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雪中悍刀行》相关粉丝资讯

醉剑于承惠:天不生于承惠,剑道万古如长夜 | 留刀 一座江湖

2018-06-07 21:11:17

侠,关注个呗~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有江湖的地方就是侠世界

【电影成名录】中国最后的剑圣于承惠的武侠世界

一座江湖

醉剑于承惠:天不生于承惠,剑道万古如长夜

留刀  |  周四专栏

一生三事,练拳,看书,写文。坚信可以用文字的力量,唤回每个人心中侠义的本能。

牛顿的名字恐怕每个人都不会陌生。在科学界,能够和牛顿拼一拼知名度的人并不多。他这样高的知名度来自于他对科学发展所作出的巨大贡献。普通人大概会觉得牛顿不如爱因斯坦伟大,但事实上牛顿是一个被大众严重低估了的科学家。

在他去世后,人们对他进行了数不清的赞美,其中流传最广的是英国诗人亚历山大·蒲柏的一首诗:

Nature and nature's  laws lay hid in night; God said "Let Newton be" and all was light.

这首诗翻译成中文,大意是:道法自然,旧藏玄冥。天生牛顿,万物生明。

这首诗代表了牛顿在科学史上的真实地位。

纵观东西方历史,得到过如此高评价的人,除去牛顿之外,就只有孔子了。

朱熹评价孔子,说:“天不生仲尼,万古如长夜”。意象绝顶,冠绝千年。

后来,烽火戏诸侯在他的小说《雪中悍刀行》中化用了这句话。

他在书中塑造了一个叫李淳罡的角色。一句“天不生我李淳罡,剑道万古如长夜!”的名台词让无数书迷为之痴狂。

而我在听到这句话时,脑海中浮现的形象却是于承惠。

——如果中华剑道千年有人能担得起这句话的话,那应该只有于承惠!

书中的李淳罡少年天才,弱冠之时已经是名动天下的“剑神”,因为情伤而境界大跌,被囚于地牢,后来重出江湖又登巅峰。

而书外的于承惠,同样天赋异禀。年少时凭一套“醉剑”夺得多项大赛的冠军,因为腿伤而离开武术队,然后潜心十数年,独自复原了失传数百年的双手剑,重出江湖,惊艳了武林。

在武术界有一种说法,十八般兵器中除了刀枪剑棍以外,其他的都是玩意儿。其实如果细算,中国人创造的兵器何止十八种,但千百年过去,大浪淘沙,真正战场能杀敌,江湖能赢人的,就只有这四种兵器最为可靠。

它们技法各异,制式不一,在历史长河中都曾大放异彩,也都曾有过没落,最终历经变迁,成为了现在我们看到的样子。

老舍在《断魂枪》中曾写过“月棍、年刀、一辈子枪”,这是武术界的谚语,分别代表了学习这三种兵器的难易程度,但传说中的“百兵之君”——剑却并不包含在内,这是因为在老舍的时代,剑的地位非常尴尬。

剑曾经在我们的历史上占据过重要的地位,其巅峰大概是在先秦时期,后来刀逐渐取代了剑在战场上的地位,到唐朝时,剑已经沦为了文人墨客佩戴腰间的饰物,唐太宗仍有剑士两千人为护卫,但那只是它最后的辉煌。那之后,剑的形制一变再变,剑身逐渐变窄,剑柄逐渐变短,最终成为了我们现在熟悉的样子。而随着它的形制一起改变的,是使用它的技法。

武术谚语说“刀如猛虎,剑如游龙”,是形容刀剑技术风格上的不同,但事实上它们最初的状态并非如此,如今看起来威猛的刀法最初追求的是精准,而如今看起来飘逸轻灵的剑法,最初的样子极为霸气。那时候的剑极长,需双手持握,所以被称为双手剑,是最为刚猛霸道的兵器。但是到明朝时,原来的双手剑技术已经“只余歌诀而无法式”。

民国时曾有“剑仙”李景林,剑法超群,但是他的剑法也只是单手剑,传说他曾经寻找过真正能大杀四方的双手剑术,但以他军阀之身,依旧遍寻不得。谁也没曾想到,这失传数百年的技艺还能重现人间。

(于承惠《黄河大侠》剧照)

在于承惠的《悟剑篇》中,他记录了自己创出“穿林剑法”时的情景。

“近子夜悟剑义尚未融通,霍然起令笔录以络在胸。霎时间狂飚作大雨暴倾,电相击雷相争苍天裂缝。意境中一小虫惊驰林中,挥全力运巨斧与天搏命。劈雨雾斩障碍欲寻归踪,遇顽敌相争斗何等亡命……当此时,他物我两忘,物飞散,人也飞散。当此时,他形神圆如,形自然,神亦自然。自然为当然而然,不知其所以然而然,千变万状,不知其所以然而自神乎其神。忽然而来,沛然而就,圆转超绝而入于剑道。”

出身螳螂门的于承惠,在那一瞬间把自己代入了那一只在风雨之夜穿林而过的螳螂体内,曾经的辉煌与曾经的伤痛在脑海中飞速的略过,到最后,一道剑光将它们全部劈散,剩下的,只余一缕纯粹的剑意。

然后,便入剑道。

他创出的那套兼具实用性和美感的“穿林剑法”被很多人称为“于承惠大剑”。以武者名字命名的武学,往前回溯千年,也不过只有“岳武穆十三枪”、“太祖长拳”、“俞大猷棍法”等寥寥数套。

这是创出这些功夫的武者本身并不会在意的无上殊荣。

在于承惠去世后的今天,中国的兵击运动飞速发展。长兵领域,中国人用枪棒横扫世界,但短兵领域,面对着欧洲长剑与日本刀法,中国人能拿出手的,只有那一套“于承惠大剑”。那个长须飘飘的武人用半生时间探求而出的剑法,保住了中国人在世界武坛的一块脸面。

前些年他去世之后,很多媒体用了“最后的剑圣”来缅怀他。“圣”这个字在中国不是谁都能用的,但是用在于承惠身上却无比的适合,不论是他如风如电似云似水的剑法,还是他飘逸高古宛若神仙的气质,全都令人心折。

天不生于承惠,剑道万古如长夜。

如今,剑圣在用一道剑光划破了夜空之后飘然离去,只余我等后生小子,在他离去的岁月里,抚着长剑,缅怀之后,恨生不能相逢。

于承惠双手剑慢放

留刀专栏 | 往期精彩回顾

-  END  -

点击首页自定义菜单有惊喜!

江湖卖艺,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

“侠世界”公众微信号征稿!

内容要求:与武侠武术有关的任何文字,包含但不限于小说、散文、杂文、评论、诗歌、 漫画

字数2千—2万

稿费200元到1200元

投稿邮箱:1831401433@qq.com

关注我们哦!

听说每涨一个粉,小编工资涨1毛哦~

武侠,重启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