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雪中悍刀行》相关粉丝资讯

【狼毫学术】 睡前祷辞考

2018-07-27 19:25:09

学术贴,略长……

因与狼毫一世的在下拙作《让穆圣带你睡个好觉》 雷同,不能申请原创保护,必须大量删减文字,建议大家听语音看文字

从我第一次在微信群里教授睡前念辞的时候,就有多名兄弟姐妹在回课的时候念的都是:

“بسمك اللهم أحيا وأموت”,令我十分诧异,后来这种念法又以一段文字的形式在各个穆斯林微信群转发。

有“在睡前念祷辞”的意识就说明他是一名不错的穆斯林,穆斯林之间严禁互相攻讦。

顺序颠倒虽不影响基本语义,但,本来正确的顺序可以体现出的伊斯兰关于“死亡”的系列概念,不但得不到体现,而且有相左的嫌疑。

第二、要讨论这个问题,先要明白下面这个常识:

生活中所有的祷辞和念辞,我们首选当然是《古兰经》当中记载的——也就是真主(赞美他超绝和崇高)通过《古兰经》教给我们的,这一类祷辞我们在使用的时候,一个字母也不能念错。

使用《古兰经》当中的祷词,和人编的祷辞相比,除了准确无误,真主准承以外,还会享有“诵读《古兰经》每一个字母得十倍赛瓦布”的回赐;

其次是圣训当中所记载的——也就是先知(祈求安拉福安之)曾经使用过的。

使用圣训当中所记载的祷辞和一般学者所编写的祷辞相比,除了准确无误,真主喜悦以外,还多一份追随效仿“笋乃”的回赐。

因此如果你想得到第二类回赐,就要严格按照圣训的字面顺序来念诵了。

下面就让我们一起学习圣训:

侯宰法·本·伊玛尼(祈求安拉喜悦他)说:穆圣(祈求安拉福安之)有生之年,一旦他要睡的时候他念:“主啊,我奉你的名死,奉你的名活。” 他醒来的时候他念:“感赞真主使我起死回生,复生只是归回他”《布哈里使者言行教诲实录》6324段。

“先死后生”的顺序体现了伊斯兰死亡观。伊斯兰对死亡的概念可以分为“大死”和“小死”。“大死”指的是每个人生命的终结,“小死”指的是每天的睡眠。

因为《古兰经》队伍章第四十二节说:

也就是说通过这节《古兰经》,真主向人类揭示了一个秘密,那就是当人们睡着的时候,真主将人类的灵魂取走,如果这个人像中国人说的“阳寿已尽,死期已至”了,那么他的灵魂就不会返回他的躯体。他就这样在睡眠中安详地离世了。如果他阳寿未尽,那么真主将放归他的灵魂回到他的躯体,直至他大限之时。

穆圣(祈求安拉福安之)曾经在睡前使用过的另两段祷辞,更明确地体现出“睡眠乃是小死”的观念,请听:

先知(祈求安拉福安之)教导:“你们中任何人当他上床睡觉的时候,打扫床铺被褥,因为他不知道上面会有什么,然后他当念:‘主,我奉你的尊名躺下,奉你的尊名起床。如果你拿取我的生命,请你慈爱他,如果你放赦他,求你保护他,如同你保护清廉众仆那般。’”《布哈里使者言行教诲实录》辑录自艾布·胡莱伊勒的传述。

另一段穆圣(祈求安拉福安之)曾经在睡前使用过的祷辞,是这样的:

的确,阿布顿拉·本·欧麦勒(祈求安拉喜悦他们父子俩)叮嘱一个人,一旦躺下睡觉就念:“主啊,你创造了我的身体,你将使他死亡。它的死和它的生都只归于你。如果你让它活,请你保护它。如果你让它死,求你饶恕它。主啊,我向你祈求安康。”

那个人问到:“这是来你从你的父亲欧麦勒那里听来的吗?”

阿布顿拉•本•欧麦勒回答:“不,是比欧麦勒更优秀的,它来自安拉的使者(祈求安拉福安之)。”

这种“睡眠是‘小死’”的认知也符合中国传统,也符合当代科学研究成果。

《燉煌杂曲》有一句:“睡是人间之小死。”

2013年由江苏文艺出版社出版成实体书的网络玄侠类小说《雪中悍刀行》中也有“人睡如小死,一睡不醒即大死。”的表述。

而根据当代科学界的研究:“睡眠的本质是种小型死亡”。

比如当代心理学家的研究:深度睡眠的无意识状态不会有任何的情绪表征变化,自主意识完全消失,这种状态和死亡的状态非常接近,区别唯有呼吸和心跳,而此时的呼吸和心跳仅仅是一种无意识的自主运动,用来维持人类存活的基本生理需求。除此之外,睡眠和死亡的状态没什么区别

书归正传,继续回到祷辞考证:

1.“主啊,我奉你的名死,奉你的名活。”

2.“主啊,我奉你的尊名躺下,奉你的尊名起床。如果你拿取我的生命,请你慈爱他,如果你放赦他,求你保护他,如同你保护清廉众仆那般。”

3.“主啊,你创造了我的身体,你将使他死亡。它的死和它的生,都只归于你。如果你让它活,请你保护它。如果你让它死,求你饶恕它。主啊,我向你祈求安康。”

这三段祷辞均是先提死,再提生。这也是《古兰经》的行文风格,和汉语的传统表达习惯正好相反,汉语的表达习惯是生生死死,如果说汉语的这种表达习惯来源于《论语先进第十一》[1]那么,阿拉伯语的这种表达习惯来源于《古兰经》

比如黄牛章,第28节:

翻译:“你们怎麽不信真主呢?你们原是死的,而他以生命赋予你们,然後使你们死亡,然後使你们复活;然後你们要被召归於他。”

提取句子主干分析:你们原是死的(先提“死”),而他以生命赋予你们(讲“生”),然后使你们死亡(又讲“死”),然后使你们复活(再讲“生”);

提取主干:死生死生

汉语的表达习惯和阿拉伯语的表达习惯正好相反的还有“日和夜”。

汉语的表达习惯是“先日后夜”,比如:

日夜望将军至。——《史记·项羽本纪》。

《东周列国志》第五回:“州吁益无忌惮,日夜与石厚商量篡夺之计。”

而《古兰经》的表达风格正相反:

“天地的创造,夜和日的轮流……”2:164

“不分夜和日,不拘隐显地施舍财物的人们,将在他们的主那里享受报酬,他们将来没有恐惧,也不忧愁。”2:274

“你说:“你们告诉我吧!如果他的刑罚,在黑夜或白昼来临你们,那末,犯罪的人们要求早日实现的是什么刑罚呢?”10:50

类似的经文太多太多,需要特殊说明的是,最知名的翻译版本,为了追求汉语的通顺,很多地方都翻译为“昼夜”。

昼,是会意字,从旦,从尽省。“旦”指“日出”。“尽”本指“尺寸度量到头”,“尽”与“旦”联合起来会意,即表示“从日出到日落的时间段”。就是白天喽。因此翻译为昼夜,即,翻译为白天和黑夜,虽然,文字通顺,文采卓然。

但这是一个不小的错误,因为从教义学上讲,这种翻译完全违背了《古兰经》的字面和原文的顺序。从翻译学上讲,完全湮没了《古兰经》的行文特色。

只考虑了汉语的阅读习惯,顺便警告用汉语礼拜者,如果你用的是“昼夜”版本,那么,你念的意思和真主的顺序正好相反,我不断人,但是你自己琢磨琢磨你的拜功……

当然,圣训和《古兰经》不同,是会有一些顺序不同、字面不同的辑录,因此我们也可以查阅到相反的传述:《布哈里使者言行教诲实录》中就辑录的同样来自侯宰菲传述的字面“先知(祈求安拉福安之)曾经在就寝时候念:

عَنْحُذَيْفَةَ أَنَّ النَّبِيَّ صَلَّى اللَّهُ عَلَيْهِ وَسَلَّمَ كَانَ إِذَا أَوَىإِلَى فِرَاشِهِ ، قَالَ : " اللَّهُمَّبِاسْمِكَ أَحْيَا وَبِاسْمِكَ أَمُوتُ " وَإِذَاأَصْبَحَ حَمِدَ اللَّهَ وَقَالَ : " الْحَمْدُلِلَّهِ الَّذِي أَحْيَانَا بَعْدَمَا أَمَاتَنَا وَإِلَيْهِ النُّشُور " حديث مرفوع

侯宰法·本·伊玛尼(祈求安拉喜悦他)的传述,的确,穆圣(祈求安拉福安之)有生之年,一旦他要上床的时候,他会念:“主啊,我奉你的名活,奉你的名死。”一旦清晨,他赞美安拉的时候他念:“知感安拉把我从死中回到生,复活只归于他。”

但是,我们注意到这段当中“生”和“死”的顺序虽然颠倒了——的确是先“死”后“生”。但是前面的呼唤并不同,具体而言:

死生顺序时候是“باسمِكَ اللهم”

生死顺序时候是“اللَّهُمَّ بِاسْمِكَ أَحْيَا وَبِاسْمِكَ أَمُوتُ”

重复两遍“بِاسْمِكَ”

或许“生”和“死”顺序颠倒的原因正在此,真主至知。

也就是说前面是“باسمِكَ اللهم”,后面就是先“死”后“生”的顺序,查不到前面是“باسمِكَ اللهم”,后面却是先“生”后“死”的顺序,除了一张阿拉伯语网络世界的图片。或者你干脆说你录入的这段念辞不是来源于圣训,是自己编写的。真主至知。

以上我们考证了这段圣训先“死”后“生”的字面顺序,那么先“生”后“死”的字面顺序从何而来呢?

……而当代中国流行最广泛的杂学小册子就是临夏堡子清真寺编译的《初级教材》,赶快翻出家中藏有的第五版、第六版《初级教材》对照。

均是在第二部分生活中的祷辞里收录了此段祷辞,第五版是69页,第六版是73页,均是“先生后死”的错误顺序。

在此,我们呼吁无论是著书立说还是录入一段祷辞在微信上传播,除了举意端正以外,应该尽可能地考究和署名,以便文责自负更是基本要求。还要尽可能的留下自己书写的出处,以便出现错误之后,考订纠正方便,否则你的错误,没有后人纠正,要一直这样流传,你的罪责就一直这样加倍!细思极恐啊!

最重要是,持两种不同顺序念法的穆斯林不要互相攻击互相断对方如何如何,因为第一这只是圣训,第二即使有一个顺序是对的,相反的顺序也并影响基本语意。而穆斯林团结则是主命。

以上乃在下不愿看到持两种顺序的穆斯林因此龃龉的勉力之作,错误之处求真主饶恕,望贤达纠正。

最后祝您今晚睡眠甜美,有个好梦。

京西残叟

古勒邦·本·阿卜杜·嘎莱姆迪尼

只手写于京西Friday, July 27, 2018

‏15‏ ذو القعدة‏، 1439

7/27/2018 8:33 AM

[1]《论语先进第十一》季路问事鬼神。子曰:“未能事人,焉能事鬼?”敢问死。曰:“未知生,焉知死?”

这段对话集中体现了孔子和儒家学说的入世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