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雪中悍刀行》相关粉丝资讯

欧阳友权:网络文学是朝阳文学,网络文学研究是朝阳学术(下)

2018-07-22 15:42:31

访谈对象丨欧阳友权

访谈单位丨橙瓜

访谈时间丨2018-3-21

访谈人丨妍妍

编辑丨罗诗咏

访谈背景介绍

伴随着科技的发展,电子阅读方式的崛起,网络文学进入了快速发展的时期,作品数量急遽增多,作者、读者群体日益庞大,整个网络小说发展领域却呈现出“野蛮生长”的态势,这既是在说网络小说发展的速度猛烈,也暗指网络小说内容上存在良莠并存的问题。论起对网络小说的研究,我们就不得不提到欧阳友权老师了,作为最早进入网络文学研究领域的研究者,欧阳老师不仅为网络文学研究做出了突出的学术贡献,也大力促进了网络文学和传统文学的交流沟通,今天,我们邀请了欧阳老师来谈谈他是如何看待网络文学的。

# 网 络 文 学 现 状 #

您开了不少网络文学相关的课程,还主编了相关的书籍,您觉得这些能起到什么作用呢?

/ 欧阳友权

我主持完成了第一部网络文学的理论专著《网络文学论纲》(2003),第一本高校网络文学课程教材《网络文学概论》(2008),第一次主讲了网络文学的国家精品视频公开课《网络文学创作与欣赏》,还带领研究团队完成了5套(29部)网络文学理论批评丛书,建成了网络文学文献数据库,几乎涉及到了网络文学的所有领域。这些研究,对网络文学的基础理论建设奠定了一定的基础,为人们认识网络文学起到了厘清观念、建构学理的作用。另外,这些书籍和论文成果影响了许多青年学子,引导他们在网络文学领域有所作为,为培养人才起到了积极作用。

现在网络作家群体越来越壮大,有些人成神心切,针对这些作家,网上出现了一些写作班,您对这有了解吗?您对这些写作班如何看?

/ 欧阳友权

文学创作是个人化、个性化的,要勤奋,也要有一定的文学天赋。办网络写作班对培养网络作家会有一定帮助,让他们多了解一些这方面的知识毕竟还是好事,但这种作用只能是辅助性的,不是决定性的,写好作品最终要靠自己的努力,靠自己去摸索,靠学习、实践和经验积累。现在我国各层次的网络文学写作者有1300余万人,签约作家也有近60万人,在他们之中能写出好作品、能有文学成就的其实并不是很多。但人多基数大,有百分之一能成才就了不得。网络形成了“人人都能当作家”的技术机制,但能否真正成为好的作家,还是要靠主客观多方面的条件,写作班是客观条件之一,但能否“成神”那是另外一回事。我知道鲁迅文学院办的网络作家班,也知道一些省市办了这类培训班,其他网上类似的班怎么样我不清楚。

您觉得这种写作班能教出大神吗?

/ 欧阳友权

参加这类班也许能成大神,但不必然成大神。就像上面说的,写作班是客观条件之一, “成神”还是要靠主客观多方面的条件,网络大神不是靠“班”就能成的。写作班本身办的水平和效果各有不同,需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如果以盈利为目的,授课水平不高,要靠入班学习以成大神,那只能是一种传说。

最近有很多关于网络文学走出国门的报道,您觉得网络文学能够成为中国文学的其中一项标志,向全世界传播中国文化吗?

/ 欧阳友权

网络文学走出国门是近几年的事,我们叫它“网文出海”,它是中国文化走出去的一个窗口、一种渠道,并且是外国读者有需求、主动翻译中国小说,这对中国的网络文学是一种肯定,对传播中国文化也是一种好现象。但要达成传播中国文化的效果,需要这些传播出去的作品本身是“有文化”的,是“讲好中国故事”、在内容和形式上富含中国文化的作品。我觉得,中国的网络文学要想能够长久地被世界其他民族的读者所接纳、所喜爱,不仅要有中国文化的内涵,还要有普世价值的基因,因为对真善美、对自由民主、对共同人性的追求是人类共同的价值观。

现在网络小说数量越来越多,但质量上却良莠不齐,您觉得原因是什么?对于解决这个问题,您有什么建议吗?

/ 欧阳友权

我在其他场合多次讲过,网络文学的主要问题是“量大质不优”。数量与质量落差很大,作品海量,质量却参差不齐,良莠并存,是人们对网络文学最大的核心质疑点。网络上好作品不少,但不太好抑或不好的“准文学”更多,时下的网络文学最需要的是品相的移形换步。其实传统文学也存在这一问题,不过与传统文学相比,网络文学有数量缺质量、有“高原”缺“高峰”现象可能更为突出,“抄袭模仿、千篇一律、机械化生产、快餐式消费”也不同程度地存在,这个问题不解决好,网络文学难以成为文学史有价值的节点。

另外,在技术层面上,网络文学还存在“套路风险”问题,特别是类型小说,已形成许多套路,如打怪升级、金手指、玛丽苏,以及洪荒流、总裁文、宫斗文等等。套路是模式化,是叙事方式的固化,而模式化、固化恰恰是文学创新之大敌。情节千篇一律,故事雷同撞车,人物跟风模仿,文笔互相抄袭,表现手法单调重复,已经成为一些网络小说不得不克服的创作短板。

在《文艺报》发的一篇文章中我说过,网络文学要走向高峰,我有三点建议:一是慢下来,好作品,慢中求,与其日写万字让人一目十行却看过即忘,速成速朽,不如以“工匠精神”变“速度写作”为慢工细活的“精品创作”。二是沉下来,理性地反思历史、现实和人生,接地气(贴近人民、贴近实际),架天线(继承传统、学习他人),打深井(沉入内心、深入生活),做到持身正、立心诚,在对人民生活和体察和历史文化的沉淀中,获得思想的源泉、力量的源泉、创作的源泉。三是静下来,拒绝浮躁,抵制诱惑,追求长线效益而不是短期变现,争取大浪淘沙,把你留下。宁静才能致远,怀着对网络文学的敬畏之心来从事创作可能会更好。谢谢!

都说时间可以检验作品的优劣,您觉得这需要多久才能实现?

/ 欧阳友权

这个很难给出一个具体的时限,30年、50年、100年都可以,时间越长,能留下来的作品就越少,但越长时间留下来的作品,可能就会越好。

湖南网络作家协会是在您的推动下成立的,这是个怎样的过程?

/ 欧阳友权

湖南省成立网络作协我是积极支持的,因为我是湖南省网络文学研究会的会长,有明文规定,一个人不能同时当两个省级学会的负责人(即法人),所以我不能做这个网络作协的主席,只能做首席顾问或名誉主席。这个网络作协是在湖南省作协的领导下组建成立的,酝酿了很长一段时间,原来想叫“学会”,一些网络作家更愿意叫“作协”,这样他们才更有归属感,最后还尊重了网络作家的意见成立了湖南网络作家协会。湖南是网络文学大省,知名的网络作家有400多人加入了湖南网络作协,我正在主持一项“湖南网络作家群研究”,我们湖南作家研究中心还将举办湖南网络作家作品研讨会,为发展繁荣湖南的网络文学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

您对湖南网络文学发展的现状如何看?

/ 欧阳友权

文学湘军素来是中国文学的劲旅,网络文学也不例外,在全国排在前几名,已经有许多有影响力的网络作家和文学作品。如妖夜、愤怒的香蕉、菜刀姓李、罗霸道、流浪的军刀、贼眉鼠眼、二目、天下尘埃、有熊氏、独孤求剩……当然还有湖南籍的大神血红、梦入神机、丛林狼等等。网络文学的特殊性在于:作家有籍贯,作品无边界,作为一个网络作家的社团组织,关键是看能否能组织起一些有影响的地域性的活动,浙江、广东、江苏在活动组织方面做得很好。湖南的网络文学理论研究处在全国前列,我们中南大学文学院有全国最早开展网络文学研究的学术团队,成果也最多,我们是全国网络文学研究会的会长单位和秘书处单位,中国作协的网络文学研究基地也设在我们这里,说湖南(长沙)是全国网络文学研究重镇,应该是名副其实的。

您觉得成立这类网络作家协会的意义在哪里?

/ 欧阳友权

联系网络作家,开展网络文学活动,扩大网络文学影响力,推动网络文学繁荣发展,就是成立网络作协的意义,也是它的责任。

# IP 研 究 #

您对现在的网文IP怎么看?

/ 欧阳友权

网络文学IP已经是时下许多影视、游戏、动漫、出版、有声、移动阅读、舞台演艺、周边产品的内容源头,优质IP不仅带火了大众娱乐市场,也扩大了网络文学本身的影响力。

网文IP也区分为不同等级,业界需要的是超级IP。中文在线的执行总裁戴和忠近日说过,只有超级IP才能够去吸附更多的行业资源,才有更好的谈判能力,才能够打穿更多的行业壁垒。这是一般的小说、一般的IP无法实现的。比如一部影视剧,如果是一个大IP,则更容易去吸引明星、投资者,以及更多的平台、厂商进行合作,当然也能够吸引更多合作伙伴进行IP的全产业开发,形成IP共振,这非常关键。像漫威宇宙、哈利波特、变形金刚、007都是非常典型的例子。

超级IP有四个特质:一是有超级的设定,它的世界观、人物设定非常创新和独特,整个的结构具有强扩展性和序列化可能性,这样所有的努力都会有沉淀,这个非常关键;二是必须要有超级的故事,故事一定要能够打动人心,能够触动一些关键的点,能带来话题性,能有很强的代入感,不管是古代还是未来,能够带来共鸣;三是无跨界不IP,超级IP可以很好的跨界,跨界越多,价值越大,这种意义上讲,星球大战比007,更加有价值,因为它的延伸性更大;四是要有超级粉丝,尤其是铁粉,不仅仅是路人粉,一千个铁粉就能够撬动整个粉丝群,这个很关键,注意力爆炸的时代,粉丝会撬动更多的粉丝。(参见网络文献:《中文在线戴和忠:从网络文学出发,为打造“超级IP”,我们都需要做些什么?》)

虽然现在IP大热,但是也出现了许多问题,许多优质的IP最后表现不如人意,反而是小IP会带来惊喜,您觉得造成这样的问题原因是什么?

/ 欧阳友权

IP热形成的网络小说的版权转让,特别是一系列成功的影视改编,使得优质IP身价陡增,形成了网络文学跨界运营模式。网络原创变成了产业链上游,打通了内容生产、孵化、运营、分发各环节,创造出产业链的“长尾效应”,激活了大众泛娱乐市场,也反过来刺激了网络小说创作,作品版权的升值使网络作家、经营网站和广大读者都成为受益者,这是它积极的一面。

在我看来,对于中下游的泛娱乐产品创作来说,IP的意义仅在于,第一,为作品改编提供创作题材与故事框架,为二度创作提供可资依凭的原创对象;第二,利用原创IP作品的影响力及其积累起来的“粉丝”群体,给改编作品的消费市场提供欣赏期待,放大原创作品在后续开发中的“粘性效应”,以确保IP改编保值增值。不过,这一切都还只是基础和可能,要使其成为现实,还是要看改编作品本身的编创和制作水平。优质的或者超级IP,如果二度创作不成功,也可能让改编砸锅;而小IP作品如果改编得好,依然能创造大效益。超级IP《择天记》改编的电视剧、网剧的收视走低,以及网络小说《谍战上海滩》改编的电视剧《伪装者》的巨大成功,就是这一现象的最好证明。

现在的IP热存在哪些问题呢?

/ 欧阳友权

IP热有炒作的嫌疑,有的文化公司哄抬IP价值,抢购IP,奇货可居,实际又开发不了那么多,造成资源浪费。另外更重要的是跨界改编的作品质量。要想使网络IP成为“点石成金”的“金手指”,离不开创作者孜孜以求、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需要有“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的创作态度,这样才会有“思想性、艺术性、观赏性有机统一”的好作品。如果急功近利,粗制滥造,傍着一个超级IP的噱头赚流量、博眼球,终究会被观众唾弃。事实上,网络IP要想在产业链开发中形成“长尾效应”,必须要有专业化的“二度创作”和高水平制作时的“深耕细作”。影视创作要把“语言艺术”转换为“视听综合艺术”,必须尊重影视剧的艺术逻辑和技术体系,正如有评论者所言:如果把一部积累十数年“粉丝”而充满人气的小说交给缺乏经验和创造力或者急功近利只为资本泡沫计的团队,那么,我们什么都看不到,他们可能把什么都毁了。

您觉得产生这些问题的原因,是IP本身存在问题还是市场的问题?

/ 欧阳友权

IP改编效果不好,肯定不能怨市场,市场只能适应和开拓,不能抱怨,抱怨是没有意义是。主要还是IP改编者的创作态度、制作水平及其所带来的作品质量问题。

想要解决这些问题,您有什么建议吗?

/ 欧阳友权

我认为,解决这些问题,优质IP+精品化是“不二法门”。我在光明网的一篇文章说过,网络IP行业已经出现由数量型增长向质量型转变的大趋势,仅有好的IP是远远不够的,只有IP+精品化,才有可能真正实现数量向质量的转变。例如,今日的视频平台上,受众不再只认同“片名、海报、前6分钟”的套路,而是要欣赏“艺术精湛、制作精良、青春阳光、弘扬正能量”的高品质佳作。无论是传统的电视荧屏,还是如今的移动互联终端,打造精品、讲好中国故事都是不同平台的共同责任。每一个新兴行业都需要自我过滤和进化,精品化不仅是大势所趋,也是必由之路,粗制滥造的作品没有生命力,终将被市场抛弃。

从您的研究来看,怎样的网络文学IP会成为热门IP?

/ 欧阳友权

只有思想性、艺术性、可读性相统一的网络作品,才能成为热门的优质IP,别无他途。当然,除此之外还要有一些技术上的要求,比如故事要适合于影视、游戏或演艺改编,作品内容要切合当下的消费者需求,等等。

您比较看好的网文IP有哪些?

/ 欧阳友权

好的网文IP很多,比如最适合改编网游的网文作品就有萧鼎的《诛仙》、我吃西红柿的《盘龙》、辰东的《完美世界》、跳舞的《恶魔法则》、说不得大师的《佣兵天下》、萧潜的《缥缈之旅》、血红的《天元》等等,还有一些超级网文IP如《择天记》《斗罗大陆》《我欲封天》《斗破苍穹》《大主宰》《雪中悍刀行》《原始战记》《万古仙穹》《雪鹰领主》《血歌行》《全职高手》《放开那个女巫》《一念永恒》《美食供应商》《临高启明》《未亡日》《西出玉门》……它们都具备IP跨界或成为超级IP的潜质。

有人说,网文原著和IP产品之间是相辅相成的关系,您赞同这种观点吗?

/ 欧阳友权

我不完全赞成,网文原著和IP产品之间有一定关联,但并不总是正相关关系,关键还是看改编的二度创作是否成功,网文的精品力作与据此改编作品的精品力作不是一回事,其原因上文已经说过。

国外的IP产业相对比较成熟了,比如英国的指环王系列,美国的漫威系列、迪士尼系列、DC系列,您觉得我们可以向他们借鉴些什么?中国有没有可以和他们一较高下的IP?

/ 欧阳友权

我们的IP产业和美国、英国这些发达国家相比还有较大差距,主要表现为两个大的方面:制作水平、市场运作。我们的网文IP品质并不差,差在改编作品的质量和商业运作水平上。从已有的IP产品看,我们少了一些精品意识和长远眼光,变现意识却过于强烈,即急功近利,追求眼前利益。唐家三少、猫腻、天蚕土豆、辰东、血红等人的优秀作品,以及天下霸唱的《鬼吹灯》,南派三叔的《盗墓笔记》等,与罗琳的《哈利波特》系列小说相比,并不会低到哪里去,都具有成为“指环王”“漫威”、《007》《星球大战》那样作品的潜质,但我们却没有他们那样的创作团队,没有那样的品牌意识,没有那么高的制作水平,少了些精益求精的创作态度,更缺少了他们那样的市场推广、商业运作、品牌延伸能力。在这方面,我们需要细分市场、精准定位,用高品质、强内容以及正确价值观导向的作品,给用户带来更好的欣赏体验。不过从总体上看,这些年我们与他们的距离在缩小,希望有那么一天我们能赶上甚至超越。

访谈结语

感谢欧阳老师替我们解答了那么多问题。当传统文学将网络文学排斥在主流文学的大门之外,甚至连网络文学自己还处在迷茫期的时候,欧阳老师率先发现了网络文学的研究价值,这无疑是极有智慧和远见的,这几年来,他的研究为网络文学研究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他主编的一系列网络文学丛书,几乎可以说是网络文学的编年史,不仅如此,他还培养出了一支专业网络文学研究队伍,这对于网络文学的长远发展有极大的积极作用。

虽然网络文学已经走过了近20年的发展之路,但是与传统文学相比,它依然是一个蹒跚学步的孩子,需要更多人参与到其中来,而欧阳老师的研究资料不管是对于研究早期的网络文学还是网络文学现状,都极有参考价值。网络文学的发展需要像欧阳老师这样孜孜不倦的研究者,将网络文学引导到积极、优质的道路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