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雪中悍刀行》相关粉丝资讯

【诗星座】胡富健:根是叶子的牵挂,叶子是根的漂泊

2018-09-07 04:57:22

《中国诗人》微刊总第227期

胡富健(浙江)

乡村杂记(组诗)

坪坑,你就是我的老家

坪坑,我终于来了 村前的小溪还在唱着 五十年前的歌谣 石拱桥还是那么吃苦耐劳 背始终拱起,聆听 游子渐行渐重的跫音 老屋,也已年迈 墙断,壁穿 如老母亲在说话 张着没有门牙的嘴巴 那些瓦是特意破的么 漏下些旧时光 让我的泪珠 在寻找童真的眼眶中打转 那哇菜地还绿着 老父亲在一勺一勺浇着粪水 那架势是对远行的儿子 一句一句的叮咛 村东的毛竹茂密了很多 仿佛长于胸中 却很少留守 因为离开才是使命 才有广阔的天地 无论制成竹筏竹篓簸箕…… 只有中堂的石磨 西屋的石捣臼 还在默默蹲守 陪伴着主人,逢年过节 侍弄出一些爽朗甜美的笑声 坪坑,我确信 你就是我的老家 只是似曾相识的玩伴 纷纷出落成了五湖四海

2017.11.17晨

溪边的两棵枫杨

他们是灰坑村的留守老人 只有山风溪水陪伴着 只有老屋石墙依偎着 只有黄狗鸡鸭鸟雀叽喳奏鸣着 那些薜荔都死缠着 不分彼此,啃老 虽然能远离孤苦寂寞 留守,也有企盼的富足与安康 他们欠着身向对岸的我们 伸来一个翘首已久的握手,然后 述说小山村鲜为人知的故事 他们虽然老得不知道自己的年龄 但年轮还能道出固有的记忆 相信他们的心真的不老 此刻有风捋了一捋 老汉脸上青葱的蕨草 如胡子飘起了钁乐 告诉我们 根是叶子的牵挂 叶子是根的漂泊

红岩脚水库

1998,我在长江九江抗洪 你在当年的四月受孕 翌年,一个山村的水库诞生了 蓄水灌溉泄洪发电 三十年,只是弹指一挥间 一块告示说 危险!注意安全 车不能驶过,怕颠着坝 路怕一不小心拌着 我还是忍不住跨过拦阻的水泥墩 站在坝上,揽你的库容于一怀 用随身的手机,垂钓 你风韵依然的湖光山色

枫杨是灰坑的桅杆 它树在村口 为了述说村子的无畏 努力将帆鼓起 让叶子茂盛 根系发达 村子坐在溪畔 侧身崖边 只载着几户抗元英雄的子嗣 七百多年前,先祖一梦 便漂泊至此 如今,英雄的故事 蚊子听了都惧怕叮咬 躲进一旁山林 只好在毛竹叶间嘤嘤 注:临海市灰坑村是个天然无蚊村。

布袋溪畔

布袋山并不脱俗 公鸡就是山村的自鸣钟 溪里早有鸭子在蘸水描画 有阿公荷锄走在前 一只淮鸭,羽毛靓丽若孔雀 蹲在路边,驱赶 就是不肯下水 气得诗人老魏捶手顿足 诗情在胸,差一点不能喷发

石墙里蹦出的藤蔓、蕨草和青菜 诉说着山村的执着与坚忍 门前坡地的佛手瓜一脸慈悲 青翠、洁白,如布袋和尚的笑脸 玉质的油光,憨态可掬

叮咚出思路清晰的波纹 刚强的布袋山也漾起温柔的涟漪 阿妈拄着拐杖,爽朗的笑语 流出岁月的沧桑与自豪

在此隐逸了千年 一不小心就要被疏忽 时光老去 心身却永远青葱

对于远方的客人 早生眷恋,扁平的针叶下 挂满了红红的相思豆

今生与你的遇见 注定是一世的情缘 你毫无保留的裸露 也有北方汉子的慓悍 岁月的洗涤 石头与石头已亲密无间 流水青苔却永世相随 我相信,告别之后 今日的雨水是对昨天的告慰 你的泪在飞奔 尽诉衷肠

那天,我们同登 小小的山巅 太阳还没露脸 分别似乎已在预演 斜刺里伸出两束狗尾巴草 就像卑贱的我们 彳亍在布袋的山经 很夸张的用秋的绒毛 把来路回望相拥

看见你 从石墙木屋爬起 我知道,今夜又要无眠 那曾经睡不醒的少年 在山洼田塍 终将被往事缠绕 透过瓦楞 钻入岁月的烟囱 我竟不知如何 挥手作别这一缕袅袅

2017.11.7晨

树和寺,不知哪个更早 但是,它们都比我早 站在柳杉下 我邀请四个人,才抱住 它的千年情坏 面对大盘山 这隐逸的寺院 杏黄的墙体 早已斑驳了时光 梵音萦绕 看来去众生 方知自己学识太浅 不及它檐角 一滴沧露 在人间叮咚

2017.10.1夜

秋天的永安溪

秋天的永安溪,像昨天的自己一样 钓鱼,抲虾,摸螺蛳 新筑的堤坝留下口子 不大不小 与九寨可以乱真 红寥,绣线菊,菰 在抓紧这迷人的尾巴 尽情风光着 一些白鹭蒹葭中特立独行 一些鱼混进网兜 以为安居 一群山羊啃噬着童年 放牧天真 总有些小溪流浪 又汇聚,总有些潺潺随波 懒得追问故乡何处 我们走在别人走过的河滩上

2017.10.4夜

在这个秋天

被挤兑的田垅 那些高梁、稻谷、地瓜、豆角 已退无可退 躲进城市 逼仄在钢筋水泥的丛林里 在这个秋天 坐井,广阔天地 一去不返 低头,默默 暗自神伤 我的父老乡亲 扛着铁铣 在路边,将城市 搅拌。落下的烟灰 随着那些 日渐沉重的咳嗽 以及打桩机、挖土机、汽车的喇叭声 浇铸进即将康庄的梦 那些大道在延伸 更多无奈 也变得肆无忌惮

2017.10.4晨于横溪曹店村

见过龙泉村

从临海白水洋下了台金高速 向大雷山盘旋 从此,喧嚣远离 不管承载多少年代 多少车马 这条土路,今天 只能若隐若现 远远望去一片迷蒙 下车,撑伞 龙泉村就在眼前 走过骑楼 陈氏宗祠正在改梁换柱 过旧时中学 我看见一位村妇弯腰提水 她霜白的头发 告诉我龙泉村已不年轻 随着她的指认 果然,一些垂暮的标语 喊出文革的口号 邮政所,供销社 使我深信 这里原是公社的驻地 流水的时间 使得我们不能久留 只能做个匆匆过客 只好用手机存储些零星的记忆 白水洋龙泉村隐居在大雷山 对于它,我们所知 真的仅此而矣

2018.1.24夜

在雷峰乡友义村

今天,我做了回姜太公的鱼 想上雷峰乡友义村的钩 溯淡竹溪而上 两岸若隐若现的房子 被我错落地穿过 它们着古色古香的衣衫 灰瓦飞檐走壁 唐朝游来的白鹅 至今不变的曲项依旧向天 对我友好而歌 倒是冬日里就试水的鸭子 我要小心防备,警惕被逮个正着 好在鸭子们都专注于泥沙中的螺丝 因此,逃过一劫 响午已过,想在步云阁小憩喝茶 做个武官下马,文官下轿 或者在祠堂叩拜 太公后裔丁氏先祖 只可惜这样的愿望毁于文革 只能寻梦。廊桥 把宋时的倩影摇曳 偶有步履发出惊叫之声 凝眸一望。原来 凉坑八景沿着古道款款走来 一幅世外桃源景象

2018.1.25夜

仪江,已橘花满枝头

仪江村,偏居东南一隅 毫无特色,更不惹人 就像我只能躲在电脑前 将诸多的不堪不甘 在键盘敲击 我的仪江唯一拿得出手的是那些纯洁 一瓣又一瓣,一丛又一丛 在枝头挤眉弄眼 尽力让青涩过成橙红 酸楚变了甘甜

2018.4.17晨

与你白头到老

我知道,你在夏天到来之前 倾尽春天的所有 把最后一碗馥郁捧给人间 一路走来,桔 在江南一隅,不改 葱茏之志 放出的毒倾城 赶赴着四月最后的盛宴 我的父亲母亲 下定了决心 那怕岁月佝偻了 日子也花了眼 牵过的手 此生,笃定不离不弃 要与你白头到老

2018.4.17晨

眼下的波涛是连绵的山峦 浪花溅成人间的一座又一座小屋 一片汪洋是钟前水库 沥出的几滴光明 在岳清白石这个山乡 那些涛声,那些帆樯 都随了潮水远去 留下风留下云 还有那不古的人心在依旧 没有亭台,没有楼阁 崖边的松树在摇着马尾 萋萋茅草未曾怒号 一队乌石摆开架势在打坐

2018.1.1夜

梅溪,梅溪

梅溪,难道你哭过 为了远方,为了负心的人 你的肝肠寸断了 当我的遇见 你经年的泪也早已流干 那些鲜活的游鱼 调皮的小蝌蚪小青蛙呢 那些翠翠嫩的浮萍 可爱的小蜻蜓呢 那些竞相开放的姹紫嫣红呢 那些勤快劳作的小蜜蜂呢 哦!我来的真不是时候 不然,怎不见你绕膝的缠绵 天灰蒙,地混沌 溪边的淡竹已在收获 我的父老乡亲在一垅垅翻找 这些可以给人间降燥去火的良药

2018.1.7夜

胡富健,浙江黄岩人,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会员,浙江省科普作家协会会员、台州市作家协会会员,浙江科普作家协会诗创委委员、《科普作家报》编委。有诗、文在《散文选刊》《参花》《散文百家》《浙江日报》《星河》《浙江诗人》《长江诗报》《雪魂》等报刊发表并获奖。

《中国诗人 》微刊

主办:《中国诗人》编辑部

编委会成员

张二棍  魔头贝贝  湖北青蛙 商略  莲叶 王瑞斌

刘郎  容者  陶代伦 石也 李立 瓦刀 胭脂茉莉

中海  笑逐颜开  姜 群  木易  刘德学 毕 志 主编     毕志

责任编辑王瑞斌  魔头贝贝 湖北青蛙 莲叶 刘郎

(以上排名,不分先后)

本期编辑:瑞斌

《中国诗人》微刊

打赏按三七分成,作者七平台三,七日后发放,10元及以下不发,后产生的打赏不补发。微刊每周推送3次,周一、四常规推送,周五推送重点栏目“中国实力诗人”。微刊用图源自网络,若有侵权请联系本刊删除。

加入《中国诗人》微刊

请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