,野蛮,不受管教,以折磨他人为乐。他对自己的庶出身份充满怨恨,自认为是个真正的波顿和恐怖堡的正统继承人。

△拉姆斯非常介意私生子的身份,在成为波顿之后,他不断用“杂种(bastard)”这个称呼攻击雪诺。

他热衷用残忍的手段对付那些持不同意见的人。在这其中,他最喜欢遵循波顿家族的古道:将敌人活活剥皮。这也为他带来了“小剥皮”的绰号。

△临冬城(Winterfell)是史塔克家族祖传的城堡和权力的中心,被认为是北境的首府。其坐落于七大王国北方省份的中心,国王大道将其与君临和长城连接起来。

一场血腥悲壮的古典战役

战役背景

1、“血色婚礼”(Red Wedding)

一切的起因,源于发生在河间地孪河城的一场惨案。

五王之战时期,北境之王罗柏·史塔克因背弃与佛雷家族签订的婚约,被佛雷家族族长瓦德·佛雷视为对家族的侮辱,后者因此精心策划了一场血腥屠杀。

在这场屠杀中,临冬城“少狼主”罗柏·史塔克和母亲凯特琳·徒利,以及手下3500名将士,大部分都被残忍杀害。

由于当天是奔流城公爵、罗柏的舅舅艾德慕·徒利,与佛雷侯爵的女儿萝丝琳·佛雷之间的婚礼,这场屠杀也被称为“血色婚礼”。

△这起屠杀之所以为人所不齿,不仅因为佛雷家族残忍的暴行,更是因为他们违背了神圣的“宾客权利”。

在这场惨无人道的大屠杀中,来自恐怖堡的500骑兵和3000步兵对旧主倒戈相向,卢斯·波顿亲手杀害罗柏,并对他说:“兰尼斯特向您问好。”证实了其与兰尼斯特家族的暗中结盟。

△有人认为这一切都是“老狮子”泰温·兰尼斯特策划的,证据是“血色婚礼”之前泰温一直在写信。如泰温所说,这是一次“依靠纸笔的胜利”。

2、脱下黑衣,讨伐波顿

“血色婚礼”后,波顿家族实际控制了临冬城,开始对北境众家族发号施令。

被迫嫁给拉姆斯·波顿的珊莎·史塔克不堪凌辱,在席恩·葛雷乔伊的帮助下,逃出临冬城赶往黑城堡,投奔哥哥雪诺。

而在此之前,守夜人军团发生叛乱,雪诺被杀,随后又被梅丽珊卓复活。在与珊莎团聚后,雪诺认为自己已经为守夜人军团死过一次,兑现了自己成为守夜人时的誓言。因此,他决心集结兵力,重新夺回临冬城。

另一边,拉姆斯的骑兵队伍刚刚在与史坦尼斯·拜拉席恩的战斗中元气大伤。尽管如此,他手上握有的兵力仍然数倍于雪诺,同时还占有临冬城的地利,而史塔克家的幺子瑞肯也在他手上,这让拉姆斯有恃无恐,根本不把雪诺率领的杂牌军放在眼里。

战前,雪诺与珊莎、野人领袖托蒙德、“洋葱骑士”戴佛斯以及熊岛莫尔蒙家族的族长莱安娜一起,来到临冬城外,与拉姆斯和安柏(小琼恩)见面。

拉姆斯声称,只要雪诺交回珊莎,他就能赦免雪诺背弃守夜人誓言的死罪。而雪诺则提出了更具有骑士精神的方案:两人一对一决斗,以避免将士死伤。

△小剥皮挑衅雪诺。

雪诺指出拉姆斯的手下不愿为他献身。拉姆斯则扔出瑞肯的冰原狼“毛毛狗”的头要挟。见此情形,珊莎知道已无继续谈判下去的必要,因此拒绝投降,并警告拉姆斯乖乖等死。

这场战前会面,双方没有达成任何和平协议,唯有等到明日战场上决一死战。

鏖战经过

1、正面交锋

战役当天,拉姆斯·波顿利用瑞肯作为诱饵,假意将其释放,让他快速跑向雪诺,以便尽快与哥哥重逢。

救弟心切的雪诺看到拉姆斯举弓瞄准幼弟,大惊失色,立刻策马奔向瑞肯。

不料拉姆斯的箭先到一步,瑞肯惨死在雪诺面前。

拉姆斯从容返回军中,指挥弓兵射箭。

两轮箭雨过后,雪诺的战马中箭倒地。

看到雪诺徒步站在阵前,拉姆斯下令骑兵冲锋。

雪诺抽出以瓦雷利亚钢所铸的佩剑“长爪”,准备迎战面前如潮水般涌来的骑兵。

戴佛斯见状,命令骑兵队伍上前,保护己方的司令官。两军混战在一起。

此时,托蒙德带领的野人部队也加入了战团。戴佛斯的弓箭手部队怕伤及自己人,下令暂停放箭。

但拉姆斯却无视自己的骑兵也在阵前,不断下令弓兵射箭。铺天盖地的弓箭飞向交战区混乱的人群。

阵前马匹和人的尸体越来越多,慢慢堆成了一座小山。

戴佛斯见状,知道死守在原地也无胜算,于是率领剩余力量挥舞着长剑,冲入阵前。

骑兵队成功牵制和消耗了雪诺的大部分兵力,拉姆斯于是下令步兵全部出动,组成盾枪大阵。

一排排连成片的盾牌从三面围住了雪诺的残余部队,长矛从盾牌后伸出。雪诺的部队三面直面盾矛,背面则是数人高的尸山,安柏率领的敌人还占领了制高点,突围无望。

随着盾牌一点点逼近,长矛也在一点点蚕食着雪诺的兵力。而试图靠近盾牌的野人也被盾牌后的大剑砍翻在地,连巨人也对林立的长矛无能为力。

盾牌围住的面积越来越小,雪诺被自己的士兵紧紧挤压甚至踩踏,几乎窒息。

就在他快要绝望时,伴随着号角声,一支骑兵冲了出来。

那是来自艾林谷的援军。

“小指头”培提尔·贝里席和珊莎骑在马上,远远看着上万艾林骑兵从背后包抄波顿的盾枪阵。

谷地骑兵冲开了波顿的阵型,后背毫无防备的盾牌手和长矛手如同骑兵铁蹄下的烂泥,瞬间溃不成军。

拉姆斯见大势已去,带着几名随从匆忙逃回临冬城,希望凭借高城坚壁抵挡住反攻部队,却没想到巨人旺旺冒着城墙上的箭矢,很快就撞烂了城门。

但此时的旺旺已经重伤力竭。野人们从他背后蜂拥而入,控制了整个临冬城。

2、重夺家园

满脸血污的雪诺上前确认旺旺的伤势。此时,一支箭却射进了巨人的右眼,巨人庞大的身躯轰然倒下。

雪诺愤怒地望向不远处拿着弓箭的拉姆斯。成了光杆司令的拉姆斯,这时提出要和雪诺对决。

雪诺应战。他拾起一块莫尔蒙家的盾牌,快步向拉姆斯走去。盾牌挡下了拉姆斯射出的箭矢,雪诺艰难地来到拉姆斯面前,用尽全力打倒了他。

当看到珊莎出现时,雪诺停了手。他的心里清楚:珊莎比自己更有资格向这个男人复仇。

临冬城头降下了波顿家的旗子,再次挂起了冰原狼的旗帜。

瑞肯·史塔克被葬入城堡地下的家族墓穴中,紧挨着父亲奈德。

珊莎则要实施她的计划:拉姆斯被关在曾咬死后母瓦坦和新生弟弟的犬舍里。饥饿激发了猎犬凶残的本能,它们不再理会拉姆斯的命令,一口口撕咬着曾经的主人。

而珊莎看着这一切,在拉姆斯濒死的惨叫声中离开了犬舍。

战役后果

此役过后,史塔克家族重新控制临冬城及北境,琼恩·雪诺成为新的“北境之王”。

同时,随着拉姆斯·波顿的死亡,卢斯·波顿一支绝后。

△第六季第十集的片头动画里,原来临冬城上波顿家族的族徽(红色剥皮人)被换成了史塔克家族的族徽(银灰色冰原狼)。

一场战术层面槽点满满的惨胜

在“私生子之战”中,主角琼恩·雪诺遭遇了守夜人军团叛乱之后最大的一次存亡危机。尤其是在经历了无数次长着主角脸的人突然死亡后,观众早就做好心理建设:在《权游》的世界里,所有的角色都是“可以死的”。

所以当雪诺在战场上,几乎犯了一个主帅能犯下的所有错误,而对面又站着一位优秀的作战指挥官的时候,每个人都以为,这一次雪诺是真的在劫难逃。

小剥皮:一个被低估的军事天才

△“小剥皮”拉姆斯·波顿可以说是《权游》中塑造得最好的几个反派形象之一。对于《私生子之战》这一集的评分居高不下,有粉丝调侃称“小剥皮:‘我死哪集都是9分保底’。”

1、心理战高手

这场战役从一开始,雪诺已经在心理上落了下风。

一方面,幼弟瑞肯落入敌手,被“小剥皮”拉姆斯充分利用:无论是前期会面时的挑衅,还是交战伊始以瑞肯做诱饵,都体现出拉姆斯对敌人情绪和心理的操控皆属上乘。

△在已经决意杀死瑞肯之前,拉姆斯仍然让他在战场上发挥了最后的作用:激怒雪诺。

另一方面,拉姆斯性格冷静且残忍,完全知道自己想要的什么,且为达目的不择手段,除了自己以外什么都可以牺牲。

这就决定了在激烈交战的过程中,他会毫无顾忌,选择收益最大的方式获胜。并且即使在落下风时,也可以舍弃荣誉和尊严,为自己再挣得单独对决的一线生机。

凡此种种,都体现了小剥皮完全是一个头脑绝佳的反派将领。

反观“you know nothing”的雪诺,几乎全程都被小剥皮牵着鼻子走:前期不顾珊莎劝阻,仓促开战;战场上被小剥皮拿瑞肯一激就上头,甚至想要单人硬刚千军万马;谷地援兵赶到后,他不一鼓作气彻底摧毁对方军心,反而接受了小剥皮一对一决斗的提议……

雪诺当时所做所有的决定,都叫人提心吊胆。事实上,他早已在心理战中就完败于对手了。

2、战术大师

如果说拉姆斯玩得一手好心术,那么其在战术层面的天赋,更是完爆雪诺无压力。

《权游》中从来不乏大场面战争。但无论是五军之战还是艰难屯,都几乎没有“指挥的艺术”。对战双方是组织有序的阵列对冲,类似平原会战的场面,在“私生子之战”是第一次。

△弓兵+骑兵的阵列井然有序,让处女座看得心旷神怡。

兵团作战,将士悍勇固然重要,然而决定战局的,很多时候是主帅的智慧。

在这一战中,“小剥皮”拉姆斯让观众领略了远超主角雪诺的战略与战术,在牢牢掌握了雪诺性格弱点的基础上,一步步将后者拉入死局。

开战前,拉姆斯的军队人数数倍于对手雪诺(6000正规军VS约2000野人为主杂牌军),并且装备精良,训练有素。

但他并没有仗着人数碾压就正面强上,而是利用瑞肯引诱出了雪诺的大部队主动出击,自己则选择以逸待劳。

△相似的例子是1066年著名的黑斯廷斯战役。同样是没有骑兵,英军构筑堑壕阵地据守。而诺曼底公爵威廉一世正是通过佯败,引诱英国国王哈罗德的步兵出了堑壕,再放出骑兵屠杀。

在拥有骑兵、装备、训练、人数等全方位的优势下,小剥皮仅仅用一个俘虏就引诱对方以少敌多主动出击,极大地打击了对手的士气。这是第一重战术布置。

在对方冲击到半程,小剥皮才放出骑兵,正面冲击对方没有阵型的步兵群。同时让弓兵射箭数轮。这是第二重战术布置。

待战局焦灼之时,再放出自家的精锐预备队进行包抄合围,在骑兵堆成尸山后,波顿军队的包围圈已经足以对对手完成绞杀,从而以最小伤亡歼灭对手,而且收割人头的好事还稳稳落在自己家人身上。这是第三重战术布置。

纵观这三重布置,小剥皮的战场指挥可谓滴水不漏。

历史上兵力占优于是洋洋自得作死自己的例子数不胜数。而小剥皮在兵力完胜的情况下还布置得如此井井有条,可谓谋主。

事后来看,小剥皮这一套组合拳唯一的弱点,就是最后组成的包围圈缺少防御能力,导致背部遇敌直接溃败。

但这都建立在知道结局后开的上帝视角。假如这场战事没有谷地骑士参与,可以说完全是小剥皮方面的完胜无悬念了。

雪诺:一个弟控的全面失利

面对军事才华出众的对手,雪诺的表现却着实令人失望。

你可以说他是个重情重义的兄长,是个打死也不怂的战士,是个优秀的游骑兵。但论起统帅之才,他实在和小剥皮差了十万八千里。

△瑞肯死后,雪诺所想的似乎只剩下能多换对方几个人头。

1、孤军奋战

其实这场战役从一开始,就对雪诺一方有诸多不利。

首先,在没有得到北境贵族支持的时候就仓促开战,雪诺所选择的夺城时机不尽合理。

从兵力组成上来看,拉姆斯手握波顿家族、卡史塔克家族和安柏家族为主力的6000人军队,这三个家族是北境除史塔克以外最大的三个家族,都有上千年历史,且兵力雄厚。

但其实拉姆斯在北境谈不上有什么威望,尤其是在卢斯·波顿死后,他手下的人并没有那么军心齐整。

其中,卡史塔克家是因为对凯特琳释放詹姆和罗柏处决瑞卡德两件事不满,才选择了倒戈波顿。而安柏家族投降波顿的理由仅仅是讨厌野人。但从之前的剧情渲染来看,安柏家一直是史塔克家族的忠实追随者和属臣。

从这点上来看,至少安柏家本可以成为雪诺争取的友军。

从这张地图上来看,临冬城东靠波顿的恐怖堡,西靠狼林,北上就是安柏家的壁炉城。

倘若雪诺在从黑城堡南下经过安柏的属地时,先联系并安抚住北境以安柏家为首的几个贵族,声明自由民已经表示效忠于自己,誓夺临冬城,为史塔克家报仇。这样最大程度地拉拢到其他北境势力,争取到他们的支持,或最低限度不帮倒忙,对于征讨小剥皮都是有极大裨益的。

但雪诺却选择仅仅依靠装备简陋缺乏组织的北境和野人联军,就与小剥皮的临冬城守军开战,无异于以卵击石。

2、有正无奇

《孙子兵法》有云:“五则攻之,十则围之,倍则奇正并用,有奇无正,有正无奇,每战必殆”。

意思是说:假如我方兵力五倍于敌方,就可以攻打他;十倍于敌方,就可以围困他。如果敌方的兵力比我方多,则要奇计与正谋并用来对付他。有奇计、而无正谋,有正谋、而无奇计,打仗是一定要输的。

如果雪诺在战前多读读兵法,他就会知道,自己的人比小剥皮的少,除了“奇正并用”毫无胜算。而所谓“奇”其实就是奇谋。

但雪诺选择了老老实实和对方打阵地战。且旺旺这样的奇兵竟然会毫无基础武装,赤手空拳上阵,即使血再厚,迟早还是要送人头。

△攻城时旺旺惨死于小剥皮箭下,令人扼腕。

在兵力悬殊、统帅的临场发挥也天壤之别的情况下,琼恩·雪诺在濒临绝望的生死关头,等来了珊莎和她带来的谷地援军。

说是主角光环,或许对雪诺奋力拼杀到力竭略显不公。

但这场战役,与其说雪诺是赢家,不如说,珊莎和小指头才是赢家,雪诺只是惨胜。

粉碎幻想,成就经典

一个合格的战争美梦长这样

△2005年,雷德利·斯科特执导的史诗巨作《天国王朝》,也被称为西方古装战争片的巅峰之作。影片中有撒拉逊和十字军的骑兵对冲,还有攻城守城,工程车投石车,堪称真正硬核的中世纪风格。

在“私生子之战”横空出世之前,青春期的小直男们对战争的幻想,基本离不开以下这几个要素:

1、与大场面直接挂钩的“史诗感”

以往那些表现战争场面的大片,统统少不了气势恢弘的大场面。

尤其是见惯了动辄上亿投入、拍摄人数破万的所谓“国产大片”的中国观众,天天上下班挤公交都是人山人海,拍个大战役不给我10万人怎么行?

△2016年最令人失望的国产大片非《长城》莫属,大导指挥、超过10亿元的投入、动用了无数人力物力的这部合拍片,场面和特效是有了,可就是怎么看都不对劲。

在很多所谓的“战争片爱好者”心目中,“史诗质感”约等于“大场面”。

不可否认,许多经典战役都有大场面加持。

像是空姐的最爱之一,《指环王》中的两场大战,就是出了名的场面宏大气势磅礴。

△《指环王3:国王归来》中,希优顿王率骑兵冲锋这一幕,几乎是很多人心目中大场面的顶级了。

而在《权游》当中,同样不乏这样气势恢弘的战斗场景。最典型的当属第七季第四集《战利品》当中的“怒火燎原”一幕。

△挂比登场,怒清兵线。

这样的场面和特效,完全满足了青春期男生的精神需求,分分钟爽到飞升。

2、给我热血其余免谈

除了场面宏大,一场合格的大战往往还要打得热血至极,也就是二次元通常说的“燃”。

它应该过程起伏,交战双方打得有来有回,主角几经周折,最后迎来荣光大胜。

这样充满戏剧性的过程才符合小直男们的梦想。

△燃不燃?热血不热血?

去年上映的二战题材影片《敦刻尔克》的结尾,汤姆·哈迪饰演的飞行员在冒着无法回航的危险击落敌军战机后,最终迫降在敦刻尔克的海滩。

这一幕,也曾经让无数影迷感受到热血沸腾。

△敦刻尔克的最后一只鹰。

对于这样高燃的战斗场面,也许很多年轻男孩都无法抗拒吧。

3、我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

一场让人意难忘的梦幻战役,怎么能少了一位大英雄。

他必须面容英俊中带点沧桑,武艺高强万夫莫敌,面对强大的敌人还一往无前,带着“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气势,战胜了一切,也保护了一切。

△同样是在“怒火燎原”中,詹姆白马银枪,孤身冲向喷火巨龙的一幕,想必是很多人心目中的“权游名场面”。

这样英姿飒爽的形象,或许是很多对战争怀有向往的小直男们,曾多少次幻想自己成为的那个人。

在千军万马之中,以一己之力拯救无数人于水火。这样的故事,可以说完美实现了青春期小男生们的美梦。

但“私生子之战”却粉碎了这一切,讲述了一个别样的故事。

被鲜血和泥浆弄脏的梦

如果说“私生子之战”也是一场梦的话,那这场梦有点脏、有点血腥,还有点狼狈。

1、冷兵器交锋的极致残酷血腥

这一战当中,当然不乏战争剧作标配的宏大战斗场面。但真正使其成为经典的,却是其惊心动魄的真实感。

事实上,《权游》的标签之一,就是血腥残酷的死亡场景。

原作者马丁出了名的“杀人如麻”,而剧集当中的炮灰更是多不胜数。有人统计过,在《权游》一至七季中,共有个角色死亡。

△像是红毒蛇被魔山捏爆头颅这样突如其来的震撼场面,在《权游》中俯拾皆是。

另一方面,表现两军交战的紧迫和惨烈,在前几季中也多次出现。

但无论是第二季的黑水河之战、第四季的长城保卫战,还是第五季的艰难屯突围,都不像私生子之战这样,用大量的篇幅描绘战斗场面,充分表现出了冷兵器交锋的残忍与绝望。

△黑水河之战最后,居然就靠着小恶魔晕倒糊弄过去了。

也只有私生子之战,实实在在地展现了那些刀锋入体、断手断脚、砍头破肚的镜头,让人在震撼之余,还体会到嗜血的快感。

△真刀真枪的拼杀,最大限度还原真实战场的残酷。

此外,雪诺一方被小剥皮的枪盾包围,逐渐被收缩挤压的绝望感;还有雪诺被人群层层掩埋、踩踏的代入感,让观众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那种恐惧和窒息,极为震撼。

△小剥皮的盾枪大阵将雪诺的部队包围挤压。

没有龙炎,没有野火,只有最冰冷的刀刃肉搏,弥漫的泥浆和血腥,令人窒息的压迫……

所有这些,都不同于那些好莱坞动作电影中被美化过的战斗场面。

这种让人手心冒汗的紧张刺激,虽然使它看起来缺少神话甚至童话式的“热血”和“燃”,但却给观众带来了最逼真的临场感。

2、非典型战场英雄:琼恩·雪诺

雪诺作为“私生子之战”中的主角,实在和一般的战场英雄不尽相同。

他虽然勇武,却不善计谋,在妹妹高瞻远瞩想着夺回家园重振狼家雄风的时候,他心心念念的却只有弟弟的安危。

他在战争中奋力搏杀,却几乎在敌人和部下的尸体中窒息。

他犯了许多错误,几乎把自己和战友害死。

他灰头土脸,鲜血披面,精疲力竭,倒在地上被人群踩踏。直到最后打倒仇人,也一点都没有大英雄的样子,更不可能是任何人期望自己置身战场时,所希望成为的那个人。

△直到将小剥皮逼入绝境,他仍然用最富骑士精神的方式打倒了他。

可他赢得粉丝的心,从来也不是因为他“像个大英雄”,而是因为他的“人情味”,因为他对狼家深厚的感情和绝对的忠诚。

战争前夜,雪诺一直在与戴佛斯和托蒙德商讨战术。他考虑到了拉姆斯据守城堡,占尽地利,同时拥有战力极强的骑兵队伍等等一切优势。

△托蒙德和他的野人兄弟就是被史坦尼斯的骑兵平推,为了避免重蹈覆辙,雪诺告诉托蒙德应对骑兵的正确方法。

但所有的这些战术布置,在次日的战场上几乎都被他抛诸脑后。

原因只有一个:瑞肯之死。

你可以说这是雪诺缺乏预判和应急方案,小剥皮的这一手的确彻底搅乱了他的心智。

在战前制定战术的时候,珊莎也曾经告诫他,要小心他的对手,因为拉姆斯才是那个喜欢玩游戏、设陷阱的人。

果不其然,拉姆斯一箭射死瑞肯,成功激怒雪诺并使他失去理智,才导致了雪诺一方之后的大劣势。

但你真的会因此苛责他吗?

对于雪诺来说,原本这就是一场必败之战。

开战前他告诉梅丽珊卓,如果这次他战死,不要再用魔法救活他。

珊莎告诉他,牺牲瑞肯,不要上小剥皮的当,因为小剥皮根本不可能允许史塔克家的嫡子存活于世。雪诺也没有答应。

他一心只想救回弟弟,不惜送命。即使这个弟弟与他几乎没有太多亲情羁绊:雪诺上一次见到瑞肯是在离开临冬城去当守夜人之前,那时他自己也还是个少年,而瑞肯尚年幼。

和多年来一直周旋于政治风眼,早已深谙权术斗争的珊莎不同,雪诺始终是那个“什么也不懂”的男人,他从来不是、也从未试图成为一个战场上八面威风的大英雄。

他笨拙、固执、不善权谋,视家人高于一切。

就像一个真正的史塔克一样。

“私生子之战”也因为对雪诺这一形象的饱满塑造,让粉丝念兹在兹,推上经典宝座。

经费在燃烧:实拍与特效共同成就的一战

《权游》第六季每集的成本大约在1000万美元,整季预算超过1亿美元,其中《私生子之战》这一集花费最多,为1500万美金一集。

这么多的钱都花到哪里去了呢?

真人真马实地拍摄

前文已经说过,这一集共有600名剧组工作人员和500名群众演员参与了拍摄。

但其实除了出动大量演员,剧组动用了近80匹真正的马进行实拍。

在如今的条件下,这比电脑特效制造群马效果,要昂贵得多。但实拍的画面,也的确有着特效无法企及的真实感。

逼真的道具

除了真马、真人之外,《权游》剧组的道具制作更是出了名的一丝不苟,精细到可以以假乱真。

像是用硅胶假尸做出的“尸山”,隔着屏幕绝对让人难辨真伪,可见制作的精致程度。

强大的特效

△VFX设计工作室Iloura专门制作了一段视频,为观众展示这一战背后的特效制作。从视频里,你可以清楚地看到哪些画面是用CGI加进去的,哪些是真实拍摄的。

在“私生子之战”的结尾,艾林谷骑兵驰援的场面令人心旌荡漾,尤其是骑兵以三角形破阵阵型冲入波顿军队的圆形防御阵的“上帝视野”,看起来分外激动人心。

而这一幕全部由电脑特效生成,完美呈现了这一既真实又震撼的高潮场面。

也许在多年后,不断有新的战争佳作出现。它们同样砸下大量真金白银,拍出了更好看、更让人身临其境的战斗场面,让所有对战争充满幻想的热血青年们心向往之。

但《权游》第六季第九集所呈现的这一经典战役,注定会在剧迷心目中占有一席之地。

你永远不会忘了那个狡黠狠毒却军事天赋爆炸的疯子,那个浑身中箭还用尽最后一口气撞开城门的巨人;那矛尖盾固的无敌阵型,那号角声中猎猎作响的蓝色旗帜……

还有那个孤身一人面对千军万马的背影。

那是个背负不堪名声的“私生子”。他拼尽一切,搏杀于乱军丛中,挣扎在尸山血海,只因为家园就在眼前。

一切为了临冬城!

*选题 / 方老板

· ——  End  —— ·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