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雪中悍刀行》相关粉丝资讯

秋风走马入北凉

2018-07-31 16:57:41

新丰美酒斗十千

咸阳游侠多少年

相逢意气为君饮

系马高楼垂柳边

今天小编想安利一本小说,可能绝大多数朋友都已经看过了,就是烽火戏诸侯的《雪中悍刀行》,也叫做《小二上酒》。该小说讲述一个关于庙堂权争与刀剑交错的时代,一个暗潮涌动粉墨登场的江湖。

江湖是一张珠帘. 大人物小人物,是珠子,大故事小故事,是串线。 情义二字,则是那些珠子的精气神。

而这些精气神,才是江湖最值得人惦念和神往的东西。

整本书读下来,有一种主角被弱化的感觉,实在是因为相较于数十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人汇成的小江湖,由无数落魄剑客,豪爽酒家,糙面汉子,土匪游侠组成的大江湖,更为动人。江湖人身上的不羁,落魄,豪爽,温情,才是撑起整个江湖的风骨。而书中甚妙的则是将春秋的朝堂风云,九国生灭,囊括为一个有春秋十三甲,悲壮雄浑且贯穿全文始终的权谋江湖。这个江湖里,有阴谋李义山,阳谋赵长陵,恨不生为女儿身的纳兰右慈,以天下为棋盘的黄龙士,亦有守城战死的西蜀剑皇,徐骁的纵马踏六国,铁衣裹枯骨。

”大凰城上竖降旗,唯有佳人立墙头。十八万人齐解甲,举国无一是男儿!“

“唯我大楚,宁在雨中高歌死,不去寄人篱下活!”

自古庙堂如江湖,敢以己身为天下寒士开入仕之门的张巨鹿,坦坦翁桓温,世内人修野狐蝉 的北凉赴京书生孙寅,世外人修野狐禅的瞎子陆诩,行在世内的世内人 ,负了渡口等候一生的深情的陈望。以上种种叠加,辅以江湖百代更迭变换的风云,任折半缕,便足以做一场荒唐大梦。

“天不生我李淳罡,剑道万古如长夜”的羊皮裘独臂老头儿,没有一点儿当年青衫仗剑走天涯,两袖青蛇断江流的剑仙样子,但是“剑来”二字,可御万剑,可开天门,三尺木马牛,可折天下兵。风流儒圣曹官子,纵然王道转霸道,依旧只是那个落子时偷瞥女子绣花鞋的棋待诏。倒骑驴拎桃花枝的邓太阿,以剑为食的隋斜谷,六千里路九把剑的缺门牙老头儿黄阵图,修闭口禅的高冷固执师兄王小屏,一声”公子“便心花怒放地温不胜,自困武帝城六十载的王仙芝,连武当山最最胆小的骑牛的道士,都骑鹤下山,断六国气运,寻瞧了七百年的红色衣衫,“今日解签,宜下江南”。

梅子酒有没有对上凉刀已经不重要了,广陵江南道对北凉持偏颇的眼光又如何,中原武林宗师尽至拒北城,慨然赴死,已经足以使天下万万人看到什么是真正的江湖。

“北莽蛮子足足百万青壮已经就在边境上,我离阳男人何在?”

拒北城。一位年轻人默默穿上蟒袍,拿起凉刀

一位年轻女子,身着缟素,捧着紫檀剑匣

一宿没睡的薛宋官穿上靴子,抱起古琴

俞兴瑞打完一套小师弟创的拳法,负剑出门

白发白眉老人崩碎剑身,轻轻丢入嘴中

背着古剑素王的翠花对年轻剑客展颜一笑

武帝城师兄各佩刀剑,大踏步并肩走出院子

一位白布绑腿的中年男人,朝苗女媳妇挥挥手

年迈儒士放下手中圣贤书,与老剑客一同举杯

魁梧老人抱刀而立,闭目凝神

有人斜提铁枪,身边站着东岳剑池的宗主

城内,紫衣女子蹲下身,将裙摆系了一个小结

城南,相貌平平的中年剑客似乎在等待日出

城头,白衣女子仰头痛快喝酒

身边朱袍女子,神情安详。

“北凉,死战!”

江湖百代涉,谁言吾辈皆寂寞。

温华的木剑,和徐凤年的凉刀一样沉重,青竹娘也可以比李白狮漂亮。一口黄酒,一杯绿蚁,一座听潮阁,一个左手拿刀的男人,看他走过很多倍的六千里路,听他讲经历过的故事,看一个熙熙攘攘的江湖。危险吗?自然是有的,但那又何妨,“风紧扯呼”就是。

编辑|叶不羞

图片|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