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雪中悍刀行》相关粉丝资讯

【驿路荷韵·长篇历史纪实小说连载】:(新疆塔城)贾玉平‖《我家住在和尚桥》之十

2018-06-03 14:05:42

长篇历史纪实小说

我家住在和尚桥

自古乱世出悍民,中州大地铸英魂。

水旱汤蝗连年起,倭匪盗抢横乡邻。

百姓不堪家国恨,葛天英雄警后人。

和尚桥是座桥,坐落在河南省长葛县中部的清溢河上,是一座有着数百年历史的石拱桥。

(和尚桥遗址)

据考证,和尚桥是明嘉靖四十三年(1564年),由时任知县蔡绍先倡建。因有和尚募化捐款,所以,取名叫“和尚桥”。

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清溢河上这座石桥南北的村子,也改名叫“和尚桥”了。后来,村子里人丁兴旺,和尚桥村就以河为界分成两个村庄。

一个叫桥南村,一个叫桥北村。

清朝末年,平汉铁路从和尚桥通过时,就在这儿建了一个火车站。那车站的站名,就叫“和尚桥火车站”。多年以后,村庄又变成了城镇,成了北上北平、南下湖广的交通要道。

至此,和尚桥地理位置的重要性,也日渐显露了出来。解放后,人民政府把长葛县城从原来的城关镇,搬迁到了和尚桥。于是,和尚桥,又成了长葛县的代名词。

对长葛人来说,和尚桥就是长葛。长葛,也叫和尚桥。

……  ……

该书所讲述的,正是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发生在家乡和尚桥的故事。

第三回、赵吉甫突审田金锡  陈大肚结义方山镇

赵吉甫和葛铁林他们,押着田金锡来到县城时,马维珍的庆祝活动才刚刚结束,正在准备酒会。

见赵吉甫来, 马县长快步迎了上去。拉着赵吉甫和葛铁林的手,显得非常亲切。他大声地说:

“老弟呀,老庄尚胜利,你是头功。谢谢你给咱长葛人长脸了。今后,咱两家还要好好合作,一起打日本!”

赵吉甫也拉着马维珍的手,呵呵呵地笑着说:

“都是长葛抗日队伍,本就是一家人,都归马县长恁领导呀。这次老庄尚偷袭日军,没有马县长支持,那有胜利?这头功呀,还得是您马县长的。”

杨少贤和罗汉卿也走过来,与赵吉甫和葛铁林握了一回手,大家又说又笑,十分和谐。

马县长又说:“俺正要派人去请恁,给英雄们庆祝,恁就来了。咱真是心有灵犀呀。走吧,今天恁是上座儿!”

“白着急。”赵吉甫说,“我又给马县长送礼物来了。”

赵吉甫一挥手,几个先锋队队员,把田金锡押了过来。

“跪下!”葛铁林大叫一声,一脚踢向田金锡的屁股上。

“这--- 这是---”

马维珍用手指着地上跪着的人,有点儿不解。

“这是俺抓的狗汉奸。”说着,赵吉甫又把审讯记录,递给了马县长。

“好,好,真好。赵老弟可真是火眼金睛的孙猴子。我一定上报省政府,给你记功。”

马县长这时,显然已经高兴得有点儿失态了。

“先把这帮龟孙子押下去,好好看管,别扫了我们的兴!”

马县长说完,一帮自卫团的战士过来,押着田金锡,离开了现场。

杨少贤和马县长,一起热情地拉着赵吉甫他们,走进了酒会。赵吉甫也没推辞,大家喝了个畅快。

席间,赵吉甫把马县长拉出来,告诉他田金锡在县里发展的内线特务,马县长一愣:

“不会吧,那可是我的得力干将。”

马维珍立即回到酒席,用眼扫了一圈问:“怎么没见罗秘书?”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

杨少贤说:“就是呀。从赵队长他们来后,就没见他了。也可能有啥急事,先出去了!”

马县长吩咐手下人:“去,把罗秘书找来!”

说完,又同大家一起,吆五喝六地划拳喝酒。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出去找罗汉卿的人回来了,告诉马县长,没找到罗秘书。

“家里找了吗?”马县长问。

“找了,没人!”

“办公室呢?”

“也没有!”

“这鳖孙跑得倒快。”马县长气愤地说,“没想到,这货,还给我来这一手儿!”

在座儿的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没有多问。

原来,田金锡在长葛发展的内线,就是罗汉卿。

罗汉卿见田金锡被抓,就感觉到了情况不妙。他趁人不备,出了县城,逃之夭夭。

酒会结束后,马县长趁着酒劲儿,对赵吉甫说:

“赵队长深谋远虑,实为将才。如能来自卫团就职,定会发挥你的才能。赵老弟可有想法?”

赵吉甫说:“承蒙马县长看得起,我一定好好考虑你的建议。过些时日,我给马县长回话,可好?”

“好的,好的。我等你回话!”

马县长说着,亲切地拉着赵吉甫的手说:

“赵老弟能否帮俺马某一个忙?”

“马县长请说,只要是老弟我能做到的,定不推辞!”赵吉甫回道。

“和尚桥镇有一个叫张丙臣的,现担任和尚桥区保安队长。这人明里是乡绅,暗里是土匪。整了一帮打手,欺压乡邻,买卖大烟,危害一方。我出面不方便,你能不能帮我调查调查?”

马县长此时,已经似醉非醉了。

赵吉甫一听,立即警惕地问:“难道马县长自己,还不能摆平?”

“难哪,那张丙臣与俺是故交,有势无恐。俺怕人说闲话,所以---”马县长为难地说。

“那中,这个忙俺帮你。俺一定把这事儿查清楚。”

赵吉甫说完,便与马维珍道别,带着葛铁林他们,去医院看望于永林去了。

陈大肚他们到洛阳后,住了一晚。第二天,就要走,又被王瑞桐叫住说:“现在正是牡丹花开的季节。好不容易来了一趟,何不到牡丹园去看看。”

大家也都表示赞同。

于是,一帮人就玩了一天。他们不但去了牡丹园,还去了白马寺,又坐着马车,观光了龙门石窟。晚上,在洛阳小喝了一回,第三天一大早,才步行,向登封县走去。

到了登封县城,一帮人已经累得不行,不想再往前走。特别是陈大肚,因为太胖,个子又不高,平日里体力活又不做,这百十里步行路,已经是精疲力竭,说什么都要休息。

王瑞桐让张凌久他们找了一处旅馆,就住了下来。

休息了几个时辰,大家吃了饭,陈大肚说话了:

“我说王会长,咱们这样走不行啊,累死人勒。得想想办法,弄个车弄个马什么的。”

王瑞桐比陈大肚大十几岁,已经五十开外。这儿离长葛,还有二百多里地,自然更不想步行往家走。只是出来时,身上带的经费有限,所以,不敢贸然提出弄车马的事儿。

陈大肚见王会长面带难色,便知一二。他然后对手下说:

“把咱的那些大洋拿出一些。西进,你和张秘书一起,去想想办法。不行的话,雇两辆马车也行!”

陈西进带着张廷弼和张凌久正要出门,陈大肚又吩咐道:

“好好跟人家说,可白来硬的。这是在登封,这儿的人都会功夫。”

几经打听寻找,讨价还价,总算是弄了两辆马车。第二天吃过早饭,王瑞桐和陈大肚一行,便出发往长葛而去。

日近中午,走到登封和禹县交界的白沙河。这儿有一处林子,大家下得车来,在河里洗一把脸,坐在林下休息。

两个赶车人,也把车上准备的一些马料拿出,给马加点儿料。又从林子里割了一些青草,从河里舀了一些水,让马吃着、喝着。他们自己,也坐下来休息。

大家正惬意时,呼呼拉拉,从两边山上,来了几十人。又是刀又是枪的,把陈大肚他们围了起来。

领头那人,膀大腰圆,提着双枪,大声吆喝道:

“过路的朋友,切莫怪俺贪财。时逢乱世,咱得养家糊口。留下些钱财,继续走你的路,相安无事。不然,可别怪咱心黑,落得人财两空。”

王会长哪见过这等场面,早已吓得不行。而张廷弼和张凌久,也没见过这阵势,吓得他们紧靠在一起,不敢移动脚步。

陈大肚手下的那几个干将里,有一人“唰”地拔出了手枪。这时,只听“砰”地一声枪响,那人拿枪的手被打伤,手枪掉了下来。

“咦,还真有不要命的。兄弟们,招呼!”

那红脸大汉话音刚落,陈大肚他们,已经被枪口,顶住了脑袋。

陈大肚可是当过几年的保安队长,与土匪打过交道。他啥场面没见过。只见他站起身来,双手一抱拳,说道:

“俺兄弟不懂道上规矩,行事鲁莽,得罪了。还望山上朋友海涵。”

那大汉说:“席某只图钱财,本不愿动武。刚才如不是俺心软,一枪结果了他,反坏了俺的名声。”

陈大肚哈哈大笑了一回说:

“同为林中鸟,何必自相残。他日家门过,兄弟义满天。”

那领头的汉子见遇到同道中人,也抱拳道:

“西有莲花峰,东有泰山顶。五岳多名山,兄弟住那边。”

见对方也知礼数,陈大肚已经把心放进了肚子里。他知道,大凡能暗语相对的土匪,都是道上有规矩的,不会乱来。于是就想了一下,继续答道:

“泰山在东我在西,华山在西我在东。都是黄河南岸人,家住长葛董村镇。”

那领头的见陈大肚答得机智,已经觉察出,这也不是一般人。于是给手下做了个手势,那几十个使枪弄刀的,顿时散漫了起来。

那领头人又说:“既然是长葛的朋友,路过咱家地盘,不如到前面寨子里一聚。说不定日后有得照应。我家大哥今日正好在家,不知朋友意下如何?”

听到对方邀请,陈大肚很爽快地答应了。他知道,这是对方示好的信号。江湖上的人,都不会放过这样的好机会。正所谓,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喜欢结交朋友,也是绿林好汉的一大特色。

陈大肚又对那领头的大汉说:

逼真

“这两辆马车,是从登封雇来的。如果我们上山,怕误了他们的行程。不如让他们回去,你看如何?”

那大汉看了看两个赶车人,问了一下情况,就让他们回登封去了。

陈大肚赶紧让手下拿出钱来,递给两个赶车人,谢了一回,大家便一同往方山镇去了。

到了方山镇,一帮人走进一家大院,又进了一个客厅。那大汉让陈大肚他们坐下,一边吩咐沏茶倒水,一边让人去请大哥,自己又亲自去安排饭菜。

说话间,只听得一声爽朗的笑声。紧接着,从门外走进一人,身高八尺开外,微胖却还匀称。一身黑白丝绸衫,手拿芭蕉扇,身后跟着几个人。那人一进来便道:

“听俺兄弟说,长葛来了同道朋友。席某来晚了,还请朋友原凉。朋友可否报上大名?”

陈大肚见来人气度不凡,便知是这家大哥无疑。又听那人自称“席某”,也已经知道那人的大致来历。于是站起身来,双手抱拳问道:

“禹州有位英雄叫席子猷,是大当家的什么人?”

“本人正是席子猷。”那人见陈大肚直呼自己的名子,也觉奇怪。

只见陈大肚走上前去,深深一拜道:

“席英雄的大名,多年前我已有耳闻,不想今日竟来到家中,可真是缘分天定。我家住长葛董村大王庄,姓陈名秀峰。因身矮腰圆肚子大,人送外号陈大肚。”

席子猷听后,立即站起身,也抱拳道:

“原来是贵人来到。席某多年前就听说陈兄弟英雄,只是未曾谋面。今日相见,定是缘分不浅。”

席子猷说着,便拉陈大肚一起上坐。

这时,和陈大肚一起回来的那大汉进来,席子猷指着他说:

“这是席某的弟弟席子寿,有得罪的地方,还请凉解。”

“子寿一表人才,很有礼数,哪有得罪之处。倒是我,有些冲撞了令弟。”陈大肚说完,大家不约都笑了起来。

席子猷吩咐上酒菜,大家便礼数往来,畅饮起来。席间,应席子猷讯问,陈大肚讲述了自己的遭遇与经过,又把王会长他们此行的目的说了一遍。

席子猷听罢,也感慨地说:

“自古英雄多磨难。陈老弟有此一难,想必今后大福大贵。如有飞黄腾达之时,可别忘了咱兄弟。”

陈大肚见大家喝得高兴,就说:

“同道之人皆兄弟。今日你我有缘相聚,不如结拜为异姓兄弟。如今世道多乱,战事又多,少不得日后相互照应。不知意下如何?”

席子猷马上站起身来说:

“席某求之不得。很好,很好!”说着,席子猷让人摆上香桌,请了关公瓷像,铺了红地毯。

陈大肚、席子猷在前,陈西进、席子寿在后,大家跪下,一起磕了头。

之后,论了年岁大小,席子猷为兄,陈秀峰为弟。

席子猷说道:“今日与陈弟结拜,不求同生,不求同死,但求情深意重!”

陈秀峰和道:“今日与席兄结拜,天南地北,地久天长,不枉前世今生。”

说完,大家举杯共饮,喝了个畅快。

陈大肚他们又开心地玩了一日,直到第三天,席子猷才派人用三辆马车,送陈大肚一行回长葛。

大家一路说,一路笑,陈西进又唱起了他那不入流的豫剧,好不热闹。

赵吉甫回到陉山后,一面安排敬子玉,让他对和尚桥的张丙臣进行秘密调查。一面又和组织联系,商议去长葛抗日自卫团任职的事情。

(未完待续)

(图片来自网络)

作者简介

贾玉平,男,1965年出生,大学中文本科毕业。现为新疆塔城教育学院高级讲师,主要致力于教学与研究,平时喜欢垂钓、喜欢自驾游,旅游足迹遍布全国各地,喜欢诗歌和散文创作。代表作品有长篇游记散文《2015,穿越新藏线》(41380字),长篇历史纪实性小说《我家住在和尚桥》。

平台介绍:

本平台由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五师八十三团第一中学的天山雪于2016年12月21日创建,受“甘宁界”、“红色平峰”、“西吉才女圈”三大文艺自媒体平台的成功创建与运作的激发,始决定建立本平台。旨在激励本校师生与其他爱好文艺的朋友们大力创作自己的文艺作品。

因为我们的地理位置位于天山北麓,在古代属于驿站。又因为我们学校以前的校刊名为《荷韵》,所以给本平台取名为“驿路荷韵”。希望能够引领大家朝着清新、阳光、积极、健康的方向发展自己的文学创作与评论之路。无论作文,还是做人,都应该像荷花一样“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外形清新、优美,内涵正直、儒雅、有风度。使我们的生活充满诗情画意,充满真善美。

给大家搭建此平台,就是为了方便大家发布自己的得意之作,也方便大家就文艺现象在互相尊重、互相学习的基础上进行自由、公平、公正的评价与交流,希望能够取长补短,激浊扬清,传播优良的文风,互相进步,一起成长。

此平台就是文学创作练习的平台,就是文学评论开展讨论的平台。

在这个平台上,你我就是导演,你我就是主角,丰富多彩的平台,有待于你我共同努力,共同打拼。

让我们大家一起来见证本平台的茁壮成长过程吧!祝愿驿路荷韵满天山!

征稿启事:

“驿路荷韵”文艺平台是应各位朋友的写作爱好而存在的,旨在引领大家走向爱好文学的道路,让她成为记录自己喜怒哀乐,抒发自己美好心灵,倾诉内心情感的天地。让她与我们一起成长、一起见证我们的“花季雨季”,“青春与梦想”,“中年与睿智”,写就充满诗情画意的美丽人生。

这里是朋友们讲述自己心灵故事的舞台,是朋友们描画自己美好理想的画板,也是朋友们倾诉自己喜怒哀乐的天地……只要你拥有美好的心灵故事,只要你拥有美好的理想蓝图,只要你拥有美好的各种情感,你都可以来我们为大家所开创的自由写作天地一展自己的抱负和才华。这里的舞台属于你,这里的画板掌握在你的手中,这里的天地纵横在你的笔下。欢迎各位爱好写作的朋友们踊跃投稿,努力把属于我们自己的美好心灵家园创建的更加丰富、更加美丽。

在此,我们特向各位爱好文艺的朋友们发出如下倡议:

1、所投稿件必须是自己的原创作品,本平台保护原创作品,不经作者本人授权,绝不随意单独转载到其他媒体平台。

2、杜绝抄袭现象,凡是抄袭作品,侵权后责任自负,本平台不承担任何责任,并且坚决不予发布抄袭作品。

3、支持小说、诗歌、散文各种文体的作品,包括美术、摄影作品。

4、倡导“我手写我心,我笔画我意”,以各种文艺形式展示自己的成长历程,具有真情实感,具有自己独特的人生感悟。

5、作品内容必须积极、向上、阳光、健康,弘扬真善美,传递正能量,摒弃假恶丑,拒绝负能量,希望能给读者一定的精神救助与鼓舞。

6、作品不得宣扬封建迷信和任何宗教思想,不得出现反党反国言论及思想,不得侮辱、打击他人,一经发现,永不选用。

7、每位文艺创作者必须以严谨、认真、负责的态度进行创作,努力创作出属于自己的“良心”作品,以保证作品的质量。文艺评论与交流时,要心胸宽广,本着互相欣赏、学习、借鉴的态度进行,注意文明交流,用语妥当,否则,一定不予选用其作品。

8、投稿作者每人准备一张自己感觉最美、最得意的电子版生活照,并写一段100字以内的自我简介和文艺感悟附在作品正文之后,来展现各位文艺爱好者的风采。文友最好自己配图,要求图文并茂。

9、本平台选用的所有作品,本平台具有每期向外界发布的权利,其他媒体平台可以转载本平台的作品,但必须要注明出处,否则以侵权论处。

10、平台正式运转后,计划每周发布一期文友作品,每期发布4-8位文友的佳作,按照投稿时间顺序依次编排大家的作品,还请大家耐心等待。

最后,衷心感谢各位朋友的积极参与和大力支持,期待着我们的平台有一个良好的开始,有许多满满的收获......

2016年12月21日于新疆沙山子

备注:本通告长期有效

平台主编:天山雪

投稿邮箱:303272061@qq.com

感谢您的关注!感谢您的转发!您的支持就是对我们最好的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