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雪中悍刀行》相关粉丝资讯

没事的时候,你都看过什么闲书?

2018-08-14 00:18:19

人一矫情起来,什么都得挑三拣四的,吃的,穿的,玩的,安生过日子的,无聊消磨时光的。譬如各人爱好不尽相同,但闲暇之余都肯定翻过几本书,医噬占卜,风水堪舆的不多,风土人情,地方异志的也很少,诸如专业书籍,哲学美学,少之又少。多的是一些文学传记,小说故事,散文随笔,武侠江湖,网文玄幻。或陶冶情操,或打发空闲,或装装文人雅士,或没事写写随笔。没有朝闻道夕死豁达情怀,也没有醍醐灌顶的如梦惊醒,充其量也就精彩之处拊掌击节,伤心之处拊髀唏嘘,激愤之处拍遍阑干。不能算媚雅,也不能算媚俗,书中肯定有颜如玉,也有黄金屋,不过都是别人的罢了。倒不是说读闲书无用,定国安邦,开疆辟土虽然太可能,愉悦自己还是可以的,人嘛,过得那么累干什么,自己开心不就好了吗,所以,闲书闲与不闲,别去计较,自己开心就好。

假期在家,也是颇为无聊,要么狂风暴雨,要么烈日当空,就没几天好日子,瞅瞅又偷了好几日懒了,索性写几笔消磨时光。

我这人日常矫情,挑剔的很,放在闲书上,更是难以伺候,如果书籍有灵,可能真得穿云驾雾而来,给我一顿好揍。

我在小学到初中是极度讨厌语文这门课的,它跟我预想是完全不一样的,在我印象中,语文等于文学,得有情调,譬如红袖添香,佳人在旁,譬如雪夜闭门,偷翻禁书。遗憾的是都没有,语文老师从小学到初中都是中年妇女担任,我没有任何抨击诋毁这些老师的意思,相反,我跟这些老师关系都不赖。但我学习的积极性极大的降低了,常常在及格线徘徊。上年回去,看到我妹妹的语文课本,感叹了一句,这都快20年过去了,语文教学还是一点改进都没有,跟我那时候一模一样,好好一个故事,非得用乱糟糟的白话文叙述一遍,层次境界瞬间没了。

小学学的这些诗词,我基本忘完了,就这首凉州词来说,我唯一能记得的还是从闲书上看的,说慈禧太后让人写一副字,就是凉州词,那人一紧张忘记把“黄河远上白云间”的“间”给丢了,慈禧大怒,要杀了这人,这人集中生智,说并非有意丢失,而是本来就是一首新词,然后动了填了几个标点,果然境界又上去了,慈禧一看,大喜,重赏了这人。他是这么写的:

黄河远上,

白云一片,

孤城万仞山。

羌笛何须怨,

杨柳春风,

不度玉门关。

语文挺有意思的,不过教的实在差劲,这一时期,我的课外读物,就是一本《故事汇》,你要问怎么来的,说来坎坷,我们班里有个同学家里是收破烂的,经常回收一些破旧报纸书本,正巧赶上收到一堆不知何年何月的故事汇,经常往学校里带,无聊之余,我就经常借几本看看,别说,其实还是蛮有意思的。

就这样,我到了初中,语文更差,好在其他科基本冠绝同侪,这才没成为老师眼中的弃儿。初中三年换了七八个语文老师,每次信心满满来找我,而后恨铁不成钢的咬牙切齿。记得初三的语文老师还经常找我促膝而谈,对我写的周记一句句点评,我还记得几次谈话:文如看山不喜平,你这看上去要么全是山山山,要么是一望无际大草原。完全看不懂你写的到底是什么意思,加上你这丑字,每次看完我都恨得把笔掰断。

这一时期,我的课外读物只有小学生必读,初中生必读一类,现在可能都绝版了,值得一提的是初中的时候偶然看到了《三国演义》,很是喜欢,偷偷摸摸看了三四遍,这应该算是我文学的启蒙之作。它对我的影响是,此后很多年我只喜欢古文或者半文言文的小说,我觉得现代人写的对环境心里之类的描写实在啰嗦,不如它来的痛快。

就这样来到高中,这一时期基本没有任何课外读物,学生穷,没有钱买课外书,再说,有钱谁不去网吧玩几小时,就算买了书,也得被老师没收,在高中看课外名著只属于年级顶级的那几个人,人家看能考高分,叫陶冶情操,传为美谈,我们看,就是不学无术,一顿臭骂。到高二之前语文150分的成绩,我也就100分左右,别说年级排名,班里都四五十名以后了。

高一时候来了个语文年级组长,教学水平很高,对学生也相当负责。写的评语相当有功底,我记得当年对我的一篇评语是这样的:文章每次开篇立意都气势磅礴,大有气吞万里如虎的气势,写到后面完全是应付性的写个结尾,看你前几段写的风云变化,群雄并起,主人公配马鞍肩,长枪大炮都准备好了,眼看就要逐鹿中原了,一转身看到村东头的漂亮阿妹,立即卸了鞍,杀了马,和阿妹过小日子去了。

大约跟我个人性格有关,什么事都是几分钟热度,写个作文都是前几百字用心尽力,后面完全敷衍了事。当然我觉得跟高考的800字数限制也有关系,800字完全不够我肆意挥毫的。但我也无可奈何,所以直到现在,写的这些随笔散文小说故事,也就前八百字能看,后面的,真可能就是胡乱结尾的。

真正的转折是在高二,来了一个年轻漂亮大学刚毕业的老师,红袖添香是别想了,但没事瞎想还是可以的。又因各种杂事和老师关系很好,从那时候起,开始对语文有了兴趣。高中基本没有机会接触文学性书籍,语文书上的那几篇文章根本不够看,索性每周还有一次阅读课,但能拿到的书都是青年文摘,读者,意林之类的。后来我发现每次语文试卷上古文翻译那一块多是一些古人传记片段,虽是古文,但是颇有意思,我看的津津有味,其中还有一篇对我影响至今:《李香君传》。短短百余字把秦淮名妓李香君的爱恨情仇写的淋漓尽致,也使我的爱情观深受影响,再后来的很多次别人问的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我都会说一句像李香君那样的江南奇女子。再后来看了孔尚任的《桃花扇》以及诸多明末清初的野史艳史,李香君和侯方域的爱情一直让我铭记到现在。可惜的大学最喜欢的《明朝那些事儿》里对此只字未提。我对李香君如今的记忆,也就当年那张语文试卷上的寥寥百余字了。

所以这一时期的闲书大约是这么几种:正统文学:语文书,语文试卷,读者意林之类,以及偷摸的几本网文小说譬如《诛仙》。

到了大学,可选择的多了,但受高中试卷的影响,我只看古史传记,近的比如李鸿章,曾国藩,梁启超传记,远的到明宋李自成,吴三桂陈圆圆,辛弃疾岳飞等。后来感兴趣的人物看的差不多了,开始看一些小说,但也是偏古风的,非大家的不看。这一时期看的书不少,金庸古龙梁羽生之人的小说看了一个遍,古龙的小说就有100多部,楚留香,李寻欢,小鱼儿花无缺,萧十一郎之类,那时候是最中二最有武侠梦的时候。

唯一算的上有文学性质的可能就一本《林海雪原》,但是看完了,再也没看过类似的红色书籍,给我的感觉就是圣斗士星矢差不多,每每到了生死关头,快要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心中的雅典娜女神就浮现在脑海中了,然后跳将起来将敌人一顿好打,唯一不同的是,让他跳将起来的是伟大的马克思主义,以及共产主义的伟大事业(没有任何诋毁我党的意思,就是调侃一下,千万别再举报了,莫名其妙给我封了好几天了)。到现在我仅存一点印象也就是那段精彩的对白了吧:

天王盖地虎

宝塔镇河妖!

嘛哈嘛哈? 正晌午说话,谁还没有家? 脸红什么?精神焕发!

怎么又黄了?

防冷,涂的蜡!

阅览群书的巅峰也就到大二戛然而止了,因为我有了女朋友(惭愧惭愧,愧对文学),再后来又考研,彻底放下了。这两年,觉得古文没什么意思了,虚无缥缈的,可能是再也没有当年的意气风发驰骋天下的心思了。

自从买了kindle很少看纸质书了,一来觉得麻烦,二来晚上不便阅读。余华的《活着》算是我看的第一部现代小说,也开始觉得现代小说虽然少了快意恩仇,但读完却令人唏嘘,难以平复。王小波的《黄金时代》是我最喜欢的小说,没有之一,我总共读了三遍,第一次也就是听人说是一本还不错的小黄文,拿来看看,谁知一看便无可救药的放不下了,对于王小波,也光荣的成为了我最喜欢的作家,也没有之一。他的全部的小说杂文我基本看完了《革命是时期的爱情》《似水流年》《寻找无双》《红佛夜奔》《沉默的大多数》….看完了王小波,又看了余华的几部有名的小说诸如《兄弟》《许三观卖血记》,再后来的《平凡是世界》,晓霞死的时候让我着实伤心了好一阵。

以及今年陈忠实的《白鹿原》,莫言的《丰乳肥臀》,霍达的《穆斯林的葬礼》杜拉斯的《情人》,胡塞尼的《追风筝的人》东野圭吾的《白夜行》《X的献身》。还有林奕含自杀后吵的很火的《房思琪的初恋乐园》,散文看了一本梁实秋的《人生忽如寄》,以及一些网文小说《雪中悍刀行》《临高启明》《英雄志》,还有一些其他的就不一一列举了。

我看书,很挑,国外的基本不看,哲学类的不看,非名家的不看,散文很少看,杂文基本不看,就看一些小说,《红楼梦》这么经典,也是拿起来又放下很多次,始终没有看。

说到底我看书,讲究的是一个代入感,如果书中所言可以让我沉浸其中,臆想出里面的故事情节人物背景,就会很吸引我,所以无论是少年时候的武侠,抑或现在的小说,都能让我沉浸其中,这就导致了国外的不看,女人太多的不看,说的就是红楼梦,因为我完全没有类似的经历或际遇。

写了这么多,又不知道说点什么结尾了,你看,我就是几分钟热度,也就前几百字写的还凑活,后面又开始罗列堆砌敷衍结尾。好在我前面有了说明,谅诸位应该可以理解,最起码有个心理准备罢?

那就不写什么冠冕堂皇的意味深长的故作忧郁的话了,夜深了,明月半墙,微风徐徐,夜凉该入梦了,那就此搁笔了。

那么,诸位,你们平时都看些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