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雪中悍刀行》相关粉丝资讯

一个故事

2018-08-25 19:36:29

林大兴永远也想不明白那一刀是从哪里挥下来的,那样一个秀气的孩子,不知何时手起,不知如何刀落,他只是先见到喷溅到地上的血,扭头一看,一只形状熟悉的耳朵完完整整地跌落在脚下。

紧接着是抓心挠肝地疼,恍惚间好像一切都是假的,梦里也疼得想抓住一切来转嫁这份痛苦。

他抓住了惊恐得说不出话来的孩子他妈,把她的胳膊都箍出了一道道勒痕,两双茫然的眼睛相对无言,他们终于明白过来,这个小小的早点铺,终于也迎来了江湖上的煞神。

那个眉目如画的孩子仍然静坐在那里,对面是一个看起来行将就木的老者,褶皱的皮肤,浑浊的眼睛,以一种怪异的姿势仰倒在藤椅上,他举着酒杯的手颤颤巍巍,对面的孩子不知为何,汗如雨下。

过了半晌,孩子他妈终于回过神来,开始了气势磅礴的嚎啕大哭,她跌坐在地上,不知在对着谁哭喊:我们怎么这么倒霉啊!你们还他耳朵!你们去别地方打架杀人!我们小店装不下你们这样的大佛!

林大兴忍着痛,急忙捂住了她的嘴。

那个孩子和老者经过半晌静默地对立后,终于大打出手,顺便将他店里的东西砸得稀烂。

次日,这场战役让初出茅庐的孩子一战成名,而他林大兴的耳朵,连在口耳相传的夸张故事里,都不值得担当一次道具,配不上一次剧情的升华,他的小店,也不过是众多江湖故事中,上不了台面的背景墙。

这是好多天前写了一半没有继续下去的故事,现在也写不下去了。因为当时在看雪中悍刀行,动辄几十万NPC一笔带过,开挂的主角和半开挂的反派一路杀将过去路上残肢断臂也不过是随口一提,无数普通人的性命叠加起来才能成为一次升级的烘托,这种写法我很不喜欢,所以我很喜欢古龙的一些故事,比如欢乐英雄。

可是故事毕竟是故事,你以为脱离了武侠故事,这样鲜血淋漓枉顾普通人性命的故事不会再发生,但是,文明社会有文明社会吃人的优雅方法,不让你死,只让你生不如死,武力值碾压和权力碾压并不分哪一种更高级,从来不会在纸上出现的,都是那些平民百姓的痛苦,既不会影响到故事走向, 也无关历史进程。这场洪水,让NPC们看到自己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