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雪中悍刀行》相关粉丝资讯

魔道

2018-09-05 15:37:03

大道三千

执念成魔

很久很久以前,凡人还可以修长生的时代

龙虎山被誉为道教圣地,初代掌门张传心座下一门五虎,皆飞升成仙,唯有排名老六的张远愚未能修成正果,仅是在龙虎山一座偏峰之上结庐而居。其实,这名最后的远字辈老天师的日子过得很平静,数十年如一日,直到有一天当老天师在门前溪水边打拳时突然听见一阵阵婴孩的哭声,老道士循声而去,只见溪水中有一小摇篮载着一个小婴儿顺流而下,老道习惯性的掐指成诀,推算这孩子的前世今生,忽而脸色大变,随即又缓和了下来,“罢了,权当是老夫再结一桩善缘吧。”

从那天起,龙虎山落云坡多了一个名叫清流的小孩子

最初的时光很静很美好,可惜好景不长,这个小家伙长大以后,常常把老天师气得说不出话来,尤其是在清流会说话以后。。。

“老头儿,你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啊,你是天下第几?”

“天下大道三千,术无排名。”

“老头儿,修成了仙是不是就可以去玩了啊。”

“吾辈修仙,是为了造福世人!”

“老头儿,隔壁山头那师太是不是和你有一腿啊?三天两头总给咱送好吃的。”

“胡说!为师行的端做得正!何况为师身为山上仅剩的远字辈天师,受后辈敬仰那也是应该的。”

“那你屋子里那个有俩晶片的圆筒是干啥的,我上回用了一下能看好远,就是看久了有点晕。”

“额,那是为师用来夜观星象之物,你休要乱动!”

“哦,行吧,话说老头儿,听说你的几个师兄都是神仙了啊,为啥你混的那么惨,搞得咱连肉都吃不起。”

“为师两袖清风一心向道,故而过得清贫一些罢了。”

“屁,主峰那几个小弟子见了我总说我跟了个傻师父,修道那么多年还比不上咱现任掌教。”

“有这等事!?张安年那小子论辈分也得喊我一声师叔祖了,待会儿为师就传你九雷之法,下次他们再说,抽他!”

就这样又过了很多很多年,小道童已经长成俊逸的少年,依旧如同小时候一般纯良,只是少年从未叫过老人一声师父,而老人也总是乐呵呵的答应那一声声“老头儿”

意料之中的是,清流越大,惹的麻烦也越大

“长门师兄你好弱啊,连我一道真雷都接不住,以后如何担负我龙虎山百年基业?”

“张师妹,你真要嫁个那个栖霞山无极真人啊,他够当你爹了?”

“李垚师弟,真佩服你的心性,明明可以赢得,偏要让着许师姐,你就那么想入赘许家?”

“黄师叔,听说你都给当今皇上当护国法师了,还跑到我家仙山干啥,是不是又为山下那些贵人求仙丹?”

“宋师姐,别再涂胭脂了,再怎么涂你也是山上最难看的,当然,男女都算上。”

对此,老天师也很头疼,虽说自己弟子说的做的都没错,可龙虎山早就不是当年那个清修之地,太多的道士下山为官为当朝权贵,而山上的人也多了功利之心,唯有自己的徒儿看上去心性不改,他的纯良,在很多人眼里如芒刺在背...

那天清流游山,在主峰长阶上恰好遇见一个小女孩举着一个楠木托盘吃力的拾级而上

“小孩,你干嘛去?”

小女孩愣了一下,也顾不得擦去额角的汗水,稚声答道“我奉师命将今年”

“哦,前面大概还有千余台阶,要不要我帮你一下”

“诶?好啊!”小女孩欣然接受,可是下一瞬间眉毛就又皱到一起了,“可是今年的仙酿就这些了,师父一再交代一定不能有误。”

“呵,没事,我来,没问题的”小女孩一下子就绽放出大大的笑容,一下子把托盘摔给了清流。清流伸手去接,没想到小小的一个托盘入手极沉,一个不留神整个托盘哗啦一声掉在地上,摔得粉碎。清流愣了,有些不知所措,歉意的笑了笑,小姑娘也愣了,然后嚎啕大哭

“额,反正也碎了,别浪费。”说罢从满地碎片中拾起了盛着些许仙酿的瓶底,喝了一口

“好酒!”小姑娘看他这样子,哭得更厉害了

恰是这时候,掌门带着山上一众长老供奉恰好赶到,厉声大喝“逆徒张清流,贪饮仙酿,以武犯禁,还不束手就擒!来人,拿下!”

“哈哈哈!这酒,我喝了,这禁,我更是犯了,不过我也想问一问这龙虎山上下除了我家老头儿,你们能奈我何!”转头对那个小姑娘说:“别怕,有我呢。”

那个小姑娘哭花了的脸上又开始绽放出无比灿烂的笑容,清流也笑了一下,刚要调动浑身气机,没想到气海中一阵汹涌的疼痛,他艰难地扭头看那个小姑娘,“你!”

只见那个小姑娘,飞速跑到掌门师伯身后,“爹,我不是故意的。。。”

“没事没事,阿瑶你做的很好了。”

清流瞬间呆住,“哈哈哈哈哈!难道这就是你们所谓的天理循环,真是可笑!”那一刻,清流仿佛是听到了世上最好听的笑话,笑了很久,然后缓缓地收起了笑意,面朝东方那个小小的山丘“老头儿,别慌,我死不了的。”言罢“好了,现在清净了,我龙虎山老天师张远愚座下弟子张清流在此,你们哪个先来!?”

那一年,龙虎山张清流屡犯山规,被掌门以无上仙法囚于天道之中。

龙虎山主峰大殿之上此时为了如何处置张清流吵成一片

忽然大殿最高处传来一个阴阴的声音,“为了我龙虎山千年基业,此子决不可留!”

众长老面面相觑,再无刚才那种激愤

“这。。。”

“他毕竟是张老天师的弟子啊。。。”

“对啊对啊,他的辈分摆在那里。。。”

“据说他习得了九雷真法。”

“他可能是山上天分最高的弟子了。”

“清流,按理来说是下一任天师啊!”

这时那个阴阴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对啊,他的辈分那么高,道法那么强,前途无量啊!可是诸位,你们想一想,如果有一天这样的人踩在我们的头上,我们会是怎样,龙虎山又会是怎样!?”

此话一说,万籁俱静

“所以我们要,诛其仙骨,灭其神魂,从此九天之下三界之中,再无此人!”

满殿长老再无异议,当天龙虎山所有长老齐聚,只等天道轮回放出张清流之时将其诛杀

而恰是此时东面的小草屋前,只见有一老道士,面容整洁,眉眼慈祥,穿上了那身不曾穿过的白色道袍,手执拂尘,抬脚一步踏在虚空之中,之后扶摇而上,一步一步,缓缓,登天!

“乖徒儿,为师愚钝,修行那么多年也未能修成那无欲无求的大罗金仙,可为师修有一剑,可破天道!”

九天之上传来一声声怒喝,“张远愚,你敢!”

“你们既然想毁我徒儿根基,小老儿我有何不敢!”言罢,之间老天师衣袍飞涨,气势骤起,尽白的须发无风自动,右手双指紧合,缓缓抬起,气运周天,最后右手剑指向天,“破!”

霎时间,天地万物俱静,唯有一道黑色闪电刹那升起,隐没于九天之上

一瞬间,隐于尘世之上的天道骤然崩塌

“混账!”天上那个声音破口大骂,继而九天之上闪起万道天雷直奔白袍老道士

老道士双眼缓缓闭上,嘴角微翘,“呵,什么狗屁天道。。。”

雷光寂灭之时,万里晴空,寸骨不剩

突然,天边异象突生,只见刚才老天师一指黑闪隐灭之初,黑云滚滚,其中尤以一男子白衣如雪位列正中,羽扇纶巾格外出众,“不好,天道崩塌,困在其中的魔头都被放出来了!”

“师父!!!”

将近百年,无论是那个年幼道童,还是那个小小少年,都未曾喊过那个破败老道士一声师父

老道士知道,小道童是嫌弃他一身破败,也是害怕自己修不得道家真法。

小道童也知道,他家老头儿从不会计较这些。

师父,徒儿不孝,要师父为救徒儿神魂俱灭。。。

师父,轮回路上,且慢行,待徒儿杀尽天下仙狗以祭吾师!

那一日,道教祖庭老天师,龙虎山张元愚,剑破天道,被诸天神佛联手打得神魂俱灭

也是那一日,龙虎山道士,张元愚唯一弟子江流儿,立地成魔,屠神佛过千,带着九幽众百鬼知所踪

东海之涯,有一山清水秀之地名曰洞庭,山花烂漫四季如春却魔鬼横行,洞庭之滨,有崖,上书: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吾辈不义携百鬼灭天道

最近沉迷雪中悍刀行,也被某些人说成是李义山一样的人,甚是骄傲啊

有这篇想法的时候,魔道祖师正火着呢,夷陵老祖哈,可想而知,我拖了多长时间吧。。。

写到师父的时候自然而然想到的是雪中的赵希传,然后是李淳罡,李义山,王重楼,洪洗象

好个春秋,好个北凉

额,说的有些远了

希望一切安好

会更努力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