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雪中悍刀行》相关粉丝资讯

重生之悍妻(291-295章)

2018-10-09 15:08:53

重生之悍妻

作者:梅果

从末世而来的兵团教官玉小小,穿成嫡长公主的第一天,就把自己嫁给了蒙冤入狱,身受酷刑,处于人生最低谷的少年将军顾星朗。

从此以后,一个只会吃饭睡觉打丧尸的末世彪悍女,一个忠君爱国,冷峻寡言的骁勇将军,宿命一般的走到了一起。

国家弱小,强敌在侧,朝堂之上有昏君奸妃佞臣,朝堂之下民不聊生,面对如此境地,顾将军希望有朝一日自己能重振朝纲,让这个天下国泰民安,可他的公主妻却说,你这个愿意太宏伟,不可能完成,我们去一统天下好了!

顾将军只能…… 如何成为一个名垂青史的好公主,玉小小坚定的认为,能宠爱自己驸马的公主,就是好公主!

291地府门洞开

恶鬼到人间

大当家一路狂奔出了汇鑫钱庄,站在钱庄大门口四下张望,顾大少爷说他会在外面看着的啊,这人呢?

顾星诺和顾星朗都看见了从汇鑫钱庄跑出来的大当家,顾星诺视意弟弟少安毋躁,抬手敲了敲车厢壁。

拉车的马听见顾星诺敲车厢壁,打了一个响鼻,前蹄在地上踏了几下。

大当家听到马的动静,往小巷巷口跑来。

“怎么回事?”顾星诺靠在车窗前问大当家。

大当家往车里看,一眼就看见躺顾星朗怀里睡觉的玉小小,大当家很受伤,他们在里面打得血肉横飞,热火朝天的,这个货竟然在她男人的怀里睡觉?!

“熊雄?”顾星诺喊了大当家一声。

大当家人往车窗上一扑,喊了一声:“公主!”

玉小小是睡着了也睁半只眼的人,早就知道大当家站马车跟前了,公主殿下也没睁眼,问了一句:“你们的活干完了?”

大当家说:“公主,你快点去吧,小卫要被打死了!”

这下子玉小小不能躺着了,呼地一下坐起身来,玉小小看向了大当家,说:“小卫怎么了?”

大当家才不会傻到当着顾大少的面说,他试图抢永生寺的钱呢,大当家只跟玉小小喊:“是永生寺的和尚,他们也在钱庄里,公主,他们找上小卫了!”

玉小小一听这三个字就怒了,她走哪儿都能遇上这个永生寺,没完没了的节奏!

顾星朗不太相信,跟大当家说:“你别看到和尚,就说他们是永生寺的。”

“他们自己说的啊,”大当家急道:“公主,你救不救小卫啊?”

“小顾,大哥,我去看看,”玉小小没走车窗,小身板直接从车窗哧溜了出来。

顾星诺想喊玉小小,让玉小小多加小心,不要让人认出身份来,等顾星诺人扒在了车窗上想说话的时候,他的小弟妹已经拎着大当家跑远了。顾星诺一想,得了,他也去钱庄看看吧。

顾星朗看自家大哥也要下车,忙一把拽住了顾大少,说:“大哥你干什么?你也要去打去?”

顾星诺说:“不能让人认出公主来。”

顾星朗的神情变得有些窘迫,说了句:“公主带了蒙面巾。”

“什么?”

“大哥放心,公主不傻的,”顾星朗低声说了一句。

顾星诺嘴角抽了半天,最后抬手揉了揉他控制不住的嘴角,也看不出是不是真心的说了句:“公主很聪明。”

顾星朗扒在车窗上往汇鑫钱庄看,顾三少现在什么都不担心,就担心他媳妇再遇上身子里全是虫的怪物怎么办?当然,顾星朗心里再想跟玉小小一起去,他也把这个心思忍住了,连路都不能走,他跟过去除了给玉小小添麻烦,还能有什么作用?

顾星诺坐在了自家小弟的身边,拍一下顾三少的肩膀,小声道:“跟我说说那个怪物。”

顾星朗看向了自家大哥。

顾星诺沉声问道:“你觉得那个到底是不是人?”

顾星朗被顾大少问愣住了,是人怎么会长一身体的虫,中箭不死,血还是黑色的?可要说不是人吧,那个怪物也的确是人的长相,“我不知道,”顾星朗摇头道:“地府门洞开,所以恶鬼跑到了人间?”

顾大少被自己的小弟弄得哭笑不得,当将军的人还信这一套?是他小时候哄这小子睡觉,恶鬼故事说多了?

玉小小这个时候站在停马车的庭院里,小卫被大当家扶到了她的身后,玉小小能闻到小卫身上的血腥味,这味道很重,可见小卫身上的伤不轻。

几个武僧已经倒了两个地上,看着一动不动,不知生死。

为首的武僧看看玉小小的身材,觉得这个女人他应该见过。

大当家凑到玉小小的跟前,指着马车小声道:“公主,那里是一车的钱。”

玉小小回头看小卫,说:“小卫你想要哦?”

小卫这个时候要是摇头,就对不起他挨得这顿打了,小卫点了点头。

看小卫点头了,玉小小回头一指马车,跟武僧们说了句:“这车东西我要了。”小卫为了这车钱都血流成河了,玉小小觉得自己没现由不抢啊。

为首的武僧这时道:“你是玲珑公主?”

“不是,”玉小小很干脆的摇头。

“你……”为首的武僧气极,听声音这货就是玉玲珑!

玉小小也不废话了,身子往前一晃,动手揍人,雷劈她是暂时玩不了,不过揍几个永生寺的武僧,那还不跟玩一样?

武僧们没组织起什么有效的抵抗,眨眼的工夫就被玉小小揍躺到了地上。

大当家缩了缩脖子,看公主这一回动手,大当家才发现玲珑公主对他,那已经是很客气的了。

玉小小把几个武僧一起揍倒在地,看看身在的这个院子,说:“小庄他们呢?”

大当家忙就道:“他们去钱库了,我拿了银票来,这个钱庄的人也不肯给钱。”

“把这车子赶出去,”玉小小说:“我去看看小庄他们。”

大当家喜笑颜开道:“遵命。”

玉小小走到廊下,把几间屋子的门一一推开看看,然后公主殿下把屋子里放着的箱子,十个一摞,扛着就出了屋。

大当家两眼放光地跟在玉小小的后头跑,至于这二十来口箱子到底有多重,大当家见识过了公主殿下的神勇无敌,这几十口箱子,大当家就没在心里生出疑问来。

小卫坐在院子里的地上,看着地上的武僧们出神。

玉小小把箱子一起堆马车里了,跟大当家说:“你要照顾好小卫,他受伤了。”

“是,”大当家跟玉小小小声保证道:“公主放心吧,我一定照顾好小卫。”

玉小小又走到了小卫的跟前,蹲下,说:“伤到哪里了?”

小卫看看玉小小,把头摇了摇,说:“没受内伤,这几个和尚不想让我一下子就死了。”

“我把他们都揍了,”玉小小说。

小卫笑了起来,说:“多谢公主为我报仇。”

玉小小掏了包糖块出来,塞到小卫的手里,说了句:“现在没巧克力,你吃点糖补充体力,回家后我给你看伤。”

292恶鬼女悍匪

玉小小再看一眼自己给出去的糖果包,公主殿下这会儿又在想,其实她分几块糖给小卫就可以了,用不着给小卫一包的,少年把牙吃坏了怎么办?(喂喂,你是舍不得糖果吧?==)

小卫打开糖果包,拿了块糖递给玉小小,说:“公主?”

送到嘴边的食物怎么能拒绝?玉小小张嘴就把小卫手里的方糖块吃进嘴里了。

旁观中的大当家觉得,这事有点不对哎,皇家侍卫都这是这么伺候公主殿下的?顾星朗真的是驸马吧?

玉小小嘴里含着糖块,脚步很轻快地走出去了。

大当家看着小卫嘴里嚼着糖,把糖包收衣兜里去了,大当家很语重心长地跟小卫说了一句:“驸马爷是个好人。”

小卫抬头看大当家,不明白这货又发什么神经。

大当家低头跟小卫对视,说:“你可不能对不起驸马爷。”公主那货是傻缺,你能要求一个傻子懂妇道吗?大当家认为不能,所以他觉得自己有必要提醒小卫一声,这个歪心思可不能动。

小卫白了大当家一眼,骂了一声:“愚不可及。”

大当家觉得自己好心被当成了驴干肺,想跟小卫急。

小卫很冷淡地说了一句:“你还是操心你自己的事吧。”

一听这话,大当家萎了,是啊,他这会儿操心公主跟小侍卫偷情做什么?澄州李家这座大山还压他头上呢。

小卫从地上站了起来,走到一个武僧的跟前,手起刀落,将这武僧砍得头颈分离。

大当家傻眼了,慌忙跑到了小卫的跟前,颤声道:“你疯了?你杀永生寺的人?”

小卫冷道:“你抢了他们的东西,他们回去后告诉莫问,你觉得你还能活?”

大当家愣怔住了。

小卫走到了另一个武僧的跟前,照样是手起刀落。

院子里的青石地上,很快汪起了大滩的血水,从高处往院中的低洼处聚集。

大当家看着院子里头颈分离的无头尸体们,最后一咬牙,大当家杀了最后一个武僧,跟小卫一样,手起刀落,直接将这个武僧的头颅砍掉。人在很多时候无非就是站在一个十字路口,东南西北四个方向,自己选要往哪里走。永生寺是惹不起,可公主帮他把李婉救出宫,这个恩,大当家拿命还都愿意,连命都看轻了,那跟永生寺死嗑到底什么的,大当家完全就不在乎了。

“放火,”小卫看最一个昏在地上的武僧也死了后,跟大当家说了一句。

大当家说:“你还要放火?再放把我们自己烧了怎么办?”

“不会,”小卫说:“钱库在上风处,火烧不到那里。”

大当家想说,那烧到我怎么办?可看看小卫这会儿受了伤还硬撑的小模样,大当家把话又咽回到了肚子里,四下里找柴火,准备在这个院子里再烧一把火。

顾三少之前跟顾大少说恶鬼,这会儿在钱大老板的眼里,这个姗姗来迟的女老大就是一个恶鬼!“你说我还得赔你们医药费?!”钱大老板跟玉小小喊。

小庄抬脚又要踹钱大老板,敢跟他家公主吼,这胖子不想活了啊!

玉小小把小庄拦下,站在钱大老板的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趴地上的钱大老板,说:“我是讲道理的人。”

钱大老板吐血!

玉小小说:“我们拿来的银票有没有问题?”

钱大老板没理玉小小,心里在大骂官府,他的汇鑫钱庄都火光映红半边天了,这帮大爷们竟然还没到,这帮人是死绝了吗?

玉小小看钱大老板不理她,蹲下身,手里拿着一个拳头大小的石头,说:“我在跟你讲道理,你这个态度,是不想我跟你讲道理吗?”说着话,玉小小手就这么一握,石头在公主殿下的手里成了石粉。

钱大老板眼神惊悚,这女人这么小的身板,个还没他闺女高,内力这么深厚?

玉小小拿捏石头的手拍拍钱大老板的头,说:“我听说你是个不怕死的有钱人。”

钱大老板就感觉自己能听见自己的头骨在发出响声,这女人不会是想把他的脑袋也捏成粉吧?这死法是不是也太难看了一点?他是钱太铎哎!(钱大老板,您的重点到底在哪里?==)

玉小小说:“我一向助人为乐的。”

钱大老板颤抖着说:“所,所以呢?”

“我可以成全你,”玉小小说一句,黑沉沉的双眼里,凶光一闪。

钱大老板“嗷”的叫了一声,怪不得这个女人能做这帮悍匪的头子,这女人的这双眼睛也太吓人了!

“想让我成全?”

“不想,”钱大老板果断摇头。

“那好,”玉小小说:“那我们谈谈医药费的问题。”

钱大老板只能说:“你想怎么样?”

“我的兄弟们都受伤了,”玉小小让钱老大板看前海盗们。

钱大老板趴在地上,艰难地扭动脖子环顾四周,这帮人里就没一个身上是没血的,可这帮悍匪受伤了,他的人不一样也受伤了?这个药钱要怎么算?钱大老板最后又看着玉小小,要这女悍匪赔他医药钱?嘤嘤嘤,钱大老板很没有骨气的哭泣,他不敢。

钱明珠这时跟玉小小喊:“那我们的兄弟也受伤了,这个你要怎么说?”

玉小小抬头,方才她跟小庄说话的时候,就看见小庄手里制着一个人,只是那会儿她跟小庄谈“正事”,玉小小没仔细看这人,就知道这是个女人。这会儿玉小小抬头细看,嗯?这女孩长得也是个正常人类啊!

钱明珠看玉小小看她了,就说:“你们打家劫舍会遭报应的!”

玉小小看看小庄反扭着这个女孩双臂的手,哎呀,这小手都握上了啊。玉小小看向了小庄,这少年看着很憨厚,没想到下手速度很快啊。

小庄这会儿抬手捂钱明珠的嘴,喝道:“你真不想活了?”

“这谁啊?”玉小小问钱大老板。

钱大老板被玉小小问得泪流满面,说:“你想干什么?你们到底想干什么?”钱没有了,钱庄被烧了,这帮人还想抢他的明珠不成?!

293前海盗们最崇高的敬意

二狗子往玉小小的身边一蹲,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说:“那个是这大胖子的女儿,叫钱明珠。”

做为一个没什么文化的人,玉小小听见明珠,想不起掌上明珠的这个词,公主殿下皱着眉头,跟钱大老板说:“你怎么能给你女儿取这么个名字呢?”

钱大老板听人说他闺女太娇生惯养,飞扬跋扈,也听人咒他闺女嫁不出去的,真还没听人说他闺女名字难听的,“这个名字怎么了?”钱大老板问玉小小。

玉小小说:“甭管她最后一个是什么字吧,我相信你也不会丧心病狂地真给她用猪这个字,不过读音一样啊,猪猪?明亮的猪?光明的猪?你这也太没文化了,你叫她阿猫阿狗,也比叫她猪强吧?当然,我个人还是很喜欢猪的,我爱吃肉。”

在场的人们都在想,这到底是谁比较没有文化?

“噗!”小庄笑了起来,这少年永远是能第一个跟自家公主思路接轨的人。

二狗子吸溜着不时就要往外喷的鼻血,说:“取个贱名人才好养活。”

玉小小问钱大老板:“你也是这么个想法?”

钱大老板……,他现在就一个想法,他想这帮人都给他去死啊!!!

钱明珠在这个时候发飙了,冲自己的爹吼道:“我就说我这个名不好!”

钱大老板也吼:“掌上明珠,这有什么不好的?”

钱明珠说:“好多人骂我钱猪!”

“什么?”钱大老板要是能跳,这会儿就跳起来骂街了。

钱大小姐的神情黯淡了一下。

钱大老板做生意的大人物,看到闺女这种神情还有什么猜不到的?世族大家们讲究门第,士农工商,在这些人的眼里,商人是末等人,他钱太铎就算富甲天下,在这些世族大家的眼里,他还是个不入流的铜臭之人,他闺女一定是在那些世家小姐的跟前受了侮了。

“唉!”玉小小看看这对父女,叹了一口气,感叹了一声:“都是没文化惹的祸啊!”

“你闭嘴!”钱大老板这会儿疯癫了,一个土匪头子竟然还嫌弃他没文化?

“好好说话!”玉小小一巴掌拍在了钱大老板的头上。

“砰!”钱大老板的脸砸进了地里,吃了一嘴的土,再抬头时跟二狗子一个模样了,鼻血长流。

玉小小说:“能好好说话了吗?”

钱大老板哼哼着点头,不敢吼叫了。

玉小小往钱大老板的跟前又挪了挪,问道:“你女儿嫁人了吗?”

“什么?”钱大老板抬头再次吼叫了。

“哦,对了,你没什么文化,”玉小小换了种说法:“你女儿有汉子了吗?”

“我……”钱大小姐气急败坏地要叫。

小卫死死捂住了这姑娘的嘴。

钱大老板这会儿没心情管他闺女了,钱大老板看着这伙儿悍匪从银库里搬出来的钱箱,这不止四万两了吧?“你们拿来的是四万两的银票!”钱大老板跟玉小小强调道。

玉小小就问:“搬了多少了?“

一个负责数钱的前海盗跑过来,小声跟玉小小说:“五万两了。”

玉小小看了钱大老板一眼。

钱大老板说:“你说你是个讲道理的人!”

“行了,别搬了,”玉小小跟这个前海盗说。

“哎,行,”这个前海盗跑钱库里喊兄弟们收手去了。

“已经搬到手上的就算了,再送回去多麻烦,”玉小小又说了一句。

钱大老板马上就喊:“我不嫌麻烦。”

“可我嫌,”玉小小回了钱大老板一句。

“你这人……”

“好好说话,”玉小小把手又一抬。

钱大老板不吭声了。

于是公主殿下一句话,前海盗们又搬了钱大老板快五千两银子走。

“这些算是医药费,”玉小小跟钱大老板说:“我是讲道理的人。”

“你的手下放火烧我的房,”钱大老板鼓足了勇气跟玉小小说。

玉小小“哦”了一声,说:“作为赔偿,我不是没再拿你的银子了吗?”

钱大老板的胖脸扭曲了。

“开门做生意,要讲诚信,”玉小小教育钱大老板:“我们拿了银票来,你不给提钱,你说你的诚信在哪里?”

钱大老板说:“现在钱已经拿了,你还想怎么样?”

“跟我道歉,”玉小小把钱大老板的胖下巴一抬,说:“顾客是上帝,快点道歉。”

钱大老板……

“你不认错?”玉小小眉头一拧,眼中凶光又冒了。一个开银行的竟然不讲诚信,这还得了?

“对不起,”钱大老板涕泪横流地跟玉小小道歉。

“不光是我,”玉小小严肃道。

“对,对不起,”钱大老板很听话地又跟前海盗们道歉。

前海盗们再次对玉小小致于最崇高的敬意,抢了人家的钱,烧了人家的房,估计还得毁了人家闺女的清白,最后还让人跟他们道歉,老大跟公主比起来,那真是弱爆了啊!

再说前海盗们为什么能认出蒙着脸的玉小小来,除了公主殿下,这世上哪个女人能这么神勇,轻轻松松就把一块石头捏成石粉的?

“有时间我会再来跟你谈谈人生的,”玉小小拍了拍钱大老板的胖脸,站起了身。

钱大老板这一回真的尿了,这女悍匪抢他一回不够,还想抢他第二回不成?

“撤退,”玉小小跟前海盗们说。

大家伙儿一起扛着,抬着,抱着钱箱子往外走,走得兴高采烈的,有玲珑长公主在,谁还敢来跟他们干架?

小庄跑到了玉小小的跟前,小声道:“公主,我们也走?“

玉小小看看小庄身后,猪猪姑娘被小庄扔地上了。“你看着他们一些,”玉小小让小庄先走。

小庄不疑有他,跟着前海盗们走了。

玉小小走到了钱大小姐的面前。

钱明珠被小庄扔地上的时候,扭到了脚,看见玉小小过来了,脱口就抱怨了一声:“土匪,他那样的,永远也讨不到媳妇!”

玉小小说:“恨他?”

钱明珠怒道:“我一定会杀了他!”

“这样啊,”玉小小乐了,打是亲骂是爱啊,恨得越深爱得就越深啊,这才见面,猪猪姑娘就要杀小庄了,多深的感情啊这是。

294我挺喜欢你女儿

玉小小拎起了钱明珠,面瘫着脸,但声音很热切地说:“吃元宵不?我请你花生馅的元宵。”

钱明珠接受不能,这女匪首把她爹祸害成这样了,最后请她吃元宵?

“不说话,那就是默认了,你不用跟我客气的,”玉小小说着话,拎着钱大小姐就走。

“你要干什么?!”钱大老板趴在地上喊。

玉小小说:“我挺喜欢你女儿,人我先带走了。”

一个女悍匪说喜欢他闺女?钱大老板看着玉小小单手拎着他闺女消失在夜色里,终于两眼一黑,急晕过去了。

钱明珠要喊,也被玉小小一巴掌拍在了头上,钱大小姐没有钱大老板扛揍,一声没来及喊就晕了过去。

顾星诺这时看着小卫和大当家问道:“怎么回事?”

大当家面对着顾大少爷不太敢说话。

小卫喘了一口气,小声道:“回大公子的话,这是永生寺要存入汇鑫钱庄的东西,被我们拉回来了。”

两位顾少爷面面相觑。

顾星朗跟自家大哥求证:“我们这是把永生寺给抢了?”

顾星诺看看小卫,又看看大当家,说:“这是谁的意思?”

看顾大少神情不睦,大当家直觉自己要完蛋。

小卫却说:“是奴才临时起意。”在小卫想来,这事是大当家拉他去干的,可他要是不想干,大当家也强迫不了他,所以说到底,这事儿怨不得大当家。

大当家松了一口气,看着小卫的眼神里有感激之色,这个小侍卫人不坏啊。

“你受伤了?”顾星朗这时问小卫道。

小卫点了点头。

“有什么话,我们回去再说,”顾星朗就说:“你先回府去,治伤要紧。”

小卫看顾大少。

顾星朗催了小卫一声:“还快去?”

小卫转身要走。

“等一下,”顾星朗又道:“你的马在车后面,要是还能骑马就骑马回去。”

小卫低着头,走到马车后面,从车架上解下自己的马,把马牵出小巷之后,小卫先冲顾星朗,再冲顾星诺行了一礼后,骑马走了。

大当家躲一旁蹲着去了。

顾星诺看着小卫骑马走了,才看了顾星朗一眼,好笑道:“怎么?你还怕我欺负他不成?”

顾星朗含糊道:“没有,哪有的事?”

“臭小子,”顾星诺在自家小弟的脑门上点了一下,“你就这么护着公主的人?”

顾星朗说:“他都伤了,你还要拉着他说什么?有什么话,等小卫伤好了,你再跟他说吧。”

“等他伤好了,我就能找他算帐了?”顾星诺突然就沉了脸,看着顾星朗问道。

顾三少呆了一下,说:“你找他算什么帐?”

顾大少说:“你说呢?”

顾星朗看自己打马虎眼打不过去了,只得道:“不就是抢了永生寺吗?反正我们现在跟永生寺也势不两立了,抢了就抢了吧,我们还能把这车东西还回去不成?”

大当家蹲在墙角,竖着耳朵听两位顾家少爷说话,听见顾星朗护小卫,大当家扣着鼻子想,小卫日后要真对公主有什么心思的话,那可就真缺了大德了。

这时候,前海盗们排着队,带着五万五千两白银从汇鑫钱庄里出来了。

顾星诺跟大当家说:“你赶着车,带他们去我让你去的地方。”

大当家应了一声是,赶着马车往钱庄大门口去了。

顾星朗在这时叹了一口气,道:“钱庄里失火,喊杀声震天,这里的人竟然无一人出门看上一眼。”

顾星诺笑容轻蔑道:“各人自扫门前雪罢了。”

顾星朗想了想,把这个话题岔开了,说:“要小庄跟熊雄他们去大哥的私院吗?”

“不用,”顾星诺道:“我跟着来,不是不信熊雄,我只是怕他办不好这个差事。”

顾星朗点头受教。

“用人不疑,”顾星诺小声道:“再说李小姐还在我们顾府,我还怕他熊雄带钱跑了吗?”

顾星朗……

用人不疑只是场面话,他大哥的重点还是在后半句上吧?

不多时,大当家就带着他的兄弟们,赶着汇鑫钱庄的马车往城北走了。

玉小小拎着钱明珠,带着小庄回到了小巷口。

顾大少一看他小弟妹拎着一个人回来了,忙就问:“她是谁?”

“猪猪姑娘,”玉小小说。

“什么?”顾大少问,这对爹妈给闺女取名的时候,脑子被驴踢了?

“钱明珠,”小庄这时候开口道:“钱太铎的女儿。”

“她就是钱明珠?”顾星朗伸头过来看。

玉小小就说:“小顾你认识她?”

顾星朗打量着被他媳妇拎在手里的姑娘,也没多想,说:“钱太铎只有一个女儿,我早就有耳闻,说这个钱大小姐是个女中豪杰,还说……”

顾星诺在自家小弟的腰上拧了一把,当着自己媳妇的面说别的女人好?他的这个弟弟要不要这么不解风情?

顾星朗吃了疼,扭头想瞪自家大哥,没想到他大哥这会儿正瞪着他呢,顾三少回过味来了,马上扭头看玉小小,说:“听说的东西都不可信,这小姐看起来也就一般。”

玉小小拧着眉头说:“一般?”

顾星朗说:“很,很差?”

玉小小扭头看看小庄。

小庄莫名其妙,这里面还有他的什么事吗?

玉小小把钱明珠拎起来跟自己脸对脸,公主殿下仔细打量着手里的这个猪猪姑娘,这模样不能算很差吧?玉小小又看向了她家小顾,问了句:“真的很差?”外来人口不太了解本土人士的审美标准,她觉得这个姑娘不错,可她也不能给小庄找个太丑的妹子啊。

顾星朗一字一句地道:“我不喜欢。”

玉小小眨巴一下眼睛,说:“这是我跟小庄找的媳妇,你不喜欢也不要紧,这姑娘长得很差?”

小庄觉得自己被五雷轰顶了。

顾家兄弟对望了一眼,最后还是顾大少开口道:“这是小庄的媳妇?”

玉小小说:“我觉得这姑娘不错。”

顾星诺觉得问公主应该是问不出什么来,喊小庄道:“这是怎么回事?你要娶钱太铎的女儿?”

小庄傻愣愣地看玉小小,问道:“公主,这是发生什么事了?”

295姑娘银铃一般的声音

玉小小跟小庄说:“小手都拉上了,你还要跟我说什么?”

小庄努力回想,他什么时候拉这姑娘的小手了?

顾星诺看玉小小拎着钱大小姐要上车,就跟玉小小说:“公主,把钱小姐带回去,那她父亲就知道今天晚上的事,是我们干的了。”

小庄说:“对啊公主,这人我们不能带走啊。”

玉小小就看着小庄说:“成了你媳妇就是自己人了,他爹从此就是你爹,知道就知道呗。”

小庄看顾星诺,这事情还能这样算的?

顾大少就在想,他得怎么劝自己的这个小弟妹呢?

小庄指着顾星朗问自家公主:“那驸马爷也是圣上的儿子了?”

玉小小点头,一点也不犹豫地说:“是啊,女婿也不是儿子吗?呃,我听嬷嬷说半子,话说半子是什么意思?你们也知道嬷嬷现在在更年期,我有问题也不好问她,怕剌激得她又精绪激动。“

顾大少就感觉头晕,冲玉小小摆了摆手,说:“所以公主想说什么?”

“半子是什么意思?”

顾大少说:“就是女婿的意思。”

“把儿子劈一半?”

“为什么要劈呢?”

“那为什么要叫半子呢?”

“女婿跟儿子还是有区别的。”

“什么?都是一家人有什么区别?大哥你是我一半的大哥?”

对话进行到这里,顾大少没有信心再进行下去了,他小弟妹什么也不明白,这要他怎么说?

小庄往后退了几步,这种事他还是不要掺合好了。

顾星朗这时开口道:“公主,称呼只是个说法,不必在意的。”反正借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把圣上当爹看,再说当今圣上,顾三少呵呵呵了,他也不想认这个老子啊。

“好吧,”玉小小想了想还是想不明白,这个世界的人际关系要是像他们末世里的军队一样,上下级关系分明就好了,“反正不影响我吃饭,”玉小小说着话就拎着钱大小姐上了车。

顾星诺笑了起来,他小弟妹这话是实话。

顾星朗看看钱大小姐,问玉小小:“真要把她带回府?”

玉小小说:“不好?”

顾星朗说:“最好不要吧。”

“小庄,”玉小小喊小庄:“你真不想她做你的媳妇?”

小庄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他真没这想法。

“可惜了,”玉小小嘀咕了一句,抬手就要把钱大小姐往车外头扔。

“等等,”顾星诺这时把玉小小拦了。

“大哥你看上她了?”玉小小忙就问她顾大哥。

“不,这不可能,”顾大少忙也摇头,他媳妇看着温柔又贤淑的,其实也是个醋坛子,这话可不能传到他媳妇的耳朵里去。

“那?”玉小小很疑惑,小庄不喜欢,那她就只能把这姑娘给扔了啊,她跟这姑娘性别相同,也没那方面的爱好,她给不了这姑娘幸福啊。

顾星诺看了小庄一眼。

小庄被顾大少这一眼看得汗毛倒竖,顿觉自己被什么凶残之物盯上了。

“带到我的别院去,”顾星诺小声道:“小庄负责看人。”

“为什么啊?”小庄哀嚎了,他家里还有两个小毛团子等着他喂呢,他哪有闲工夫看这个大小姐?“这活能让小卫干吗?”小庄问顾大少。

顾星诺摇了摇头,说:“小卫受了点伤,你要让他带伤干活吗?”

“受伤了?”小庄一惊。

“嗯,”玉小小说:“他一个人跟好几个永生寺的和尚干架,最后受伤了。”

小庄说:“是几个?”

“呃,我没数,”玉小小这话说的一点也不惭愧,反正不管多少人都是被她揍倒的命,她要数人头做什么?

“上马吧,”顾星诺跟小庄说:“这是命令,你必须做。马在车后面,你去吧。”

小庄垂头丧气地往车后面走了。

“那我们也去别院?”顾星朗问他家大哥。

“我先把你们送回府,”顾星诺说:“我去别院看着。”

“那你不吃元宵了?”玉小小问。

“公主要记得留一碗给我,”顾星诺跟玉小小开玩笑道。

“好,”玉小小很郑重地点了点头。

“我们走,”顾大少笑着拉上车厢门的同时,冲小巷墙角那里喊了一声。

一个顾大少的亲信侍卫长从墙角那里跑过来,跳上车,赶着马车出了巷口。小卫骑着马跟在车旁走着,目光警醒地四下张望着。

钱大老板站在梯子上,人扒在墙头看这辆马车往街东头走了。

“老爷?”一个同站在梯子上的护卫问钱大老板。

“跟着,”钱大老板咬牙道:“看看他们到底是什么人!”

“是,”这个护卫跳下木梯跑了。

钱大老板的伤口还没处理,但血已经自己凝固了,肚子上的伤口一阵一阵地发疼。“别让我逮到你们,”钱大老板在心里发狠道:“不然我一定把你们千刀万剐!”

“老爷!”一个钱庄的小掌柜这时连滚带爬地跑了来。

钱大老板说:“别嚎丧,说,出什么事了?老爷我在呢!”钱大老板觉得,连他闺女都被人抢走了,他还有什么事承受不住的?

这个小掌柜哭道:“老爷,不好了,那几个大师被人杀了,尸体被烧焦了,他们赶来的马车,还,还有车上的东西,都不见了啊!”

钱大老板站在高高的木梯上,心里想着,这是怎么个意思?永生寺的人被杀了,金银珠宝被抢了,还是在我手上出的事?

“老爷,这该如何是好?”小掌柜哭着问钱大老板。

“永生寺,”钱大老板念着这三个字,两眼一翻,人从木梯上跌下来,干脆利落地又昏了过去,前路好像除了鬼门关,他没路可走了啊!

二当家这时从钱庄的一个狗洞里钻了出来,然后撒丫子狂奔。街上一个行人也没有,当然他的那帮兄弟也一个也不见了,二当家很气愤,他都认了一帮什么兄弟?

“请问一下,汇鑫钱庄是不是出事了?”就在二当家玩命跑路的时候,从他身边传来一个姑娘银铃一般的声音,这让二当家人都瞬间跑出去很远了,又退了回来。

一个身材很丰满的矮个儿姑娘站在路牙子上,局促不安地看着二当家,说:“钱庄还能给人兑钱了吗?”

PS:写在后面,我很喜欢这个故事,只做分享,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