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雪中悍刀行》相关粉丝资讯

【乾社社员】黄文正近作选:人间照夜赖精光,起看罗刹转仓皇

2018-09-08 08:58:35

黄文正,垓下汉子,人称大仙。武汉大学研究生。喜诗酒佳人。

明星煌煌,松风靡靡。酒星其谪乎?为我倾玉液于藤杯之里。

青崖白石,瀑流淸徵。酒泉其出乎?为我三洗髓与心耳。

南极仙翁,姑射处子。胡为乎不来?骑黄鹤兮御青兕。

太白金星,柱下之史。胡为乎不至?着锦袍兮东来气紫。

吾欲冥栖于岩穴,倚绿云兮偃糟丘。纵仙人不光驾兮,余亦独宿醉乡兮侣醉侯。

三洗髓,《洞冥记》:“吾却食吞气已九千馀岁,目中瞳子色皆青光,能见幽隐之物,三千岁一反骨洗髓,二千岁一刻骨伐毛,自吾生已三洗髓五伐毛矣。”

醉侯,指刘伶。皮日休《夏景冲淡偶然作》诗其二:“他年谒帝言何事,请赠刘伶作醉侯。”

雪曼将军树

加州有古木,生息三百纪。

上揽明月辉,下汲黄垆水。

烈火七焚身,壮心犹不死。

依然葳蕤色,掩映深谷里。

修然胜巴蛇,举世推豪英。

生息地之肺,有待未纵横。

幼子饲水虎,凯门罗悍睛。

鹰鹯贪搏逐,衔飞入紫冥。

猎徒耽暴利,治生谋营营。

旱魃时为虐,寄身惯零丁。

盘屈潜幽穴,一梦颇不经。

玄化苍龙去,御风四体轻。

放足青云里,汲水下沧溟。

回首远危厄,生涯郁峥嵘。

自知是黄粱,纵死不欲醒。

森蚺,栖息于南美。

水虎,指水虎鱼。

凯门,指凯门鳄。

幻中骑白龙,飘歘凌东岳。

岚烟迤逦开,洪飙鸣大壑。

巨尾掠山月,蹑影税仙阁。

夫人相逢迎,遗我云锦橐。

解视一破颜,晶辉侵碧落。

谓此金光草,餐之转矍铄。

稽首拜仙恩,回驾抟寥廓。

归与阿母服,遐龄过松鹤。

《佩文韵府·韵府拾遗》卷四十九引《广异记》:“谢元卿至东岳夫人所居,有异草,叶如芭蕉,花正黄色,光可以鉴。曰:此金光草也。食之化形灵,元寿与天齐。”

凡躯固有待,神驰无有疆。

玄化思鹰马,欲兼二物长。

振翮青云表,蹑影下平冈。

鸷击猎禽鱼,奋鬣走遐荒。

鞲鹰非吾类,牧场非吾乡。

周游天地间,随分卜行藏。

忆昔歌竹下,桑鸠鸣容与。

有女婉清扬,鹿撞不能主。

谓余音色殊,声气阚虓虎。

闻罢绝嚣阗,聊以清灵府。

邂逅良吉士,芳心絷囹圄。

日夕郁惝恍,寤寐愁如缕。

自言江汉居,而非神仙女。

吾佩毋须求,愿解奉交甫。

感汝意虔虔,遂携神仙侣。

前岁客吴都,始信相思苦。

故人寻我来,适逢姑苏雨。

晚凉执素手,脉脉久失语。

丝场谋期月,赀囊储少许。

迅驾蹈西海,欢然若翮举。

浇河之水清,君志当湑湑。

妾心西海波,暗流亦澹泞。

湟中采格桑,偎傍观银浦。

牛女限河梁,亹亹横澜阻。

念兹动棖触,临风酹渌醑。

打马过草原,苍天或可睹。

祝告舞经幡,媒证月太古。

生则同衾枕,死辄共抔土。

高楼感作

江城如黑洞,引我若磁场。

河梁十二过,草木幻青黄。

长龙夜啸咤,蕲汉隔茫茫。

三五明月夜,海愁未易量。

时披楚楼云,延颈阻廻冈。

欲假神明力,视通无有疆。

念力移山岳,千里可相望。

春日怀李白

竹树春莺啭,砉然天地开。

令传青山麓,魂兮复归来。

东风武昌柳,黄金掩古台。

欲共乘明月,饮酒忘形骸。

奈何空寥落,独酌藉青苔。

平生慕项氏,膂力冠群伦。

颇疑方寸间,久驻西楚魂。

自矜扛鼎力,空拳砖石分。

四体罩金钟,疾竖谩劳筋。

一闻慈母病,即堕霸王身。

恍若积疴者,死气灭阳春。

无处招神魄,横眉望帝阍。

母患宫颈癌。

我本神游子,冥坐历大千。

阿母生滇国,春来忆故山。

马鹿隐深谷,竹斋浮野烟。

幽花明罨霭,赤麂饮林泉。

惝怳心所向,精魂数往还。

今余入鹏腹,俯眄青云间。

高抟墨江北,五内起波澜。

晚见春城月,珠城隔远天。

病床淮水月,烛烛照残年。

鹏腹,喻机舱。

母生墨江。

余赴滇,时母卧病珠城。

游昆明西山

开天神斧断西山,壁立千仞五云间。

美人头枕昆明池,青林扰扰拥翠鬟。

龙骖税驾三清阁,天籁参差鼓橐籥。

洗濯灵府殊澹荡,吹入滇海归溟漠。

浩然亭中发浩然,平生浩气贯丹田。

凭栏长啸挟风雷,恍惊天台紫府仙。

欲求仙人摩我顶,石像空锁玉炉烟。

穿云洞里穿云客,乍见奎星壮心魄。

苦道文运今不起,帝君何日掣霹雳。

满目蒿莱隐琼草,文柄堂皇付盗跖。

风雷澒洞净垢氛,忍使浮埃污白璧。

寒阶枯坐思《阳春》,白日摇落扶桑根。

久失鲁阳挥戈术,人间混沌閟夕曛。

西山,状若睡美人。

龙骖,指索道、缆车。

帝君,此指文昌帝君。

三清阁、浩然亭、天台、穿云洞、奎星、文昌帝君,俱为西山之景。

吼山云石

姑射仙人遗玉簪,飞落山阴如鹤立。

有灵神物饮清露,冥汲月华势岌岌。

昔年精光射牛斗,鬼车讵敢出幽薮?

坐阵会稽护林泉,罔象山魈但稽首。

日行月迈流尘积,化作徒尔一顽石。

君惟见灵石漠漠閟莓苔,不见重岩隐英魄。

箕星胡不吹野马,屯云行雨掣霹雳。

旋劈假身如委土,更倩银竹洗白璧。

人间照夜赖精光,起看罗刹转仓皇。

玉簪:吼山云石状若簪形。

鬼车:段成式《酉阳杂俎》载,“鬼车鸟,相传此鸟昔有十首,能收人魂。”

箕星:蔡邕《独断》载,“风伯神,箕星也。其象在天,能兴风。”

伊瓜苏瀑布二首

魔鬼之咽喉,银河倒洪流。

砰訇数千里,星屑迅飕飗。

拟学亡命徒,回崖放轻舟。

洗耳兼洗心,可以盟白鸥。

欲将世间尘,咸聚万万抔。

投之归巨壑,荡除净七洲。

太古落惊飙,阊阖失天马。

快然脱金羁,神行奔来下。

不恋浴瑶池,隰皋水草肥。

放身欣南美,扬鬃立风嘶。

足踏山石开,巨壑象马蹄。

怒海泻洪波,观涛世所稀。

梦化狼人

昨梦驱塞北,天镜照苍狼。

俯身看清流,品相颇昂藏。

蹄踠筋力足,剑戟咸森张。

啸月呼匹侣,追风下廻冈。

众类忽惊走,掣电逐大荒。

吮血深草里,遗骨白于霜。

闲时伏广野,自在沐星芒。

传说月圆之夜,狼人辄幻化为狼。

剑戟,状狼之毛发竖立。

寓言六首

虎鲸颇阴诡,侧身游溟渤。

背鳍隐碧海,望之莫能察。

席卷怒潮来,流电何超忽。

不意出海水,海狮方了彻。

徒尔声嗷嗷,哀哉性命绝。

白齿若雪山,森然挂尸骨。

虎鲸侧身游于海,以掩背鳍,使猎物莫能察。

群鹫若趋骛,参差落草莽。

一尸横蒿间,虚设不能享。

毛皮坚难擘,束口徒怅惘。

肉垂云外至,快意来清爽。

四围咸辟易,唯诺但低颡。

喙运庖丁刀,中音騞然响。

以其善解尸,故为鹫之长。

肉垂,代指肉垂兀鹫。以其善解动物皮毛,故为众鹫所尊。

黑鬃青云表,白鬃青山麓。

毛色判然分,以兹别类族。

黑鬃袭世胄,白鬃惟拳跼。

昔年云雨后,领主得白属。

虎毒不食子,竟自遭放逐。

寥落空林下,宿昔思翻覆。

养息蓄猛气,神完筋力足。

一朝望绝岭,霜蹄逞骕骕。

雌马于斯盛,内火焚情欲。

竞夺风水地,父子相杀戮。

父胜亦骄矜,子败逃何速。

会当卷土来,腥尘重逐鹿。

白鬃马,子也;黑鬃马,父也。白鬃马欲夺黑鬃马之领地与后宫,遂父子相杀。

人生知何似,埋身翳冻原。

灵肉就羈靮,热血渐冰寒。

长啸闻清都,充耳闭天关。

醉呼穿地壳,岩浆运狂澜。

寄语软流层,喷薄列火山。

汗漫横浩浩,訇然噬冰川。

雨林间百流,饥豹须泅渡。

日为稻粱谋,何暇隐深雾?

静水潜巨鳄,尺地三盼顾。

赤眼流阴光,死生付冥数。

有时腹枵然,猎食择危路。

蹈水擒巨鳄,中心宁无惧?

美洲豹猎食,时须涉水,水中或暗潜凶鳄,红眼以待,可谓步步惊心;然枵然之际,窥伺水中之鳄,飙行而下,多有擒获。

美洲饶破獍,嗜杀如猰貐。

始生即磨牙,凶顽食父母。

饥时餐巨鳄,他物安能阻?

蛰伏幽林间,万类供刀俎。

水獭戏浅滩,喧呼聚三五。

恶豹拟轻取,恚怒啸匹侣。

匍匐来鏖战,侏儒竟孔武。

仓皇望风遁,神色一何沮。

寄言于狡兽,吾侪水中虎。

美洲豹,亦称美洲虎,獍为其代称。

《述异记》:“獍之为兽,状如虎豹而小,始生,还食其母。”

《汉书》:“古天子常以春解祠,祠黄帝,用一枭、破镜。”颜师古注引孟康曰:“枭,鸟名,食母;破镜,兽名,食父。黄帝欲绝其类,使百吏祠皆用之。破镜如貙而虎眼。”

水獭,有水中虎之称。

鲑鱼洄游

远海去河谷,迢递数千里。

死神列重围,毅然赴桑梓。

怒潮发悲歌,阴风吹变徵。

或婴于网罟,或挂罥鲨齿。

猛鸷利其爪,玄熊森壁垒。

迤逦成赤练,洄游誓不止。

存者岂偷生,合子方已矣。

死身犹未灭,委化清流水。

纷纭作细物,为子供甘旨。

迤逦成赤练,指河道为血水所染,如赤练蛇之状。

合子方已矣,指鲑鱼排卵受精之后方趋死亡。

鲑鱼死后,化为微生物,为幼年鲑鱼养料。

鱼阵万万族,冲突若等闲。

吞舟如掉尾,白波流雪山。

铜蹄金髦马,觳觫不敢前。

世人惟瞠目,焉知所以然?

当其初生时,养息于浅滩。

沧溟饶风波,不宜未成年。

三年莫蹈海,幽蛰深闭关。

皇皇豫樟木,七载始知贤。

冲突,冲杀奔突。

铜蹄金髦马,海神波塞冬以其为车驾,御于海。

柠檬鲨生于浅滩,养于浅滩,待其长成,始归于海。

红簇花蜜鸟

赤道隆地垒,积雪入青云。

商羊舞滂霈,终年霭氤氲。

诸峰颇阴谲,惝怳隐阎君。

昼夜交寒燠,不欲万类存。

红簇花蜜鸟,太仓一粒身。

居然穷造化,微物解通神。

调息更代谢,安得摄其魂?

醉啜半边莲,独往寄幽欣。

大漠降众灵,罗韈涉沙尘。

六龙载金液,狡童罗庖珍。

猗靡扬轻袿,聚舞至夕曛。

飑线遽过境,烟升拂青云。

回望人寰处,足迹遗轮囷。

君若湘江水,妾似洞庭波。

湘流入洞庭,如木交枝柯。

水有清浊辨,泾渭其奈何?

应知樗与椿,同目不同科。

寄言白面郎,勿念远山河。

莫使眼前人,终然如客过。

戊戌四月廿三日,携精灵赴巴陵,升岳阳楼,望洞庭。后感其情事作此诗。

半侧山寄人

月下坐磐石,所望蒲苇丝。

风露侵孤影,安解有情痴?

谓言冰与火,争可许同时?

试欲伏狂象,勿令信驱驰。

放逐刘伶魄,不赋饮酒诗。

复将西楚魂,云散了无遗。

嗤嗤青白眼,行止趋中规。

更偶子鱼性,迹逮孔方齐。

某夜值寅时,忽而应相期。

道是山阴好,拟泛若耶溪。

倏如云中鹤,遗世振羽衣。

一遇何郎面,春心不自持。

潮归守寂寞,芳草自葳蕤。

彼何人斯

之子何人斯?青琴下紫冥。

肌肤若冰雪,照眼神骨清。

晚来与凌波,微步水盈盈。

余作苏门啸,高咏升天行。

彼歌长相思,帝阍宵梦惊。

訇訇阊阖开,欻吸落明星。

犹疑遣虎士,阴捕拜彤庭。

果然三日后,枯坐剩伶仃。

把酒问青天兮,胡不为降三危之青鸟。闻道皆婴于王母之罻罗兮,不复传儿女之幽悄。

我所思兮在瑶宫。有美一人玉玲珑。欲往求之天澒蒙。无可御之流风。无可乘之蜚龙。望彼昊苍兮逸兴飞翀。独坐嗟凡骨兮两鬓飞蓬。

吾之生息,垓下在东。元非项氏,讵奈貌与性咸若玄熊?为尔不喜,自笑吾乃大荒融父未化之犬戎。何郎粉面,素女颜红。虔虔祷祝,凰兮凰兮汝当止栖于梧桐。

怅吾平生,孤景茕茕。徘徊对月,饮以巨觥。木兮木兮,摇落秋声。萧然入耳,凄其魂清。

编辑:叠笺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