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雪中悍刀行》相关粉丝资讯

和光同尘

2018-07-11 07:00:19

希望两位老铁别转,我这篇希望给自己留点脸,还是一如既往的带些造作,嘿嘿。感谢这次放前面,感谢看完这篇的人。留言开不了,烦请私戳,絮絮叨叨这么多,当然是希望给人看的啦,能够讨论一下,祝安。

当然明天要早起实习的我,是会先滚去睡觉。歌很好听,心中一把桃木降妖剑。

一直觉得20岁前都要经历这样一遭才是完整

“我曾经以为相遇一定是书诗成画,歌文谱曲。要闹市马蹄下救人,荒山破庙中避雨。

是英雄救美,道一声得罪。

是火堆取暖,听一夜风雨。要游园忽闻佳人笑,转头又见桃花开。

是万朵桃花都失色,是十里春风总不如。是你一颦一笑一回眸,要我灯火阑珊千百度。是可作诗歌可谱曲。要这样诗情画意。

后来我以为相遇一定是这辈子必定会推开的一扇门。门后面是万里明媚,百草欣荣。是你拿着琴谱。四目交接,眼波流转。见到就知道。相逢如重逢。推开这扇门,用尽一身的力气和一生的运气。知道门的那边有你,就什么都不在再保留,拼尽全力。是这样毫无顾忌。

再后来我以为相遇一定是一场无限期有目的的旅行。要披星戴月,披荆斩棘。

要历经岁月的沧桑和尘世的烦扰,要忍受沉默的世界和空荡的长街。

要坐错车下错站,要哭过长夜要难以入眠。

是翻过篱笆高墙,站在你面前。

是迎着风雪,站在你面前。

是假装有缘,站在你面前。

是无数次巧合,才骗得一个驻足。要这样真实。

我原先以为是我在茫茫寻找,是听着风来自地铁和人海。是过尽千帆,整理千次发型。

虽然等待的时间无比慢无比长,但知道你会来,便等得。就是这个道理。”

后来直到要达到的前一刻,你才发现是这一段的最后一句这样的,迎来了二十这一时刻:我以为我等不到,幸运且不幸的是,我们各自历经艰辛,总算相遇了,尽管这过程不浪漫也不美好,尽管我们是这世上距离最近又最远的关系。”你与20遇见了,可惜不是梦里的三千落花,只是真实却实在的血肉里在世间所滚上的烟火气。

——引子

听着窗外雨变得淅沥,也没把脉络理个清晰,突然想起这两天看《雪中悍刀行》里面青梅问徐白凤:“这又是那本书籍里的谶语。”答道:“就不允许我胡诌几句。”果然胡诌才是硬道理。

看药神时,最后一段,小薇说:“昨天我们看到最后才走。”以为他有什么地道的见解,果然后面紧跟一句:“没有带纸,怕出去被人看到丢人。”我就不同,大咧咧出去,也好说一句:“老了,如今迎着刺眼的光,都要落泪,只有自己才知道自己身体多力不从心。”果然感叹只有一秒,猛一个大耳瓜子打我脖子上,“四川已经下了两周雨了。”打人不要打脸啊,疼。

不过看药神,位置在影厅进出门口,老奶奶说:“谁家没个病人啊。”肯定有人出门了,外面的光照得眼睛不争气的掉下几串。看到后面送程勇的时候,肯定是大家来来往往不停进出了,那不然咋能被发现我拿纸呢。看到那一幕,我想到了眉山,想到大概初中看的写东坡的书。那时候,好像东坡从杭州被贬走,杭州百姓城门外送东坡的描写让我震撼,那时我想将来我就要这样。以至于我每看到:“为官一任,造福四方”第一个想起总是东坡。他们都是好人,都是相送,都在自己不怎么光彩的时候,获得最光彩的时光。十里长街当然更是荣耀,或许身前都没想要过这样,只有自发的组织才最为壮观,让心灵一次又一次得以震撼、洗涤。当然编排好的剧本,就显得多了些雕琢的痕迹,华丽的背后就像小四的电影,少那么一些灵气。

每个读过几本书的人,甚至没读过几本书的人都想要这么一个时刻,就像明朝那位太监,少了个于谦怕是要划江而治。当然现在也是这样,怕聪明的人,也怕自以为聪明的人,还想要追求这样时刻。早期的东林党人用生命实践出来的名声,被后面的人以头发长太热怼了回去。总觉得古代矛盾:“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说的是那样一群人。“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多为读书人。”“十有九人堪白眼,百无一用是书生。”也是那样一群人。初中的时候,每每看到后两句话,我总觉得说这话的人太混账了。后面才发现以前的自己才是混账哩。不是赵家人,却想着为赵家人背书说话,你是老几呢。天下士子也不都是坏的,只是有些时候清谈也会误国的。道理都在书上,每个人都知道,说总比做容易,《明朝那些事儿》里面于谦走向最难守的门,背后城门一关,说我退后,斩我。别看史书记载的温柔,寥寥几笔,当时大明朝两京一十三省,做得到天下读书人几人呢。从那时起,我最怕的就是在网上跟人争论,或者说发生像“道统”争议时,最好只是笑笑,不说自己的话。这样也好,自己能接受的变得许多。更多的是胆小,始皇当年收得了天下之兵,铸金人十二,收得了天下之笔?历史当然告诉了我们事实。我觉得这笔比真刀真枪更可怕,他们要的是你的名,不管你生前的,还是生后的。有些时候不建议带上你的命。

就像之前一个话题,一面倡导着女权,一面那些人们对于被不幸侵犯的女孩指指点点的样子,在社会同时存在,毕竟花开并蒂,不然共产主义还需要跑步进入么。要求生产力不断提高,难道人的欲望就能不断被提高的填满吗?那里才是真正的袖里乾坤,里面装得够大。

判官笔判官笔,每个笔杆子下的人都能是个判官,它更狠,不伤害身体,而是渗透入你的心脏刺着那。因为不论你怎样有个个人世界,一推开“门”,你都是个社群人。网络背后,扩大了判官的数量,坐在屏幕后面,亮着的光,有节奏的敲击,看着屏幕上的不断爆炸出的讯息,你知道你就是“判官”。

想起《无问西东》里面的刘淑芬,一开始觉得太可恨,不分青红皂白用语言杀死了王敏佳。后面看到她觉得可怜,因为她也是被人用语言杀死投井,甚至不是语言,无声的话,没有吐露出来,都已经杀死了她。供许老师读书出来,以死相逼结婚,就冲着他当初一句话。可惜读的圣贤书教得是天下苍生,书中的颜如玉,黄金屋,是名也是利。当初的儿女情长,书里会告诉他什么才是正确的。他杯子被砸碎,宁可用碗,也不会用她的。东西都分得清个明白,同居在一屋内,要睡着两张床。堂里的人都知道她是一个打骂的恶妇,都道他是一个沉默忍受的好人。却不知道这个读书人没说出的话,用无声的言语,无声的行为,早已把她给打得遍体鳞伤,最后杀死了她。

学心学者众矣,得大成者寥寥矣。知行合一,能做的人几人许,当然说做到的多矣,或者以为做到者多矣。

雨又渐大,算珠落地,打的乒乓响,就像龙在呼风唤雨。想起了龙族那个少年,最后一路走来,他也成了会长,不再是当年靠着师姐和师兄的小孩。记得以前讨论龙族结局,啸啸一语中心,最后是这个破小孩在他小小的卧室里醒来,嘀咕一句:“原来都是梦啊。”桌子上红点的电脑是一局正要打赢的星际,啪得一声断了电。或者最后拯救了世界的混血者们,楚子航守着一把生锈的钥匙,凯撒和诺诺结了婚,明妃回去继续和叔叔婶婶还有弟弟生活在一起,校长完成了夙愿,倒在了最后一刻。然后我们低低咒骂一声:“老贼”。嚷嚷着“寄刀片寄刀片。”然而最后的内心好像长舒了一口气,好像就是如此。

本来想给20年一个交代,最后还是写成了这样,其实也是交代吧。不留点东西,给以后的自己看看,恐怕还是无聊,就像我现在看高中自己蹩脚造作的小说,一边想着当初怎么这么傻,一边还是炫耀着当时的行径。奥蕾姐姐不也说过:“人要靠回忆活着。”好的坏的都要有,不是么。反正说起自己的事,都爱用我一个同学,一个室友,小心翼翼出去试探下反应,得到自己不知道的反馈,背锅的是他们,自己也在一边小心地乐得舒坦,知道自己什么该说,什么祸从口出。

要说人生大道理,20岁的你又能说出几个,“粪土当年万户侯”后面也有了“只缘妖雾又重来”,一个阶段说该说的话,做该做的事。没有经历,那还指点的模样,你真的好丑。以前羡慕小说里少年老成,觉得这才是想要的,现在觉得只能说那人之前生活好惨,因为老成总是标好价格的,你不去经历,老成?不是每个人都是穿越来的,不学习是个全国高考状元,虎躯一震,将星如雨,谋臣如云。遇到都是不学无术,欺男霸女的有钱有势的大坏蛋。

二十岁的你,曾以为,等等等,都是命运交响曲,却在日后会发现是时间的馈赠。等日出,等日落,等花开,等风来。二十岁的你,曾以为,算卦就要算尽,落得一切定数安稳才好,却在日后会发现卦不敢算尽,畏天道无常,有一丁点机会就要去尝试,等到你算进,都已经成事。二十岁的你,高喊着要去经历世间繁华,日后的你会发现,那不过是你20岁前茫然中的虚荣,得要填补其的虎皮大旗。在没来临前,你惦记着它,你觉得能够经历你想象的一切,在来临时你又徘徊,迷茫,你不知道未来的道路如何,将来的人事几许,以前你一许诺就想要把一生许尽,誓言不壮丽,对不起你12年的教育,现在你只想抓住当下,一步一步走好,尽力做好,成败如何,成事欢欣,败虽不甘,但也接受。一生从来不是言语许尽,是你亲手做出的。

“坠地作古,来也是苦,去也是苦;破釜金钟,穷也匆匆,富也匆匆。东面刮狂风,西面落骤雨,哗啦啦改天换地逞英雄气,也就是场一朝一日真做的假戏。不如当个活王八,吞一口江河湖海,吐一个千秋百代。”实在不行,你能这样安慰自己,告一声活着真好,未来真好。

许多年后,或许你给现在的好友写信,他回你一句:“夜深忽梦少年事,唯梦闲人不梦君。”(元稹大人虽然诗品与人品不同一,但诗是真的多佳句。),你想起的是当年的你个猪儿虫,本来就要互相怼着才是20岁的干的事情,让你欢喜。二十岁的你,二十岁的人啊:“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你看今晚,雨正好,这盏灯从今夜起被我点亮个十年。当然月色也是好极了。