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雪中悍刀行》相关粉丝资讯

请入鞘

2018-06-06 10:31:08

很久没有自个儿去散散步了。还记得上次散步是在上学期正热的光景,具体几月却也是记不起来了。想来也有六七个月的光景了。

散步,其实是我的一种舒缓心理压力的方式。细数上大学以来的两年日子,我不得不利用散步来缓解压力的原因,似乎只有一个——感情。

很多人说我是一个感性的人。最开始我认为并不是这样,私下仍然认为自己是一个理性的人。理性处理事务,理性为人处世……后来便愈发觉得,自己的感性确实占了很多。无论是那种对于爱情的偏执,还是说在许多人面前挥洒的眼泪。

喜欢上一个人,这对于整个世界来讲渺小的像是一粒尘土,轻轻飘进水塘中,连一丝涟漪也荡不起。

可对于灰尘来讲,那就是它整个生命了。

我们都见过很多恋爱中的男女,也见过失恋痛苦的人们。自然也不缺乏从容游曳于花丛中情场老手,还有换侣如换衣的“渣男渣女”。

众生百态。我们可以并且主观意识去喜欢或者厌恶一个人。但却不能以此评价他的一切行为。

我们每个人都是刀,从生下来就知道如何去伤害一个人。脏话,打架,冷战……手段繁多

小时候不经世事,心思纯洁却也是玲珑剔透。被别人砍几刀或者砍别人几刀却也不觉得有多么痛或是难过。

越是长大,心思越杂,往往一刀下来便是牵肠挂肚,一连斩断几根心弦,便是觉得痛彻心扉。于是有人推己及人,渐渐的便不再随意的用刀。

我突然又想起《一代宗师》里面宫宝森和白猿马三的对话。宫宝森说“你知道为什么刀得有鞘?”马三回答“刀不在杀,在藏。”

又想起许多武侠小说或者玄幻小说里经常会有的一个桥段。大抵是一个许久许久没有出过刀或者剑的顶尖武夫,时隔许久拔出就不出鞘的兵器便是石破天惊,一战成名。

一个意思。

小时候用刀用的虽然多,但却是不会让人惧怕什么,也没有后来藏了许久的刀切的那么疼。

现在的我们,如同一个在刀法上侵淫许久退隐江湖的刀客。不轻易出刀,一出便是最为致命的一击。

“世间文字八万个,唯有情字最杀人。”(《雪中悍刀行》)

陆地神仙也罢,山野村夫也罢,终究不是山石草木,主动或是被动的沾染上情,便是剪不断理还乱的场景。

这世间的故事,无论亲自经历,亲眼所见,还是亲耳所闻。甚至说在许许多多的市民杂谈,小说散文之中。也未曾见得有人能够一尘不染一丝不挂超脱出去。我们这些世间随处可见的平凡人,大都是遍体鳞伤地带着一身酒气,半晕半醒之间噼里啪啦的掉眼泪。

酒醒之后,难免一篇入骨三分的文章出世。

至于多年之后又看到这篇文章,是隐隐作疼还是哂然一笑,亦或是其他的情绪。这就要看出刀人的招式如何了。

我一向不喜欢如此出刀的人。很简单的理由。情刀能伤的人,是对自己有感情的人。感情越深,伤害越大。这个道理很简单。

背后捅刀子,永远让人都感到不舒服。多少好儿郎,美娇娘没输给对手的长枪利刃,却倒在了最亲近人的脚下。实在让人唏嘘。

服务的

说起来,我也用过这把刀,也被这把刀伤过。兴许是天道轮回,报应不爽。多少就算将功补过,一报还一报。

但我真的算不上用刀的行家,我擅长的是养伤。

不敢说药到病除,包治百病,却还是懂得皮毛,知道如何刮骨疗毒,缝针合线。

刀这个东西啊,还是得有鞘。记得拔刀的时候,刀锋朝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