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雪中悍刀行》相关粉丝资讯

德国第一美艳女魔头,被法庭判处死刑时竟提了一个无耻的请求

2018-10-19 16:00:10

納粹第一美艳女魔头伊尔玛�格蕾泽,酷爱杀害美女的纳粹美女

在纳粹统治德国的那个时期,无数德国妇女被希特勒蛊惑人心的演说所迷惑,前后共有约2300万名德国妇女加入了纳粹党及附属的希特勒青年团或德国少女联盟等各种法西斯政治团体。其中,数万名年轻妇女穿上了后来在纽伦堡审判中被定性为犯罪组织的党卫军的深褐色制服。在这些女性党卫军成员中,有至少4000至5000名“女魔头”充当了纳粹德国建立的集中营看守,她们用严刑拷打和摧残虐待等残酷手段,对那些犹太囚犯们使尽了各种各样的暴虐手段,然后再把这些可怜人们赶进罪恶的毒气室,用以结束他们的生命。

臭名昭著的T—4护士组

伊尔玛•格蕾泽,她是二战时期纳粹德国最臭名昭著的女魔头,她生于1923年,于1945年被美国组织的军事法庭判处了死刑,死时仅仅只有22岁。和很多纳粹的女党徒不同,伊尔玛•格蕾泽的出身很平凡,但却在年纪非常幼小时便正式成为纳粹党的忠实党徒。她从护士学校毕业后,便听从了元首希特勒的召唤,直接投身于残酷之极的T—4行动之中。此后不久,格蕾泽干起了纳粹集中营的女看守工作。从此她便开始热情高涨地虐待、拷打、凌辱和杀害起集中营中的犹太女囚犯。

“美女遇见格蕾泽,必然是死路一条”,被蛇蝎美人伊尔玛•格蕾泽残忍处死的妇女

十八九岁时,伊尔玛•格蕾泽获得了德意志人的骄傲——铁十字勋章,不到20岁时,又被破格提拔成为女囚集中营里的看守长。从外貌来看,伊尔玛�格蕾泽无疑是一位标准的德意志美女,可如果从心灵上来看,她却肯定是一个心如蛇蝎的纳粹女魔头。在伊尔玛�格蕾泽任职女囚集中营看守长的时间里,她曾在一天内残忍杀害了创纪录的30个女囚徒。在她的集中营里甚至曾流传着一句恐怖的话:“美女遇见格蕾泽,必然是死路一条”。

在所有青春来过的日子里,都有过那样一个白衣飘飘的少年,爽朗干净的面容,温暖灿烂的笑颜,以致于很久很久之后我们都不知道我们怀念的是那个青涩的时代还是那场独独有你盛开过的繁华。  我们都曾有过那般轻易脸红的模样,会在绚丽的阳光下肆意奔跑,会冒着被老师骂的风险做一些自以为惊天动地的坏事,会张扬而率性地迎接每一个清晨的来临,会义无反顾地追逐一场懵懂的爱恋和注定没有结果的伤害……盛夏的幽香日复一日地冲刷着曾以为地久天长的岁月,在逐渐苍老的年华中看到的终究是握不住流沙的指缝,风干的记忆随着你远去的身影终趋于寂静,只有心间的空洞在提醒那份执着痴迷疯狂是真切地存在过。  树梢上的知了嘶哑的声音在耳边缠绕,扰乱了喷涌的思绪,池子里的荷花依旧是在没心没肺地欢笑,细细看着也找不回当初明亮的心境了。垂柳轻轻飘飘地抚摸着碧色的湖水,怎么看都是岁月静好的景致,忽地想起语文老师曾教过“柳”与“留”谐音,古人亦是用柳树来表达不舍之情,我无比黯然地想过,即使我折柳成伤铺满你走过的路,也无法换得你的一次回眸,那场冰天雪地的世界里你终究是抛下我一个人苦苦挣扎,之后的之后,我会总会遗憾,如果当初我能更加勇敢,是不是结局就会不一样。  行走在这个变幻不定的世间我们不得不感叹时间的鬼斧神工,它能够那样轻易地玩弄人们于股掌之间,从陌生到相依再重归陌生有时候真的只需要很短的一个周期,诺言的鉴定往往也是无比讽刺的一个本质,能够敌得过时间的东西不是不存在只是太少太少,究竟是它过于强大还是人心太易变呢!重新回到那熟悉的故地,发现街道两旁有些个店铺早已易了主人,当初念念不忘的奶茶店没有了那份风味,曾经一起学习过的地方也不再出现熟悉的脸庞,就连想着要分享某件开心的事情侧过头去才恍然身旁只剩下风呼啸而过的声音,原来,一切都已经过去了好久好久,残留的也只有支离破碎的影像了。  现在的现在,偶尔看到一群穿着校服的学生蹦蹦跳跳地大声说笑,不禁微微想着,青春真好,这样纯白的年纪我们都来过。    篇二:浅逝的白衣时光  人的一生,总是会追求很多的东西,金钱,权势,爱情,友情������但对我来说,世界上最值得我追求的东西,莫过于一颗平常的心。——题记  在我小的时候,家里经济条件很不好,别的小朋友都有好吃的,好玩的,可我和姐姐什么都没有。每次都只是躲在角落里,看见别人  笑得开心就跟着笑,看到别人的玩具坏了也跟着揪心。有时候,我就会想:如果我们家也很有钱,那该有多好������  每当在家闲得无聊时,我和姐姐就会结伴跑出去溜达,有的时候,半夜了也不回家。每天都开心得要死。其实,那时候也真没什么  好玩的,无非是你追我,我追你疯跑的游戏,也许是小孩子的天性使然,那时候特别容易满足。即使是再无聊的事情,因为有人一起  玩,也会觉得意义非凡。  现在,长大了。渴望的东西也越来越多了,再也不会像以前那样无忧无虑的疯玩了。心底的欲望,就像是燃不尽火柴,给得柴越  多,欲火就烧得越旺。每天都在担忧与无奈中度过,笑容越来越少,心情也越来越低落。  一次去上合班课,在大教室的桌子上看到一句话:日落香残扫去凡心一点,香尽炉寒常把一生来栓。刚看到这句话,我就很喜欢,  在课本上一遍又一遍的描摹,不论是对人生的感悟上来讲,还是纯碎的字面上对于出家人的写照,都深深地印刻在我的脑海,那些曾经  的,被我小心搁置在心底的温暖,都被这句话牵引了出来。  我不止一次地在梦里,小心地回忆着那些往事。那些无知,幼稚,任性的行为,此刻看来,都变得那么地遥不可及。那种纯粹的心  境,我真的很怀念������  我把那些无忧无虑的过去,统称为我的白衣时代,在岁月的流逝中,生活变得越来越迷茫������  浅逝的白衣时光,在你的萦绕中,我愿长眠������    篇三:心若白衣,慎独如斯  曾几何时,白衣如斯,想象中不尽的唯美。恍若间,一袭白衣,涤荡凡尘,远伫那高山之颠,信手拈云,漫留一份淡定,一份从容。抑或在那青原之上,任凭清风徐徐,衣袂飘然。那份洒脱,那份不羁,举手投足之间,被斜阳镂刻成一副远古的倒影,如此,俨如纳木措的湖水,清澈,微漾,隐于红尘之外;  白衣意寓红尘外的一片纯白,不染纤尘片屑,如皓月凌空,寂而无声。似轻烟浮尘,绕而不绝。于素练中彰显一丝俊逸,于俊逸中滋生一丝美感。白衣便是自己织就的一个隐世的梦,白衣便是自己为之苦吟的数行诗句或一阕染有绮情略带伤感的古词;  凡尘若梦,斯者如斯。如斯出自<论语。子罕>;;里的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意为逝去,远离。如春愁撩乱,依依梦里无寻。正是那份逝去的美好,才会有冗长的怀念,才会有不尽的惆怅,才会遗我满腹湿漉漉的梦境。也就有了如斯的底蕴;  曾几何时,无数次问自己,向往什么呢?或者要追求什么呢?是那厚重的古韵里朴实无华的诗行,还是那绮情浪漫的词章。是那现实浮佻的归避,还是他山邂逅的琴音。显然,是没有做到笑而不答心自闲的境地了。那么,就让憧憬羽化成蓝蝶的传说在这个喧嚣的上空轻舞飞扬吧。我想,白衣如斯能给出最好的诠释。  我一介俗子,没有想象中的质白,有的只是生活的负累,桎梏的枷锁,和太阳给予的印记。没有白衣书生的柔弱,也没有白衣先生的迂腐,。有的是对现实些许的无奈和期翼唯美浪漫的情怀。携一丝飘逸让凡身洒脱从容,携一份淡定让心境袅袅氲氤。我不是谁心目中的白马王子,我只是白衣如斯里一个卑微的影子。用君子慎独的信条来警戒自己,并以此来充实自己的精神小屋。漫看云卷云舒,去留无意;  闲暇之余,总喜欢为赋新词强说愁,莫名的感动于一瓣花的清香,一缕风的惬意和一片月的空灵。于是在某个寂静的夜,佐上一杯香茗,把她们融入长短句中或平仄声里,任青涩的句子在心里慢慢地发酵;  生活把我踩在脚下,而我却以另一种方式高昂着,生命如一株淡淡的茉莉,散发出幽幽的馨香,且放白鹿青崖间,须行既骑访名山。我,心若白衣,慎独如斯;    篇四:那个白衣少年  哈利�波特终结篇,我细细翻读。淡墨浅字,比之英文版,更觉亲切。如一弯月牙钩,轻盈勾勒出我年少时的记忆。  那个白衣英俊少年绽露着粲然的笑容,在教学楼下澹澹路过,踏上对面一幢楼的阶梯。我在走廊尽头踌躇凝望,心底幽藏着最深刻的自卑。  十七岁的日记在薄本扉页里散溢着惆怅的气味,那般浓郁。宛如蜻蜓点水般的掠影,教室窗外一树白花繁华盛绽,迎风摇曳,飘散着若有若无的香气。  时光在指间悄然流逝,我却一直未能知晓那树花名。教室里一阵骚动喧嚣,我抬头,高大俊秀的少年手捧几本书在班主任的陪同下悠然入门。  微风吹拂,树上洒落几朵花瓣,点点飘絮,苍白如雪。花瓣在风的舞漾里旋转入窗,静贴在我的书桌上。我清晰地听到花瓣落地的声音。  花絮漫天飞舞,日子风轻云淡。他经历了一段情殇,成了女同学热谈的焦点,或是羡慕那女孩幸运,抑或是斥责她不懂珍惜。  我只是躲在角落低眉颔首静静聆听,掩藏不住落寞。他,不会注意到那一双关切的目光。  教室外,一树白花犹自妖娆,仿若不晓尘世烟火。然而缘分时常妙不可言,我竟在不知不觉中成了他的伙伴。  那段日子难忘至今,我们骑着车绕遍全城,阳光下,他的笑容灿若烟花,孩童般纯真。我的眼眸在他的笑容里迷离。心湖里溅荡起圈圈莫名的涟漪。  耳际萧萧风声拂过,掀动起深埋心底的波澜。愈久的相处,我便愈贪婪地认为他能明白我的心意。事与愿违,我们的关系逐渐开始冷淡,如同一朵开得繁丽的花瞬刻凋零。  我本该料到这个结果,却仍然飞蛾扑火。幻化灰烬,我听到心口破碎了一个洞。  后来,他调换了班级,原因是喜读文科。他离开的那个下午,我抬起头仰望苍穹,白云朵朵,大雁成排飞过,天空很蓝,忧郁的蓝。  后来的后来,我的忧伤,被岁月的风烟涤成一抹凄怆的身影。我才明白,平行线没有交点。

纳粹妇女看守所内,被伊尔玛�格蕾泽执行绞刑的一批可怜女囚犯

与伊尔玛�格蕾泽美丽的外表十分不相称的是,这位纳粹美女的言辞却十分肮脏粗鄙,很多女人羞于出口的淫语脏话她经常挂在嘴边。格雷泽生性放荡且几乎成瘾,在她主宰的集中营中,先是物色过几个小白脸男性看守供她玩乐,之后又看上了纳粹死神医生门格尔,并长期与这位风度翩翩、才华横溢,却在不到三年中杀死了38万囚徒的邪恶男人作了露水夫妻。

1943年至1945年,约瑟夫�门格尔以志愿者身份加入纳粹集中营,杀死了超过38万营中囚徒。而不可思议的是战后他却奇迹般逃脱了正义的审判,逍遥法外

可是,那位以志愿者身份去奥斯维辛死亡集中营中服役的纳粹屠夫岂是专情之辈。不久以后,格雷泽便发现门格尔滥情的一面,门格尔的私通对象甚至包括“低劣”的犹太女人,这让格雷泽恼怒不已,随后她便与门格尔一刀两断。最终,美若天仙的格雷泽却与形若悍牛的比克瑙男囚营长官克拉莫厮混在了一起,随后二人一同来到了纳粹贝尔森集中营,而格雷泽也顺理成章地成了克拉莫的情妇。

惨遭格雷泽迫害的女囚犯尸体,被随意的堆积在路边

诚然,格雷泽从来就不是一位端庄的淑女,但是上述这些劣迹却并不能在日后的审判中宣判她的死刑。而她被处死的最重要原因还是在于,她用极端凶狠残暴的手段杀死了无数的女囚。在比克瑙集中营的分营中,那时的格雷泽和门格尔医生还如胶似漆。这一天,3000多名女囚刚刚被一列火车运达集中营,而门格尔医生正在例行“挑选”着这些女囚犯的公务。突然,一名身材高挑、长发披肩的犹太姑娘跪在了他的面前,凄苦地说道:“救救我吧,仁慈的医生,我才23岁呀”。

格雷泽和门格尔

门格尔低头一看,不禁欣喜万分,跪在他眼前的明显是一位外貌出众的犹太美女。好色成性的门格尔当然不会放过眼前这个“猎物”。他和颜悦色、满面春风地握紧了这位姑娘的手掌,并低声地温柔说道:“你只管放心,我是绝对可以信赖的”。而这一切都被不远处的格雷泽看在了眼里,这位纳粹女魔头的心里像是刚刚打碎了一个醋坛子。在嫉妒和愤怒的驱使下,格雷泽一个箭步就冲了过去。其实格蕾泽对其她美女的嫉妒早已经到了一个病态的程度。因为在这之前,集中营里出现的那些美貌女囚,很多都被她想方设法地折磨死去。

在格雷泽的世界里,不允许任何比她美的女人在集中营里活着

而此时已经疯狂的格雷泽更是一把推开了旁边的门格尔,她用手中的皮鞭凶狠地抽打着犹太姑娘的脸。不一会儿的功夫,姑娘的脸就已经被她的鞭子抽得稀烂,殷红的鲜血不停地向下淌着。看着犹太美女的惨状,心理已经扭曲的格蕾泽却并没有放下心来,她知道门格尔的医术极其高明,当然很害怕自己的心上人会为这个犹太女人治愈创伤。于是,她索性掏出腰间的配枪,残忍地将已经被鞭打倒地的这个犹太女人杀害了。这下,格雷泽终于放下了一颗悬着的心,浑然没有看见一旁已经脸色铁青的门格尔,也正是这件事最终成了门格尔和格雷泽这对露水夫妻关系决裂的重要原因。

被格雷泽殴打的犹太孕妇

不仅外貌美丽的女人会被格蕾泽残酷处死,就连那些外貌普通,却身材妖娆的女囚犯也同样难逃格蕾泽醋意所引发的暴行。除此之外,怀有身孕的女人也是格蕾泽的重要打击对象。按照她疯狂的逻辑来看:“没准这个犹太小娘们生出来的就是一个比我还漂亮的小崽子”。因此,格雷泽一旦察觉到哪个女囚有了身孕,便很快就把她投进纳粹的毒气室。甚至有时侯在进毒气室之前,还会指使手下在孕妇的腹部一阵猛击,直到孕妇流产或者直接被残忍打死。

伊尔玛�格蕾泽,蛇蝎美人的完美诠释

二战结束以后,美军组织的军事法庭开始审判德国战犯。作为曾经贝尔森集中营中最臭名昭著的女看守,伊尔玛�格蕾泽最终坐上了被告席。她开始感到不安和害怕,在法庭上高声喊着冤枉,并妄图将自己的罪孽推脱得一干二净。她甚至开始效仿那个被她鞭打后再残忍枪杀的犹太女人,在死神即将降临之前,她哭泣着说道“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按照上级指令执行的,我只是一个脆弱的女人,怎么敢抗命不遵呢?而且我只有22岁呀”。

正在接受审判的纳粹女魔头格雷泽

而且,格雷泽还有更加无耻的一面,为了能够活命,她曾暗中用憋足的英语和法庭的主审官说:“我愿意当你的女仆,伺候你一辈子,包括陪你上床”。但是,她所做的这一切都完全是徒劳无功的。因为无论是按照英美德哪一国的法律来清算她的罪孽,格蕾泽都必然属于十恶不赦的一个人,而迎接她的肯定只有死刑一途。而那位主审官在听了格雷泽的请求后,也只能无奈地对她说:“姑娘,我实在是无法帮你,你身上的罪孽实在是太大了。在你的心里,到底还有没有上帝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