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雪中悍刀行》相关粉丝资讯

侠客如雷霆 | 木剑客 武林一二事

2018-09-09 13:31:04

大侠,要给我们标星星哦~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有江湖的地方就是侠世界

侠客如雷霆

文 | 木剑客

“天上无雷霆,则人间无侠客。”天地周流,四季轮回,宇宙中的不平之气累积起来,总会达到“风雨如晦鸡鸣不已”的一刻,等待着闪电如蛇、惊雷如龙,电闪雷鸣风雨大作之后,天地重返为和风习习的朗朗乾坤。人间正道,沧桑无已,失范的帝国、骄人的富贵、暴虐的异族、作恶的坏蛋,终会等来侠客剑气如虹的一击,侠客可能来自少林寺、武当山,也可能来自瓦岗寨、岳家军,也可能来自开封府、花果山。

侠是伟大的同情

《山海经》蠃鱼,鱼身而鸟翼,音如鸳鸯,见则其邑大水。

谈到洪荒之力,其惟侠乎!石器时代,先民与禽兽居,与万物并,投石射箭,举火结阵,刚勇蛮武,终于在草泽绿野里,开辟出了文明世界。我们去看《山海经》、《淮南子》,夸父追日,以大脚板丈量天地之宽;嫦娥奔月,以离魂倩女探求宇宙之远;精卫填海,以啄啄细石填塞大海之深;刑天舞干戚,以肉身抵抗死亡来临;禀君射盐女,以利箭绝儿女深情。

这些神话,其实是由先民的灵力与身体中涌现出来的,直到今天,我们闭上眼睛,内省身体,依然可以由亿万的细胞里,体察到华夏先祖遗传的伟大生命能量。华夏不仅是阴阳五行、大好河山,还是我们“道成肉身”的身体。

武就是强健的身体,也是超自然的生命能量。在现实的世界,“武”可以来自自我的练习、师父的指导,来自对动物求生的模仿,也可以来自刀枪剑戟,来自弓弩子弹,来自同伴的结阵,来自骏马与飞鹰。

在文本的世界里,除了现实的常规,“武”还可以来自神话、巫术、咒语,来自星辰、神仙、妖魔,也可来自异时空的星舰与机甲。拥有“高能”的侠客活跃在现实世界与虚拟时空,代替我们做“千古文人侠客梦”。

刘继卣 绘《孙悟空大闹天空(组画之一)》(50x40cm)1956-1957年 中国美术馆藏

《西游记》里大闹天宫一节,孙悟空这个血气方刚的“齐天大圣”被轻视、没面子,“中二病”发作,偷蟠桃、御酒、仙丹,大闹蟠桃会,凭着金箍棒(武术)与七十二变(奇幻),与托塔李天王、哪吒、二郎神、太上老君、观音、如来佛等中国佛道大神大打出手,上穷碧落下黄泉,整个宇宙都成了他宣泄生命力的场所,最后终于被压制在五行山下反省与修炼,回入取经小组,去践行大乘的慈悲志业。这是中国永恒的“青春之歌”。

韩非子抱怨“侠以武犯禁”,正好印证了侠客天生我材必有用,有张扬自由意志,以瓦解社会过分强制化的义务。太史公称赞游侠“其言必信,其行必果,已诺必诚,不爱其躯”,说明拥有强大身体能量的侠客,也必拥有强大的心理能量,来调节世间的种种不平事。金庸先生说“侠之大者,为国为民”,标举出了最高的侠客伦理,说明侠客也可以由市井、绿林、江湖中脱身出来,对民族、国家的宏大叙事做出回应。

我喜欢的还有陈眉公的话:“天上无雷霆,则人间无侠客。”

天地周流,四季轮回,宇宙中的不平之气累积起来,总会达到“风雨如晦鸡鸣不已”的一刻,等待着闪电如蛇、惊雷如龙,电闪雷鸣风雨大作之后,天地重返为和风习习的朗朗乾坤。人间正道,沧桑无已,失范的帝国、骄人的富贵、暴虐的异族、作恶的坏蛋,终会等来侠客剑气如虹的一击,侠客可能来自少林寺、武当山,也可能来自瓦岗寨、岳家军,也可能来自开封府、花果山。

我还喜欢古龙先生的话:“侠是伟大的同情。”

侠是牺牲,是义,是由我们的内心里青草一般长出来的慈悲与不忍。所以,侠又近乎儒、近乎道,参乎墨、参乎佛,我们由侠之古国来到现代化的中国,固然可以由小说、影视、网游中重温侠梦,其实也可由军人、警察、医生、律师、运动员等职业里,体会到侠的精神,我们自己,未必不能在日常生活的一言一行里唤醒侠的基因,蜘蛛侠也好,键盘侠也好,在公权力的网罗之下,其实还是有嫉恶如仇、助人为乐的空间。

新时代的文学盛世

哈利波特  海报

《魔戒三部曲》、《哈利波特》、《冰与火之歌》等大热的奇幻作品都植根于它们各自的历史和文化,作品中有真实历史事件的影子。有人将西方的奇幻小说翻译成“魔幻小说”,它由古希腊与圣经的传统中来,主题是人性的光明面克服黑暗面(魔),人得以与神合为一体。中国的奇幻小说又被称为“玄幻小说”,它植根于《山海经》、《西游记》的传统,强调通过灵肉的修行悟道(玄)。这也是中国与西方奇幻小说最大的区别。

中国古代文学中的神魔小说和传奇,由《山海经》到《西游记》,中国的神话、传奇、话本、小说里,有一个非常丰富的“奇幻故事集”,是世界罕见的。这些当然都算“奇幻文学”,是“奇幻小说”的前文本。真正意义上有现代性的“奇幻小说”,可能是由还珠楼主的《蜀山剑侠传》开始的。

中国的文学里,同样也有江湖的历史,武侠的历史。就像消失的云梦古泽一样,中国神话据信在秦汉时期,就被史传作品、民间仙话、文人志怪吸取一尽,唯余碎片。但事实上,神话不会消失,除了转移之外,它还有可能通过变形重新呈现,唐传奇之后,出现的侠义、神魔、公案等小说就是中国神话的“变形”,《水浒传》、《西游记》、《三侠五义》等讲述的都是拥有超能力的侠客和英雄让世界重新回到平衡状态的故事。

20世纪初,以报刊、出版、电影等为核心的现代传媒业诞生,三者都在推动着侠义、神魔、公案等古典通俗文化向具有“现代性”的武侠文化转型。武侠文化的现代性追求,大概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如何塑造出具有现代精神的侠客,二是侠客的超能力如何面对科学观念的挑战。大师们用宏伟的作品迎接了挑战,平江不肖生的《江湖奇侠传》、《近代侠义英雄传》,还珠楼主的《蜀山剑侠传》,王度庐的鹤—铁五部,营造出了令人叹为观止的江湖世界,直到今天,这些文本都还在通过电影与网游等样式,在当代都市文化中重生,成为“民国范儿”的一部分。

新中国成立之后,民国武侠先后移师香港与台湾,金庸、古龙、黄易、温瑞安、司马翎等名家辈出,受发达的都市报刊、出版、影视业的推动,作家作品都呈现出涌流的局面。

而在中国大陆,都市化进程与其血液——都市文化被冰冻了三十余年,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才有复苏的迹象。金古黄梁温的武侠小说,风行在大街小巷的租书店,香港功夫电影电视剧风行在录像厅与客厅,重新对大陆的武侠文化进行发蒙。

新中国的第一代武侠小说作家,如沧浪客、金庸新、陈天下、周郎等人,他们的创作都是在民营书商的指挥下,由给金庸、古龙作品创作同人志与续集开始的。这些在港台的神仙洞府里修炼成真的师父们,其功力深不可测,遥不可及,他们大陆的弟子与之相比较,大概就是让骑着汗血宝马,刚刚出道的郭靖,碰上黄药师、洪七公等天下五绝。

这种不对称的局面,大概一直到新世纪开始的时候,才有所改观。2006年,媒体热炒北大才女步非烟的一句话:“武侠就是要革金庸的命。”虽然多半是出自记者的断章取义,我还是同意这个观点。一方面,是因为由大陆新生长出来的武侠作家与作品,的确已经累积到了与港台武侠体量对等的地步,另外一方面,武侠世界本来就是在后人与前人的挑战中得以更新的,金庸能超越还珠楼主们,步非烟未必就不能超越金庸们——“革命”是后辈对前辈真正的致敬。

兼容并包,道法自然

虽然“大陆新武侠”这个概念是由《今古传奇·武侠版》等杂志提出来的,但大陆新武侠展开的主要阵地却是网络。

事实上,当时武侠版新发现的作家作品大部分来自清韵、榕树下、天涯社区等网络,等到2006年,起点中文网、晋江文学城等网络文学的巨型网站兴起,建立起网站、读者、作者之间的新型互动关系、稿酬方式、编辑制度,杂志与出版物对新武侠的影响力也日渐式微。

而新武侠在网络中进一步发育,分化出无数的子类型,诞生出无数的网络作家与作品,其繁盛程度,对读者与研究者的脑力与精力,已构成了挑战——可能会有将古典的武侠小说、民国的武侠小说、港台的武侠小说全部通读完成的武侠爱好者,但将大陆新武侠作品通读完成的读者,恐怕是没有的。何况,除武侠小说之外,还有众多的武侠网游、影视剧、动漫作品——事实上,经过二十余年的化育,武侠文化借助网络的平台,正在进入一个全新的发展阶段,作者数以万计,作品浩如烟海,不同的体裁、风格与流派交错更替,如大海中的浮沤一样生灭,这样的创作生态,也是自明清以来,绝无仅有的。

我赞同“大武侠”的提法,将中国的武侠、奇幻、部分科幻创作尽可能地统合到一起。我认为奇幻,甚至包括一些科幻,其实也是大武侠的一个子类型。

说到中国奇幻,大家会想到“九州”。

“九州”是2000年前后,在中国文化复兴、都市群崛起、网络文学出现的背景下,一群优秀的奇幻作家将西方魔幻传统与东方奇幻传统结合起来,创造新的中国奇幻文学的了不起的尝试。九州有很好的概念,有先锋精神,但对传统的理解不够,对文学性(故事性)的回应不够。虽然眼下与“九州”相关的新作不多,但中国新一代的奇幻作家,没有不受“九州”影响的,它是一个出发点。

另一方面,由网络与平媒上涌现出来的大陆新武侠作品仅以达到百万字左右的“超级长篇”而言,就有沧月的“镜·双城”系列,步非烟的“华音流韶”系列、“玫瑰帝国”系列,缺月梧桐的《缺月梧桐》,萧鼎的《诛仙》,燕垒生的“天行健”系列,时未寒的“明将军”系列,小椴的“开唐”、“杯雪”等系列,凤歌的“山海经”系列,拉拉与碎石的“周天”系列,江南的《龙族》,裟椤双树的《浮生物语》,陈怅的《量子江湖》,李亮的“反骨仔”系列、“墓法墓天”系列,方白羽的“千门”系列,金寻者的《大唐行镖》,王晴川的《雁飞残月天》,红猪侠的《庆熹纪事》,扶兰的“巫山”系列,三月初七的“绿林七宗罪”系列,夏生的《蜀山的少年》,今何在、潘海天等九州作家群的“九州”系列,唐家三少的《斗罗大陆》,猫腻的《庆余年》,烽火戏诸侯的《雪中悍刀行》,冰临神下的《死人经》,梦入神机的《龙蛇演义》等。

这些“超级长篇”都展现出来庞大的规模,深入研读这些文本,会发现它们绝非是日写万言、粗制滥造的结果,而是作家们科学设定、精心构思,以了不起的雄心与恒心,创制出来的一批杰作,平心而论,由于年龄等原因,可能这些作家中还未出现金庸这样百科全书式的伟大作家,但他们取得的整体成就,已经达到民国武侠与港台武侠的水准,而在类型的多样、江湖的多元、武功术法体系的创造、侠客个性的丰富、向其他文化的交融等文本技术方面,因为是踏在前贤的肩膀之上,更胜一筹也是理所当然。

超级长篇之外,还有鼠七里、杨叛、盛颜、赵晨光、沈璎璎、丽端、骑桶人、小非等以长篇或中短篇各擅胜场的作家。可惜金庸、古龙等人已不太可能领略到此番“后现代”多元交会的江湖图景,温瑞安就对有“金古黄梁温下的椴”之誉的小椴有过由衷的赞赏。

近几年的奇幻写作,网络是核心的平台。奇幻小说的价值得以发掘,通过网络小说、网游、影视剧、平媒小说等形式整合而成的“IP”结构开始运作,奇幻文学已经形成了自己的生产机制。奇幻小说家依靠在网站勤勉更新,来推出自己的新作,极少数作者版税收入每年超过一亿元人民币,大多数作家收入寥寥无几,数以万计的作家,形成了一个金字塔。作家的创造力非常了不起,他们故事的价值,还没有被中国的影视业完全表达出来。

所以随着中国都市文化的发育,中文网络进一步的扩展,已经成名的作家会进一步职业化,步入创作的黄金年龄,还会有更多有创造力的年轻作家投身到虚拟的武侠世界的创造中,一起回应着巨大的传统,创造华语的“都市神话”——拥有超能力的侠客(英雄)让我们这个日益错综复杂的都市社会在经历无数次劫难后又重新回到平衡。这样去看,大陆新武侠其实是刚刚开始,它的鼎盛也是可以预见的。我不赞同网络文学缺少文学性的说法,这些作品以传奇故事取胜,如何运用想象力创造出一个庞大的故事,与千万读者一起,将之在网络上展示出来,这本身就需要强大的文学能力,就是文学性。

目前,中国一些优秀的玄幻小说已经征服了不少海外读者。国外有很多网站有大量的中文网文被翻译成英文,也有一群忠实的粉丝追捧,我认为这是意料之中的,真正高质量的中国奇幻文学总有一天会成为中国最大的文化输出品之一。

中国有无与伦比的文学传统,又能够以最大的诚意(甚至是谦卑)向西方的奇幻文化与科幻文化(包括日本等东方国家)学习,又有数以万计的高智商又无比勤奋的奇幻作家在努力创作,网络提供给作家作品一个充满竞争的自由的无限平台,北、上、广、深等都市中数以亿计的读者提供了不可估量的对此类精神产品的需求,在这些因素的化合下,当然会召唤出“高质量的中国奇幻文学作品”,我们此刻就在世界奇幻文化创造的中心,所谓的“输出”其实是顺势所为。

我觉得现在的年轻作者好像更喜欢科幻题材。毕竟他们除了武侠小说之外,也看过大量的好莱坞科幻电影。但我们不太可能写出美国式的科幻小说了。任何一种类型文学形式,其实都是一个特定的时空集,不太可能发生第二次。我们的机会,在于将科幻、奇幻、武侠的传统重新结合起来,以“道”为核心,形成中国自己的幻想故事结构,兼容并包,又道法自然,这个可能是我们的方向,其实网络小说正在朝这个方向演进。

************

玄武纪写作小组第九期招募中

历经五年打磨,

大学实地授课208节,

理论与实践的交互,

史上最系统专业的创意写作课程。

两个月的魔鬼集训,

课时全面升级完成,8节增至共12节,共计36小时在线

报名授课费4800元

请携万字作品投递到以下邮箱

(本文部分图片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END  -

喜欢我们的朋友请把我们设为星标。

“侠世界”公众微信号征稿!

内容要求:与武侠武术有关的任何文字,包含但不限于小说、散文、杂文、评论、诗歌、 漫画

字数2千—2万

稿费200元到1200元

听说每涨一个粉,小编工资涨1毛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