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雪中悍刀行》相关粉丝资讯

人生不如一行波德莱尔

2018-10-11 05:10:12

听一首螺蛳粉吧 这个点确实有点饿

芥川龙之介说:“人生不如一行波德莱尔。”木心说:“有时人生不如一行波德莱尔,有时波德莱尔不如一碗馄饨。”

于是我去网上找波德莱尔的诗,精选里的诗,基本上我都看得下去。但我真的一点不懂诗,我也不知道我喜欢哪一种文字,就像我一点都不知道我最近到底干了什么一样。

上一篇完整地图文消息是在9月4号写的,这个时候已经是10月11号了。我喜欢的公众号基本上都有几十条未读的消息。所以,我迫切地想知道这一个月我干嘛了。昨天下午睡了半天,晚上去门口买的米线还挺好吃的,旁边的垃圾桶还残留着米线的味道。

下午躺在床上看书的时候,我觉得非常舒服,舒服出一种罪恶感,其实这样的罪恶感在我转本后就挥之不去。我的床头刚好离窗户比较近,秋天的天气很晴朗。我当时想买个靠枕放在我狭小的床上垫着看书,只是枕着看书的时候觉得双下巴更加厚了。很多次坐在桌子旁看书,都特别想在宿舍放个躺椅。

这两天看了几部电影,国产的有《李雷与韩梅梅》、《快把我哥带走》、《我想和你好好地》。前两部让我看到了国产还行,走出了堕胎青春片的阴影,就像韩剧也走出了失忆车祸的悲惨人生一样。

最后一部是同学推荐的,看完就差一把刀,刺死他。我勉强用2.0倍速看完,内心惶惶不安地想他推荐给我到底有什么深意,想让我读出什么?可我只看出了畸形的爱情观,非常影响我对爱情的美好想象。

不过他说了句:我不能让你活在童话爱情里,要让你理性些。我经常觉得我是个非常理性的人,理性到冷血。我很喜欢那种画面很美或很治愈的外国文艺片,因为中国的文艺电影部分又残忍又深刻。也不是每个人都和唐僧一样必须去体验八十一难,我觉得我短暂又很平静的人生里,部分苦难是可以避免的,所以我并不想去体验在我身上没有发生而且我不会让它发生的某些事。

有人说,我们需要去“体会”苦难,就像别人会和你说你要去发宣传单这样才会主动接受别人递过来的一样。我没有发过传单,但是我也会接受。我们每个人的生命里,那个不知道是否存在的上帝已经给你安排了些磨难,你好好体会就可以过好这一生了。

而我不想去体会那些本就不该出现在我情绪里让我排斥的情绪,我们不需要通过难过的事情来刺激自己的神经,从而感知存在,就像周国平的文章《直面苦难》里说的,不要放大苦难。

而外国的电影,治愈的挺多,像《海蒂和爷爷》、《天才少女》......看到今天我才捋清楚,都是一个个天真美好的孩子来教一个成年人生活。但最美好的还是同性恋题材的电影吧。

去年看了李银河的《同性恋亚文化》,虽然并没有看完,但是完全端正了我看待同性恋的态度,而且充分激发了我的好奇心。最近又翻出有段时间舍不得看的《夏日终曲》。

比王小波的书,我之前看过一本,已经忘记名字了,我并没有一双慧眼和一颗慧心去读懂。但是今晚看《沉默的大多数》,看出了种哑巴想说话的欲望。【觉得挺好看的,但是自己表达不出来】

目前,又喜欢上冯唐了!最近看他的《无所谓》,其实有几天没看了,因为我迷上了《雪中悍刀行》,开始补做我的武侠梦。冯唐在《无所谓》中有一段讲喝酒,看完后想他是魔鬼吗?很想把唐诗楚辞翻出来背,万一哪天喝多了自己背不出来。

我一直觉得我看书的历程不够完整,小时候就一本《365夜童话》翻烂了,在很长的时间里,只活在童话故事里。在本该看言情、武侠小说的年纪,看了些《新概念》作文和《最小说》。所以我学会了无病呻吟,却不会流氓写法。所以我才喜欢冯唐吧。后来看了排行榜的书,得到的只是一些很不合时宜的沉闷。不过我开始可以辨别书本,也不喜欢同龄活跃在微博上的长相清秀的年轻作家。(不是嫉妒人家的长相)

某天在书店,我拿起欧阳娜娜的书疑惑地说,十八岁能写出个啥?她看过几本书?年轻人写真和书本的界限这么模糊的吗?当然我和三小只的《非虚构成长》合拍了,控诉为什么价格那么高,同时质疑文字质量(还没看过)。有人说,如果你排解苦难需要从苑子文豪的书里汲取力量,那你首先该怀疑这份苦难的深度。

并非想要以年纪评判一本书的好坏,冯唐17岁的写稿《欢喜》就比他四十几岁写的《三十六大》好看。我如今看17岁左右的日记也觉得好玩。因为那个时候唐诗宋词信手拈来,抬头对着窗外发呆的日子真的太多了。我的日记都在语文课和不想做数学试卷的晚自习完成。

以前,我很相信星座,我是双鱼座。后来不相信了,因为有一天我发现我并喜欢幻想了。可是星座就是给那个年龄的人看的,我已经过了,但它不会和我一起成长,解读现在我的。

在不喜欢冯唐的时候,喜欢李诞。最开始的时候怀着好奇心去看他微博置顶的“人间不值得”,才明白原来大众夸大和稍微误解这句话了。相比之下,冯唐的“春风十里不如你”更美好一点。去年寒假,我看完了李诞的《宇宙超度指南》,熬着夜看完,当时觉得挺有意思。心想,还好他不是个真的佛教中人,有“辱”佛门,在《笑场》中更明显。可我很喜欢里面那个悲催小徒弟对小北的独白。

后来有段时间不喜欢李诞,因为每次回想到许知远对话李诞的时候那种存疑的表情,让我觉得需要审视自己的这份喜欢。我不喜欢商业的李诞把知识分子许知远衬得有点凄凉的样子。因为许知远这样的人存在,让人有安全感文明不会断流、不会畸形。

几个小时前,正在我想要努力写点什么的时候,两个朋友找我聊天。生活就是这样,随意抛出一些诱饵,制造一些绊脚石。我和他(她)们表明我要憋篇东西出来不能聊天。朋友说,什么时候爱好变成了负担。

我回了句:创作都是痛苦的。这句话确实是某位作家说的,而我每次因为喜欢或者想要写而写的时候,中途都会经历痛苦。我希望这个爱好变成我的负担,正因为它没有成为负担,所以我丢弃了它一个月。我的惰性经常战胜我的想法,再加上我畏手畏脚的,担心提到的这个人会不开心,担心某句话被过度揣摩......

我当然知道被人看我的公众号都带着“猎奇”的想法,我根本写不出个啥,别人只是好奇我最近又看了什么电影,我又想什么?我当然不会像杨奇涵每天晚上问自己是不是更加博学。这样的问题我一年问一次都嫌多余。所以,我又在矫情什么?

前段时间我很不喜欢别人问我喜欢什么,然后我说喜欢读书。我不想跟别人说我喜欢读书,因为我很多书也看不懂,遇到不认识的字也就跳过去了,很多意会的句子经常被cue让我言传一下???

但是我喜欢看书的状态,在这几天前,我看书时因为我心情不好。我无法排解内心的很多困惑,无法和自己讲和,所以我看书。而现在我很高兴我不再是不开心才看书,我无聊没事做的时候看书。因为之前不开心的时候看的书,已经够让我和自己谈判讲和,也加固了我内心已经构建的框架。

今天看到李诞和蒋方舟之前参加广告的小视频,蒋方舟说到毛姆的书《阅读是一本随身携带的避难所》,李诞当时就问,毛姆一生过得怎样?他需要避难吗?蒋方舟说,毛姆的一生过得挺好的,有名利......这让我产生一种误解,过得那么好的他让阅读成为避难所?就像写《悯农》的人不是个农民啊。

但是百度上毛姆的一生在童年的时候过得很不好,奠定了他的一些文字风格,而且他非常爱阅读,所以我才明白,他完全有资格把阅读当成避难所。所以,万物皆可存疑。就像我在看《奇葩说》的时候,我对高晓松和蔡康永的笑就很存疑,因为我并没有觉得好笑。

所以,要说人生不如波德莱尔,或者波德莱尔不如馄饨,都可以吧。

weibo:@柴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