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雪中悍刀行》相关粉丝资讯

一酌|宴遇杯中物,雪中悍刀行

2018-07-16 19:06:51

前些日子在高铁途中,重温了一遍《雪中悍刀行》里偏爱的情节。正巧酒局归来微醺之际,想起种种情节,便是以方寸世界下酒,亦是妙哉。

感谢虎哥的邀请,感谢宴遇杯中物剧组拍摄,下一次我们继续且进杯中物。

1998 Henriot Cuvee des Enchanteleurs Brut

2016 Matassa Blanc

2009 Domaine Jean-Marc Morey Batard-Montrachet Grand Cru

2012 Domaine Jean Grivot Clos de Vougeot Grand Cru

2011 Fasoli Gino Alteo

1982 Chateau La Couspaude1978 Marques de Murrieta Castillo Ygay Gran Reserva Especial

生物动力发日历

2018年7月12日 花时

1998 Henriot Cuvee des Enchanteleurs Brut

即开即饮

入杯后就显得很集中,充满着香蕉,芒果,成熟的黄色水果香气,紧实而紧凑地包裹着面包,酵母,矿物的香气,香气浓度中高。入口的质地显得很饱满,酸度高,集中,带有宜人的圆润度,气泡很足,口中多话梅,热带水果,酵母味,余味长,非常清爽,多热果,酵母味。

A 50-50 blend of chardonnay and pinot noir from grands crus in the Montagne de Reims and Côte des Blancs.

已经进入适应期,现在喝非常棒。

坦坦翁与张巨鹿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一杯哪里够!一壶才马马虎虎。

老人狠狠喝了口酒,抹了抹嘴角,笑道:“嘿,此等醇酒,你喝不着,馋死你。”

这位历经三朝始终身居高位屹立不倒的坦坦翁叹了口气,小声道:“差点忘了,你是不爱喝酒的人。”

老人像个孩子一脸愤愤道:“天底下竟然有不爱喝酒的人!岂有此理!”

坦坦翁背靠窗户,望向那张书案,小口小口喝着酒,很快就喝去大半,有几分醉眼朦胧。

小酣而未大醉,人生至境。

老人好像看到了一位紫髯碧眼的读书人,正襟危坐坐在书案之后,正笑望向自己。

坦坦翁记起当年自己与那家伙年少时分,一起同窗苦读圣贤书的光景,缓缓提起酒壶,轻声笑道:“莫道儒冠误,读书不负人。”

那人好似回答,“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

坦坦翁便继续朗诵一句,“满朝朱紫贵,尽是读书郎。”

最后两人一同念道:“天子重英豪!”

坦坦翁哈哈大笑,不敢再看那边,生怕下一刻便再也看不到那个身影。

老人饮尽壶中最后一口烈酒,将酒壶搁在窗栏之上,踉跄离开这间书房。

唯有我辈有负圣贤书,自古圣贤书不负我。

书案上,留下一壶无人喝的美酒。

自古圣贤皆寂寞。

惟有饮者留其名。

2016 Matassa Blanc

瓶醒9小时饮

香气的质地多变而直接,充满着茉莉花、马厩、新鲜的果味以及坚果味,晃杯后一会儿是坚果味为主导,一会儿则是花香为主导,中段的果味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增强。上一次喝到的这款酒是以草本味为主导,再一次体会到了自然酒的多变和不稳定,而这种乐趣难为人道也。入口多汁易饮,不禁让人想一杯接着一杯喝,口中略带一点点单宁的感觉,酸度的质地如同酸梅汤一般,中高,中段会变的很纤细,口中中高,多茉莉,花果。余味长,多马厩,花果。

在WS上搜Best Grenache Gris Wine,这支Matassa排在第五名。在饮用的时候,请一定要给这支酒耐心,有时候的状态会不好,可以慢慢醒,请勿操之过急。

李东西与吴南北

李东西死死攥住小和尚的袈裟,生怕一松手,就再也抓不住这片袈裟,再也见不到这个天经地义以为会永远在一起的笨南北,她伤心欲绝,哽咽道:“我梦见你死了,成了佛陀,你说要往西而去,再也不理我了!”

“我喊你吴南北,我说不喊你笨南北了,我还说让你喊我李子和东西了,可你就是不理我,还是走了!”

“笨南北,我不要胭脂水粉了,你别死,好不好?”小和尚笨南北正了正袈裟衣襟,双手合十,面朝背后高处便是大雄宝殿匾额的老方丈,低头轻声道:“小僧如果真的可以成佛,今日起却也不想成佛了。”

2009 Domaine Jean-Marc Morey Batard-Montrachet Grand Cru

醒酒器2小时 回瓶30分钟饮

入杯后充满着柔和而成熟的风韵,不仅仅是成熟的果味还很好地伴随着新鲜的冷凉果实风味,在这其中点缀着榛果,木桶味,非常典型的Batard风格。入口结构饱满强大,略带有甜感,酸度中等(09低酸),先柔和后线型,口中香气浓度高,榛果和果味融合得很好,新鲜而饱满,余味长,多果和榛果。

徐脂虎与洪洗象

安然无恙的小丫鬟二乔,扯了扯身前女子的袖子,茫然道:“小姐,是天上来的神仙吗?”

徐脂虎红着眼睛,别过头,不去看那位生平第一次动怒的年轻师叔祖,好似小女子赌气道:“什么神仙,武当山来的臭道士。”

骑鹤下江南的年轻道士口口声声连那天劫都不屑,只是这会儿竟然露出让丫鬟二乔疑惑的局促不安,一只大黄鹤停在院中,吹落桂子无数。

始终撇过头的徐脂虎沉声问道:“你来江南作甚?”

二乔只看到那道士红着脸,欲言又止

她心想这位神仙道长是不是脸皮也太薄了?

徐脂虎缓缓转头,问道:“你到底是谁?”

一直被寄予厚望去肩扛天道的年轻道士羞赧嚅喏道:“洪洗象啊。”

徐脂虎重复问道:“你来做什么?”

年轻道士壮着胆子说道:“那年在莲花峰,你说你想骑鹤。”

她转过身,背对着这个胆小鬼。

这个放言要斩断赵氏王朝气运的道人,深呼吸一口,笑道:“徐脂虎,我喜欢你。”

“不管你信不信,我已经喜欢你七百年。”

“所以这世上再没有人比我喜欢你更久了。”

“下辈子,我还喜欢你。”

丫鬟二乔眨巴眨巴水灵眸子,小脑袋一团浆糊,只看到小姐捂着嘴哭哭笑笑的,就更不懂了,唉,看来小姐说自己年纪小不懂事是真的呀。

年轻道士伸出手,轻声道:“你想去哪里,我陪你。”

这一日,武当年轻掌教骑鹤至江南,与徐脂虎骑鹤远离江湖。

仙人骑鹤下江南,才入江湖,便出江湖。

2012 Domaine Jean Grivot Clos de Vougeot Grand Cru

瓶醒1小时,醒酒器2小时饮

集中而新鲜的果味,树莓,略带一些草药味,芝麻味,乃至于有一点红豆沙味,果味新鲜而通透。入口多汁而严肃,很好的层次感,酸度高,很强劲,单宁中高,立体但是柔顺,口中多树莓,一点点烤面包,余味长,红果,新鲜和果酱,略带些奶味。

Jean Grivot诠释Clos de Vougeot的方式极为硬派和传统,相较于11年开瓶后的重桶风格,这支酒的香气还是显得清新许多,但入口后的感觉依然是严肃刚毅的,不太像是12年的年份风格,至少还需要10年的时间,成年后的表现一定非常惊艳。

洪洗象和李玉斧

这位衣袍朴素的年轻道士,正是武当当代掌教李玉斧。

带着徒弟余福沿着广陵江,为了护送那条龙鱼走江入海。

突然,李玉斧身体一震,耳畔传来轻轻两个字,“玉斧。”

李玉斧缓缓转头,看到一个同样年轻的道人就坐在自己身边,笑脸和煦。

那个道人和徒弟余福,坐在李玉斧一左一右。

李玉斧热泪盈眶,就要起身作揖行礼。

那人赶紧摆手道:“别,咱们山上,不兴这个。”

但是李玉斧仍是执意起身,毕恭毕敬,哽咽道:“贫道李玉斧,见过掌教小师叔。”

被李玉斧称呼为小师叔的年轻道士满脸无奈,“你啊,真像俞师兄,怕了你了。以前在山上,掌管戒律的大师兄都没俞师兄这么讲究,那会儿世子殿下每次打完人后送出手的书籍……嗯,你懂的,就是那种图画比字还要多的那种,大师兄每次翻箱倒柜缴获后,那都是舍不得丢的,唯独俞师兄现后,是要揪着我耳朵骂人的。所以玉斧你以后要是撞见山上小道士私藏这类书籍的话,骂几句就行了,可别打……真要打也行,但记得告诉他,以后哪天修道有成了,就会把书还给他。大师兄当初就是这么跟我说的,你看,后来我不就有些出息了吗?”

李玉斧抬起手臂擦了擦眼睛,会心一笑。

武当山的年轻师叔祖,李玉斧的小师叔。

那就只能是当年那个骑青牛逢人便笑的洪洗象了。

年轻师叔祖望着江水滔滔横贯中原的广陵大江,出神片刻,这才说道:“先前走得拖泥带水,是没办法的事情。这次来,除了很想亲口跟你打招呼之外,还要跟你借一次剑。”

李玉斧竟是半点一头雾水的神情都没有,只是郑重其事点了点头。

洪洗象抬头望着天空,“当年不去,以后也不去了。所以那件事,就只好辛苦你了。”

李玉斧眼神清澈而坚毅,“小师叔且放心。”

两人一同站起身,洪洗象拍了拍李玉斧的肩膀,微笑道:“比我有担当多了,如果你早些上山就好了。我一定把书借你。”

李玉斧笑着。

没有半点心目中那个小师叔高大形象轰然倒塌的念头。

这样的小师叔,恰恰才是他的小师叔。

李玉斧将身后所背的桃木剑摘下,交给了小师叔。

洪洗象接过桃木剑,低头看了眼那个小道童,突然对李玉斧说道:“玉斧,修道不要为‘长生’两字误,修行不能一心做仙枉做人,这个道理,帮我告诉我自己。”

李玉斧回答道:“会的!”

洪洗象轻轻一抛,将那柄再寻常不过的武当桃木剑抛向广陵江中,轻轻笑道:“修道年来八百秋,不曾飞剑取人头。走!”

当洪洗象抛出桃木剑的那一刻,天雷滚滚,声势顿时压过了江涛。

似有天人高坐云端,向人间大声怒喝道:“吕洞玄,你大胆!”

洪洗象仰头大笑道:“贫道胆大包天已有八百年了!”

依然在鞘的桃木剑先是在江面悬停片刻,然后一闪而逝。

天上天人顿时噤声!

李玉斧望着江面,没有转头。

小师叔走了。

三尺气概。

千古风流。

2011 Fasoli Gino Alteo

瓶醒30小时饮

入杯后香气极为馥郁,充满了咖啡,黑果,樱桃酱,杏仁,黑巧,奶味,甜美集中,变化无穷。入口厚重,结构饱满,酸度高,很强劲,单宁厚实饱满,中高,口中香气浓度高,杏仁,黑果,甘草,樱桃酱,奶味,依然是集中而有传统里的风格,余味长,多奶,黑果,樱桃。

生物动力法Amarone,非常有趣,值得尝试。

徐凤年与李淳罡

这一曰,纷纷攘攘的武帝城主城道上,所有武帝城访客与城内百姓都见到毕生难忘的一幕,一名俊逸公子,端碗而行,朗声道:“王仙芝,敢问何为九天之云下垂,何为四海之水皆立?!”

这一句话以雄浑内力激荡出声,响彻半座城池。

紧接着,据后来好事者估算该有起码一千九百柄的剑,同时出鞘冲天,齐齐空悬于天幕。

而这番雄奇瑰丽的异象,缘于一名孤寂江湖太多太多年的独臂老头一句话:“王仙芝!李淳罡来访东海,借这满城剑,与你一战!”

1982 Chateau La Couspaude

瓶醒2小时饮

中等香气浓度,很典型的老波香气,面团,雪茄,雪松,黑醋栗,李子,很集中,但同时让你觉得有一点点封闭。入口多汁柔顺,中高酸度,中等单宁,很柔顺,口中多雪茄,雪松,黑果,李子,余味长,有话梅,李子,很漂亮。

事后黄三甲

黄龙士见着两位远去,这才神情凝重起来,看了眼天色,轻轻放下悠悠然睁眼的闺女,站起身,自言自语道:“老夫信不过谁,习惯了以最大恶意揣测他人,你徐凤年身临无所退转之地,做事依旧让老夫满意,看来老夫以往确实看错了你。

黄龙士笑着转头,看似在自问自答,“徐凤年,你肯定不知道最后一位神游春秋之人,之所以出不了春秋,是给老夫刻意合上了这部书,因此才走不出那一页。事已至此,老夫也不好再藏着掖着,既是帮你也是帮己。”

老人感慨道:“大梦谁先觉?平生自知。”

黄龙士深呼吸一口气,“老夫早可成就儒圣境界,一直故意压着而已,否则也不至于在春秋之后,才出了一个转瞬即逝的轩辕敬城。老夫就送你一场真真正正的逍遥游。”

黄龙士抬起手臂,笔划勾勒,指指点点。

写下了四个字。

“我写春秋以敬天地!”

翻书开门。

黄龙士身后果真如开大门,一人从中跨步走出,轻声答道:“天地自然敬我。”

1978 Marques de Murrieta Castillo Ygay Gran Reserva Especial

醒酒器2小时饮

香气依然是那么妖娆,充满了李子、樱桃、山楂、话梅、草药、皮革、马厩、香料的香气,果味比上两次喝要更老一些,更多果干的香气,但是香气和香气之间的层次和点缀表现得实在太美,令人极为愉悦。入口的结构非常柔顺宜人,中高酸度,多汁而优雅,中等单宁,全然已经柔顺细腻,整体的结构令人停不下来地想喝,口中多一些花香,余味长,多李子、话梅、山楂和皮毛味。

这是我心里最优雅的里奥哈风格的代表。

剑神李淳罡

大雨依旧磅礴。

她不起身,徐凤年便一直撑着伞。

老剑神李淳罡望向这一幕,瞪大眼睛。

随即眼中黯然落寞缅怀追忆皆有。

那一年背负那女子上斩魔台,一样是大雨天气,一样是撑伞。

世人不知这位剑神当年被齐玄帧所误,木马牛被折并不算什么,只剩独臂也不算什么,这都不是李淳罡境界大跌的根由,哪怕在听潮亭下被困二十年,李淳罡也不曾走出那个自己的画地为牢。

原本与世已是无敌,与己又当如何?

李淳罡想起她临终时的容颜,当时她已说不出一个字,可今曰想来,不就是那不悔两字吗?!

李淳罡走到大雪坪崖畔,身后是一如他与绿袍女子场景的撑伞男女。

她被一剑洞穿心胸时,曾惨白笑言:“天不生你李淳罡,很无趣呢。”

李淳罡大声道:“剑来!”

徽山所有剑士的数百佩剑一齐出鞘,向大雪坪飞来。

龙虎山道士各式千柄桃木剑一概出鞘,浩浩荡荡飞向牯牛大岗。

两拨飞剑。

遮天蔽曰。

这一曰,剑神李淳罡再入陆地剑仙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