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雪中悍刀行》相关粉丝资讯

《雪中悍刀行》

2018-07-20 11:13:18

我读的《雪中悍刀行》--情字篇

四刷雪中,《雪中悍刀行》里面有你喜欢的戍边将士,有你喜欢的草莽江湖,有你喜欢的天人剑仙,有你喜欢的莺莺燕燕。这是一本有草莽江湖,朝堂边疆,玄幻武侠和儿女情长的书。你读过,一定会喜欢。

我的言语太简单,不足以形容这部喜爱的小说。

分享一些我记得的摘录字句——关于那些奇怪的爱情。

洪洗象与徐脂虎

人生只若初见

宋知命记起许多年前一件小事,打趣道:“小师弟,这一年时间你可没少跟世子殿下套近乎,怎么,舍不得那姓徐的红衣姑娘?如果没有记错,当年那女娃娃在大雪天裹了一身大红上山,你眼睛都看直了。” 洪洗象苦笑道:“三师兄,连你都来!现在就只剩下小王师兄没笑话我了。那时候我才十四岁,懂什么。” 宋知命笑问道:“你今年几岁?” 从不记这个的洪洗象很用心掐指算了算,“二十四?二十五?” 宋知命玩味笑道:“那你倒是记得清楚是十四岁见到那女孩?” 洪洗象不说话了,继续对着天空发呆。

江南好,最好是红衣

九天之云滚滚下垂。整座武当山紫气浩荡。他朗声道:“贫道五百年前散人吕洞玄,五十年前龙虎山齐玄帧,如今武当洪洗象,已修得七百年功德。” “贫道立誓,愿为天地正道再修三百年!” “只求天地开一线,让徐脂虎飞升!” 年轻道士声如洪钟,响彻天地间。“求徐脂虎乘鹤飞升!” 黄鹤齐鸣。有一袭红衣骑鹤入天门。

白衣僧人李当心与李东西她娘

谁知何为对错

“师父,为何你与师娘吵架,每次都是你先认错?” “有些事对了,另外一些事情都错了也没有关系。明白了没?”

这是我要参一生的禅

你师娘头上的一根根青丝,就是师父心中的一座座寺庙。她眼角的皱纹,是师父看不厌的经书。她睡觉的鼾声,是师父听不厌的佛法。

天下经文佛法,贫僧已悟透 世间良辰美景,贫僧已看遍 唯有那张经常涂抹厚厚胭脂的容颜,总是看不够。

李东西与吴南北

两禅寺小和尚只修一禅

你是我的禅,秀色可参

天大地大,白袈裟不过一件;

佛法无边,大不过胭脂一支。

今生来世,来世今生,谁能聚首再相逢?

小僧如果真的可以成佛,今日起却也不想成佛了。

徐凤年和姜姒

到底要不要讲道理

她喜欢他,所以她才不要跟他讲理。 他喜欢她,所以他必须要跟她讲理。 这样的道理,没有道理可讲。

喊我做什么?不要脸!

徐凤年想着她的酒窝,摇晃站起身。他就算不承认,也知道自己喜欢她。不喜欢,如何能看了那么多年,却也总是看不厌?只是不知道,原来是如此的喜欢。既然喜欢了,却没能说出口,那就别死在这里!徐凤年睁眼以后,拿袖口抹了抹血污,笑着喊道:“姜泥!老子喜欢你!” 拓跋春隼冷笑不止,只不过再一次笑不出来。一名年轻女子御剑而来,身后有青衫儒士凌波微步,逍遥踏空。女子站在一柄长剑之上,在身陷必死之地的家伙身前悬空。她瞪眼怒道:“喊我做什么?不要脸!”

点点滴滴叮叮响响

桌上铜钱挤铜钱,袋中铜钱敲铜钱,皆是哗啦啦作响。她一开始笑得还有些矜持含蓄,到后来就毫不遮掩了。

他手上动作不停歇,只是偷偷转头凝视她的侧脸,看着那个酒窝。

喜欢之人喜欢,世间第一欢喜事。

吴六鼎和翠花、徐骁和吴素、徐凤年和红薯……,描述的不多,但你读起来都能懂。

还有很多很多:

懵懂时候不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

江南。旧人旧景旧曾谙。秋风起,秋叶落,人生聚复散,秋鸦栖复惊,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景难为情。

什么叫喜欢一个人?那就是见到对方之前,不知情为何物,错过之后,更不知情为何物。

情之一字,不知所起,不知所栖,不知所结,不知所解,不知所踪,不知所终。

不知你所知,我不知所止。

书上说,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不要怕,书上还说了,人生何处不相逢。

有些话不说就是个心结,说开了心头就有个伤疤,两者未必有好坏之分。

逍遥江湖的神仙眷侣,小地方的才子佳人,穷乡僻壤的白头偕老,爱情或许各有壮阔平缓之分,但相互之间的感情其实并无多寡之别。

最后《六两三》

送君千里直至峻岭变平川。

惜别伤离临请饮酒六两三。

一两愿你江南多雨带油伞。二两愿你酷暑可以轻摇扇。三两愿你入冬莫忘添衣衫。四两愿你年年多聚无离散。五两愿你无病无忧心常宽。六两愿你无风无雨长相欢。六两三。余下三。我在西北,一关接一关。与你相隔,一山又一山。最后只愿我,知道你平安。

自己提笔写书,不如清风翻书人看书。

自己去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