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雪中悍刀行》相关粉丝资讯

与过去朋友的碰面

2018-08-12 02:27:22

2018/08/11 日

三十五分钟的时间里我仿佛做了一个很大的梦。梦到的人和事涉及了好几年。梦中我与许久未见的人有了交集,也与最近担心的人们打了照面。

我的记忆开始出现在一个二手书售卖摊上,我看上了一本书皮大约是红色或暗色的小说,是一本武侠小说,封皮上中间有一个框框,框里面画着小说中的人物形象。(醒来后我一度怀疑是否是《雪中悍刀行》)

我捧起这本书翻看,渐渐自己仿佛进入了那个世界。当时是几个人在进行比试,突然有一人受了重伤,我得替他上场,在这之前,身为队伍中“奶妈”角色的我需得替他研制解毒的药。解毒药其中一味材料便是三叶草。我遍寻不得,正发愁时,突然不知从何处像暗器般飞来一株三叶草,我一运功就将其变成了绿色苔藓般的敷料给那人敷上。

突然我从那个世界回到现实,一个男人(大约是后来有情感纠葛,但不记得长什么样了)过来与我搭话,无非就是问你是不是也喜欢这本书,随后便买了这本书赠与我。我们也是因这赠书之谊而相识。

我们好像是一大群人出来春游的,集合的哨声吹响,我离开售卖摊,前往集合点。所有人需得站成五排,由于人多且大多都有些懒散,我和滢狗在下面窃窃私语,脚步也就是随便跟着大家动动。队伍总是站不齐,人数也没法统计,大家也不得离开。

于是站在第一排的一个女孩子田如雪(我的一个好久没说话的小学同学竟出现在我的梦里)突然站出来怒斥我们,说是这么简单的事情竟也办不好,随即三下五除二的整理好了队伍,数清了人数,所有人得以前往大巴车。

前往大巴车的途中要经过一座老桥,遇上了男神,他在梦中仍旧是那副痞样。他和我又谈论起了以后在哪里发展的问题。快上车前我的初中班主任周哥大声喊了一声,一会儿他请吃饭,让大家下了车跟他走。大家表面应和着,但大多后续都还有事。

我原本是准备跟去吃饭的,但我见去的人只得几个男孩子,且又想到老师没什么钱,于是尽管跟进了国贸,却又准备去另外的楼层吃饭。不料我却被小汤发现了,叫了过去站在一对中年夫妇面前。他把手搭在我肩膀上,跟我说让我陪他们吃完再走。

我看了看菜单,发现全是豆腐干一类的菜品,且这就是个吃小吃的地方。我扫了一眼坐我们前面那对中年夫妇的菜品,他们前面摆了一大排像在吃丝娃娃,种类多分量少,豆腐干全都切成丁状,各种口味的都有。我看了半天只对他们面前的那一小份酸汤米线感兴趣。(太符合我本人了)

我问小汤这是什么,他说应该就是菜单上这个“八宝米线”,结果不巧的是服务员告诉我这个菜没有了。于是我打着和我爸一起去健身的旗号,溜出了梦境。(886~)

(因为担心这位大哥的安全,我和滢狗最近经常梦见他。我从8号凌晨知道这位哥失联之后,那晚断断续续的睡眠中总穿插着我和滢狗一起找他的片段,无论多少次醒来又会重新回到那个梦里。之后几天一直做了很多关于他的奇奇怪怪的梦,大多也都和他联系我们了有关。直到11号下午,这位大哥才滚出了我的梦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