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雪中悍刀行》相关粉丝资讯

心湖之泮-一世的情缘

2018-08-06 13:51:38

心湖在安第斯山脉的高原上,有关它的已经很少流传了。

每天早上。当我赤足穿过云雾走向那篇如镜般平静的大湖去的汲水的时候,还会想起那段骇人的往事。

许多年前,这片土地上并不属于印加帝国的一部分,自古以来便是自称加那基族的我们,因为拒绝向政府交税,他们强大的军队开到这里,引起了一场战争。

那一场战役,死了三万各个族人,包括我曾祖父在内,全都被杀了。

死去的人,在印加祭祀的吩咐下,给挖出了了心脏,三万颗心脏,都被丢弃在故乡的大湖里。

原先被称为银湖的那片魅美丽之水,从此改了名字,我们叫它“哈娃哥恰”,就是心湖的意思。

从此人不再食鱼。

我对它一直存在向往,想去亲身蹲在湖畔,用手捧起水,感受一下它的凉意。

我寻了好久,那片草原和水啊,在明净的蓝天下,神秘的出现在眼前,世外的世外,为何看了只觉得归乡。

远处的炊烟和人家那么平静的四散着,没有注意到陌生人的来临。在黄昏的天空下静静的站着显得是难么渺小。

为了在这而待上几天,我住在了一个叫“吉尔”印第安人的家里。我先是在她的田地上看动物,那儿是一匹公牛,一匹乳牛,一匹驴子和一群绵羊。一站在那儿,牛羊就鸣叫起来。

吉尔出门看看,并没有看我的人,眼睛直勾勾的盯在我脖子上的挂着的一块银牌--一个印第安人和一只骆马的浮雕在牌子上,古董店内买来的小东西。她没有问我哪儿来的,走向前便说,“你的牌子换什么,我想要它。

我告诉她我想要留住几日,给我吃,我帮忙一切家务,几天后就把牌子给他=她,再给她一千个“苏克烈”--厄瓜多尔的钱币。我留了下来,完全没有困难。

那一天晚上,她给了我一张席子,铺在干的玉米叶堆上,一只咖啡色的猪乖乖的同睡者,一定也不吵。

他们全家人睡在另外一个房间里,这些人不问我任何问题,令人感到奇怪。第二日清晨,我听见吉尔在赶着家畜。我也随着起床了。我跟她在湖边的 走,湖边泥泞一片,吉尔打着赤脚,我在套装袋子,走到湖边帮她汲水,村落里的人家是奚落四散的。因为田庄的分配不同。我帮他们做家务事,放羊,替吉尔的儿子在纺纱时断了的线,下午一起晒太阳穿玻璃珠子。我也穿去其他的人家,他们问我是哪一族的,因为我穿了牛仔裤。

黄昏的时候,田里工作的男人回来了,大家坐在门口看湖水与雪山,他们之间很少说话,更没有听见他们唱歌。

那片湖水,叫做“哈娃哥恰”,便是心湖的意思。

湖里的鱼,没有人捞上来吃。问他们为什么不吃鱼,吉尔也答不上来。只说向来不去捉的。湖水是乡愁,月光下 的那片平静之水,发着银子似的闪光,我心中便叫它银湖了。

我去其他人家里玩,他们把他们的唯一的珍宝放在我的手中让我看个够,岁月就这样流去,而太阳依旧升起。他们想拿花彩石跟我换衣服或者牌子,我不忍欺骗他们,因为花彩石在北非已经卖出天价。他们对外界的事情都是无知的,三百里外的事情就讲不下了。

银湖的日子天长地久,好似出生便在此地度过,一切的记忆,都让它随风而去。

望着那片牛羊成群 的草原和高高的天空,总使我觉得自己实在是死去了,才落进这个地方来的。

“你把辫子打散,再替你缠一回!”

我松了头发,让这安静温和的朋友打扮我,那时的我已在这个村落里七天了。

在这个时候,听见咔嚓一声。

室内非常安静,我马上抬起手来。

那个米夏叫着“呀!一个印第安男人替你梳头--”

他正要拍照,我的朋友显得很局促的,我阻止米夏。跟朋友道歉之后离开了房子。我要走了,去跟村里的每一个人道别。

跑着去找吉尔。她抱着一满怀的柴火,放在屋旁。

“牌子给你,还有钱!”我反手去解链条。

“不要了!哈娃,不要!”吉尔拼命推。

她丢下了柴,疾步跑回屋内去,端了一杯牛奶和麦片汤出来,硬要我喝下去。

“你跟各林哥去?"她指指米夏。

米夏要求我与吉尔拍照,吉尔听我的,也不逃避相机,坐了下来,消息传的很快,吉尔的先生和儿子都从田地上跑回来了。

我抱起自己的外套,回头看了他们一眼,吉尔一定拒绝那块银牌子,不说一句就跑掉了。

我塞了几张大票子给吉尔的丈夫,硬是放在他手里,便向远远停在湖边入口的旅行车跑去。

我爱的族人和银湖,那片青草连天的乐园,一生只能进来一次,然后永远等待来世,今生是不再回来了。

“风里,雨里,我都会在这里等你”

历史文章推荐

Dreamcahcher

谢谢每一个人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