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雪中悍刀行》相关粉丝资讯

在“斯坦尼斯拉夫斯基体系”指导下发朋友圈的人最可怕

2018-08-11 12:52:07

大文豪海明威有次跟他的哥们儿菲茨杰拉德聊天扯淡。

菲茨杰拉德说,那些有钱人跟咱俩都不一样。海明威理所当然地回答,废话,他们更有钱。

他俩是在巴黎认识的。

也正是在巴黎那段贫穷又快乐的日子,海明威结识了一大票如菲茨杰拉德、埃兹拉、乔伊斯等文学大腕。

如果不深入去了解,只会知道这些人物来头很大。

事实上,菲茨杰拉德曾让海明威看过自己的丁丁,海明威说菲茨杰拉德“是被女人毁掉的”,海明威还跟乔伊斯经常喝酒浪荡与别人打架斗殴、教埃兹拉打拳击。

而海明威人生的最后,则是在呢喃着“寂寞得要死”、“孤独得要命”中,用一把猎枪结束生命的。

真实的故事总是很好玩儿,远不像道听途说一本正经一样非得立个牌坊。

所以,这些所谓牛人,总是有两张脸,一张是后人装模作样硬裱的,一张是鸡零狗碎掺杂着放浪形骸的。

像某岛死了几十年的某人,生平历史其实皆可知,有功绩不假,现在却被一股风弄成其生也伟大其败也可惜其死也利在千秋一样。

普通人就简单得多了,反正除日后被自家子孙后代在族谱上记一个名号,断不会有人闲得蛋疼来为他著书作传。

顶多就被人说一句,他在朋友圈里Cosplay了一辈子。

Cosplay圈子这两年越来越火,也越来越乱。不能怪圈子里的人,要怪就只能怪那些没有思想满脑子只用下体思考的生物。

这样的生物经常出现,比如上世纪的60年代。

1968年有一本书,名字叫做《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彻底批判斯坦尼斯拉夫斯基体系》,里面痛斥斯坦尼的种种妖言惑众。

对普通人来说,斯坦尼最大的贡献可能就是那本《演员的自我修养》。

周星驰拿着这本书说“你可以说我是跑龙套的,但你不可以说我是臭跑龙套的”,被许多人奉为圭臬。

但在朋友圈中,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成为一个好的“演员”。

毕竟,斯坦尼体系的核心,通俗来讲,就是要想演一个人就得先成为那个人,然后再加以艺术创作。也就是,用超高演技一秒泪下三秒跪倒五秒仙人跳。

于普通人而言,发个朋友圈无非就是今朝有酒今朝醉、人死卵朝天不死万万年,哪里管得到先天下之忧而忧、苍天已死黄天当立,或者昨日门下走狗今日墙头之草。

对他们来说,也仅仅只能是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晃荡地用斯坦尼体系来指导自己发个吃喝玩乐的朋友圈。

因为,当朋友圈里都是广告狗、微商狗、红包狗、点赞狗、养生狗、恩爱狗的时候,并不是所有人都是真心实意想要如此,更多是Cosplay了一个角色,让了解的人稍微会心一笑而已。

而这些角色,大多数时候都是处于一种或被逼或无奈或有目的性的境地,也就是处于一种“卖人设”的状态。谁让微信朋友圈已经成为所谓老中青用来显示存在的工具?

鲁迅曾经在《“题未定”草》中说过,“譬如勇士,也战斗,也休息,也饮食,自然也性交”。

而烽火在《雪中悍刀行》里也调戏了一把女侠:不要把女侠当作人中仙子,想象一下她们也上茅厕也拉屎也放屁,那就可以了。

即便是勇士或者女仙子,对外的形象似乎完美无瑕,但真实内里依然有血有肉有低俗有不堪。

因此对普罗大众而言,低俗不堪不可怕,可怕的是那些完全深得斯坦尼精髓并以此为纲领来发朋友圈的人。

因为,他们完全演绎了另一种“自我”,而且,你还不知道他背后真正在想什么。

普通人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他们自己可能特别清楚,或许是掩饰自己或许是其他。

刘亮程在《一个人的村庄》里写道,落在一个人一生中的雪,我们不能全部看见,每个人在自己的生命中,孤独地过冬。

呵,想一下微信那开机画面,一个人“孤独”地看着远方,拿着一把锤子。

张楚唱过,孤独的人是可耻的。所以后来张楚不唱这歌了。

对于那些秉承斯坦尼式发朋友圈的人而言,他们可能也是孤独的。但这种孤独,体现在具体的情境中,则变成了欲说还休三心二意的让人莫名其妙。

具体来说,就是当他们发朋友圈之时,一定要让自己成为想要成为的那个“人”甚至加以夸张。

《霸王别姬》里的关师傅说了,“人呐,得自个儿成全自个儿,是成全,不是成功”。

因此,他们要把自己给成全了,让自己都感动了,才能感动别人。

感动得让人想哭的,除了总有一种力量,还总有一种城市伪中产。

特别是在所谓消费降级的情况下,这群人又变得自尊性缺钱了。

所以,他们开始更加疯狂地学习斯坦尼理论,开始用这理论全面武装自己,自我麻醉、让自己随时变成自己想要变成的人。

发个贸易战的新闻,似乎举世皆醉我独醒,最后以一个“哎”字为转发语。也不知道是哎美还是哎中。时政大家,流氓世家。

发个旅游的照片,别摸我Logo是不能用了,不然被人骂是不是又搞微商了,发个能够让人循蛛丝马迹看出别摸我专属按键的图片。贵族范儿,其实犯二。

发个谷哥进入的报道,厉声疾呼度娘危险,莞尔一笑,转眼就屁颠颠服务甲方度爸爸说那谷子骨子里就不是个东西。爱国之根,白嫖有恩。

发个疫苗的观察文章,说救救孩子。离HK太远,所以就求爷爷告奶奶只为求得还算靠谱的疫苗。父慈子孝,鸡鸣狗叫。

至于对拼多多之流,那就该骂就骂该打就打,反正从来没用过。行业领袖,上梁小丑。

反正对这些人来说,斯坦尼体系不仅仅是盔甲,更是一生赚钱的信仰。

没办法,除了斐济土耳其,移民其他地方是没法移民了,那就只能明月照我心了。

至于明月到底是谁,到底是国家、社会、组织、周边人的看法,就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随时变换毫无破绽。

关于明月,那句被称为五律第一的“海上生明月”,是张九龄留下来的文化瑰宝。

他千年多以后的同姓后代,东北老张,事后诸葛亮来看,可谓是“斯坦尼体系”指导的著名人物。

人挡是人,鬼挡是鬼。

袁大头曾经说过他,“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没见过世面没关系,能够保留实力就行了。至于他后面那位,就更马赛克了。

对朋友圈中的很多人来说也是如此,不管东风还是西风,只要我好就行了。

这些人吧,再怎样也掀不起风浪。怕的就是那些在朋友圈中装“死”,总是像诈尸一样突然出现来个“朕已阅”的人。

无迹可寻的才最可怕。

等突然有一天你发现原来他还活着的时候,可能他们早已经实现了欧阳山的那句话,“一手革命,一手拥娇”。

而对这些人来说,斯坦尼体系就仅仅只是一个装模作样的伪装了。

因为,他们一直信奉的主张,就是毛泽东思想。比如……再比如……

毕竟,他们一生的追求,可能就是在留好后路的情况下,实现毛对华的评价,“你办事,我放心”。或者,更高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