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雪中悍刀行》相关粉丝资讯

雪中悍刀行---社会与人格重塑

2018-08-22 03:06:10

我认为在新时代的武侠中,“雪中“应该是可以占据一席之地的,他以他独特的方式构建了一个有别于金古时代的武侠概念,甚至更加偏向于还珠楼主的玄侠世界,但是对个人而言,还是更加喜欢这个人间天人斩尽天上仙人的世界。

他的人有情有欲,会爱会痴;他的仙没有仙风道骨,一般的丑陋不堪。其中的很多配角甚至比主角的魅力更大,事实上我也是在网上看见很多人对雪中的赞美,才翻出来看一看,前期的故事有用力过猛的嫌疑,但是越到后面格局越大,故事也就渐入佳境,但是就像有的人在微博上说的烽火写结局的能力还缺了一点,还需要多加练习。希望在剑来中出现这样的结局,就算是happy ending也是能够接受的。就像三叔写“盗笔“的时候可能也没有想到现在会有这么大的一个盗笔世界观,烽火比三叔强的地方在于他自己挖的坑都已经填上了,但是三叔却是一手填坑,一手挖坑。

整部书的角色实在太多,做的事也太多,我想写的只有他们共同做的其中一件事,引战春秋重塑社会结构,斩断天人联系,从此人为人,仙为仙,人间仙界再不相干。在春秋大战前后,黄龙士,徐骁和张巨鹿在社会结构的打破和重塑中发挥了主要作用。我认为在这件事情上黄龙士和张巨鹿是有这个理想的,徐骁只是顺势而为,甚至凭借一己之力创造时势。很多人都在说看不懂黄龙士到底想干什么或者说到底想要什么,有一种相对大众的解释是,黄龙士是站在上帝视角的人,他能够看透几乎所有人的性格和未来,他要做的就是引导这一切的发生,但是万物相生相克,他的克制之人应该就是谢飞鱼,所以才在最后一刻才成就儒圣。但是在雪中价值观中,连人间的天人与天门中的仙人的界限都已经相当模糊了,所以当人到达某一境界后,黄龙士是否能够算得准就要看运气了,事实上我认为他是一个“性恶论”者,所以对于温华这种真正江湖游侠儿才会算不准,不愿意去明白就为了那半年的江湖浪荡而舍弃剑道登顶,但是这种的江湖才是我们年少青衫的那个江湖。徐凤年和曹长卿说他要的太平盛世他们几人可能都看不到了,甚至这种时代要在数百年后才会稳定下来。春秋之前九国混战,可能黄龙士也看不透最后到底是离阳还是西楚最终统一,但是他挑起了这场大战目的还是去打破原有的门阀制度,贵族守龙门的格局会被打破,至于谁会去重新造起一座新的龙门,必然会有新的读书人会去完成这件事,至少是对读书人最后的辉煌的自信。他们所有参与者在开始这件事之前,都已经预见了在重塑完成之后,春秋真的就是谋士的最后风流;同时在斩断天人联系后,春秋之后可能也是江湖武夫的回光返照,毕竟这种落日辉煌是黄龙士的手笔。他想要的是建立一个人人可做皇帝的时代,无所谓寒门豪门的区别,他和张巨鹿的理想就是达到“朝为田舍郎,暮侍天子旁”的政治生态,显然以他们两人的牺牲,这一生态已经有了一个雏形,张家没有一个好的结局也是付出的代价。

在斩断天人联系方面,至少王仙芝、徐凤年和李玉斧三人都是有明确的想法的。王的想法就是在人间出现一个能够扛下自己的武道大旗的人出现后,飞升把守天门,以一己之力做人肉长城隔绝人间与天上。但是在徐凤年想要一刀斩断天人联系的行动慢慢付诸行动之后,他也就没了这个念头,三份机缘给了人间最后的一批陆地神仙,余地龙,苟有方,江斧丁,于新郎,临终关头不飞升,不投胎,不苟活。其实这一想法和李淳罡的想法相近,王说李淳罡这样风流的人怎会受得了天上的那种约束。在拒北城一战中,邓太阿的职责就是守住天门,不让垂钓的仙人干涉地上的大战,试图出手的仙人都被他一剑斩下凡间,真真正正成为了谪仙人。在后面的番外中徐凤年说当年就应该鼓动一下邓太阿和李玉斧,趁着两人都还在巅峰时期斩尽天上仙人,书中说邓太阿的杀力第一确实不是虚言。而对李玉斧的评价最中肯的应该还是当年李玉斧在玉肺山斩杀黑龙之后见徐凤年时,徐说的哪有这么年轻的神仙。或许是当年李玉斧做的事太过违反天上人的心意,导致的英年早逝。事实上他们做的事收到了一定的成效,在徐凤年收徒的时候就已经预见了新一代人的命运,或者说是他一手打造了这个结局。不算后面轩辕青锋,于新浪等人先后成圣,他们的下一代只有余地龙和苟有方两人达到了陆地神仙的境界,后世应该都不会再有了。由于天上气运与人间气运再不挂钩,所以人间的气运只能用一份便少一份,后世的境界只能是越来越低。在春秋时代,黄龙士的出现导致了千年以降的大年,陆地神仙出现的比历史上任何一个时代的都多,将九国气运尽数倒入江湖。黄龙士只是一个拥有上帝视角的人,而不是上帝,所有必有克制他的人,所有也有他不能预料的事,人是具有自我意识的人,会思考,会反抗,会机关算尽。所有春秋时期的人杰都在试图改变,不管是离阳还是北莽,太平令,董卓,女帝,张巨鹿,桓温,四大谋士,每个人都在做自己的事。

黄龙士走到窗口,望向夜空,笑容洒脱,呢喃低语道:“很高兴遇见你们,叶白夔,徐骁,张巨鹿,元本溪,李义山,赵长陵,顾剑棠,纳兰右慈,桓温,齐阳龙,曹长卿,李当心。”   老人举起那盏油灯,“敬你们,敬春秋,敬你们的金戈铁马,敬你们的写意风流!”    老人打开窗户,将油尽灯枯的那盏油灯随手丢出窗外,哈哈大笑道:“我这一生,何其壮哉!”

“一个波澜壮阔的时代,就让那些英雄,在各自战场上轰轰烈烈去死。让那些枭雄,在庙堂上勾心斗角机关算尽。求名求利求仁求义,各有所求各有所得,各有所求不得。所有风流人物,无论敌我,都尽显风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