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雪中悍刀行》相关粉丝资讯

朱锡绶《幽梦续影》

2018-08-12 08:06:49

大樂與天地同和

大禮與天地同節

朱锡绶,字筱云,号弇山草衣,江苏太仓人。道光二十六年举人,曾任知县,能诗,兼工绘画。

《幽梦续影》序

吾师镇洋朱先生,名锡绶,字撷筠,盛君大士高足弟子也, 著作甚富,屡困名场,后作令湖北,不为上官所知,郁郁以殁。祖荫裟轺之年,奉手受教,每当岸帻奋麈,陈说古今,诲童发蒙,使人不倦。自咸丰甲寅,先生作吏南行,遂成契阔。先生诗集已刊版,毁于火,他著述亦不存,仅从亲知传写,得此一编,大率皆阅世观物、涉笔排闷之语。元题曰《幽梦续影》, 略如屠赤水、陈麋公所为小品诸书,虽绮语小言,而时多名理。祖荫不忍使先生语言文字无一二存于世间,辄为镂版, 以贻胜流。屋乌储胥,聊存遗爱。然流传止此,益用感伤。昔宋明儒门弟子,刊行其师语录,虽琐言鄙语,皆为搜存,不加芟饰。此编之刊,犹斯志也。

光绪戊寅四月门人潘祖荫记。

《幽梦续影》跋

余重刊《幽梦影》既蒇,吴门潘椒坡明府,远自临湘任所寄示以《幽梦续影》,谓为镇洋朱撷筠大令所著,其弟伯寅尚书所刊,曷不并入,以成合璧。余受而读之,觉词句隽永,与前书颉颃,一新耳目。爰体明府之意趣,付手民。愿与阅是书者, 共探其奥而索其旨焉。

光绪七年季春月仁和葛元煦理斋识。

幽梦续影

真嗜酒者气雄,真嗜茶者神清,真嗜笋者骨臞,真嗜菜者志远。

鹤令人逸,马令人俊,兰令人幽,松令人古。

善贾无市井气,善文无迂腐气。

学导引是眼前地狱,得科第是当世轮回。

求忠臣必于孝子,余为下一转语云:求孝子必于情人。

造化,善杀风景者也。其尤甚者,使高僧迎显宦,使循吏困下僚,使绝世之姝习弦索,使一羁之士累米盐。

日间多静坐,则夜梦不惊,一月多静坐,则文思便逸。

观虹销雨霁,是何等气象;观风回海立时,是何等声势。

贪人之前莫炫宝,才人之前莫炫文,险人之前莫炫识。

文人富贵,起居便带市井;富贵能诗,吐属便带寒酸。

花是美人后身。梅,贞女也;梨,才女也;菊,才女之善文章者也;水仙,善诗词者也;荼蘼,善谈禅者也;牡丹,大家中妇也;芍药,名士之妇也;莲,名士之女也,海棠,妖姬也;秋海棠,制于悍妇之艳妾也;茉莉,解事雏鬟也;木芙蓉,中年侍婢也;惟兰为绝代美人,生长名阀,耽于词画,寄心清旷,结想琴筑,然而,闺中待字,不无迟暮之感。优此则绌彼,理有固然,无足怪者。

能食淡饭者方许尝异味,能溷市嚣者方许游名山,能受折磨者方许处功名。

非真空不宜谈禅,非真旷不宜谈酒。

雨窗作画,笔端便染烟云;雪夜呤诗,纸上如洒冰霰。是谓善得天趣。

凶年闻爆竹,愁眼见灯花,客途得家书,病后友人邀听弹琴,俱可破涕为笑。

观门径可以知品,观轩馆可以知学,观位置可以知经济,观花卉可以知旨趣,观楹帖可以知吐属,观图画可以知胸次,观童仆可以知器宇,访友人不待亲接言笑也。

余亦有三恨,一恨山僧多俗,二恨盛暑多蝇,三恨时文多套。

蝶使之俊,蜂使之艳,月使之温,庭中花斡旋造化者也。使名士增情,使美人增态,使香炉茗碗增奇光,使图画书籍增活色,室中花附益造化者也。

无风雨不知花之可惜,故风雨者,真惜花者也;无患难不知纔之可爱,故患难者,真爱纔也。风雨不能因惜花而止,患难不能因爱纔而止。

琴不可不学,能平纔士之骄矜,剑不可不学,能化书生之懦怯。

美味以大嚼尽之,奇境以粗游了之,深情以浅语传之,良辰以酒食度之,富贵以骄奢处之,俱造化本怀。

楼之收远景者,宜游观不宜居住;室之无重门者,便启闭不便储藏;庭广则爽,冬累于风;树密则幽,夏累于蝉;水近可以涤暑,蚊集中宵;屋小可以御寒,客窘炎午。君子观居身两全,知处境无两得。

懮时勿纵酒,怒时勿作札。

不静坐不知忙之耗神之速,不泛应不知闲之养神者真。

笔苍者学为古,笔隽者学为词,笔丽者学为赋,笔肆者学为文。

读古碑宜迟,迟则古藻徐呈;读古画宜速,速则古香顿溢;读古诗以挹而后永。

物随息生,故数息可以致寿;物随气灭,故任气可以致天。欲长生只在呼吸求之;欲长乐,只在和平求之。

雪之妙不能积,云之妙在不留,月之妙在有圆有缺。

为雪朱阑,为花粉墙,为鸟疏枝,为鱼广池,为素心开三径。

筑园必因石,筑楼必因树,筑榭必因池,筑室必因花。

梅绕平台,竹藏曲院,枊护朱楼,海棠依阁,木犀匝庭,牡丹对书斋,藤花蔽绣闼,绣球傍厅,绯桃照池,香草漫山,梧桐覆井,酴縻隐竹,秋色依栏干,百合爷拳石,秋萝亚曲阶,芭蕉障文窗,蔷薇窥疏帘,合欢俯锦帏,柽树花媚纱槅。

花底填词,香边制曲,醉后作草,狂来放歌,是谓遣笔四称。

谈禅不是好佛,只以空我天怀,谈无不是羡老,只以贞我内养。

路之奇者入不宜深,深则来踪易失;山之奇者入不宜浅,浅则异境不呈。

木以动折,金以动缺,火以动焚,水以动溺,惟土宜动。然而思虑伤脾,燔炙生冷皆伤胃,则动中须静耳。

习静觉日长,逐忙觉日短,读书觉日可惜。

少年处不得顺境,老年处不得逆境,中年处不得闲境。

素食则气不浊,独宿则神不浊,默坐则心不浊,读书则口不浊。

空山瀑走,绝壑松鸣,是有琴意;危楼雁度,孤艇风来,是有笛意;幽涧花落,疏林鸟坠,是有筑意;书帘波漾,平台月横,是有箫意;清溪絮扑,丛竹雪洒,是有筝意;芭蕉雨粗,莲花漏续,是有鼓意;碧瓯茶沸,绿沼鱼行,是有阮意;玉虫妥烛,金莺坐枝,是有歌意。

琴医心,花医肝,香医脾,石医肾,泉医肺,剑医胆。

对酒不能歌,盲于口;登山不能赋,盲于笔;古碑不能模,盲于手;名山水不能游,盲于足;奇纔不能交,盲于胸;庸众不能容,盲于腹;危词不能受,盲于耳;心香不能嗅,盲于鼻。

静一分,慧一分;忙一分,愦一分。

至人无梦,下愚亦无梦,然而文王梦熊,郑人梦鹿。圣人无泪,强悍亦无泪,然而孔子泣麟,项王泣骓。

感逝酸鼻,感恩酸心,感情酸手足。

水仙以玛瑙为根,翡翠为叶,白玉为花,琥珀为心,而又以西子为色,以合德为香,以飞燕为态,以宓妃为名,花中无第二品矣。

小园玩景,各有所宜,风宜环松,雨宜俯涧轩窗,月宜临水平台,雪宜半山楼槛,花宜曲廊洞房,烟宜绕竹孤亭,初日宜峰顶飞楼,晚霞宜池边小彴。雷者天之盛怒,宜危坐佛龛。雾者天之肃气,宜屏居邃闼。

富贵作牢骚语,其人必有隐懮;贫贱作意气语,其人必有异能。

高枊宜蝉,低花宜蝶,曲径宜竹,浅滩宜芦,此天与人之善顺物理,而不忍颠倒之者也;胜境属僧,奇境属商,别院属美人,穷途属名士,此天与人之善逆物理,而必欲颠倒之者也。

名山镇俗,步水涤妄,僧舍避烦,莲花证趣。

星象要按星实测,拘不得成图;河道要按河实浚,拘不得成说;民情要按民实求,拘不得成法;药性要按药实咀,拘不得成方。

奇山大水,笑之境也;霜晨月夕,笑之时也;浊酒清琴,笑之资也;闲僧侠客,笑之侣也;,抑郁磊落,笑之胸也;长歌中令,笑之宣也;鹘叫猿啼,笑之和也;棕鞋桐帽,笑之人也。

医花十剂,壅而补之,水以润之,露以和之,摘以宣之,火以泄之,日以涩之,雨以滑之,风以燥之,祛蠹以养之,纱笼纸帐以护之。

雁字不能尽梅,淡字不能尽梨,韵字不能尽水仙,艳字不能尽海棠。

樱桃以红胜,金柑以以黄胜,梅子以翠胜,葡萄以紫胜,此果之艳于花者也;银杏之黄,乌柏之红,古柏之苍,筤竿之绿,此叶之艳于花者也。

脂粉长丑,锦绣长俗,金珠长悍。

雨生绿萌,风生绿情,露生绿精。

村树宜诗,山树宜画,园树宜词。

抟土成金元不满之欲,画笔成人元不偿之愿,缩地成胜元不扩之胞,感香成梦元不证之因。

鸟宣情态,香传情韵,山水开情窟,天地辟情源。

将营精舍先种梅,将起画楼先种柳。

词章满壁,所嗜不同;花卉满圃,所指不同;粉黛满座,所视不同。

爱则知可憎,憎则知可怜。

云何出尘?闭户是。云何享福?读书是。

厚施与即是备急难,俭婚嫁自然无怨旷,教节省胜于裕留贻。

利字从禾,利莫于禾,劝勤耕也;从刀,害莫甚于刀,戒贪得也。

乍得勿与,乍失勿取,乍怒勿责,乍喜勿诺。

素深沉,一事坦率便能贻误;素和平,一事愤激便足取祸。故接人不可猝然改容,持已不可以偶尔改度。()

孤洁以骇俗,不如和平以谐俗;啸傲以玩世,不如恭敬以陶世;高峻以拒物,不如宽厚以容物。

冬室密,宜焚香;夏室敞,宜垂帘。焚香宜供梅,垂帘宜供兰。

楼无重檐则蓄婴武,池无杂影则蓄鹭鸶。园有山始蓄鹿,水有藻始蓄鱼。蓄鹤则临沼围栏,蓄燕则沿梁承板,蓄狸奴则墩必装褥,蓄玉[犭呙]则户必垂花。微波菡萏多蓄彩鸳,浅渚菰蒲多蓄文蛤。蓄雉则镜悬不障,蓄兔则草长不除。得美人始蓄画眉,得侠客蓄骏马。

任气语少一句,任路让一步,任笔文检一番。

以任怨为报德则真切,以罪己为劝人则沉痛。

偏是市侩喜通文,偏是俗吏喜勒碑,偏是恶妪喜诵佛,偏是书生喜谈兵。

真好色者必不淫,真爱色者必不滥。

侠干勿轻结,生人勿轻盟,恐其为我轻死也。

宁受呼蹴之惠,勿受敬礼之恩。

贫贱时少一攀援,他时少一掣肘;患难时少一请乞,他日少一疚心。

舞弊之人能防弊,谋利之人能兴利。

善诈者借我疑,善欺者借我察。

过施弗谢,自反必太倨,过求弗怒,牻反必太卑。

英雄割爱,奸雄割恩。

天地自然之利,私之则争;天地自然之害,治之无益。汉魏诗象春,唐诗象夏,宋元诗象秋,有明诗象冬,包含四时,生化万物,其国初诸老之诗乎?

鬼谷子方可游说,庄子方可诙谐,屈子方可牢骚,董子方可议论。

唐人之诗多类名花,少陵似春兰,幽芳独秀;摩洁似秋菊,冷艳独高;青莲似绿萼梅,仙风骀荡;玉溪似红萼梅,绮思[女便]娟;韦枊似海红,古媚在骨;沈宋似紫薇,矜贵有情;昌黎似丹桂,天葩洒落;香山似芙蓉蕖,慧相清奇;冬郞似铁梗垂丝;阆仙似檀心磬口;长吉似优钵昙,彩云拥护;飞卿似曼陀罗,琼月玲珑。

南薰古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