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雪中悍刀行》相关粉丝资讯

剑在鞘中,只为不平而鸣!

2018-08-02 11:01:19

《雪中悍刀行》几年前就听其大名,但书名总给我感觉纯武侠,怕静不下心看,反而糟蹋一本好书。所幸,看完两章之后,欲罢不能。全书 450 万多字,阅读 234 小时,看了四十天。

这不是一本纯武侠小说,属于仙侠。

为情,转世牵绊;

为义,自废武功;

八百年长生不死;

三千里独步江湖;

千年仙人垂钓人间气运;

人间宗师扣指剑守天门;

小说构架宏伟,人物个性饱满,武功体系,主角武力进阶按部就班。庙堂、江湖双重布局,相互影响。书中尽显风云变幻的江湖,又有磅礴大气的国战。

我一直以为作者烽火戏诸侯是东北人,猫腻是黑龙江人,这种没来由的笃定非常可怕,为什么会这样,不清楚。

大约他们的书总以北方视角为主。尤其烽火戏诸侯的另一本小说《陈二狗的妖孽人生》,同样穷山恶水出枭雄。

烽火戏诸侯是杭州人,猫腻是湖北人。所以文章的霸气与作者是哪里人没有关系。

每每看到精彩处,热泪盈眶,好书就是这样的,人类的精神食粮。网络小说被称之为“精神鸦片”。原因在于我们的自控力越来越低,但凡有刺激到神经的东西,总是欲罢不能。

也许是因为现实世界的压力太大,又或者人与人之间少了纯粹的交集。但情感需求没有退化,或许几十年以后,为适应无处不在的人工智能,我们会把一些没有必要的情绪摒弃,跟尾巴一样退化。

我们为什么会被书中的故事情节感动?

烽火的书永远浓浓的亲情、兄弟情、袍泽情。为父母扛下千斤重担;为兄弟两肋插刀;为手足袍泽,奔袭千里。虽然赋予主角光环,超强武力,但总是觉得他很累,就像现实中人,疲于奔命。

区别是书里的主角有大把机会做英雄,而现实中的我们,早已遍体鳞伤。

徐凤年和温华的兄弟情义,令人感动。相逢于江湖,不被身份束缚,彼此默默为对方付出,致死不悔。不禁让我想起最近在看的一部电视剧《猎毒人》吕云鹏和赵毅。

应该就那么简单,兄弟之间,不说感谢,不谈亏欠。 不说对不起。

还有令我无数次鼻酸的袍泽情义。基本上当过兵的,看到这种描写,没有不动情的。

战争中斥候李十月死时片段:

李翰林会心一笑,转头继续厮杀。只是当他终于头一个凿穿敌军阵形后,稍作喘息,耐心等着李十月的身影出现后,却没有能够等到。 这辈子,都再没有等到。

李翰林挤出一个笑脸,低头对李十月柔声道:

“十月,你以前经常说家里有个貌美如花的妹子,是天底下最好的女子,还总念叨着要我做你妹夫,只是后来你去过我家后,就再也不提这一茬了。

当时我们去了方虎头家也去了你家,我见过她后,说实话,你妹妹长得一般,比起我李翰林当年花天酒地时候见到的女子,差了不少,但是她性子真的很好,我其实很喜欢,相信娶了她,她一定会是个贤惠持家的媳妇。

只不过那会儿一想到要喊你小子一声姐夫,就开不了口。现在跟你说一声,你别嫌晚。”

陆斗轻轻握住李十月的一只手:

“咱们青州人那边,都讲究一个亲兄弟明算账,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李十月欠了我陆斗六条命,别想耍赖,哪怕这辈子还不上,下辈子还得接着还……所以咱们还接着做兄弟。”

主角如我们期望的那样,对待朋友和亲人,温情脉脉;对待敌人,凶狠暴烈。

徐凤年面无表情说道:“不论天地,身处北方,也敢放肆?!”

重新定义了剑客,不是为了争第一。

桃花剑神:剑在鞘中,只为不平而鸣,一剑出鞘,更需问心无愧,岂是拿来给外人赏景拍手叫好的?

书中的女性角色塑造堪称完美,每一位都个性十足,绝不依附于男人,而是比男人更加出色。

南宫仆射、陆成燕、王初冬、裴南苇、姜姒、轩辕青锋、洛阳、贾嘉甲……连徐婴都非常可爱,让人怕不起来。

就像轩辕青锋说的,我喜欢你是一回事儿,你喜不喜欢我是另外一回事儿。

当看到一直故作镇定,强颜欢笑的陆成燕从家族决裂而出。看到徐凤年给她的纸条。我顿觉鼻子一酸。

这个依循八字据说与年轻藩王是“天作之合”的幸运女子

这个曾经悄然点燃换命灯以她命换他命的傻女人

这个在老祖宗死后独力承担家族命运的坚强女人

这个能够亲口让亲爹闭嘴的疯女人,生平第一次哭得如此无所顾忌。

那张纸上,字迹熟悉,一丝不苟,写着“别哭,这辈子都是一家人”。

志同道合的朋友,不惜放弃唾手可得的功名利禄,来到边境,为心中道义守国门。初次见面这一段,看得我热血沸腾!

宋洞明朗声道:“那就请北凉王在境内寻一处,做英雄冢,竖立起三十万墓碑!”

宋洞明死死地盯着徐凤年,一字一字从牙缝中挤出来,“死一人,记一名!”

徐凤年说道:“好。清凉山后山,就可做此冢。”

宋洞明再度问道:“三十万之中,可有你徐凤年一块碑?”

徐凤年毫不犹豫地说道:“有。先写下‘北凉徐凤年’五字,与所有北凉甲士一般无二,当下只记载生于何时何地。等到死后,再添上战死于何时何处。”

宋洞明看着徐凤年的眼睛,许久过后,郑重作揖,沉声道:“宋洞明愿为北凉臣子,愿为北凉王出谋划策!”

以前看完猫腻的书,总觉得心里很闷,就好像憋着一股狠劲,看谁都不爽。烽火戏诸侯的《雪中悍刀行》看完以后,不闷,平添几斤几两承受生活压力的能力。

书有点长,故事有点慢热,收官稍显急切,很多伏笔没有填平,许多人物没有交代。但瑕不掩瑜。

好书不怕晚,什么时候看,都来得及。

本文配图来自插画师「[潇湘过客莫念]的雪中悍刀行系列插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